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年少时分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08-01 19:13      字数:2443
  韩思诉做了一场梦。

  梦里春光灿烂,帝国军校的樱花簌簌落满主干道,柔柔缓缓地为刚毅的军校添上了一缕浪漫。

  没有比这更好的时节了。

  年幼的小Beta个子还没有完全长开,瘦瘦小小的一个,在像麻袋似的宽大军装的映衬下,走在樱花树边的时候,看起来弱不禁风到了极点。

  他走得很快,走路时一直低着头,畏畏缩缩,似乎不敢直视前方的道路,唯恐别人发现了他似的。

  但走到校门口的时候,还是几个同学挡在了他的面前。

  错了,这群人哪里算得上他的同学,简直比仇人还不如。

  为首的是宋家的长子宋扬,一个刚刚分化不久的Alpha,他拦住了小Beta的去路,朝着他吹了一个流里流气的口哨。

  “哟,我当谁呢,原来是韩家的小少爷。”

  他旁边的一人搭腔道:“宋哥,你可别瞎说,韩家就一个少爷一个小姐,哪来的什么小少爷。况且,人家也不姓韩呀,江诉,你说是不是?”

  韩思诉赶着去医院看望病重的爸爸,根本没有心情去和他们扯这种东西。他蹙了下眉头,用极小的声音说道:“让开……”

  “你说什么?声音太小了吧,我听不见。”宋扬故意说道。

  旁边几个人窸窸窣窣地开始议论:“果然是私生子,你看他这副上不得台面的样子,难怪韩家不肯认他。”

  所有的议论一字不落地传到了韩思诉的耳中,他气得浑身发抖,加大了音量,似乎是喊出来的一般。

  “让开!”

  “你求宋哥办事就这种态度吗?”一个Beta痞气地问道。

  “让开!”韩思诉再一次大声重复道。

  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却每天都要受到这些人的百般刁难。

  “本事不小啊。”宋扬终于再次开了口,“兄弟们,一起给这小子点儿颜色瞧瞧。”

  一群人挑了许久的刺,等的就是这句话,立刻围了上去。

  韩思诉奋力反抗,但越反抗对方下的手就越重。

  几个纨绔玩腻了,又一哄而散,只留下了一个鼻青脸肿的小Beta。

  他踉踉跄跄地起身,擦干净鼻子上的血,继续朝着医院的方向走去。

  江桓躺在病床上,看着满脸青紫的儿子,没有表现出一个家长应有的关心,只是骂了一句“没用的东西”。

  他是个很标准的亚裔美人,即便是生病之前,也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骂起人来都是软软的。

  江桓骂完韩思诉,又叹了口气,说道:“我快要死了,你一个Beta,你爹不愿意认你,你自己也没有本事,在学校都被人给欺负,以后你该怎么办?”

  “你死了我也去死。”其实韩思诉和江桓的感情不深,两个人甚至一直对彼此带有怨恨。江桓恨韩思诉是个Beta,不被韩家承认,连带着自己也挤不进韩家的那栋宅子。韩思诉则恨江桓心里只有他那个一年只会来一趟的父亲,从来不在意自己。

  相互怨恨的两个人,却在其中一个生命的最后时刻,硬生生地挤出了一点亲情。

  “想都别想。”江桓说,“我活着得照顾你,死了你还想赖着我,凭什么?你给我活下去,活上个三百年,活出个人样,让谁都不敢欺负你。”

  韩思诉搬了个凳子坐在病床前,朝护士要了点碘酒,对着镜子自己给自己擦药:“你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要求我了。我顶多活个一百来年,然后找个没人的地方,安安静静一个人死了。”

  “那也行。”江桓说。

  韩思诉闷声给自己擦药,江桓就躺在床上看他擦,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又开口:“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多活几年,给你爹送个终。”

  “他才不稀罕我给他送终,他巴不得我死了。”

  “你怎么能说这种话。”

  一提到韩思诉的父亲,两个人就又开始吵架,无休无止,没完没了。

  韩思诉每周都会请假来看江桓,两个人的对话,经常开始于想活多久,结束于韩思诉的父亲。

  但下一周韩思诉没能过来,因为江桓不在了。

  江桓的葬礼办得简简单单,韩家的那个男人给了笔钱,来都没来,全都是韩思诉自己一个操办的。

  韩思诉其实挺伤心的,但葬礼上没哭,硬憋着回到家里,才偷偷躲在房间里哭。

  其实他在病房里对江桓说的话是认真的,江桓死了,他也一点不想活下去了。

  军校是韩思诉那个空顶着名号的父亲在江桓的恳求下,才勉强把他塞进去的。韩思诉体能很差,人还没长开,瘦瘦小小一个,本身就是容易被欺负的类型,又偏偏是个挤在一群纨绔中间的私生子,刚进学校就受到了以宋扬为首的一伙人的欺凌。 

  虽然江桓对他不算太好,却也是他唯一的亲人和依靠。

  没了江桓,这个世界上也就没有值得他眷顾的人了。

  还不如死了,找个没人的地方,干干净净,也省得哪天被人打死了,还弄得浑身脏得要命。

  韩思诉哭了一下午,为自己的人生做好了最后的规划。

  他要找个阳光灿烂的天气,死在明媚的春光里。

  葬礼结束后,韩思诉又回到学校,打算上几天课,找个好时候,结束自己望不到头的人生。

  他踏进教室门的时候,课间吵闹的同学们突然安静了下来,纷纷看了他一眼,然后似乎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又都各自继续韩思诉到来之前的动作。

  没人在意他来与不来,也没人在意他请了这么久的假是去做什么。

  韩思诉垂头走到自己的座位边,宋扬的几个小弟趁着他请假的几天,将他的桌子泼满了墨汁,黑黢黢得一片,韩思诉伸手摸了一把,还有黑色的粉末留在他的指尖。

  桌子的正中央贴了一张纸,上面用暗红色的笔乱七八糟地写了一堆字。

  “私生子”,“去死”,“别回来了”,一排排的字,看起来像血一样。

  到底有什么仇呢?

  哪有什么仇呢。

  一群十四五岁的少年,哪里来得深仇大恨,不过是无聊罢了。韩思诉是他们衣食无忧的生活里的一味调剂,像味精一样,加不加在菜里本身区别不大,加了之后可能还会有人跳出来说这东西吃多了不好。

  被欺凌的对象,不是韩思诉,也会是别的谁。

  韩思诉出门打了桶水,拿着班里擦玻璃的抹布一点点地擦着桌子上的墨迹,擦掉了很多,却还有大半已经渗进了桌面,就像宋扬他们在韩思诉心里留下的痕迹一样,一旦留下了,就再也去不掉。

  班会课,老师踩着铃声进了教室,看了一眼韩思诉被泼上墨汁的桌面,然后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开始了他的工作。

  “今年的野外求生有人要报名吗?有要报名的直接去学校官网填个报名表。”

  野外求生比赛是帝国和联盟共同举办的,每隔两年办一次,帝国是今年的主办方。

  韩思诉班里的人大多数是二世祖,没几个有这种闲情逸致,故而老师也只是通知一声罢了,也没想着奢求班里有人愿意参赛。

  但韩思诉却起了兴趣。

  或许我可以死在比赛里,伪装成失足坠崖或者意外落水,也好过自杀以后被无关紧要的人指指点点。

  然后他打开了光脑,在报名表上填上了自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