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0月23日4:59 6:51支付宝用户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二百三十一章東宮(上)
作者:南佬      更新:2020-09-13 18:13      字数:2305
  第二百三十一章東宮(上)

  馬蹄濺泥,快馬衝出樹林小徑,奔過城門,李大牛大喊嚷嚷讓路,他奔得急就像出了什麼大事一樣慌忙,馬鞭直下,踢翻了小販也不停歇,直奔皇城。入宮後抱著竹筒要下馬匹,受傷的腿引他踉蹌,李大牛吃痛的發出嘶了一聲後仍是不顧腿傷拿著通行令牌直往大殿奔去。

  三王爺一封信簡,他花了大半月才奔入京城,心裡頭要比誰都著急,朝歌煙火四起,燒盡朝歌的點點星火跟著信簡一路燒出了西門,彷彿有人刻意追著他跑,不讓他送,他躲躲藏藏,幾度讓人包圍夾殺,昨兒藏在滄州,沒想見那群自稱義士的義火團境在滄州放起數十起零星火煙,他冒死逃離這才送入宮中。

  連日的疲憊和失血,李大牛幾乎是用滾的進入姬發書殿,姬發見他滿身髒血汙煙,心頭一緊,接過信簡後久久不語,只問他一句,這什麼時候的事。李大牛潸然淚下,叩頭請罪。

  「已過了十日…」

  十日。十日!姬發恍然下令讓人為李大牛包紮,回頭坐在大座上良久才開口。

  「喜福。讓丁二進宮。」

  大周天下烽火四起,民心已然動盪,天下更無安寧,本該是眾臣商議的大事,姬發單單招丁二一人進宮。那怕是商議了一整日,丁二直到夕陽落日之際才走出皇宮。

  原本豪邁不羈的笑顏不再,丁二多了一份沈默的穩重,悶著一張臉也令人震攝,坐上馬車,在馬車拐出宮門後—

  「到茶樓一趟。」

  「哎。」

  馬伕像是去過不知道幾回似地熟稔,連什麼茶樓也沒問醫句,駕車彎過街道。靛色馬帳下,掛著將軍二字的燈籠隨車巔坡搖擺,車內丁二的心情也是震盪,眉心壓出深痕,嘴角下彎,喘了一口壓抑的鬱氣,長滿刀繭的手掌刷過滿是憂鬱痛苦的臉龐。

  「大人,茶樓到了。可要先知會掌櫃的?」

  「不用。」

  才說著不用,他便自顧下車。可人家茶樓小二遠遠的就見著他將軍燈籠晃呀晃的晃到他們茶樓內,心頭一個震驚,直嚷著掌櫃的掌櫃的,彷彿不曾見過這般大人物來到茶樓。梁高出門一見,臉色一變,他左右盼顧多了點小心翼翼,這才出門迎接。

  「將軍,今兒什麼風把您吹來?喝茶?還是用膳呢?」

  「用膳。」

  他丁二倒底還是和以前那個藏在山寨中的山賊不同了,這會兒見著茶樓大陣仗的恭迎,卻是這麼理所當然,泰然自若的模樣。

  「吃個飯而已。掌櫃的。給我一間小一點的廂房就好。」

  梁高愣了下,趕忙應好,那雙眼多有不安,瞟了他兩眼,想了想,細聲多說了兩句。

  「您今兒入宮的事傳遍整個市集,那些大人們虎視眈眈的想從您嘴裡套出個什麼。您怎地就這時候來吃飯。想吃什,小的給您送上府上就是。」

  丁二神色自然,腳步走得沒有猶豫,他莞爾:「有勞你了。」

  這話又讓梁高一愣,勞什麼,高朋滿座,他還樂意得很。揣不明白丁二的心思,現在這時候能避就避,丁二怎地就這麼大辣辣地來吃飯,莫不是想…

  「您…想見四爺?」

  入廂房門後,梁高低聲探問。丁二沒回他,就是點了一桌子菜,最後端起茶杯啜了一口,還是那句話。

  「有勞你了。」

  這話很是生疏,彷彿他們倆第一次見面,梁高心頭愣了好一會兒,哎哎應了兩聲,客客氣氣的退出廂房,才退出廂房不過半刻,店小二便急急忙忙湊耳和他嘀咕兩聲。梁高呼了一口慌忙的氣,額頭還沁出薄薄冷汗。

  「今兒還真是好日子。」

  整整衣冠,他踩著腳步便朝後頭馬棚走去,打開迎賓大門,畢恭畢敬的朝剛下車的李靖敬拜。

  「李大人。今兒是來喝…」

  「丁二他人呢?」

  「李大人與丁大人約好了?」

  「我問你,他人呢?」

  「李大人,丁大人今兒交代要一個人用膳。不如讓小的跑一趟,問問是否同…」

  「你好大的膽子!這是拿他來壓我!」

  梁高連連低頭賠不是:「小人不敢!不敢啊!」

  李靖本還想抽他兩鞭,可周圍圍觀的人多,他一抽豈不落得欺壓百姓之罪,回頭踩著憤憤地腳步入茶樓,偏偏樓上廂房都滿堂了,他李靖只能和樓下那群酒友茶客蹭桌,這麼有失臉面的事,李靖做不來,沒待多久,見丁二還不出門,也就鼻管哼兩口氣後悻悻離去。然,丁二沒等四王爺出現,他就像是真來吃一頓飯後擦擦嘴打算離開。只是在離開茶樓前,在櫃台前,和梁高大大方方地說了幾句話。

  「本將軍真不知道這兒東西這麼好吃。莫怪…莫怪聖上特意叮囑我定要前來嚐一嚐。」

  這話樓裡的人當是都聽見了,聽見聖上二字更是發出驚嘆聲,樓裡一片熱鬧,還嚷了兩句茶樓裡的拿手好菜,也就梁高笑不出來,他渾身顫抖地送走丁二,回頭趕忙的走上三樓香字廂房,入門後,見了周公旦的冷臉,他又是一陣驚慌失措。周公旦背對他,手背在身後,站在窗台邊睨視遠走的將軍馬車。

  「丁二入門後就吃了一頓飯?」

  「是。」

  「見過什麼人沒?」

  「沒有。李靖李大人求見,不過丁大人交代他就是吃頓飯,不見人,小的不敢得罪,便沒讓他們見上面。」

  什麼人都沒見,離開前提及聖上二字,周公旦瞬間垮下臉,回頭抓了桌上的小杯就往地上摔。

  「他什麼時候知道的!我藏得這麼深!聖上竟然知道這茶樓是我的!」

  梁高一陣心頭發顫,他在想莫不是,他穿梭在丁二和四爺之間,丁二又和聖上說去,這會兒心虛得很,見四王爺怒氣沖沖,他反倒不敢吭聲,默默的下樓。他才下樓,店小二便湊了上來。

  「掌櫃的。剛剛有人拿這個進來,說是要給四爺的。」

  那是一張發黃的布絹,梁高攤開後,拿著布絹又朝樓上香字號房奔去,將布絹交給了周公旦。周公旦見了布絹後坐回椅子上久久、久久之後失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是一面在朝歌悅月茶樓張貼的「箴四爺解字」的布絹,且不管是不是丁二讓人送來,這布絹都是聖上讓人告訴他,早在春節,便知曉朝歌悅月茶樓是他周公旦的,反著就是告訴他周公旦,凡是他做了什麼事、藏了什麼事,姬發都知道。豪笑過之後,周公旦鳳眼冷冽,暗想姬發若能看透他,他難道就不能看穿他?笑話。

  「姬發,別人猜不著你,我周公旦可是將你和父侯那點破事,摸得一清二楚。」

  動亂之下,招丁二入宮還能為什麼事…大周天子膝下無子,收成王為子,此下動亂招他丁二入宮,還能有什麼事。

  ***南佬原創***

作者有话说:

南佬的話:
感謝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