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8月26日00:48有一笔充值未备注,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兩百三十二章東宮(下)
作者:南佬      更新:2020-09-15 00:00      字数:2706
  第兩百三十二章東宮(下)

  兩日後是一月一例上早朝的日子,然在早朝前夕,聖上仍只有招丁二一人進宮,此事更引得李靖等人喧然,直至早朝當日,眾臣齊聚宮門前,宮門卻遲遲不開過了時辰,喜福才匆匆令人啟門,他就開了個自個兒能過的大小,和諸位大臣放軟的身段賠不是。

  「今兒聖上身體不適,不上早朝,諸位大人早點回府歇息吧。」

  簡短的語句說完便要合門,連著幾日聖上只傳丁二,眼看出兵大權就要這麼拱手讓給丁二,李靖、潘啟二人心有不甘,如此大好機會怎能放過,嚷嚷著朝歌大亂天下不安,求請聖上定奪,好讓他們出兵安定天下。喜福面有難色,幾番推託。

  「諸位大人,聖上說了諸位大人必定關切此事,然朝歌一事,聖上已有安排…」

  後頭李靖等的紛紛擾擾,周公旦不想參和,轉袖一揮,瀟灑離去。姬發單招丁二,早朝不見眾臣,細忖後原因有二。想淺些,此下立功者只能是丁二,丁二出兵立功,丁誦才能名正言順入住東宮。想深點,今日天下大亂,算起來還是他姬發無能,加上無后妃無子嗣,眾臣要反他,輕而易舉,他這招緩兵之計,等著時機一到出兵收復朝歌繼得勝又有子傳位,那日才真的是大權獨攬,號令天下。

  搭上王爺府邸馬車,周公旦率先離宮,離宮時與一騎馬出宮的小兵擦身而過,那小兵奔得急惹得四王爺馬車巔坡,馬伕更是叨唸了兩聲後才駕馬離去,怕也就是這麼點騷動,周公旦不知哪來的念頭,心裡冒出一絲荒唐的念頭。

  「不可能。」

  掀起車簾,周公旦回頭望向皇宮,也不知道哪裡來的荒唐念頭,可越看他越覺得皇宮裡頭沒人。甩過車簾,他決定再等一等,這麼一等,又過了五日—

  這五日,滄州大火越盛,連鎬京東門和南門都遭殃,眼看就要燒進城內,姬發仍是沒有動作,這幾日更是連丁二都沒招一聲。周公旦這才驚覺不對,抓過自家白駒馬兒,一躍上馬直奔皇宮。

  入雀門,過紅門,走過大殿,他直奔東宮,在東宮門外又見喜福。喜福像是早料著他會入門,抬手招了東宮的下人們跪在庭院內朝他敬拜。

  「四王爺,平安。」

  「你們這是做什麼!可有人通報聖上,本王爺來訪?」

  喜福不知是故意還是真心訝異,他望著他的眼神就像是「難道自己做錯了什麼」那種被誤會的無辜眼神。頓時無語,周公旦看著他們跪地不起,一霎那間他真以為自己是不是誤會他們什麼,憤憤入門,進書殿前,他抬手叩門。

  「聖上。臣弟求見。」

  屋裏鴉雀無聲,周公旦回頭望向喜福他們,只見他們仍是那副被誤會的無辜眼色,不懂!再次抬手叩門,這會兒,他敲門敲得用力,門伊呀的打開。周公旦推門而入,屋裏無燈無人,按桌上整整齊齊,擱在桌下的椅子彷彿好幾日都沒推開。

  「聖上人呢!」

  喜福這又領著眾人轉身跪地,好聲好氣的回聖上離開了。離開?這等大事,這些奴才怎地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喜福又是一回恭敬的叩首,不疾不徐的問他是否喝茶水。都什麼時候了,還喝茶水,這奴才!不,是這幫奴才為何都這般理所當然的,這會兒還拿他當主子般恭敬對待!他一把抓上喜福的衣襟,喜福愣了下,卻也是逆來順受。

  「聖上到底給你們下了什麼旨!」

  幾欲失控失去耐心,周公旦氣得滿臉通紅,渾身發抖,是那種讓人耍著玩的憤怒和羞恥交雜的憤怒。喜福仍是那副恭從的模樣。

  「回王爺,聖上讓咱們將東宮大院收拾乾淨,等四王爺入住時,全聽王爺吩咐。」

  周公旦怔愣,他猛地鬆手,震驚的連退兩步,喃喃:「待本王入住…」

  怎地不是丁誦!唸著丁誦,周公旦拽著滿腔憤怒回頭就往宮外奔向丁二在西門外的府邸。然,他在進丁府後卻是見著丁二扛著丁誦跨肩頭,讓丁誦摘頭頂枝枒上那朵桃花,愜意得很。

  「丁二。聖上為何招你入宮!」

  唐突的聲音嚇得他們父子倆一跳,丁二連忙放下丁誦,一反常態的沒讓孩子為避,他就像個爹親一般牽著孩子的手,望著周公旦,他眼裡是帶著疲倦的滄桑。

  「…兩件事。」

  丁二大手磨了磨孩子的小手,眼裏是孩子仰眸也看不清楚的愧疚和忠誠。

  「一,聖上讓在下日日假意入宮商議朝歌一事,但事實上,聖上早已離開鎬京。」

  周公旦怔愣,他本該問他去哪,但這問題太蠢,姬發能去哪,自然是去朝歌就他的狐狸精去!

  「第二件事呢?」

  「春分之際,打開詔書,傳位於四王爺。」

  說著,丁二自衣襟內取出一薄薄不過半寸厚的木盒,木盒上蓋著姬發章璽蠟印,他將盒子遞給周公旦。

  「裏頭還有出師令。聖上還交代,說天下當由四王爺管理,讓在下領丁誦遠離朝堂。」

  周公旦抓緊了木盒,木盒啪呲一聲裂開,他也就順勢抓緊裡頭的布絹和出師令。布絹上什麼讓賢,什麼周公旦禮樂大同,天下循之字字挑起他憤怒的神經,鳳眼猙怒,而後失笑。

  「哈哈哈…他讓我繼位,我偏不!」

  沒想到到頭來,姬發還想操控他。收起出師令,周公旦恢復了冷靜,他朝丁誦望去,伸手拍他的小肩頭。

  「聖上重病不起,天下不能無主,成王您該收拾收拾,待本王爺收復朝歌,將領你入東宮,繼承大位。」

  他喊他成王,那是因為姬發老早就賜了「成」字給他這為義子。語末,他單單拿走了出師令,順手在門邊扔了布絹,上馬後,跨坐白駒,氣勢凜人,冷情的睨視丁二。

  「丁二。若想要丁誦活命。本王爺班師回朝後,就要看見他乖乖的住在東宮。」

  丁二悶聲不語,低頭送走周公旦。而後,待馬蹄聲遠走,丁誦白嫩嫩的小手牽過他的大手,握了握。

  「爹。這和聖上說的一樣呢。說他要給,四王爺定不會要,反著還會送人。」

  聖上伯伯說得真準,說四王爺自詡聰穎心思縝密,給他,他寧可奪來。丁二眼色仍是複雜,細問。

  「…誦兒,你怕不怕?」

  一旦入宮,就是成為周公旦眼皮底下的棋子,是生是死,都是在夾縫中求生存。

  「怕。可聖上說了,唯有這般他才能全心地去救庚兒。怕歸怕,兒還是比較想救庚兒。」

  丁二摸摸他的頭,聖上連兩日勸他,讓他想開點,意有所指地說孩子不是親生的,照顧久了也是親近,就如同武庚,如同丁誦。話說至此,也沒點破丁誦是不是他丁二的種,但也就是這般不點破,更引他難過痛心。丁二抱起孩子,喃喃一句他們欠主公太多,也就孩子不懂大人複雜的心思,只聽丁誦笑說他會好好為爹爹還給主公的。不知是動容,還是難過,悶著頭,鼻頭一酸就是一陣哽咽。

  *南佬原創*

  另一頭—

  姬發連夜奔行,過朝歌西門驛站,驛站早已讓火燒成一片灰燼,他心急如焚,奔過西門也不見守衛阻攔,他直往父侯府邸,然府邸大門破敗了一半,裡頭只剩燒黑的木塊和讓推倒的牆垣。他一陣痛心,交集的環顧四周,走過滿地焦土,直過了兩條街才見著一些老百姓鋪草蓆而坐,他策馬走近—

  「亂世啊亂世…什麼義火團見人就打…」

  「爹,別再說了。讓那群人聽見,咱們又惹事。」

  「哎…孩子,待你到我這歲數就知道,不管是好人還是好妖,都死得早,那些嚷著鬼啊怪的,心裡才真的有鬼。」

  「爹,少說兩句吧。」

  老人家又嘆了一口氣,望著這片焦土的眼神滿是滄桑,仰首間姬發焦急的馬蹄聲奔馳而過,遍尋半日仍不見蹤影,直到入夜時分東邊半山間炸出一道烽火,火苗直衝天際—

  ***南佬原創***

作者有话说:

南佬的話:
感謝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