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万事皆虚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08-01 19:13      字数:2664
  亚伦言出必行,韩思诉讲完就去河里给他捞了一条鱼。

  韩思诉本以为亚伦会像野外求生栏目里的主持人一样,把鱼随随便便地处理一下,混着泥水就往火上烤,然后两个人没滋没味地凑合一顿晚餐。

  但出乎意料的是,高大的Alpha青年从随身携带的箱子里,掏出了一堆瓶瓶罐罐。

  盐、胡椒粉、橄榄油,白砂糖……甚至还有一块折叠菜板与一个可压缩成微观模型的铁锅。

  韩思诉:……

  韩思诉:“你是来参加厨王争霸赛的吗?”

  “其实我的梦想是当一个流浪厨师。”亚伦一边在菜板上处理着鱼一边说,“想吃糖醋的还是红烧的?”

  见韩思诉不回答,他便自顾自地解释道:“我父亲也是亚裔,所以我的中餐做得很好。”

  “随便……不是,你既然想当厨师,为什么想不开跑来军队?”韩思诉问。

  亚伦幽怨地说:“被我爹绑来的,糟老头子坏得很。”

  “既来之则安之,我也意难平,但也没办法,我现在就打算好好的在军队里混个几年,然后退役当我的厨子去。浪迹天涯。”

  亚伦最终也没能做糖醋或者红烧,因为他发现自己把锅铲弄丢了,只能找几个枯枝串着做烤鱼。

  “你呢?”亚伦问,“你就这么想死吗?”

  韩思诉扶着膝盖,缩在树下,愣了会儿神说:“我其实也不是很想死,但活着太没意思了。我爸爸死了,父亲不认我,因为是私生子,所以在学校里经常受到欺凌。这种人生,实在没有盼头。”

  亚伦同情地看着他,也跟着沉默了,半晌后,将烤好的鱼递给他,说:“趁热吃吧,你说的事情我也没经历过,所以我也没有办法去评判什么。但活下去的盼头,你只要想找,总能找到的。”

  韩思诉接过鱼,发泄似的咬了一口。

  盖亚的鱼烤得很香,既没有糊也没有太生,调味做得也恰到好处。

  他确实是一个很合格的厨子。

  “我给你唱首歌吧,是我妈妈教给我的,有点跑调,你担待着点。”亚伦看着地平线上的太阳,说道。

  他的声音很小,仿佛在极力让自己不要跑调一般。

  韩思诉啃着鱼,默默在心里记下了歌的旋律。

  “我妈妈已经去世了,我对她的印象只剩了她哼着这首歌哄我入睡。我想,如果她还活着,一定会支持我去当一个厨师。如果你爸爸也还在的话,他肯定也会希望你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然后好好的活下去的。”亚伦说,“其实死最简单,但死了就是死了,你父亲还是不会认你,欺负你的同学也完全不会因为你的死有什么负罪感。生活照旧,不因你的离开而停留……哎,你别哭呀。”

  韩思诉没理他,干脆直接把啃了一半的烤鱼放在了亚伦没来得及收回去的铁锅里,省得它碍手碍脚,耽误自己哭。

  亚伦被他哭得没辙,也不忍心自己吃鱼了,只能也把鱼放下看着他哭。

  小Beta哭得撕心裂肺,这大概是他从懂事起哭得最尽兴的一次,直到眼泪都不太流得出来,还在那儿一抽一抽的。

  亚伦家里没有姊妹兄弟,不知道该怎么哄小孩,在一边说话也不是,冷眼旁观又觉得不太好,最后擦了擦手上的油,一把抱住了韩思诉。

  “松手!”韩思诉带着哭腔喊道。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韩思诉没有挣扎,将头靠在亚伦的胸膛前,任由他抱着自己。

  亚伦轻轻地拍着他的背,说:“想哭就哭吧,把眼泪流干,以后就不会再想哭了。哭完就好好振作,好好生活,明天太阳就出来了。”

  “可是我根本不知道如何面对明天,我不知道该怎么走出现在的黑暗,更不知道活下去到底要为了什么。”

  十五岁的Beta少年,在一个认识了还不到十个小时的陌生Alpha青年的怀抱里,终于把心里沉淀了多年的负面情绪,悉数发泄了出来。

  “为了我!”亚伦近乎是喊出来的,“如果你不知道活下去是为了什么,那就为了我好了。我救了你,所以你这条命是我的了,我不让你死,你就不能死,行不行?”

  韩思诉突然就呆住了。

  原来自己需要的,就只是一句话。

  或许这句话由谁来说都可以。

  “为了我活下去,我需要你,我不想看着你死。”

  原来想听到的就只有这句话而已。

  有人愿意对自己说这句话,就仿佛肯定了自己活在这世上的价值一般。

  韩思诉哭声渐止,好像完全恢复了似的,从亚伦怀里出来后,他喝了口水,朝亚伦笑了笑:“你这个人好自恋哦,还说什么让我为了你活。”

  “我……”亚伦被他弄得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说,“我开玩笑的。人活着当然是为了自己。我们就只能活一次,当然要让自己高高兴兴,自己活得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我想好了。”韩思诉说,“我还是要好好活下去,就算是为了报复韩家的人,为了报复那些欺负我的人,我也得好好活下去。”

  “报复完之后呢?”亚伦问。

  “不知道……但说不定光是完成这些事,就会耗费掉我一生的时间。”

  亚伦实在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小Beta的脑袋,说:“傻孩子,之后就得好好生活了,去做你想做的事情,过上几十年你还会遇到一个心爱的人,然后你就再也不会是一个人了。你们会组成一个家庭,有很多的孩子,你可能会成为父亲,也可能会成为爸爸,到那时……”

  “不。”韩思诉冷冷地打断了他,“不会的,我是不会喜欢上任何人的。”

  江桓的一生,都被他那过分执着的深情禁锢了,以至于死前,都还带着怨恨。

  “话不要说得太满。”亚伦说道。

  韩思诉摇了摇头:“总之,不会有的,我保证。”

  第二天,他们用了一天的时间修理被放置在树林后面的机甲,在夜晚来临之前,成功离开了这颗星球。

  三年转瞬即逝,老皇帝驾崩,皇太子正式继位,展开了与联盟长达十八年的战争,史称三战。

  在战争打响的第十年,韩思诉凭借着超出常人的直觉和与生俱来的作战天赋,成为了帝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少将,并获得了韩氏一族的大力支持。在未来的八年中,他协同皇子里奇·兰登,为帝国立下了不可胜数的战功。

  星历2153年,皇帝遇刺,韩思诉中将等人发动政.变,扶持里奇·兰登继位,同年,三战结束,以宋扬为首的皇太子党悉数问斩。

  战争结束后,韩思诉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联盟寻找“盖亚”。

  他们在一家连锁超重逢,第一眼就认出了彼此。

  “盖亚”看着他,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我们的小Beta终于长大了。”

  韩思诉也腼腆地低下头来,朝他说道:“什么嘛,原来你的头发是金色的。金色比棕色更适合你。”

  他们从朋友做起,一点点,渐渐成为了一对甜蜜的恋人。

  某个傍晚,亚伦拿着戒指,朝韩思诉单膝下跪,笑着朝他许下了一生的承诺。

  “我说过,你一定会遇到喜欢的人的,之后你们携手一生,再也不会孤独一人了。”

  韩思诉接过刻着桂叶的戒指,露出了由衷的笑……

  然后,所有的场景像被风沙侵蚀了一般,变得模糊,混乱。

  韩思诉睁开眼睛,躺在一张冷冷清清的病房里,耳边是嘀嗒作响的仪器声,而梦中那个承诺着永远陪在他身边的Alpha,却不知所踪。

  他颤抖着指尖抚上小腹,那脆弱的弧度还在,好像更加明显了一些,他虚弱地歪了歪头,朝着红发的副官喊道:“伊凡……”

  “将军!您终于醒了。”伊凡像一只见到了主人的狼狗,趴在病床前,眼睛都亮了起来。

  韩思诉抚摸着自己和亚伦的孩子,露出了幸福的笑容:“通知陛下一声,我要退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