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0月23日4:59 6:51支付宝用户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兩百三十三章管叔鮮
作者:南佬      更新:2020-09-17 00:00      字数:2871
第兩百三十三章管叔鮮

  山林間一輛馬車倒躺在地,車邊還掛著「鮮」字的綠色醫館燈籠,馬車外不遠處能見一小村莊,夜半裡燈火通明,百姓拿著火炬圍繞,人群裡還有許許多多穿著黃色衣服的人叫囂。亂棍煞停,四周呼第一片沈默,圍觀的百姓露出驚恐的神情,黃衣人眼神瞟動互看一眼後也覺得此下做得太過。然,司馬昭得他做了就做了,睨視腳底血肉模糊的老婦人,他將她踹開,用腳又踢了踢抱著孩子的管叔鮮。

  「三王爺被妖物迷惑,還幫著救這隻無歸…」

  這話他說的也沒幾分底氣,且說三王爺讓狐狸精迷惑,剛剛那老婦人可是血肉之軀,是和他們一般活生生的凡人。管叔鮮只覺得滿臉水漬,他分不清是血是淚,懷裏護著孩子,一手抓著姚夫人逐漸失溫的老手。

  「呵呵…這就是你們所盼著的義士…呵呵呵呵…本王爺一輩子行醫…救人無數…最後卻遭你們這般窮追猛打…」

  管叔鮮的性子是出了名的溫和,大半朝歌人都曾受過他點滴恩惠,此下他一開口,圍觀的百姓個個面有難色。他們什麼都不懂,只知道朝歌不安寧,只聽說這座城鬼妖肆虐,他們怕,怕回到以前的苦日子,卻忘了現在生在安寧。

  「咱們…只想過安穩的日子,三王爺…您就交出這隻無歸吧。」

  「是啊…三王爺,回頭是岸。人妖總是殊途得分界的。」

  司馬昭得聽見百姓們恐懼的聲音越顯得意,喪心病狂地舉棍指著管叔鮮腦門。

  「三王爺聽見沒,回頭是岸啊。」

  舉棍他便要敲破管叔鮮的頭,兩眼透著狠戾,棍棒落下,猛地一陣風吹來,轉眼間一道白色的影子晃入眼簾,謝主恩璇身空手抓住了落下的棍子,月光下伴隨火炬光影,他那一雙琥珀色眼瞳閃過憤怒火紅光流,狐手手爪一用力,長棍應聲斷裂。

  「三王爺濟世救人,救了多少朝歌老百姓,你!你!還有你們!難道都忘了嗎!」

  他一身怒氣張揚,銀髮隨著他發怒的靈氣飄揚,一雙琥珀色眼瞳透著忽明忽暗的鬼魅光澤,他是妖,可自認沒對不起朝歌老百姓,然這些人除了滅他,還牽扯上姚夫人和三王爺!側眼瞟向躺在血泊裡的姚夫人,謝主恩露出哀傷難忍的臉色。

  「她是有血肉的人,你們…你們…」

  司馬昭德淬了一口口沫:「哪來那麼多廢話!她會死也是你害死的!」

  他抓了其他人的木棍反手朝謝主恩頸項打去,謝主恩退了一步,伸手輕輕鬆鬆抓住他的棍子。司馬昭德不知是害怕還是逞勇,突然笑了起來。

  「他是妖!他是妖!我司馬今天如果讓他打死就當我為了大夥犧牲吧!成為一勇士,我司馬也值得了!」

  這話聽在謝主恩耳裡很是滑稽,然在其他人耳裡卻是鼓譟熱血,眾人紛紛又拿起棍棒朝他們圍剿。謝主恩張開手臂,一抹旋風隨他而轉,他啞然失笑。

  「我狐狸精便將朝歌還給你們。」

  雙手掌猛地合起,旋風再起,自他倆袖下畫出兩道靈氣,看似輕鬆,然他的身子早就不允許他發出靈氣,額頭冒出豆大的冷汗,一滴一滴落土。

  「要亂你們自個兒亂!」

  雙臂朝地上一震,如龍捲強風吹散人群,謝主恩見機不可失,撈上管叔鮮和孩子,便擠著強風吹出來的縫隙,拔腿跑去。

  「三王爺,咱們分兩頭跑,你跑那兒,我和庚兒朝右邊走。」

  「不成!多了人,你也好照應。」

  謝主恩回頭朝他露出一抹感激的笑容:「三王爺,夠了。」

  管叔鮮一愣,愣得他心頭發顫,喃喃:「二…二娘…」

  還沒來得及回神,謝主恩將他一把推向左邊,那是一道長滿草的小徑,順著小坡翻滾了兩圈,他才起身便見著小徑不遠處老八的馬車,老八聽了外頭有動靜,這會兒還掀車簾不安分地張望。管叔鮮回頭看了看八王爺的馬車,再回頭,他便毫不猶豫爬上小坡朝謝主恩奔去。

  「…這回一定救著…得救著…」

  另一頭,謝主恩抱著孩子藏身在草堆之中,靈力消耗過剩,他渾身發抖。司馬昭德窮追不放,這會兒還讓人打草尋人,眼看就要打著他們,他倏地一躍起身,朝山下奔去。

  「追!在那兒!」

  火炬自四面八方朝他圍剿,謝主恩抱緊孩子,四面楚歌,琥珀色眼瞳是點點火炬的光影,他將眼前人看個清楚分明。

  「殺了我。就有淨土?」

  仰首大笑,他謝主恩還真偉大,他都不知道自己原來有這麼大的能耐惹得天下大亂。

  「哈哈哈哈哈…殺了我,你們還是亂…沒好日子過的…」

  天外飛來一顆石子就砸在他頭上,血流如注,順著他白皙的臉蛋滑落下巴,浸濕他的衣襟。

  「滾回無極門!」

  「對!人鬼妖本就不同路,你滾回無極門!」

  「咱們是人,你是妖,你滾就是了!不要待在朝歌!」

  再次見識人性醜陋,還是令他無語失笑,嘴角露出嘲諷的笑意。

  「誰說妖就該回無極門?」

  話他說得冷情,冷得周圍人害怕,人一害怕,什麼喪心病狂的事都幹得出來,提著棍棒往前走。

  「妖不入無極門,難道是咱們進去!」

  司馬昭德嘴角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妖言惑眾!大夥別讓他騙了!」

  伺機朝他打了一棍,有一個人打,其他人便壯了膽,眾人下棍,謝主恩擋得了一棍,擋不住百棍,寡不敵眾,他雙腿讓打的下跪,就聽司馬昭德一聲停,見他拿著生鏽的鋤頭朝他步步走近,彷彿最後一擊就該由他下手般,高舉鋤頭。謝主恩抱著孩子,悶著頭笑了。

  「庚兒,這群人拿著鋤頭當寶劍,都以為自己是英雄呢…呵呵呵…」

  認命閉眼,他笑自己這一世是不是該滿足了,至少這一世他還能在死前護著孩子。棍棒落下,卻沒他想像的痛,謝主恩睜眼,一滴鮮血滴在他臉上,血珠順著他的顴骨滑落至下巴。

  「三王爺…」

  棍棒喝然停下,誰都沒想著三王爺會突然出現覆身相救。「是三王爺!」

  站在前頭的人喊了一聲,說真的,打死老婦人就算了,那種下人每天都死個一兩個,可三王爺…三王爺他們不敢得罪,要不剛剛就不會券三王爺回頭是岸了。恐懼如墨點水塘,越染越黑,膽小點的一瞬間慌了手腳,嚷著他們不想打人,只想除妖。司馬昭德見大夥退縮,他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再下一棍,正反他也不能回頭!

  管叔鮮抱著謝主恩,他讓打得吐血,血流滑過謝主恩臉側和頸項—

  「二哥…二哥…臣弟對不起你…」

  「三王爺你快起身,三王爺…」

  在謝主恩伸手想使出最後一絲靈力時,四周發出驚恐的逃難聲,伴隨一陣刷刷刷的聲響,四周火炬一盞盞熄滅,此起彼落的慘叫聲更添上一絲恐懼。

  「快走啊!真有鬼啊!」

  「有鬼啊!啊啊啊啊—」

  漆黑中司馬昭德也是驚恐,可他知道他非打死腳下的人不可,要死他也要拉著他們陪葬!他抬手下棍,卻猛地讓人騰空攥掐咽喉,雙腿在半空踢舞,下一瞬身子在漆黑中發出喀喀的聲音,月光下只見他的身體如麻花圈般扭曲,頭一歪,吐血倒在一旁。

  謝主恩這才趕緊撐著管叔鮮的身子,雙手按著他不停冒血的額頭,他直喊著三王爺,管叔鮮卻像是死前彌留,捉著他的手笑著。隨後一陣馬蹄聲—

  「庚兒!謝主恩!」

  熟悉的聲音,逐漸清晰的身影,謝主恩兩眼聚淚,哽咽地朝那身影喊。

  「聖上…」

  姬發奮力地撥開草堆,手裏抓著一隻小毫,見著小毫,小武庚這才從謝主恩回裡掙脫抱上姬發。

  「你沒事吧。」

  「聖上,三王爺他…」

  管叔鮮兩眼迷離,緊抓著謝主恩,喃喃,而後落淚。

  「二娘…爹開了無極門…二娘…快逃…不要去…不要去…」

   姬發怔怔愣了好一會兒,大手覆在他的手上,輕聲安慰。

  「三弟,沒事了…」

  「二娘…鮮兒該早一步告訴您的…二娘快逃…」

  他一輩子都唸著這件事。姬昌大開無極門,他老早就聽見姬昌和其他大人在屋子裡商討這件事,讓爹抓著後,警告他別亂說話,他心裡害怕沒告訴二娘,直到二娘和爹出門那日,他才想著提醒二娘,然那日等到的卻是二娘不會再出現在西院裡的消息—

  「…二娘…」

  ***南佬原創***

作者有话说:

南佬的話:
感謝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