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支付宝充值认领:1/29 05:47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肆 荣阳郡主正义的飞刀
作者:三赛打麦      更新:2020-01-28 15:10      字数:3807
  身体好沉,动不了。痛,全身都痛。

  想睁眼却不做不到,只能被迫沉入黑暗,静静地感受力气一点点从身体中流逝。

  最原始的本能叫嚣着要从喉咙冲出——

  我不想死……

  “——我不想死啊!!”

  一声闷响,季瑶光的下巴和地板结结实实亲吻在了一起。

  呲牙咧嘴地睁开眼,季瑶光愣了几秒,慢吞吞地放轻手脚,从地上爬回床上钻进被窝。

  花椒听见动静推开门冲了进来:“郡主!怎么了!”

  季瑶光哼哼唧唧地地揉着下巴:“呃……没事!做梦打了自己一拳。”

  花椒:“……那您力道掌握挺好。”

  季瑶光:“喂!”

  茴香后知后觉地跑进来:“出什么事了!我刚刚好像听到郡主在叫!”

  花椒:“郡主做梦摔下床了。”

  季瑶光:?

  茴香的表情以夸张地方式挤出一个安心的笑容:“那就好……不是,我是说……没事就好。”

  季瑶光砸吧砸吧嘴:“几点了?”

  花椒:“点?”

  季瑶光:“啊我是说……什么时辰了?”

  茴香道:“辰时快过了。”

  季瑶光开始掰手指:“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一三五七九……喔!才刚刚九……这个点嘛,那我再睡会儿!”

  花椒闻言道:“您大可再睡会儿。昨天赴宴遇刺,王爷已经下令全府戒严仔细盘查,也嘱咐过让您好好休息,今天不会有人来打扰郡主的。”

  季瑶光晃了晃脑袋,“昨晚,那刺客后来怎么样了?”

  花椒:“……不是您一招制敌吗?”

  季瑶光蒙了会儿:“哦……好像是这样。我记得沈丹璃提醒我小心,然后我的手就自己动了起来……说起来沈丹璃是不是会功夫啊?”

  茴香:“奴婢去打听打听!”

  经此一战,季瑶光忽然明白了有点武艺傍身的重要性,要不是自己的力量值莫名飙升,连个小小刺客都防不住。虽然自己现在因为莫名的原因力大如牛,但是打起架来肯定还是吃亏,要是再遇上昨晚那种事情,保不准要缺胳膊少腿的。

  俗话说得好,不会打架的女孩运气一般都比较差。

  季瑶光一掀被子:“不睡了!”

  花椒端来清茶和水盆:“郡主有事要做?”

  季瑶光梳洗完毕:“有没有男装啊?”

  花椒:“男装?!郡主不可以!”

  季瑶光被她吼得一愣:“你为什么反应这么大?我只是觉得男装方便我学功夫。”

  花椒松了口气:“哦。”

  季瑶光:“怎么着?以前我穿男装出去干吗了?”

  花椒眼神乱飘:“没什么……”

  季瑶光挑眉,露出雪姨的神情:“花椒啊,你是不是想被重新赐名啊?我觉得‘八角’也不错……”

  花椒:“……也就是被四皇子连蒙带骗换了男装进了青楼然后被吓晕了。”

  季瑶光张了张嘴:“……为什么会吓晕?”

  花椒心道那不是该问您自己吗?嘴上只好说:“只有您自己知道究竟看到了什么。”

  季瑶光思索了一下:“我现在对恢复记忆有点兴趣了。”

  花椒:……

  最后也没找着男装,所以季瑶光让花椒备了几根绳子,方便把宽袖缠住裹紧,省得碍事。

  让花椒备上一盘瓜子,季瑶光在王府里四处转悠,想着怎么才能学功夫,忽然听闻附近传来骚乱声。

  “拦住他,留活口!”

  旁边的花园步道上蹿出一个作普通小厮打扮的人,正脚下生风地躲避护卫的追捕,看到眼前的季瑶光,脸上露出狰狞的神色,藏在袖中的利刃也滑至手中,直袭向她。

  陆少霖双足蹬踏假山一跃而起,两柄银色弧线自手中飞出,准确地扎进了刺客的后颈和腰侧。疾跑的人吃痛猛然前扑,膝盖在地上重重一磕,手中的刀也飞了出去。

  季瑶光正想上去补刀,护卫便一拥而上压住了刺客,陆少霖几步踏前:“未料到郡主再次,险些再次让郡主陷入险境,属下罪该万死。”

  季瑶光摆摆手:“我事先也没通知你们,不是你的错。不过……”她眼神示意换个地方说话,陆少霖便让手下押着刺客先离开了。

  “郡主还有何事?”

  “你是府中的管事?我们之前好像见过一次。”

  陆少霖道:“是,属下陆少霖,是雍王府护卫统领,也管些其他杂七杂八的事务,旁人谬称一声陆总管。那天您刚被救醒时见过属下。”

  季瑶光目光打量了他几个来回:“能负责一府上下的安全,陆总管想必功夫了得。”

  陆少霖没听出言外之意,以为季瑶光只是客套两句,于是说:“不敢,只是练过十载,远未至了得境界。”

  季瑶光满意地点点头:“那教我也绰绰有余了。”

  陆少霖一愣:“教……?”

  他陷入了回忆。

  昨晚他本来去得慢了,没看到刺客是怎么死的,还以为是沈丹璃把人拍到了桌子上,刺客才连着桌台翻到在地,又不巧被压住。结果验伤却不能解释刺客胸口的骨折为何如此集中而彻底,不像是撞上桌面弄出来的。陆少霖心中疑惑不已,但彼时季瑶光和沈丹璃早已歇息不能去问,只好先把这事报给了孟见陵。

  然后孟见陵就给他看了从季瑶光床头换下来的那块梨花木床头板。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结束了回忆,陆少霖脑海中浮现出季瑶光把大理石桌台拍在自己胸口的画面,连连后退:“不不,我这粗浅武学哪里能教得了郡主!”

  季瑶光往前走:“教得教得。”

  陆少霖边退边摇头:“教不得教不得!”

  季瑶光继续往前走:“教得。”

  陆少霖惊恐地继续后退:“教不得!”

  季瑶光:“你再退一步试试?”

  陆少霖脚下急停,差点仰过去。

  季瑶光:“你先听我说嘛,我又不让你教我《九阴真经》,我就想学你刚才丢飞刀的那个本事而已。”

  陆少霖心道我怎么就这么手贱。

  陆少霖:“学武不是一日之功,郡主不是像我们这般需要武艺傍身的人,又何必自讨苦吃?”

  季瑶光皱眉:“陆总管是铁了心不教?”

  这声反问听得陆少霖心头一跳,有些惴惴不安,飞刀可不长眼,扎着别人也就算了(王府众:?),万一郡主伤着自己,他可就真万死难辞其咎了。郡主虽然眼下不依不饶,可终究难免三分钟热度,现在把住了口风,想来也不会强求。

  两害相权取其轻,陆少霖打定了主意:“属下……”

  “行,不教也可以。”季瑶光整了整衣摆,脸上看不出神色。

  陆少霖心里一喜,“多谢郡主体……”

  “既然不愿意当师父,那陆总管就当陪练吧,”季瑶光摸了摸身边的假山,“很简单,站着不动让我每天打上二十拳找找感觉。”

  她笑了笑:“我只用一分力。我发四。”

  陆少霖正色道:“多谢郡主抬爱,属下定当尽力相授,不如现在就开始吧。”

  半个时辰后。

  季瑶光看着院墙上的刀痕和完好无损的靶子:“我觉得咱们应该休息一会劳逸结合,你觉得呢师父?”

  陆少霖尽力保持平静:“属下无能,当不起这个称呼……”

  季瑶光揉了揉手腕:“不行啊,你得告诉我怎么握刀怎么瞄准怎么使劲,好歹站得离我近一点手把手教我吧,站那么远是打算指望我通过心灵感应学习吗师父?”

  陆少霖不进反退:“男女大防尊卑有别,属下万万不敢僭越。另外属下则真的当不起……”

  季瑶光叹气:“要不还是练练拳吧。”

  陆少霖走到她身前:“就是这个手,要这么摆,这个,这样,然后这样……”

  季瑶光抓狂:“你,握着我的手,扔一次!给老娘把手伸过来!”

  陆少霖拼命摇头:“属下不敢!”

  季瑶光抬起手:“我这一拳下去你可能会死。”

  孟见陵从军务中抽身出来散心时看到的就是这副诡异的画面——

  他的未婚妻脸上写着“我他娘的揍你”。

  他的王府总管脸上写着“他娘的你揍吧”。

  看到孟见陵来了,陆少霖知道自己解脱了,感激得涕泗横流,连忙跑到他旁边:“属下见过王爷!”

  季瑶光自认为这半个时辰接触下来已经和陆少霖很熟了,但是和孟见陵还是像刚见面时一样陌生,所以一时之间除了放下拳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

  偏偏孟见陵也是个不爱开口的,陆少霖更不想跟她对话,于是磨叽半天还是季瑶光开了口:“王爷。”

  没了。就俩字。

  孟见陵也不在意:“何事争执?”

  陆少霖连忙把自己往外摘:“郡主说想学暗器功夫,让属下教授,但是郡主想学自然要找最好的武师,属下事务繁忙又武艺不精,自然难当大任,烦请王爷替我向郡主解释一二。方才排查府内下人查出一个刺客,此刻还在刑房押着,如无要事属下先行告退!”

  说完只等孟见陵点头他就跑了。

  季瑶光握着飞刀,也不知道孟见陵看到了多少,抱着不要无故增加误会的想法解释道:“基本上就是陆总管说的那样。刚刚是我想让他手把手教我,扔飞刀是巧劲,只是口述太难理解了,但他不敢,所以我威胁他说不教就挨锤。没别的了。”

  孟见陵看了看她手上的飞刀,“确实为难。”语气中并无责怪的意思。

  季瑶光对着靶子抬起手,回忆陆少霖的动作,“但我觉得不舒服。他不敢,并非因为我不同意,而是你不同意。说是尊卑有别,但实则卑的是他,尊的是你。”

  飞刀脱手,擦着靶子边缘扎到墙上,当啷落地,她泄了气,“不过我也知道人言可畏,尤其是在你们这……府上,我没有真的怪他,当然也不会怪你,只是怪我自己生无聊气。”说罢打算去捡飞刀。

  “你没有说错。”孟见陵忽然开口,“你不是物品。”

  过了会他又补充:“无须我同意。”

  季瑶光愣怔的时候,孟见陵已经将飞刀捡到手中,走回她身边,抬手递给她。

  季瑶光接过飞刀,孟见陵一只手指轻按着刀背,目光注视着她,询问道:“可以吗?”

  季瑶光点头,于是孟见陵把她拿刀的手展开,捏着她的手指摆对位置,又站到她身后握住她的手,让她体会腕子上如何用力。

  “小臂打直。”

  “短促用力。”

  “脱手不疑。”

  ……

  孟见陵长期领军,手很大,指和掌上都有茧子,季瑶光的手被包住时,手背上被磨着的感觉格外清晰,令她忍不住走神——

  茧子能防滑吗?

  忽然孟见陵放开了手,“你试一试。”

  季瑶光这才回神,屏息凝神,甩手出刀。

  “当!”

  虽然依然是扎在了墙上,但这次刀没有立刻落地,而是过了一会才从墙上的浅坑中掉落下来。

  “角度对了。”孟见陵笑了笑,“很厉害。”

  这是第一次见他笑。

  季瑶光的脸上浮起一丝热度:“你忙吧,我……我再练练。”

  孟见陵想起自己没处理完的文书,收敛起笑容,嘱咐了一句“注意安全”便转身走了。

  走了几步,回头看到季瑶光认真的身影,孟见陵忽然生出多留片刻的心思。

  仿佛南蛮那些使人烦恼的事情,一瞬间都烟消云散了。

  “当!”“当!”“当!”

  不过王府的修缮费用……怕是也要直线上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