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相思诉尽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08-01 19:13      字数:2782
  野外求生比赛是帝国和联盟为了表达双方友好合作而共同举办的比赛,旨在交流切磋,提高两国军人的协作能力。

  虽然帝国现在的这位皇太子骁勇好斗,致使两国关系日渐紧张,但好在今年的求生比赛没有因此受到影响。

  比赛的场地选在帝国的一颗原始星球,选手们每隔几公里被随机投放在星球上,在他们的不远处,主办方已经提前准备好了损坏的机甲。

  选手们的任务是在最短时间内组到合适的队友,并和队友一同修复机甲,离开星球。

  韩思诉参赛前,自己琢磨了很久,最终敲定下来,他想要被投放到山林里,或者大海边。

  在山里的话,他可以找一个有着漂亮断裂面的悬崖,从上面一跃而下,像一只鸟一样,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自由自在地翱翔一次。

  海边也不错,在阵阵的海风中,望着远方的夕阳,然后跳下去,或许在沉入海底的时候,还能看到美丽的游鱼和珊瑚。韩思诉其实喜欢海龟,在有意识的最后一刻,他私心想触摸一下海龟柔软的背。

  这样,也不枉来世上一遭,即便到了下面被江桓骂,他也心甘情愿了。

  可惜韩思诉的降落伞把他带到了一片辽阔的平原,周围有一片小小的树林,还有一条小溪,溪水连他的脚腕都没能没过。

  这该怎么死呢?

  韩思诉参赛的目的是把自杀伪装成意外事故,纵然他手上有着防御用的折叠光剑,但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随便用。

  他坐在草地上发了好一会儿愁,之前设想的一切都泡了汤,连死都不能如愿地死,果然江桓没有骂错,自己就是很没用。

  最终韩思诉决定沿着小溪走,下游说不定会有一条河,只要找到了河,跳进去也能死。

  韩思诉走了一天,又累又饿,他必须得吃点东西。

  为了防止发生意外,每个参赛者的光脑中都安装了检测装置,当生命体征发生波动的时候,救援人员会在第一时间赶到。

  饿死或渴死是个漫长的过程,救援人员会在韩思诉达成目的前给他送来大量的营养剂。

  他坐在溪水边的石头上,把主办方分发的干粮混着溪水吃了个干净,然后继续他的行程。

  韩思诉走了一天一夜,遇到好风光他还要停下来看一会儿,终于在破晓时分看到了河,不过不是他沿着的小溪汇聚成的,而是在另一个方向突然出现的一条长河。

  韩思诉站在河边,想要简短地回顾一下自己简短的一生,但想来想去,却发现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事情。

  懵懂的时候,父亲来家里的次数好像还比较勤,至少江桓的每次发.情.期他都会来。即便是在发.情.期,江桓也都打扮得一丝不苟,像是要出席什么宴会一样。

  父亲每次来,江桓都会对自己特别好,像天底下所有温柔的爸爸一样,细心地照顾孩子,温柔地服侍老公。

  韩思诉记得那时江桓看向父亲的眼神,似乎是在仰视着他的神明一般。

  但后来,父亲来的次数日渐减少,江桓也不再温柔,他看向丈夫的眼神,渐渐地带上了怨怼,对韩思诉也越来越难以好言相向。

  韩思诉每次看到发飙的江桓,都会关上房门,自己缩在床上,捂住自己的耳朵,一遍遍地告诫着自己——绝对不要喜欢上任何人,绝对不要。

  他短暂的人生里,值得拿出来细想的,除了江桓的哀怨,就只剩了宋扬带来的欺凌。

  第一次被打的时候,韩思诉躲在厕所的角落,不敢告诉老师,也不敢告诉江桓,自己悄悄地把校服往上拉了拉,确保自己没有露出一点伤痕。

  但后来就藏不住了,因为脸上也有了伤。但江桓不管,也管不了那群门阀士族的子弟,只会骂他没用。

  韩思诉也觉得自己没用,明明恨极了宋扬他们,却不敢和他们顶撞,生怕他们用家里的势力打压江桓。也怕自己被传出差的名声,令韩家的父亲更不喜欢自己,从而使江桓更加怨恨自己。

  韩思诉站在河边,暖风吹拂,河岸上开满了细碎的蓝色小花,像星河溅上去的似的。

  终于可以解脱了。

  他一步步地走进河里,让河水一点点地没过自己的身体。

  氧气变得稀少,他本能地开始挣扎。

  宋扬的嘲讽和江桓的谩骂一个出现在左耳,一个出现在右耳。

  这种关头,他又突然就不想死了。

  我什么坏事都没做过,凭什么死的要是我?

  凭什么?

  不甘心,真的不甘心。我真的好想把宋扬施加在我身上的那些霸凌一件件地还给他,真的好想站在韩家人的面前,看着他们求我回到本家。

  他的挣扎开始转变为求助,他甚至已经不知道自己喊了些什么。但在意识迷蒙间,韩思诉仿佛闻到了一丝墨水的味道,像极了宋扬他们泼在自己桌子上的那些。

  韩思诉咳着水清醒过来时,是在一片小树林里,第一眼看到的是个高大的男人。棕色的头发,深色的眼睛,大概有一米九左右。

  虽然他使用了信息素遮盖剂,但韩思诉还是能一眼看出来他的第二性别。

  没有比这更标准的Alpha了。

  “你说你到底有什么想不开的?”男人拿着从韩思诉身上脱下来的外套,正往树枝上挂,好像是想让它自然风干,他看见韩思诉醒来,转身回到他的身边,蹲在旁边问道。

  男人穿着一身迷彩,外套和韩思诉的一起挂在树上,上身只剩了件黑色背心,裤子也还是湿的。

  “谁让你救我的?我就是想死,你凭什么拦着?多管闲事。”韩思诉现在很其实矛盾,快死的时候想活,活下来之后又开始埋怨救他的男人,为什么不放任自己死。

  多管闲事?

  亚伦笑了,盖亚成天抱怨自己怕麻烦恨不得把所有的事情推给他来干,却没想到自己也有一天可以和“多管闲事”这四个字挂上钩。

  “那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想死吗?”但闲事既然已经管了,也只能一管到底。况且,眼前这个狼崽子似的小孩,实在是可爱得有些过了头。

  韩思诉的火渐渐消了下去,又想到别人救了自己,自己就算再不高兴也得装得和颜悦色有点,于是态度也软了下去:“活着没意思。”

  “怎么会没意思呢?”亚伦耐心地问。

  韩思诉不习惯把自己的感情表达出来,也不想朝别人讲自己内心的想法,被问得急了,只不耐烦地说道:“就是没有意思,你不是我,我不需要你来替我衡量活着到底有没有意思,更不想听你讲什么生命宝贵的大道理。”

  “我没有想跟你讲什么大道理。”亚伦摊摊手,站了起来,“天色不早了,我去生点火。”

  韩思诉一个人抱着膝盖缩在原处,觉得自己刚刚的话或许有些过分,好容易有个人愿意听听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或许也不错。

  但他开不了口。

  亚伦找了一堆枯枝,用火机点了火,然后重新回到韩思诉身边,突然听到小Beta用极小的声音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亚……”自己代替盖亚前来的事情绝对不能被别人知道,否则两个人都会挨罚,亚伦话锋一转,说道,“盖亚,我是盖亚。你呢?”

  “江诉。”

  “江诉,你是亚裔?听说你们亚裔的名字都是有意义的,你的名字有什么含义吗?”亚伦希望能通过闲聊,让小Beta放松警惕,趁早忘记了自杀的想法。

  韩思诉看了他一眼,说:“别想跟我套近乎,我会一直记着你把我从水里捞上来的事情的。”

  “你说说吧,说了我给你捉鱼吃。折腾了这么久也饿了吧?我跟你讲,我做菜特别厉害。”

  韩思诉揉了揉肚子,确实是饿了,便妥协道:“待把相思灯下诉。”

  亚伦:???

  韩思诉:“你都听不懂,还问。”

  “但我猜,它一定有一个很美的意思。”亚伦说。

  韩思诉撇了撇嘴。

  那年他还小,江桓曾将他抱在怀中,在一盏灯下,诉说着自己初见丈夫时的怦然心动。也就是那最初的一缕欢愉,勾出了日后的缕缕幽恨。

  百种相思诉说尽,最终也不过是朱颜辞镜花辞树,旧人幽咽见新人,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