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4/17 10:47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七十九手 進房間
作者:形草      更新:2021-04-07 21:30      字数:4085
  「耶??」久美子受到驚嚇般差點滾下床:「你後來跑去棋會所工作?」就是那家塔矢行洋開的吧……
  隔著窗簾,朝陽透入窗戶,明子撫著臉頰……不解:「你為什麼這麼驚訝啊?」
  「呃……也沒什麼,那拉麵那邊呢?」沒想到進展這麼快……
  「繼續做啊,只有一份薪水不太夠……而且沒什麼人來應徵,我也不能說走就走。」轉換話題:「你的右手呢?有好好追蹤檢查嗎?」

  開學後的校園變得朝氣蓬勃,似乎連夏末的蟬鳴也嘹亮了幾個音階。
  久美子躺在女生宿舍的上鋪,一邊聽著明子在下方整理東西的聲音,一邊閒聊……這學期開始與明子同寢室的美津子也正在打理自己的床位。

  窗外綠蔭環繞,蟲鳴鳥叫聲讓人身心舒暢……


  「安啦!醫生說我的優點就是壯得跟頭牛一樣……」
  「呵呵,好奇怪的醫生,哪有這麼說話的……」將書本一一擺上有些狹窄的書架:「你沒事就好,住外面又能就近照顧家裡的生意,這學期也有得忙了!」
  「嗯啊,」翻了個身……這床還挺好睡的:「對了,美津子幹嘛不住家裡啊?你家也不是很遠吧……又有專屬司機接送……」

  寢室裡一陣靜默,無聲。

  「美津子?」明子也察覺了好友正在發呆,關心的眼神:「你沒事吧……最近好像魂不守舍的……」
  美津子順了順自己亮麗的長髮,扯出一個微笑:「沒什麼,放心。」隨即繼續自己的入住作業,眼神中有看不清的愁緒。

  惹得久美子與明子兩人,一上一下,面面相覷……

  「這個……」美津子出聲:「滿好用的,我就放桌上……出門在外有些時候東西壞了很不方便。」將一把瑞士刀放入書桌上的一個小玻璃杯裡。
  「……真不錯,那東西確實好用,」久美子附和:「平時不打緊,一需要的時候萬萬不能沒有。」

  明子只是盯著摯友繼續忙碌的身影,若有所思……似乎感應到了什麼……很異樣的情愫,久美子在床上滾了幾滾後,決定先行離開,幫忙碌中的兩位友人帶些吃的回來………時間已經接近正午。


  「……美津子,問你喔……」見久美子離開,明子放下手邊的工作,坐到美津子身邊的地板上:「美津子是不是很喜歡藤崎先生?」
  『喀。』一支正要被歸類的髮夾從手中滑落……美津子隨即嘆息:「你啊……對別人的事情這麼敏感,怎麼對自己的事情這麼遲鈍呢……唉。」
  「果然……」完全沒在意被說遲鈍……繼續:「是不是交往得不順利?」
  騰出手,美津子索性也坐了下來:「不會啊,藤崎先生是很體貼的人,剛剛那支髮夾也是他送我的……他家境不好,現在也只是實習醫生,所以願意多花錢買東西送我,我已經很高興了。」

  「那就好……只要是喜歡的人送的,應該什麼都好吧…………大概。」
  聽對戀愛遲鈍的明子說出的這番話……苦笑以對:「你想得太輕鬆了。」
  不大明白,於是順著常理推論:「是叔叔阿姨反對你們交往嗎?我知道有些大戶人家門第之見很嚴重的……」要好好溝通啊……
  美津子再度扯出一個苦笑:「不,完全不是你想的那樣……該怎麼說呢……」

  既然明子問了,自己也不想隱瞞……況且最近已經越來越疲憊了……

  「藤崎哥哥他是個人才,我父母看中他未來有前途,所以才『要』我跟他交往……」見到明子驚訝的眼神,趕忙繼續:「別誤會……事實上我從很小的時候就很喜歡藤崎哥哥,所以一點都不勉強……只是……」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說……

  招牌的歪頭動作沒有出現,明子蹲坐在地板上,抱著自己的膝蓋,將下巴擱在膝蓋上,傾聽好友的心聲…………直到美津子也用同樣的姿勢與明子對坐……

  「藤崎哥哥跟我哥哥從幼兒園就玩在一起了,一直到上小學前藤崎哥哥的雙親出了意外,被親戚踢皮球似的送來送去……最後住進了育幼院,不過兩人感情一直都非常要好。」
  明子適時地搭腔,溫柔一笑:「進藤哥哥果然跟美津子一樣親切,不會對朋友落井下石。」
  「嗯……小孩子的友情很單純,一直到後來……嗯……」斟酌著如何開口:「中間我掠過好了,有些事情我不方便自己說……反正就是我爸媽基於種種原因,反對兩位哥哥繼續往來。」那種事情讓我怎麼說啊……

  明子完全不解了:「孩子交到好朋友……應該要高興才對……」
  美津子搖搖頭:「原因我不能說,也不知道該怎麼說……總之不能算是父母的判斷錯誤……事實上我也不知道這麼做好或不好,唯一肯定的是爸媽為了不讓他們往來,做法太過嚴苛了……」
  「嚴苛?」就為了阻止孩子們的交友……這之中美津子不能說的事情應該很不尋常吧。
  「嗯,我父母對藤崎哥哥做了很多過分的事情,威脅利誘……」少女的手指在地板上畫起了無形的圈圈:「但即使如此,藤崎哥哥依然對我很好。」
  明子提著的心放了下來:「幸好藤崎哥哥是明理人,不會對你兇……」一般都會遷怒吧……

  美津子的眼神看向自己的食指,指尖繼續在光滑的地板上畫著圈……語聲細微,眼神比一開始更加憂鬱……

  「藤崎哥哥對我好,是因為我是哥哥的妹妹……」說著有些傷心了起來:「簡單說他把我當自己的妹妹看待,如此而已。」
  「……這……我沒交過男朋友,但是……既然有好感,或許可以培養感情?」也不知道自己說得對不對,只是想安慰朋友……
  「那是不可能的了……我跟藤崎哥哥頂多就只能這樣,」很輕的聲音,美津子幾乎無法發出聲……如鯁在喉:「因為……剛剛說過我爸媽對藤崎哥哥做了很過分的事情,對吧……」
  「嗯……」美津子原來這麼多心事……我怎麼可以都沒注意到……

  「事實上藤崎哥哥有個心愛的對象……」聽到明子倒抽了口氣,眼睛根本不敢抬起來:「就是被我爸媽拆散的……他不恨我,我就很感謝了……」
  瞠目結舌:「…………美津子……」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像只能陪在朋友身邊而已……
  「但是我本來就偷偷愛著藤崎哥哥啊……」說著眼淚已經滴落到地板上:「我覺得自己好卑鄙……好像在利用父母做的壞事,以便跟他交往……」
  「這……」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趕忙握住好友的手:「那……那現在停止交往,藤崎先生跟你兩人都不會痛苦了,不是很好嗎?」握緊好友的手,嘗試說服:「這樣下去你們倆都不好受吧……」

  聞言……美津子眼淚掉得更兇:「那是不可能的……暑假的時候,爸媽已經把話都攤開說了……要是他沒能力讓我幸福,他也不用當醫生了……明子,你不明白……雖然我出身在豪門,可是我並不快樂……不能跟自己選擇的對象結婚,儘管我愛著對方,但是也會渴望對方回報相同的心意啊……如果他不能,我還情願不要……」
  一隻手持續畫著圈圈,鹹鹹的眼淚是無彩的悲傷……

  「…………美津子。」不知怎麼的……自己眼圈也紅了起來:「那……那藤崎先生怎麼想的呢?他原先的女朋友呢?」
  掠過關於『女朋友』的話題,美津子避開某些關鍵:「暑假……我跟藤崎哥哥溝通過……我知道,我只能當一輩子的妹妹……他原先的戀人也已經決定今生不再與他相見了。」
  明子的肩膀瞬間垮了下來:「怎麼會…………」

  怎麼可以這樣……
  所以美津子那時候才說……才說以後說不定需要投靠我這種話……


  「但、但是這樣聽起來……」似乎掌握了大概,突然發現問題:「那樣你們也必須結婚吧?結婚的話……」行嗎?會像哥哥一樣幸福嗎?
  「嗯,我還是會跟他結婚的,」美津子黯然:「如果我今天內心不是這麼喜歡他,絕對不會跟他結婚……因為我根本不會管他以後是不是還能當醫生……」
  交握的雙手似乎能感受到內心深層的想法,明子也感同身受:「……就是因為是自己愛著的人,所以不願意看到他的努力功虧一簣……藤崎哥哥在育幼院成長,好不容易憑實力能當醫生……醫學院耶……要花多少努力……」

  「……嗯,我跟我哥哥都捨不得……捨不得讓他的努力被埋沒……」
  「……你真的要想清楚…………我也不懂,但總覺得這樣很不好,而且那些你不方便告訴我的事情……真的不能說嗎?」嘗試著探探好友的心情:「美津子,你什麼時候想說都行,我不會說出去的……煩惱或許無法解決,但連說都不能說的話……那也太悲哀了。」

  停止了畫圓的動作,拭去眼淚……僅管淚痕依舊……

  「……沒關係,跟你說這些之後我已經好多了,」隨即扯出一個不怎麼好看的笑容:「我和兩個哥哥從小也玩在一起,父母見到我們這樣一起長大……希望把我們倆湊成一對,我能理解……至少我自己是愛著他的、至少他對我也還有兄妹之情……往後應該不會相處得太差吧。」
  緊握著好友的手……有些不明所以的情緒湧上了眼角:「……嗯,或許不會太糟糕……或許、或許……有一天你們也能成為真正的夫妻……」
  「真正的夫妻……」不太理解這個詞彙怎麼會突然從明子口中說出來。

  緊握著好友的手,努力嘗試安慰:「早苗姐說,如果男方心裡有你的話,就能成為真正的夫妻,不過他有交代喔,美津子也要小心藤崎哥哥!」
  「……是?」怎麼突然這麼嚴肅?他是不是暑假返鄉聽說了什麼??
  一臉認真的叮嚀:「早苗姐交代我出門在外,還沒結婚的話絕對不能踏入男生的房間一步,他說很多男人喜歡占女人便宜,」擔心好友的眼神:「美津子,就算你真的很喜歡藤崎哥哥也要注意喔!」

  正午的陽光帶著周圍的綠意,透入了還沒整理就緒的寢室……美津子盯著明子認真的臉、非常擔憂的眼神……
  一瞬間,突然破涕為笑……


  「呵……知道了,」用手背抹了抹臉頰上的淚痕:「你這笨蛋到底是不是真的弄清楚了早苗姐的交代?」早苗姐是擔心明子被壞男人騙了,跟我的情況不一樣啊……唉。
  「知道,」見好友稍稍恢復了精神,神情嚴肅:「所以才要你也注意嘛!」
  「……明子,你確定你真的知道『進房間』有什麼不妥嗎?」我怎麼覺得明子很可能根本沒把早苗姐說的話跟性行為聯想在一起…………
  認真地點頭:「嗯,因為於禮不合,」學著早苗姐警告自己的神情,眼神銳利地模仿:「『弄不好以後再也嫁不出去!』」

  「……這樣啊,嗯。」看這樣應該是真的知道了吧,眼神這麼嚴肅。
  「美津子理解就好,」見到好友接受了,安心下來:「這樣我就放心了……」
  有些哭笑不得……也有些感嘆:「你這麼擔心我,那以後我們想辦法住在附近好了,萬一有什麼萬一,我真的會去找你哭訴的。」
  「嗯,雖然我希望不要發生,但是住在附近的話也容易照顧彼此吧。」
  「是啊……嗯?是久美子的腳步聲吧……剛剛跟你說的別說出去喔!」
  「知道了,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