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支付宝充值认领:1/29 05:47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陆 禁止禁止禁止套娃
作者:三赛打麦      更新:2020-01-21 21:17      字数:4306
  早上,茴香进门来叫查看情况,才发现季瑶光已经醒了,正在双眼无神地放空。

  她笑了笑:“郡主,你醒啦。”

  季瑶光的眼神有了一点波动,“昨晚做了个梦。”

  茴香问:“梦到什么了?”问完自己一抖,怕郡主说出昨天那个故事里的台词。

  季瑶光吸了吸鼻子,“梦到一头大象踩在我的两条胳膊上,快乐地跳起了舞。”

  茴香松了一口气:“不是梦到‘那个’就行。”

  季瑶光冷笑一声:“那种东西只有你这种……”

  “咚!”面无表情的花椒把手里的茶杯怼在了茶几上。

  “……小可爱才会相信。”季瑶光咽了下口水,“那个,是不是该吃早饭了?”

  花椒“呵”了一声,转身出去端早点了。

  茴香小声道:“从昨晚开始花椒好像心情就不好,郡主您知道发生什么了吗?”

  季瑶光打了个哈欠,“可能是被你气的吧。”

  茴香瞪大了眼:“被……被我?不对不对,她昨晚说的是要给郡主取消夜宵,每餐减半,没有说要对我怎么样。”

  季瑶光反应了几秒:“……你再说一遍?”

  “花椒,好花椒,美丽的花椒,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季瑶光坐在桌边抱住花椒的腰,“你不能只给这么点儿饭啊我会饿死的!”

  花椒掰了两下,没掰动:“郡主你要是再这样我可就不上剩下的菜了。”

  季瑶光立刻松了手:“花椒!你不要太过分嗷!我都已经道歉了!”

  花椒轻柔地捧住季瑶光的脸:“郡主,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衙门干什么?”

  季瑶光:“那你说要怎么办嘛!我再给你找两个人来嗑瓜子!”

  茴香:“衙门?瓜子?你们在说什么???”

  花椒:“关键是那两个人吗!是郡主你无情的背叛!”

  季瑶光:“但是你也去问了!你也背叛了我们的神圣的无神教!我只不过比你早那么一点点叛教!”

  茴香:“啥时候有的这个教啊???”

  花椒:“教主叛教罪加一等!”

  季瑶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茴香:“这个词好像不是这么用的吧???”

  花椒:“郡主不叛教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季瑶光:“你不叛教怎么会知道我叛教了!”

  茴香:“郡主!花椒!”

  花椒:“郡主不叛教我怎么有机会知道郡主叛教!”

  季瑶光:“你不叛教就不用在乎我不叛教你就不会知道我叛教了!”

  茴香:“你们不要再吵了啦!”

  两人齐齐看向她伸出了手指:“还不都是因为你!”

  茴香愣了半天,脸上的表情由迷惑转为恍然大悟又转为愤怒:“噢!你们明明就都相信了!怎么可以说我傻!”

  季瑶光:“相信什么?”

  花椒:“相信什么?”

  茴香:?

  茴香:“就,昨天那个……”

  季瑶光:“你想多了。”

  花椒:“没有的事。”

  茴香:??

  季瑶光:“好饿哦快上菜吧花椒。”

  花椒:“是。”

  茴香:???

  茴香握紧了拳头。

  在能溺死人的沉默中,季瑶光扒拉了两口饭菜。

  “一起……”她伸出手,“一起去找出真相吧!看看到底是谁在传播谣言!”

  花椒和茴香也伸出手:“绝不姑息!”

  茴香:“郡主你的手在抖。”

  季瑶光:“我也不想。昨天运动量有点太超过了。”

  花椒:“第一步,去问问小红是谁告诉她的。”

  季瑶光:“第二步,一层一层往上找出真凶。”

  茴香:“第三步,不能因为他是傻子就放过他。”

  季瑶光:“……好,前两步确认了,开始行动!代号——捉鬼行动!”

  因为小红跟茴香比较熟了,所以第一步还是由茴香来完成。

  因为小红供出的人肯定跟大家也都不熟,所以第二步也由茴香一起完成。

  季瑶光坐在昨天的座位上,面前摆着一盘桔子。

  她缓慢地剥开一个桔子:“花椒来打个赌吗?”

  花椒眯起眼睛:“赌注是什么?”

  季瑶光压低声音:“赌上……吃夜宵的权利。”

  花椒:“郡主你已经付不起这个赌注了。”

  季瑶光:“喂!”

  她恨恨把桔子塞进嘴里:“如果我赢了,夜宵回来,每餐恢复正常食量!如果我输了……”

  花椒:“怎样?”

  季瑶光:“就换个侍女。”

  花椒:?

  季瑶光:“——那是不可能的!就……就给你和茴香放一天假。”

  花椒:“两天。”

  季瑶光:“成交!就赌谣言的源头还在不在府中。”

  花椒想了想:“不在。”

  季瑶光:“……平局怎么算?”

  花椒笑了:“平局的话,每餐恢复正常,我一个人放两天假。”

  季瑶光:“等一下好像有哪里不对。”

  花椒:“想好再下注哦郡主。”

  季瑶光额上渗出了冷汗。

  茴香回来了。

  两人同时问:“怎么样?”

  茴香摇了摇头:“断了。我找到了告诉小红这件事的人,然后找到了告诉告诉小红这件事的人这件事的人,然后又去找了告诉告诉告诉小红这件事的人这件事的人这件事的人,然而这个人已经不在王府中了。”

  花椒忽道:“哈!”

  季瑶光一抖:“你哈这么大声干嘛啦!”

  花椒昂起骄傲的头颅头斜睨茴香:“茴香!再说一遍!”

  茴香:“……我找到了告诉小——”

  花椒连忙打断:“最后那句就行。”

  茴香:“然而这个人已经不在王府中了。”

  花椒的“哈”在季瑶光防备的目光中没有说出口。

  季瑶光:“这个人的身份是什么、叫什么知道吗?”

  茴香:“不知道,前段时间为了郡主大婚做准备,王府多处重新修缮,那时描金画彩的、砌石垒山的、栽花种树的换着花样来,人员复杂,负责监工的老丁早不记得是谁在闲聊时说的。”说完她又挑了挑眉,似乎有点欲言又止。

  季瑶光:“怎么?还有别的发现?”

  茴香老实道:“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从昨天小红跟我说完那番话后,我就总觉得有人在什么地方盯着我,要不然我也不会心里那样发毛。刚刚我沿着小红说的线索一路往上找,路上也觉得有人在看我。我问了他们,但他们都说没有这种感觉,除了老丁,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问我是不是没把这故事告诉别人,还让我抓紧。”

  花椒:“你是说,传谣的人没想到这件事会被我们注意,他在观察我们的反应。”

  季瑶光一拍桌子:“哈——咳,咳呃,咳咳咳咳咳……”

  花椒面无表情地给她倒了一杯水。

  茴香:“什么胜负?”

  季瑶光终于顺过气来:“如果不是身在府中,怎么能实时监听我们的举动?已经出府的工匠必然只是个传声器,真正的源头一定还在这里!是我赢了!还我夜宵!”

  花椒“哼”了一声:“那也未必,偌大王府,下人何其多?保不准就有别个势力混在其中,伺机搅弄风云。只是没料到这事会被郡主知晓,他的主子怕误了事,才让他盯梢呢?”

  季瑶光:“这个这个……嗯……不大可能吧,连茴香都能感觉到的盯梢水平,行事一定不多严谨,陆总管这两日加紧盘查几轮了,应该不会注意不到吧?”

  正行至门外的陆少霖脚下一顿,心头一热,拳头一紧,心道郡主相识几日便对自己能有这份信任着实不易,以后定然不能辜负。正要上前敲门,又听到里面另一个声音:“那可未必吧!前天那刺客不也是从他眼皮子底下进的府,下的湖,刺杀的郡主?等他察觉,人都凉了!”

  陆少霖:“……郡主!属下陆少霖有事求见!”

  里面微妙地安静了几秒。

  几声悉索后,茴香打开了门:“陆总管,请进吧。”

  陆少霖在心里排除了这个声音。

  他迈进门,呈上一张图纸:“郡主,那日行刺的刺客和昨日在府中揪出的细作后腰都有一个奇特文身,属下没有什么头绪,冒昧想请郡主看看,是否知道些什么。”

  季瑶光接过,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陆少霖,心道自己失忆的事情孟见陵连他都没有告知吗?是觉得没必要还是……按说陆少霖要拿刺客相关的事情来问自己必然要先通报给孟见陵,难道是军务太忙,忘了自己失忆的事?

  “这个……我也没什么印象。花椒,茴香,你们看呢?”

  茴香看了看:“不知道。”

  花椒:“我听说南蛮之人多有文身,雍王军众与南蛮接触了那么久,也没有见过类似的吗?”

  陆少霖:“这个我们也考虑过,但南蛮纹身多一图腾为基础,见于双臂或头脸、前胸,极少有文在后腰的,图样也风格迥异。但……也可能是我们还有没见过的,花椒姑娘说的也有道理。”

  季瑶光:“实不相瞒,我遭人下毒,清醒后记忆有点混乱,不过我会好好想想的,如果想起什么再告诉陆总管。”

  陆少霖:“郡主身体刚好……”说完这句话他想起昨天在花园里差点就被铁拳砸脸的事,不由得顿了一下,“……还是好好修养,这本就是属下的职责,不该惹郡主费心。”

  他顿了顿:“另有一事。与南蛮议和之事正到关键处,王爷这几日难免要多操心,可能有些冷落了郡主,郡主切莫多想。”

  季瑶光不以为意:“王爷事务繁忙,不用在意我这边,我也不是什么菟丝草无根藤,不需要别人来领着我做什么。陆总管大可转告王爷让他放心。”

  陆少霖本能地感觉到自己又说错了什么,于是不再废话:“今日半夜王爷便要再回军中,估计是要到初五早上才赶得及回来,托我问郡主一句,今晚可有时间到湖心亭一聚。”

  不等季瑶光回答,他又补充:“今日我亲自值守,断不会再发生前日之事。”

  季瑶光打量了一下花椒,点点头:“好。一会儿便动身吗?”

  “王爷说郡主可先行,他处理完最后一点事即刻就去。”

  “那走吧。”季瑶光起身,“花椒跟我去,茴香就留在这儿吧,今天跑了不少腿,好好休息哦。”

  三人行至湖心亭,这次石阶步道上五步一岗,显然是怕了前车之鉴。

  花椒陪季瑶光走到亭子里,远远看到孟见陵来了,便也回到了湖边,同陆少霖站在一处。

  十月份日落后湖边已经有些冷了,风挂着树条沙沙作响,除此之外再无声息。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湖边。

  花椒:……

  陆少霖:……

  花椒:“阿嚏!”

  陆少霖:“……我让护卫取件外套来?”

  花椒愣了一下:“好。多谢陆总管。”

  陆少霖也不拖泥带水,摆手就让人去了。

  等外套的时候,花椒知道他肯定是听见了自己说的那些话,多少心里该有点不痛快,于是想说点什么挽回一二,话到嘴边又觉得怎么说都不妥当。

  思考再三,花椒突然道:“陆总管。”

  陆少霖有些意外:“何事?”

  花椒:“我想今夜不会出事,等着也是等着,我给陆总管讲个故事吧。”

  陆少霖知道她这是有意回转,也就顺水推舟:“洗耳恭听。”

  花椒:“从前有三个关系特别要好的婢女……”

  陆少霖听了一会:“我怎么觉得在哪听过?”

  花椒:“……真的?”

  陆少霖点头:“虽然人物和地点不一样,但是这个情节相当熟悉……让我想想。”

  护卫很快拿来外套,陆少霖接过递给花椒,忽然道:“想起来了,是在军营里,听沈军师讲的。”

  花椒:“沈军师?”

  陆少霖:“那日闲着无聊,他在火堆旁边给守夜的人讲的这故事,我在马车背后坐着顺耳听到的,什么三个要好的士兵,其中一个被敌军抓了,看守自己的是己方投诚到敌方的叛徒,让他传话他不肯最后死状瘆人什么的。军营里士兵无聊就会打瞌睡,沈军师有时候就编瞎话吓唬人,给他们提提神。你讲的就是这个的翻版吧,是从哪儿听到的?”

  花椒:“沈军师平日住哪里?”

  陆少霖:“他是王爷身边出谋划策的人,王爷在哪他一般就在哪。不过最近沈军师身体不大好,所以这两日都在府中。”

  花椒像是确认似的又问了一遍:“在府中?”

  陆少霖:“在。”

  花椒:“此刻就在吗?”

  陆少霖:“……在。”

  花椒盯着他看了很久。

  如果下午不多嘴,晚上就不会这么尴尬;如果晚上不这么尴尬,就不会没话找话;如果不没话找话,就不会想到这个倒霉催的故事;如果不想到这个倒霉催的故事,就不会让陆少霖说出它的真正来源;如果陆少霖不说出它的真正来源,自己就不会输了。

  陆少霖:“……花椒姑娘?”

  花椒回过神,抓紧了外套,一声幽叹,晶莹的泪水滑下脸庞:

  “我假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