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0月23日4:59 6:51支付宝用户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伍 谣言止于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作者:三赛打麦      更新:2020-01-19 22:42      字数:3581
  孟见陵走后,季瑶光晃晃酸痛的胳膊,忽然“咦”了一声,“茴香呢?半天没见着了,她跑哪儿打听去了。”

  花椒给她揉了揉肩膀:“奴婢一会儿去找找。”

  季瑶光坐到花园里的石凳上歇着,趴在桌面上,看到眼前剩的半盘瓜子肩膀提了提,却是一根手指也抬不动了,于是长叹一声:“我已经是个废人了。”

  花椒憋住笑,拿起瓜子剥起来,把瓜子仁在盘子一角堆成一小堆,又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柄小勺子来装。

  季瑶光期待地张大嘴:“啊——”

  这时茴香慌慌张张地从小径上跑出来,时不时回头好像怕有人跟踪,于是一头撞上了花椒的后背。

  花椒身子一晃,一勺瓜子仁均匀地泼撒在了季瑶光脸上。

  茴香却像没看见似的还在望后面,抓着花椒的手晃了起来,使得花椒手里的勺子规律地“叮叮叮”敲打季瑶光的牙齿,“快!郡主!咱们快回去!”

  季瑶光怒吼道:“你赔我瓜子仁!”

  茴香这才回头,但眼神中的恐惧并不是来自于对瓜子仁的愧疚:“赔!我一定赔!但求郡主现在立刻回去!”

  季瑶光虽然疑惑但看茴香确实在害怕就没多问,“好吧。花椒,带上瓜子,咱们回去吧。”

  “慌慌张张到底怎么了?”

  茴香缩在花椒身后:“这要从我找到负责打扫沈侧妃住的琉璃阁院子的小红开始说起。小红跟我说,最近发生了一件怪事。”

  季瑶光的双手不自觉地伸向瓜子,颤颤巍巍地剥了起来:“什么怪事?”

  茴香竖起手指小小声地说:“有鬼!”

  花椒嘲讽道:“她唬你呢,这你都信。”

  茴香连忙摆手:“你听我说完!”

  季瑶光附和:“就是,听人家说完嘛!”

  花椒:“哦。”

  茴香接着说:“雍王府是在前朝王府的基础上改建的,这琉璃阁啊,以前是给下人住的偏房。前朝的时候,有关系特别要好的三姐妹一起进了王府当婢女,结果其中一个被王府不学无术的二公子看上了,就要强占,她宁死不从,被那天杀的二公子软禁起来,毒哑了嗓子,还不许别人给她送吃喝,竟是打算活活饿死她!”

  季瑶光颤颤巍巍地往嘴里送瓜子仁:“然后呢?”

  “那婢女虽然哑了,没法大声呼救,但终归还是能发出一点声音的,她知道外面留了个人值守,所以就爬到门边,透过门缝求外面的人帮帮她,哪怕是去知会一声她那两个姐妹让她们知道她被困在这儿,再想办法也行。可是门外那人胆小惯了的,二公子又在府里作威作福,他哪里敢通风报信,就只能当没听见。

  “婢女没吃没喝,身体渐渐虚弱,就偎在门边,把所有的力气都留在了喉头那儿,一遍一遍地求啊,求啊……本来就哑的声音越发得粗粝嘶哑,像把锯子似的拉扯留守那人的耳膜。后来婢女知道自己快死了,就最后一次求那守门人,希望自己死后,他能别去告诉二公子,而是通知她的朋友来给她收尸,因为她怕曝尸荒野,变成孤魂野鬼。

  “虽然二公子可能早都忘了这回事,但是那守门人还是害怕回头他想起来再来找,要是尸体不见了,自己会倒霉,于是就连婢女最后的祈求也当没听见。终于,又过了一个夜晚,屋里彻底没了动静……守门人心想,他得进去确认一下,不然万一婢女没死透他就去报告了,说不准自己又得受罚,于是,他拉开门闩,走了进去……”

  茴香稍微停顿了一会儿,“里面空空荡荡的,没有活人,也没有死人!守门人心里一慌,没有尸体他该怎么交差?更何况他寸步不离地在门口守着,这饿了五六天的丫头能逃去哪儿?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

  茴香猛地把双手搭在了花椒的肩膀上:“一双手突然从后面搭上了他的肩头!”

  花椒:……

  茴香:“然后缓缓掐住了他的脖子……”

  花椒:?

  茴香:“婢女幽幽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你为什么连一句话也不肯不告诉她们?为什么?为什么不让她们来救我?!’说罢,她就掐着那人的脖子狠狠摇晃起来!”

  花椒:“别以为你是傻子我就不打你。”

  茴香:“……然后!房门忽然关上,一阵阵惨叫声从门缝里传出,门前的灯笼倏地灭了。一切都恢复了寂静……隔天,给守门人送饭的人发现他不见了,又看到门没闩,以为他在里面,便走进去看。结果大吃一惊!守门人果然在里面,但是已经死了!而且双眼上吊,舌头伸出,显然是给人活活掐死的!而掐死他的人,手就搁在他的脖子上,正是那早给饿死的婢女!他吓得屁滚尿流,连忙报告给了二公子的手下,这才又带了多些人来看。

  “除去那诡异死状,左右以二公子的身份,死了两个人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于是就低调处理了。把两人一起挖坑埋了。两个倒霉的守卫寻了个山头开始挖坑,本来就觉得晦气想快点了事,结果快挖好时,忽然一阵风来,吹开了裹尸体的白布,一个守卫去看,吓得立时丢了铲子——那尸体只剩一具了!

  “两人战战兢兢,管不了那么多了,就想把剩下的一具丢进去了事,结果就听到四周传来哀怨又尖利的声音:‘为什么不告诉她们来救我!’两人再也不敢留在那儿,大呼小叫地就回了府,跟其他人说了这怪事。于是第二天天亮,他们又带着人来到掘坑的地方,却看到两具尸体好好地放在坑边……

  “自此以后,王府就怪事连连,每天入夜,总有人感觉到那搭上肩的冒着寒气的手,还有那冷出冰渣儿的怨声——‘为什么不告诉她们来救我。’人们再想找那婢女的姐妹,才发现人家怕二公子再下毒手,早就跑了!就这样过了两个月,其间所有听过那声音的人都倒了霉,有摔断腿的,有磕掉牙的,有丢了钱袋的,有被狗咬的……只有一个人例外。”

  茴香突然换了个话头:“郡主,花椒,要是你们是那俩姐妹,听说自己的姐妹落了难,会去冒险救她吗?”

  季瑶光点头:“当然啊。”

  花椒沉默了一会,看到茴香期盼的眼神,只好也回了个“会”。

  茴香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拍着自己的胸口:“那我就放心了……”

  季瑶光:“不是,故事还没讲完呢!谁例外了呀?”

  茴香直了直身子:“是一个聪明的婢女,她听到那声音之后回答道:‘好,我帮你问。’然后她便去寻了两个原先不知道事情始末的人,讲了这个故事,问了这个问题,得到了肯定的回答。那之后,那冤死的婢女便再也没有来纠缠她。”

  季瑶光等了会儿:“……没了?”

  茴香快速地点头:“没了。”

  早就已经听明白了的花椒掐住了茴香的脸:“但是那两个听说了故事的人却在当晚听到了那个声音,是吗?”

  季瑶光也回过味儿来,手里的瓜子掉在了桌上,“茴香,你……你竟然……”

  茴香有点慌了神,“是小红她非要跟我说这个故事的!我这也是没,没办法才……花椒你能不能送个手……”

  季瑶光拍案而起,掐住了茴香另外半张脸:“你竟然一点都没问沈丹璃会不会武功的事!”

  茴香咧着嘴:“听完辣个故事喇里还有心失问嘛……”

  花椒松开手:“这到底是谁起的头啊?传这种鬼故事,也不怕损了阴德。”

  季瑶光也松开手:“不得不说,这故事效果是好的,一来二去大家都知道琉璃阁以前有不干净的东西了。”

  花椒想了想:“您的意思是……这是故意针对沈丹璃的?”

  季瑶光捏着下巴琢磨了一会儿:“流言是把看不见的刀,但刀既可以用来杀人,也可以用来自保。”

  花椒明白了其中的含义,“看来沈丹璃果真不是普通的侧妃。”

  茴香揉着脸:“我怎么没听懂?”

  季瑶光拿手指哚哚哚戳她脑门儿:“你个二五仔!你能懂个屁!交代给你的任务忘到脑后十万八千里,这么一个无聊的故事倒是记得清楚!你给我麻溜儿地去厨房准备晚饭!”

  茴香呜呜唧唧地走了,季瑶光摇了摇头,“真是的,这种骗三岁小孩儿的故事也信,花椒你不会跟她一样吧?”

  花椒道:“当然不会,这故事也太假了。”

  季瑶光:“就是啊。根本就不可能嘛。”

  花椒:“郡主说得没错。”

  俩人沉默了一会儿。

  季瑶光肚子叫了。

  “……花椒你也去帮帮忙吧,顺便也安慰安慰她。”

  花椒点了点头,端了盘点心放在桌面上,“郡主要是饿了就先垫垫。”便走出了房门。

  过了两刻,俩人端着菜回到屋里,看到季瑶光手边满当当的点心碟儿空了,正在猛灌茶,想她是真饿了,连忙布置碗筷。

  季瑶光吃得那叫一个香。

  今天累了一天,吃完饭稍微散了会步,季瑶光就早早地洗漱完爬上床了,打算翻会书困了就睡。剩下花椒茴香整理了一下房间,又把三天后大婚的东西清点了一遍,查缺补漏完。

  花椒拎着给季瑶光准备的夜宵食盒从厨房回来,看到门口守夜的两个士兵,忽然想到了什么,便走了过去:“二位守卫大哥值夜辛苦了,吃些点心休息会吧。”

  守卫有些受宠若惊,和旁边的人对视了一眼:“今天这是咋回事儿,郡主几个时辰前刚送过点心,花椒姑娘现在又来关心,咱哥俩儿这是撞上什么喜事了?”

  花椒沉默了两秒:“……郡主不会是让二位边吃点心边听她讲个故事吧?”

  守卫点头:“对!什么前朝王府、婢女冤死的,咱们也没仔细听,郡主问啥就应了。”

  花椒又沉默了两秒:“……好,真好,太好了。”

  守卫:“花椒姑娘?这点心……”

  花椒把食盒放在他手里:“全吃了吧,郡主晚上吃了一斤大米,这会儿应该不饿。”

  守卫有点汗颜:“郡主这……胃口挺好。”

  花椒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郡主这是正常发挥。二位大哥慢慢吃,我先走了,食盒您一会儿靠边儿放门里头就行。”

  守卫高兴地点头:“哎呀这还真有点饿了……”

  花椒迈进院子,进了耳房。

  茴香揉了揉眼睛,“食盒呢?你没给郡主送吃的?”

  花椒笑了笑,拿起嫁衣的腰带:“大婚在即,为了郡主的身材着想……

  “从今天起,取消夜宵。从明天起,每餐减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