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2月5日17:45、12:48,12月6日6:17用户没有备注ID,请提供充值信息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Chapter 10:捕杀灵兽
作者:龙苍旻      更新:2019-01-19 10:30      字数:5215
  岐屠把自己藏在古桑树的浓密枝叶之间,让自己的三颗脑袋和六条尾巴都藏的好好的,不易让外界发现。

  它是无意间闯进摩诃山的,刚开了灵智的它根本无法走出这座大山,但又避免被人类发现,便把自己隐藏在吞尸兽这边,混淆外人的视线,能让自己安全的存活下去。

  外界的人类太过可怕,居然会抓灵兽当坐骑,它才不要呢,刚刚有了灵智它便要独立,不要依附于人类,也不要和人类签订契约,它要做个自由自在的灵兽。

  岐屠到现在还不知道,人类把它当坐骑都已经是最高等的待遇,如果遇见那个专门吃灵兽的熊孩子,它就不会这么想了。

  透过枝叶缝隙,岐屠看见有好多的吞尸兽聚集在此树下面,它虽然不知道这些吞尸兽聚集在这里的目的,但还是清楚千万不能让自己发出声音,小心翼翼的掩藏好才是。

  那个拥有翅膀的吞尸兽又‘唔唔’的叫了几声,周围的吞尸兽都给予回应,很快的,这里聚集的吞尸兽越来越多,并且,还绕着这棵树不停的打转。

  岐屠心里打鼓,弄不明白自己的状况,这是发现了它还是没发现呢?

  棂一行人来到这里就看到这种情形,一群的吞尸兽围着一棵树在打转,作为妖类都是聪明的,金烬和梵寮声立刻抬头看向茂密的树林上空,很快的,在一棵枝桠之间看见露出尾巴尖的岐屠,金烬碰了碰棂,手指往上指了指。

  看见那一抹尾巴尖,棂咧嘴笑的特别开心,不过,很快他的视线又落在吞尸兽群中那个特别显眼的有翅膀的兽类身上。

  ‘阿蛟,我们抓那只吞尸兽做坐骑,好不好?’

  ‘……’金烬和梵寮声看着棂一言难尽。

  ‘??’而阿蛟和罗伊则是一脸懵逼,他们可是头一回听说抓吞尸兽做坐骑的,吞尸兽和食人尸是差不多对等的存在,战斗力强悍一点,但再无其他能力。

  曲如水则是站在棂身边,双脚看起来是踏着地面的,但依然悬浮着:

  ‘其他吞尸兽不会同意的!’

  棂也知道,赞同的点点头:‘不同意,打到它同意就是了!’随后,目光又高抬,看向那只已经缩回尾巴的灵兽,笑的更是欢愉,‘不过,前提是我要抓到那只灵兽。’

  他都等不及尝尝灵兽肉的味道了!

  看着棂垂涎若渴的模样,金烬和梵寮声却觉得浑身发凉,总有朝不保夕的感觉!

  曲如水一向是少说话,多做事,在他认为,说再多不如动作快才是,所以,在棂那句话落下,他便扑向了那些吞尸兽,要想抓到灵兽,不赶走这些吞尸兽是不行的。

  罗伊和阿蛟也跟着扑了过去,那只拥有翅膀的吞尸兽见食人尸扑过来,眼里惊怒交加,以往双方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如今,曲如水踩过界,着实令人可气。

  它也不再含糊,唔唔叫了几声,随后,吞尸兽和食人尸便一片混乱,双方都不会太过的格斗技巧,更没有人类的异能,实打实的你一拳,我一蹄子,再挥一下翅膀,而曲如水,罗伊和阿蛟他们飘来飘去躲闪着,时不时的偷袭几拳几脚也够那些吞尸兽承受的。

  ‘棂,现在去抓灵兽?’梵寮声时刻注意着树上那只扒开枝叶缝隙往下看的灵兽。

  ‘你们是妖,动作应该比我快,你们上去把那只灵兽赶下来,我抓它。’

  ‘好!’两人倒也不含糊,飞身掠起扑向那枝茂茂密之处。

  棂看曲如水他们打得热闹,抿了抿嘴唇,来到树旁边,树干很粗,大概有两人合臂才能围拢过来,仰头看上面,灵兽已经被逼的出现,六条尾巴甩的跟锋刃似的,三颗脑袋中间一颗还往外喷射水箭,金烬和梵寮声也不是多厉害的妖类,要说有什么法力更不可能,如今的社会哪还有适合他们修炼的心法,比起普通人类,顶多他们就会一些迷魂法一类不入流的东西,比起那些异能者,他们更是弱的不堪一击,这也是当他们知道棂是修行者时,丝毫不考虑就决定跟随的原因。

  灵兽不愧是灵兽,射出的水箭弄的金烬和梵寮声狼狈不堪,而那好似锋刃的六条尾巴更是在二人身上制造了不少伤口,在下面看着的棂直皱眉头,有些生气,小小的脸绷的死紧,腮帮子鼓起来,两眼瞪的溜圆,扭头看了看正和那只有着翅膀的吞尸兽打的热闹的曲如水,心下更是气愤,我只是吃一只灵兽而已,有这么费劲么?

  双手抱住树干,哪怕他一个人合不拢,鼓足体内气劲,气沉丹田,一股浑厚的蛮荒之力贯注双臂,随着一声稚嫩的喝声,棂憋红了小脸一点点的把那棵树给拔了出来,直接放倒,在灵兽吱吱尖叫,狂扫尾巴要逃离的瞬间,棂双脚贯力,脚下一踏,整个踏出一深坑,地面顿时塌陷,而他的人如射出弦的弓箭,扑向那只灵兽。

  金烬左边围堵,梵寮声右边围堵,阿蛟扔下吞尸兽在前面围堵,棂从后面冲过来,躲过一只尾巴,在另一只尾巴劈过来的同时就地一滚,而灵兽岐屠从枝桠中窜出来,吱吱乱叫的同时,六条尾巴全部招呼向看起来最危险的棂。

  ‘你乖乖的让我吃,要不然抓到你扒光你的毛。’棂稚嫩的声音在乱糟糟的空气中特别悦耳,可这话听在灵兽岐屠而立绝对是赤裸裸的挑衅,叫的更加的癫狂,想它灵兽都是被捧在手心的,这个死孩子居然要吃它,任谁都忍受不了。

  张嘴冲着棂就喷出一股水箭,棂躲过,更加的愤怒,小脸气鼓鼓的:

  ‘你真是不乖!’

  ‘……’金烬和梵寮声已经无力吐槽,这孩子看着聪明,怎么有点……智障!

  熊孩子就是熊孩子,对于吃的特别执着,一拳轰在地面上,‘轰隆’一声,顿时尘土飞扬,岐屠所在的地面顿时塌陷下去,也跟着掉落下去,而棂瞅准机会,合着阿蛟冲过硝烟扑过去,棂一把擒住岐屠劈过来的一只尾巴,狠狠的一用力,他觉得是一用力,可岐屠却感觉尾巴根一阵钻心的痛,一声惨叫,一条尾巴活生生的被棂从尾椎骨揪断,连皮带骨的的拽了下来,鲜血喷溅。

  ‘金烬,拿好了,灵兽的尾巴里蕴含的精华更多。’

  金烬接住尾巴赶紧封住端口,免得精华流失!

  断了一条尾巴,岐屠哆嗦着身子在塌陷的地面里愤怒的挣扎,剩下的五条尾巴疯狂的劈向棂,它对棂恨之入骨,口中的水箭不要钱似的射向棂。

  ‘你打不过我的,乖乖让我吃掉!’

  躲过水箭,棂一拳轰在劈过来的尾巴上,硬碰硬,就听‘咔咔’两声脆响,岐屠再次发出惨叫,而棂就势而上,压在岐屠身上,不过三拳,像个小兽似的轰在岐屠喷水箭的脑袋上,脑袋被砸得裂开,另两只脑袋发出凄厉的尖叫……

  场面特别火爆而血腥,棂依然充耳不闻,揪着岐屠剩下的三条尾巴一一折断,接着掐着岐屠的脖子,掌心用力,岐屠还在试图挣扎,尘土飞扬,乱石都从塌陷的地方落下来,一时间这里乱的很。

  硝烟散去,棂拖着岐屠的尸体从塌陷的地坑爬出来,随手扔在地上,小脸上还没散去的浓烈杀机看向已经僵硬在当场的那只吞尸兽,其他的已经被曲如水打伤在地,兀自在挣扎着,低低的哀鸣。

  金烬和梵寮声倒吸一口气,这熊孩子真把一只灵兽给杀了?

  曲如水,阿蛟和罗伊倒是没那么多感触,面无表情的飘到岐屠身边,曲如水蹲下身翻了几下尸体,又看了看完好无缺的另外两只脑袋:

  ‘棂,这两颗脑袋给我!’

  ‘好!’棂一口答应,‘金烬,梵寮声,三只尾巴给你们,另外三只尾巴给阿蛟和罗伊。’说完,便一步步的走向那只有着翅膀的吞尸兽,摩挲着下巴看了许久,直把吞尸兽看得浑身发毛,不安的发出唔唔低吼声。

  ‘你当我坐骑,我就不吃你!’

  ‘……’金烬,梵寮声。

  ‘!!!’阿蛟和罗伊。

  ‘?!~~~’曲如水准备切岐屠脑袋的手一顿,绿色的瞳孔快速的转了几下,最后归于平静。

  拥有翅膀的吞尸兽叫蝗囊,它在摩诃山生存将近六十年,从未有过人类说要让他当坐骑,如今遇见这么一个凶残的小孩,连灵兽都照杀不误,它知道,自己如果不听话,不乖乖的跪下来当他的坐骑,必定会成为那孩子口中的食物。

  蝗囊两只人手交叉,做个人类施礼的动作,表示臣服于棂,随后,两只后蹄跪下,冲着棂趴服在地。

  棂嘻嘻一笑,上前好玩的摸着蝗囊的犄角,拍了拍:

  ‘真乖,等会给你吃灵肉!’那随意的语气就像在说今天天气很好,蝗囊低低的叫了一声,这才站起来随着棂过去。

  完好的两颗脑袋已经被曲如水切下,而六条尾巴也被分了。

  ‘大家别浪费时间,赶快吃掉,免得里面的灵气跑掉就不好了!’棂说着,徒手撕开岐屠的身体,一手鲜红的血腥,撕下一大块生肉递到蝗囊嘴边:

  ‘吃吧,灵气充沛,对你身体有益,做我的坐骑可不能弱了!’

  待蝗囊把灵肉叼在嘴里,棂才开始生吃自己的那份,嘴上,手上都是血,他们这些人也没生火烤熟了吃,灵兽的肉生吃才不会破坏里面纯粹的灵气。

  阿蛟和罗伊他们拔掉尾巴上的毛,像吃竹笋一样嘎嘣嘎嘣的嚼碎了咽进肚子里,一根尾巴下去,阿蛟和罗伊的脸变得通红,热度袭人,身上都开始冒汗。

  棂看了一眼,笑的眉眼弯弯:‘快盘膝打坐,吸收灵气,千万别浪费了!’

  阿蛟和罗伊依他所言,当地坐下开始吸收灵气,金烬和梵寮声没有阿蛟他们反应大,毕竟是妖类,哪怕吸收灵气也是那么的含蓄,不过,棂还是隐约感觉到充沛的灵气从他们表皮肌肤溢出来,随后又很自然的吸收进去,收发自如,倒是不用棂操心。

  而棂自己呢,就感觉身体像个无底洞,吃完后并没有什么变化,他也不在意,擦了擦嘴,抹去猩红的血迹,一只灵兽都被他吃光光,肚子才饱,拍了拍圆鼓鼓的肚子,这才去曲如水那边看他在折腾什么。

  曲如水双手十指插入岐屠的脑袋中,正在吸收脑中精华,那是精神力方面的补充,食人尸只有人类十分之三的思想,要想获得更多的思想丰富自己的大脑,必须从人类或者有灵识的兽类大脑中取得。

  而食人尸已经与人类达成协议,和平共处,就不能再破了这个规矩。

  所以唯一的途径就是从灵兽的脑中提取活跃的思想!

  棂没有打扰曲如水,吃饱喝足后,棂就想睡觉,那边的金烬和梵寮声正在消化灵兽内的灵气,他便带着已经吸收完灵气的蝗囊和阿蛟,罗伊去逛一逛吞尸兽的地盘。

  反正来一次不能白来,棂主要惦记着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灵草灵药一类的,想到自己要弄到空间袋就必须要先炼丹,摇摇头,炼丹暂时遥遥无期。

  正在林中穿梭,一只火红的小兽从远处跃过来,蝗囊猛的抬头,就见那只小手跃在棂的肩头,小爪子正抱着一个通红的果子乖巧的递给棂。

  ‘玉灵果!’对他的帮助不大,不过棂还是欣慰的拍拍小璃的脑袋,‘乖,你吃吧,这果子的味道很甜。’

  火璃兽吱吱叫了两声,回头瞅了一眼跟在后面的庞然大物,吱吱的伸爪子指了指蝗囊。

  ‘以后它是你的伙伴了,你们俩要乖乖的好好相处。’棂笑眯眯的把小璃放在蝗囊背上。

  ‘棂,前面好像有人类!’罗伊停住脚步,说实在的,他不愿意和人类相处,人心狡诈,本能的排斥。

  ‘好像……’阿蛟扒开草丛,往外看去,‘他们在打架,是人类和人类在厮杀……’

  棂站在阿蛟身边也扒开草丛看过去,当他看见被一群黑衣人围杀的几个人,瞬间惊讶的‘咦’了一声。

  ‘棂认识他们?’阿蛟问。

  点点头,正好看见欧余庆被一个黑人一脚踹倒在地,手中明晃晃的匕首刺进欧余庆的大腿,鲜血喷溅,痛的欧余庆大叫。

  而唐谢白、刀云断和宿宴修几人身上也带了伤口,看着样子厮杀有一阵子了,黑衣人招招下狠手,是置他们于死地的架势。

  ‘他们请我吃过肉,人还不错!’

  ‘那我们要不要帮忙?’罗伊揪了一根草叼在嘴里,面无表情的问,和人类和平共处,并不意味着可以无代价的帮忙,当然,如果是棂开口,那倒是无所谓了。

  ‘再看看,他们应该没那么弱才是。’棂说着,回头瞧了一眼,小璃已经和蝗囊玩成一团,蝗囊用两只人手抱着小璃躺在地上,任由小璃在它身上蹦来蹦去,玩得不亦乐乎。

  的确不弱!棂完全没想到唐谢白、刀云断和宿宴修会是异能者,而且,级别还挺高的那种,看着唐谢白操控着电在人群中势如破竹,还有一种无形凝聚在唐谢白身边的能量形成一层防护罩保护着他。

  而刀云断掌控着火元素变成了一把火刃,哪怕是敌人再凶猛,也挡不住那火刃所过之处,鲜血横流。

  宿宴修的周围形成一团风暴,以他为中心,无论多少人靠近都被绞杀的一个不留。

  棂在暗中观察,暗暗心惊,之前他没见过真正的异能者交锋,如今看到,心痒难耐的同时又想起自己在双峰村吸收异能者体内能量的感觉,有点馋……

  之前吸收的那个木元素的异能者,一股青草树木的味道,不知道火元素,风元素,电元素会是什么滋味?

  正在暗暗观察战斗场景的阿蛟听叫身边有咽口水的声音,奇怪的看过去,瞧见棂又是那副嘴馋的模样,不由地无语的捂住额头:

  ‘棂,他们是异能者,你不能吃的!’

  ‘谁说我要吃了……’棂瞪眼,不想承认自己嘴馋,‘我只是觉得他们好厉害……’

  阿蛟翻翻白眼,已经懒得反驳:‘哎呀!他们动枪了!’

  ‘枪???’棂不懂什么是枪,急忙看去,惨败的黑衣人手里都持着黑污污的东西,对准了唐谢白等人。

  ‘棂,枪很厉害,哪怕是异能者也未必能躲过,要不要帮他们?’罗伊问。

  ‘帮帮帮,快去,快去!’棂回手给了蝗囊一巴掌,‘别玩了,办正事!’

  宿宴修喘口粗气,浑不在意手臂上的伤口,冷冷盯着敌人:

  ‘谁派你们来的?’

  持枪的黑衣人一言不发,他们也是损伤惨重,出动三十人对付三个人,居然惨败,说出来都觉得是笑话,他们也不是普通的人,哪怕不是异能者,但在武力值方面也是高手中的高手,然而,今天败的一点颜面都没有,最后还是动枪,实在憋屈。

  唐谢白往前踏一步,挡住唐潇湘:‘我是唐家的人,好像没有得罪各位?’见对面的黑衣人还是一言不发,唐谢白再次冷笑,‘我唐谢白在津沽不说多厉害,有多高威望,但想要悄无声息的杀了我们,你们恐怕还做不到,无论我们死,还是活,唐家的人,宿家的人都不会放过你们。’

  终于,黑衣人中的一个高大男子开口,粗犷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他手中的枪对准的是唐谢白:

  ‘那又如何?我们收钱,替人做事,其他的,一概不管,卖命的,从不惜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