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2月5日17:45、12:48,12月6日6:17用户没有备注ID,请提供充值信息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Chapter 8:找死的节奏
作者:龙苍旻      更新:2019-01-17 08:54      字数:4914
  旁边的人看见陈赫又凑到欧余庆身边,便嘲讽的笑笑:

  ‘别开玩笑了,咱们这些人在人家几位大少眼里那就是个屁,还凑什么热闹,没看见人家那些异能者都守在身边么 ,防的就是我们。’

  陈赫狠狠瞪一眼马峰,随后看向那边正相谈甚欢的几位,也不由得一阵气馁,忽然,有一人凑到欧余庆身后,蹲下来,压低声音,用仅仅他们仨人能听见的声音说:

  ‘二少,你没发现那边那个小孩好眼熟么?’

  ‘嗯?什么?’心里正琢磨怎么过去套近乎的欧余庆疑惑的看一眼身后的好友李通,‘你说什么?什么眼熟?’

  ‘二少,我是说那个小孩,他不就是双峰村吸干秦刚体内能量的那个小孩么?怎么,二少没认出来?’

  这回欧余庆坐不住了,猛的站起来,皱着眉看向正抓着肉吃的小男孩,半晌,才点点头:

  ‘不错,的确是他,没想到在这里能碰上他,真巧!’眼珠转了转,欧余庆突然有了主意,抬脚走过去,陈赫和李通也跟在身后过去。

  ‘唐少,宿少,断少,真没想到你们也认识这个孩子啊!’

  唐谢白,宿宴修和刀云断三人一怔,齐齐抬头看向欧余庆,对于这个人,他们不想评价,也没什么可评价的,不在一个圈子里,平时更没有接触,只不过这次对方主动说是给他们带路,看在对方父亲的份上倒也没怎么拒绝,但如果不识趣的硬凑上来,他们不介意打打脸,让对方识趣点知难而退。

  正在吃肉的棂听到欧余庆的声音微微侧首瞥了一眼,倒是没多大感觉,对于双峰村被灭村,棂并不知道是谁下得手,在没证据的情况下更不会胡乱的猜测下去,所以,只扫了一眼便收回目光,注意力全部放在盘子里的肉上。

  ‘怎么,欧少爷认识这个小家伙?’唐谢白从纸盒里抽出纸巾,一边擦着手指一边淡淡的问。

  欧余庆微微躬腰,陪着笑脸,态度极其的恭敬:

  ‘有过一面之缘,我曾去过他所居住的村子狩猎,但不知道这孩子怎么出现在西山摩诃,真是奇怪?’

  唐谢白扔掉纸巾,回看正吃的很香的小男孩,笑着问:

  ‘棂,你认识他吗?’

  棂嘴里塞着肉,鼓着小腮帮子随意的扫一眼欧余庆,便摇头:

  ‘不认识!’

  ‘听到了么,棂说不认识你!’宿宴修似笑非笑的瞥一眼欧余庆,那一眼,隐含着慑人的冰冷,吓得欧余庆接下来的话都无法说出口,勉强扯出一抹僵硬的笑意,‘呵呵,看来是我认错人了……那我就不打扰三位少爷用餐了,不好意思……’

  欧余庆转身离去,李通和陈赫不敢多做停留,冲着唐谢白三人点头哈腰的打了个招呼转身急匆匆离去。

  ‘嗤……上不得台面的玩意!’刀云断嗤笑了一下,随后用匕首割下一大块肉狠狠咬一口,满嘴留香。

  ‘棂,你真的不认识他们么?’唐谢白喝一口旁边中年男子递过来的茶水,去掉嘴里的油腻。

  棂咽下嘴里的泩肉,‘见过,不认识!’

  ‘哦!在哪里见过?’唐谢白倒是好奇了。

  ‘双峰村,我们村里人猎到一只烈焰牦,被他看中想抢走,后来被村长爷爷和各位叔叔给拦住了。’

  ‘烈焰牦?双峰村居然会有烈焰牦,这倒是奇了,那后来呢?’宿宴修把切下来的肉放在棂的盘子里。

  正准备往嘴里送肉的手立刻顿住,棂想了想,才开口:

  ‘都死了,被一场大火给烧死了,我和陈硕哥哥躲在地下室才逃过一劫,后来离开双峰村,到了第49街区。’

  唐谢白眉梢一挑,食指的手指敲了敲茶杯边缘,神色之间有些冷:

  ‘知道谁做的吗??’

  ‘陈硕哥哥说,是有心人算计无心人,而且,哥哥说我们没有证据,不能乱说乱猜疑的,要不然被一些人知道我们瞎说会弄死我们的。’棂低头继续吃泩肉,只不过动作放慢了许多。

  刀云断怒极而笑:‘真是……如此明目张胆的……’

  正吃肉的棂突然抬头,直视着刀云断,小模样非常严肃的开口:

  ‘陈硕哥哥说,总有一天,他会报仇!’

  旁边听着的唐潇湘揉了一下棂头上柔软的黑发,这种灭村灭族的黑暗龌龊之事,他们看见的太多,也知道的太多,虽说他们不曾做过,但死在他们手里的人也不少,所以,有些话,有些事,在这个强权为尊,阶级地位很严重的社会里,其实,都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

  就看是,背后是否有强大的背景,是否有强势的靠山;如果有,灭村那就是捅破天的大事,如果没有,呵呵,对不起,这种‘意外’也只会湮灭于时间流逝的长河之中。

  ‘棂,你口中说的那个陈硕哥哥现在在哪里?’

  ‘下山了!’想到自己以后可能和陈硕没有见面的机会,不由得抿了抿嘴唇。

  唐谢白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发在心上,何况,这次他们出来只是游玩散心,其他事情他们不会插手,虽说一个村庄被灭了是挺惨的,但又与他们有什么关系呢,他们不会因为一个孩子的话而插手。

  何况,只是一个孩子而已,过了今天,只是个没有关系的路人而已!

  另一边,欧余庆坐在一边阴沉着脸,眼角的余光死死盯着坐在唐谢白和唐潇湘中间的小男孩,眸底的怨毒一闪而逝。

  ‘二少,那小孩留不得,一个村子都灭了,他是怎么逃出来的?’李通靠近,低声说。

  ‘李通,等那孩子离开,你带人跟上,怎么做你清楚。’欧余庆不会留一个活口为自己以后找麻烦。

  ‘放心,二少,我知道怎么做!’李通嘿嘿一笑,眼中杀机涌现。

  棂吃饱了,摸了摸肚子,今天他很感激唐谢白和唐潇湘,没有任何关系的情况下,大半只泩肉全部进了他肚子,饶是八岁的他也觉得不好意思。

  ‘小家伙,想不到你小小年纪这么能吃啊……’宿宴修打趣,一大半的泩肉全部进入那孩子的小肚子,着实吓了他一跳。

  棂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耳尖,揉捏着怀里的火璃兽,尴尬的抿紧了唇瓣:

  ‘谢谢你们,我该走了!’

  ‘你要去哪儿?’唐谢白问了一句。

  棂抱着火璃兽站起来,吃饱喝足的火璃兽摊在棂的怀里,露出白白的肚皮,睡的正香。

  ‘我去找我的朋友,谢谢你唐哥哥,唐姐姐,宿哥哥,断哥哥!’

  棂分别道了谢后,抱着棂从山顶的另一侧下了山,在唐谢白等人没注意的时候,李通带着人从阴暗的角落下了山,追踪棂而去。

  ‘唉!可怜的孩子……’唐潇湘叹口气,站在她身后的中年守护者笑着道,‘小姐,这个世上,这样无家可归的孩子有很多,是可怜不过来的。’

  ‘我也知道,但棂那么漂亮却没有亲人在身边……二哥,我们能不能领他回去,可以送到福利院啊……’

  ‘湘湘,在你认为,福利院是个好地方?’刀云断轻笑一声,‘那个地方,也是个人间地狱啊……你们可还记得李家那个领回去的养子……’

  唐谢白等人都看向他,宿宴修更是把匕首插在桌面上,入木三分,手法快速敏捷,倒是令人惊艳。

  ‘怎么了?不是说李家那个样子很孝顺乖巧么?’

  ‘是不错,在此之前,我听说,福利院里的孩子为了争抢吃的还有一些优惠条件,并不会动武,而是利用群体势力欺压弱小,或者是暗中陷害,威胁,甚至动了刀子,李家养子就因为被威胁的过于严重,奋起反抗而伤了福利院的小朋友,如果不是监控录到,被李家收养的可不会是他了。’

  唐潇湘倒吸一口气,有些不敢置信:‘他们才多大?’

  ‘多大?最大的才十一二岁,可那智商和能力,说出来你们都不信,说实在的,对于我们这种大家族来说要招揽人才,那样的人的确是个好帮手,可是,容易反骨,不受控制,桀骜不驯,这样的人用好了是一把好刃,可用不好,会伤了自己。’刀云断冷笑了一声。

  ‘别以为是孩子就小瞧了他们,不同的环境造就不同性格的孩子,就像刚才的棂,你们注意到没有……’刀云断的视线扫过宿宴修和唐谢白,‘他在提起灭村的时候,他的眼睛虽然很干净但过于的冷漠,说灭村时候的语气没有一点的波动,哪怕是害怕或者是愤恨,什么都没有,你们觉得正常么?还有,一个才那么小的孩子,抱着个小妖兽在这偌大的摩诃山独自生活,要说没有一点本事,你们信吗?’

  唐谢白赞同的点点头,抽出纸巾擦着手指:

  ‘云断说的很对,那孩子不简单,不过,再不简单,也与我们无关,不是么!’

  棂抱着火璃兽沿着林间的小路往和曲如水汇合的地方走去,远远的,李通带着人坠在后面,他们一路上警惕着,就怕这个孩子有帮手,可跟了一路没发现异常,这才大胆的快走几步,直接堵住了棂的去路。

  ‘小子,路,已经到头了!’话有所指。

  火璃兽早已在李通出现的时候跳到棂的肩膀上,冲着对方呲牙裂嘴,尾巴都翘立起来,一副恼怒凶狠的模样。

  ‘畜生,再叫就剥了你的皮,烤了吃。’李通吓唬火璃兽。

  棂其实并不认识李通,唯一有点印象的就是欧余庆,那还是因为对方要抢他的烈焰牦才放在心上,所有打他食物主意的人,都值得他严阵以待。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棂说完,就想从另一侧离开,却被李通带来的人堵住。

  ‘小子,你想走,做梦呢,今儿个小爷就送你上西天。’李通凶神恶煞的抽出腰间的锋刃弯刀,弯如圆月,锋刃无比。

  棂拍了拍火璃兽,往旁边的空地上指了指,示意火璃兽去那边玩,小家伙倒也通人气,蹭的一下跃到空地上,站在那里瞧着这场面。

  ‘我虽然弄不明白你们为什么杀我,但我现在很生气,我生气的时候喜欢杀人!’棂说的一本正经,没有开玩笑的意思,那双漆黑的似黑玛瑙般的眼睛依然闪烁着清冷。

  ‘哎呦,哥几个,瞧他说的,敢情我们是来送死的。’李通呵呵一笑,随后脸色一冷,人影一闪,和同伙扑向了棂。

  在他认为只是解决一个孩子而已,费不了多少时间,然而,当他真正靠近棂的瞬间,心中一惊,一股巨大的危机感从然而生,那是常年游走危险边缘的知觉,不过,也就是一刹那,便被棂擒住了持刀的手腕,不等他反抗,就见棂紧绷着小脸,双手抓着他两只手臂‘砰’的举起后狠狠砸在地上,那几个冲到近前的几个人顿时刹住了脚步,目瞪口呆。

  棂就像拎小鸡似的把李通砸在地上,头晕,眼冒金星,脑袋就像炸开了似的,随后棂拎着李通的双腿在那几人惊恐的注视下,直接从两腿中间撕开,那手劲,那力道,绝对不像一个八岁孩子,然而,事实却是如此,李通被棂活生生的撕成了两半,连惨呼都没来得及发出,五脏六腑和肠子混杂着血液流了一地。

  ‘呕……’其他几人看得脸色煞白,转身就吐。

  棂面无表情的扔掉李通的尸体,黑幽幽的眼睛又盯上了其他几人。

  其他几人吓得魂飞魄散,撒腿就跑,他们没往同一个方向跑,而是分坐三个方向,这样那个魔鬼孩子就不能抓到他们了。

  ‘小璃!’棂唤了一声,火璃兽尖叫一声冲着其中一人追了过去,嗖的一下不见了踪影。

  棂抿了抿嘴唇,抬腿快速的冲着其中一人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他跑的速度非常的快,动作成了虚影,好似化作了一缕烟扑了过去,身形虽没达到身轻如燕,飞檐走壁,但,如果懂内行的人看见定会震撼异常,因为,棂现在奔跑的速度与身形已经与那飞檐走壁的轻功相差不算太多了。

  也就是几息之间,棂便追上了那人,一把扣住对方的脖子。

  ‘啊啊啊,别杀我……不关我的事……不是我想杀你的啊……’那人哭天喊地,早吓的没了胆色。

  平时他跟在李通和欧余庆等人身边也是仗势欺人的狗腿子,遇到真正厉害的主,他也就是当孙子的份儿。

  ‘谁让你们来杀我的?’

  ‘是,是欧二少……’

  是那个抢他烈焰牦的人!!

  棂没有再浪费时间直接掐断了此人的脖子,随后转身面对从林子里飘过来的曲如水,曲如水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很快收回视线落在棂的身上:

  ‘这么快就惹到仇家了!’

  ‘曲如水,你不把他变成食人尸么?’棂没理会曲如水说的话,指了指地上的死尸。

  曲如水摇头,雪白的脸上依然是面无表情,没有任何情绪:

  ‘让他成为林中的养分,也不错,棂,走吧!’说着,便伸出手握住了棂的手,向来时的方向飘去。

  在他们离开后,从地底下冒出一节绿色的竹藤,细如婴儿手臂,蜿蜒着,攀附在地面上如蛇一般蠕动着,很快卷住尸体,一圈一圈的密密麻麻的包裹的严严实实,不过是十几秒中的时间,地面上流出一滩乌黑的血迹,竹藤松开的时候,只剩下一具骷髅骨架,竹藤慢慢的缩回地面,直至消失不见!

  食人尸之王曲如水居住的地方从外表看起来只是一个石洞,可洞府里面却别有洞天,四周石壁上有灯盏,灯盏里燃烧的乃是鲛人油,千年燃烧不灭。

  地面上铺着白色的瓷砖,一床一桌,床是曲如水休息的地方,桌子类似于书桌,上面居然还放着几本书,棂扫了一眼也看不懂。

  洞府面积不大,类似于两室一厅的面积,有卧室,有客厅,还有一个洗浴室,棂看着这一切人类化的生活方式,有些疑惑的扭头打量曲如水。

  ‘怎么了?’曲如水不懂他的目光,问。

  ‘你到底,还存有多少人类的思想?’

  棂虽然不太懂食人尸,但好像他就是知道这一类的存在一样, 模模糊糊有些概念,但不如脑海里其他东西那么清晰。

  曲如水想了想,走到床边坐下,用手支撑着下颚,斜靠着床头的书桌:

  ‘十分之三的人类思想,这就足够了!’

  ‘那你生前,是怎么死的?为什么会成为食人尸?’棂坐在曲如水身边,奇怪的问。

  曲如水的眉心微蹙,那双没有感情的眼睛只是眨了眨:‘不知道,没印象了,好像醒来就成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