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2月5日17:45、12:48,12月6日6:17用户没有备注ID,请提供充值信息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Chapter 9:古武修行者
作者:龙苍旻      更新:2019-01-18 09:07      字数:4897
  黑夜降临,棂坐在窗前的木椅里,双膝屈拢,双手抱着双膝,抬头,怔怔的凝望着夜空的月光,清冷如水的月光为这寂静的空间增添了一抹柔和。

  床上,曲如水如躺尸,一动不动!

  白天杀了李通和他的手下,跑了一人,棂想,那个灭了双峰村的人一定会找他来报仇的,正好为陈硕哥哥除去敌人,免得他以后遇到葬送了自己的性命,算是还了陈津国收留他的一份情意。

  他虽然小,可并不代表什么都不懂,相反,他知道的很多,当初他并不确定灭了双峰村的人就是那个欧二少,现在,确定了!

  伸开手掌,棂盯着看了许久,直到现在为止,棂可以确定自己体内巨力八千,开碑裂石,生撕虎豹,轻而易举之事。

  这些不是他现在修炼出来的,而是,从身体苏醒开始,食肉越多体内巨力恢复的越快,肉,不能是一般的肉,必须是蕴含能量巨大的凶兽肉,普通的不起作用。

  可是,他今天吃了大半只泩肉,体内的巨力并没有增长多少,他知道,专吃蕴含能量的凶兽肉已经行不通,看来,必须是灵兽了!

  然而,灵兽世间难求,岂是他一个小孩能轻易得到的,必须有家族做后备力量做靠山!

  棂闭上眼睛,默默审视脑海中那一行行闪烁着金光的字体:

  古代武者黄级是古武初期境界,初期有千斤之力,中期三千,后期五千,巅峰七千。运起气功开碑裂石,生撕虎豹!

  古代武者玄级是古武中期境界,初期有万斤巨力提纵之间身轻如燕,可飞檐走壁,中期三万,后期五万,巅峰七万完全打通全身玄关,奇经八脉,任督二脉真气贯通全身,普通刀枪皆伤不得!

  古代武者地级是古武高级境界,初期有十万斤巨力,中期三十万,后期五十万,巅峰七十万,古武地级高手内气出体,可以御气杀人于无形,在身体外形成护体真气,手枪,步枪皆打不穿,短暂御气飞行,提纵之间可达几十数百丈之远!

  古代武者天级是古武顶级境界,俗称陆离神仙,离地金仙,已经不能用凡人来衡量,初期光力量就达到惊人的一百万,中期三百万,后期五百万,巅峰七百万,天级高手可以在体外结成比护体真气更高级的护体罡气,即使是炮弹轰炸,立身在一般导弹中心都无法伤害到身体,可以完全御气飞行,只要真气不枯竭就可以一直飞行!

  古代武者仙武之境是古武最后一个境界,又被称为仙武极镜,代表武道极致,达到这个境界已经可以破碎虚空,飞升传说的境界!

  这一行金字闪过之后,便是古武时期的一些功法心法和绝学,还有一些极品的炼丹术!

  这些都是世间难寻之物,棂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脑子里,之前体内巨力没恢复时,这些字体都是模糊的看不清楚的,到现在为止,他修为达到黄级巅峰,脑海里所有的东西都清晰无比,而且还可以运用意识进行翻看,修行!

  不过,对于古武者的修行心法他暂时只能看得懂黄级和玄级,至于地级,天级和仙武的好像蝌蚪文,又好像甲骨文,总之,棂看不懂,也只能等他的等级到了再说吧!

  棂叹了口气,睁开眼睛,既然脑子恢复了一些记忆,为什么还是想不起自己的家人呢?

  棂叹气的下了木椅,上了床,躺在曲如水身边,捅了捅他,对方没动静,只是脑袋稍微动了一下。

  ‘怎么了?’曲如水问。

  ‘没事,就是看看你睡着没有。’棂靠近了曲如水,食人尸的身体都是冷冰冰的,没有一点温度,靠的太近都能把人冻成冰块。

  靠了一会儿,棂又爬起来远离一点距离,这才盖上薄被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天一亮,棂醒来的时候就不见了曲如水,他也没在意,下了床,门就被推开,食人尸罗伊端着一盆水进来放在木架上:

  ‘主人让我给你端的水,请洗脸,主人正在准备早餐!’

  ‘哦!谢谢你,罗伊!’

  罗伊面无表情的退了出去,棂刚去洗脸,背后就被撞了一下,一回头,就看见一个食人尸的孩童正木愣愣的站在他伸手,像个僵尸一样顶着白花花的脸,绿色的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棂,胆子小的早就给吓死了。

  ‘棂,陪我玩!’

  ‘阿蛟,等一下,我要洗脸!’棂不再看他,快速洗完脸,便被阿蛟拉着小手来到外面,罗伊已经摆好饭桌,曲如水正端着一大盆冒着香气热气的肉飘了过来,棂一瞧,顿时馋的口水泛滥,精致漂亮的小脸都扬起大大的笑容。

  ‘谢谢你,如水!’

  曲如水依然面无表情的回应:‘不客气!’便招手让罗伊和阿蛟一起坐下吃早餐。

  一盆肉的量很多,棂足足吃掉了一大半,剩下的都被曲如水,罗伊和阿蛟吃掉,这盆肉是凶兽肉,火狼的肉,肉的韧性强,蕴含能量巨大,但普通人类吃了却是不行的,消化不了,会撑破肚腹而亡;火狼的肉唯有食人尸才能消化,而棂是不同于人类的人,对于火狼的肉,却是来者不拒!

  吃完饭,阿蛟正准备拉着棂去森林深处玩耍,却不成想有贵客上门,任棂再聪明也没想到,食人尸之王曲如水居然和妖都能成为朋友。

  金烬和梵寮声隔三差五就会过来找曲如水聊天,切磋,住在偌大的摩诃山说不无聊是假的,虽然曲如水这人长着一副死人脸,面无表情的,但架不住你说话的时候他能给予回应啊,一来二去的,变成了朋友。

  不过,今天看见曲如水这里多了一个人类,金烬好奇的上下打量棂,突然噗哧笑出声:

  ‘我说曲如水……’下巴抬了抬,‘尸还灵!这你也收留,什么时候你这里成了收容所了?’

  曲如水瞥他一眼,依然坐在石椅上,手指轻轻的敲击着石桌面:

  ‘你都能和人类成为好友,我又为何不能收留棂?’

  梵寮声啧啧出声,坐在曲如水对面:‘尸还灵啊!!有百年不曾出现过,这东西一出现世间,必定预示战乱再起,生灵涂炭,有热闹看喽了!’

  棂听不懂他们说的话,但却不喜欢金烬和梵寮声说话的语气和看他眼神,抿紧了红润的唇瓣,心底的那股不舒服敢越发的浓重,瞧着金烬和梵寮声的视线也变得冷冷的。

  ‘啧!你瞧,曲如水,看他眼神……恨不得吃了我啊……’

  这时食人尸孩童阿蛟跳出来站在棂面前,呲牙,凶狠的模样就像护食的小崽子:

  ‘你真讨厌,棂又没说你坏话,你为什么一见面就说棂的不好,讨厌,真讨厌!’

  曲如水头都没抬,视线也没动过,只是凝视着桌面,手指依然轻轻的敲击着桌面:

  ‘也许,过几天,我们会和棂,下山!’

  ‘什么?’金烬惊讶。

  ‘你说什么?下山?’梵寮声也很惊讶,‘曲如水,你在摩诃山可是呆了长达五十多年,怎么就突然要下山?’

  ‘我要一个转机,这个转机,关乎我的未来,所以,我要跟着棂下山!’曲如水平板的直诉,并没有因为金烬和梵寮声的态度而有所变化。

  金烬看一眼已经被阿蛟拉着和罗伊去另一边玩耍的小男孩,不由得压低声音,问:

  ‘如水,你和我说实话,是因为那个尸还灵么?’

  曲如水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是慢慢转动脑袋,看向棂的方向,抬起手指凌空点了一下,金烬和梵寮声都不知道他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可那边背对着曲如水的棂好似有所感应,回头,冲着曲如水笑了一下,也伸出手指点了一下空气,又很快收回视线。

  金烬是一只松鼠精,化形不过百年,成人后第一个认识的朋友就是曲如水;梵寮声是一只野猪精,与金烬一样,是在摩诃山化形,认识的第一个看起来像‘人’的就是曲如水,说起来,他们之间的感情还是比较深厚的。

  对于曲如水和棂之间的默契,他们有些吃味,说话的语气也就冲了一点。

  ‘如水,你就那么相信那个孩子,万一,我是说万一……他利用你们了呢?’金烬语气不悦的说。

  曲如水看他一眼,依然面色不变,无甚表情的开口:

  ‘金烬,你是松鼠精,不是人类,不要把人类那些龌龊心理拿到这里,我不傻,棂是什么样的人,我看得清,他,现在还只是一个孩子!’

  金烬被噎了一下,不再开口。

  梵寮声搓了搓脸,想了一下,岔开话题:‘如水,我听说西边吞尸兽那边好像出现了一只灵兽……’

  正在那边和阿蛟玩从人类那里学来的跳格子游戏的棂,听到灵兽两个字,一下顿住,随后放下手中的木棍,直接来到梵寮声面前,开门见山的问:

  ‘你刚才说,吞尸兽那边出现灵兽?’他现在就急需灵兽来改善体质,体质改善完毕后,他才能进行下一步的修行。

  梵寮声皱眉,虽然说尸还灵是人类和妖界的一个禁忌话题,不过,眼前这个孩子长得倒是精致漂亮,两眼清澈,并无似传说中尸还灵拥有一双能慑人心魄的血红眼睛,便不由得放软了语气:

  ‘不错,好像是一只灵兽岐屠,长着三颗脑袋,六条尾巴,形状比较像乌鸦,叫的声音跟人笑似的。’

  ‘在哪里能抓到它?’棂兴奋异常。

  金烬和梵寮声齐齐瞪眼,他们还是头一回听说有抓灵兽的呢!

  金烬手握成拳放在嘴边轻轻咳嗽一声,棂疑惑的看过去:

  ‘那个……灵兽呢,一般都是守家宅或者护人再者成为人类坐骑……’

  ‘我没有家,不用它守着,我也不用它保护,更不会骑它,我只是想吃它,你就说,在哪里可以抓住它?’

  这哪来的熊孩子啊!还是尸还灵的人都是这么生猛,连灵兽能要吃!这有钱的豪门都是把灵兽当作坐骑圈养起来,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这位可倒好,要吃灵兽……

  金烬和梵寮声瞧着棂闪闪发光的眼神,心底不由得一个哆嗦,他们的原形可也是动物啊,不会被这熊孩子惦记上吧?

  棂好似看出他们心中所想,小手一摆:

  ‘放心,我不会吃你们的,你们太弱了,吃了对我也没多大益处,反而浪费!’

  ‘……’他们还是头一回听说,他们妖被吃了是浪费的!

  ‘棂需要灵兽?’曲如水问。

  棂点头,也不隐瞒自己的目的:‘我的修行停了下来,身体的体能需要改善和提高,现在吃一般的凶兽已经没有效果,需要灵兽才行。’

  ‘修行?’金烬和梵寮声齐齐拔高了嗓音,震惊异常的盯着棂,‘现在这个世界,人类都不能修行了,你一个尸还灵怎么可能修行?’

  ‘不能修行的话,你们是怎么化成人形的?’棂奇怪的反问。

  ‘我们是百年之前化形的,百年之前,这个世界的环境还允许人类或者妖族修行,但效果也不算大,极其甚微,效果也不显著,后来环境改变,修行的人族已经消失,妖族也不能再化形,反而出现了异能者,利用五行,天地元素形成一种致命的武器……’

  ‘这么说,异能者是人体内能量的一种转变,是因环境而改变成适应这个社会的一种另类存在,对么?’棂思考着问。

  金烬和梵寮声点点头,算是赞同!

  ‘那,也许,我与他们不同,我不是异能者,但我想修行,就这样!’

  就这样??这样还简单?要知道,万人中如果有一个修行者,那可是被人类和妖族都捧在手心的存在,不说别的,单单那诡异莫测的修为,毁天灭地的大能力,放在任何一方,都是大能者!

  金烬和梵寮声彼此看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眸底那一丝炙热,也知道了为何曲如水要随着这个孩子下山!

  跟随异能者也好,跟随大家族也罢,都不如跟随一个修行者,哪怕这个修行者目前看起来还很弱!

  金烬和梵寮声的态度立刻变了,不是说开始套近乎,而是脸上多了一股真诚,金烬更是把手搭在棂的肩上,笑着说:

  ‘我叫金烬,他是梵寮声,棂不介意的话,我们一起去西方吞尸兽的地界逛一逛,怎么样?’

  对于对方释放出来的善意,棂没有不接受的道理,何况,这两只小妖一开始针对自己也是因为关心曲如水。

  ‘不过,棂,关于你能修行的事情,我看还是隐秘着点好,人心难测,谁也说不好。’梵寮声建议。

  棂看向曲如水,见对方点头,便也同意的点头:

  ‘好,那我能修行的事,目前就只有你金烬,梵寮声,曲如水,罗伊和阿蛟知道就好,以后都不要再主动说出来。’

  西边吞尸兽的地界——

  秋天,一笔一划皆是情;秋景,一字一句皆是意。

  秋,就是这么一个令人心醉的节气,也许,秋没有春的温和,没有夏的热情,也没有冬的纯洁,但是,秋却用着它的高雅!

  密密落下的枯树叶铺成一条金黄色的路,周围的香樟树不忍枯萎,颇有独立寒秋的味道。

  蓦地,那厚厚一层的落叶蠕动起来,鼓起来,又翻开,从中间冒出一只头顶着两只犄角,后背展开两只翅膀,牛头,两只人手,两只牛蹄的怪兽。

  它站立在地面上,挥动着翅膀,牛眼搜索周围见没有异常便展开翅膀向另一个方向飞去,不到片刻,便落在一座小山崖上面,敛起翅膀,左顾右看。

  ‘呜呜……’一声声长鸣从山崖散发出去,不到片刻,便从四面八方涌来许多怪兽。

  不愧是吞尸兽的地界,出现在崖顶的各种怪兽真的是千奇百怪,什么样子的都有,不过,这些吞尸兽并没有神智,也不似食人尸那般有着人类的十分之三的思想,它们只是凭着野兽的本能,循着熟悉的味道来填饱肚子。

  不过现在,它们聚在一起并不是为了吃,而是,它们这个地盘有了陌生的怪兽出现,那只有着翅膀的吞尸兽仰起脖子发出‘呜呜呜呜’之声,只是,唯有那些围在它身边的吞尸兽才听的明白这个领头之兽在说什么。

  不过五分钟,所有吞尸兽四处分散,有两只跟随着那只有翅膀的吞尸兽跃下山崖直奔西边森林深处而去。

  拥有翅膀的吞尸兽速度非常快,它的翅膀并没有展开,而是单凭脚力奔跃在丛林之间,踏在枯叶上,在它所过之处,枯叶纷飞,扬起一片片的枯花残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