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8月26日00:48有一笔充值未备注,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1章  我是谁?
作者:祝馀      更新:2020-08-08 11:57      字数:3237
  楚钰然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陌生的屋里,屋子很大,床很宽,容纳四个人还绰绰有余,天花板吊着水晶灯,壁柜摆满了玉器、书籍,简直奢华。

  这不是他的家,楚钰然猛地起身,天蓝色的真丝被顺着赤裸的身体滑下去。楚钰然伸出双手看着,这不是他的手,他的小拇指已经被绑匪砍下来拿去要挟他爸了。

  套上床头摆着的睡衣,楚钰然冲进浴室,镜中的自己让他呆住了,这不是他,不是他的脸,也不是他的身体,他根本没见过这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钰然记得他死了,死前的场景他一清二楚。他被绑架了,扔在一间堆满废弃油漆桶的旧仓库里,臭味刺鼻,双手双脚被绑,嘴上贴着封口胶,好几天滴水未进,意识模糊。

  被砍掉的小拇指伤口已经结痂,即便再痛也没有心痛,不记得被绑了多少天,只他爸那句话刻骨铭心“我儿子多得是,不会出钱救他的,你们随便。”

  楚钰然生在楚家,家底丰厚,从小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但他知道他爸楚毅渣,从小就知道。他妈死得早,生他的时候大出血没救回来。

  楚毅在外面有好几个私生子,但从来没带回来,认祖归宗的始终只有他楚钰然一个,谨小慎微的他从小就知道怎么讨他爸欢心,生怕哪天领一个回来不要他了。

  直到被绑架后,绑匪拿他要挟楚毅五千万赎金的时候,他才认清现实,人渣就是人渣,不仅不拿一分钱,估计连警都没报吧,为什么这么多天警察都还没找到他。

  楚钰然是绝望的,但他更想活下去,心中有一股执念支撑着他,不能死,他要报仇,要这些绑匪付出代价,要楚毅遭到报应,要整个楚家垮掉。

  可是直到自己完全没了意识,也没等到人来救他。

  难道自己已经死了,又在这个人身上活了过来?楚钰然不敢相信,用力的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是真疼,不是做梦。他真的在这个人身上活了过来,也许是老天爷可怜他,给了他一次重生的机会。

  楚钰然顿时泪流满面,心里的委屈铺天盖地,前世的种种让他不堪。可他更恨自己,一味的讨好这个人渣,虎毒都不食子,何况是人,楚毅对他没感情,在钱和儿子上他毅然选择了钱,放弃了自己儿子。

  他讨好不是他爸,是那没人性的畜生。楚钰然的眼睛瞬间变得狠戾,心中仇恨的火焰熊熊燃烧,暗暗发誓,那些害死他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楚钰然回到屋里翻找着能有这个身体的身份证明,想找一些这人的信息。包、抽屉翻了遍,手机、钱包、身份证都找了出来,还有一本毕业册。

  季钰然,十八岁,刚刚参加完高考,放假在家。M省,这里居然是千里之外的M省,怎么到这儿来了,楚钰然很奇怪,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年轻人是怎么了?

  打开电脑,楚钰然查起有关S省的新闻,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点开半月前的新闻,果然一起绑架抛尸案豁然再列,一字一字的看下去,楚钰然心如刀割。

  警方根据群众举报在废弃的厂房找到一名被害男子的尸体,根据指认被害男子姓楚,不久前遭到绑架,绑匪索取高昂赎金,受害者家人还没来得及报警,男子就已经被害,目前警方正在对案件进行侦查,并对绑匪全网通缉。

  楚钰然很想笑,没来得及报警?!这分明是冠冕堂皇的为自己开脱,为什么警察不去查楚毅,这个助纣为虐的刽子手。呆了很久,楚钰然决定绑匪有警察,相信法律能给他一个公断,楚家和楚毅,他自己来。

  指纹解锁手机,相册里有很多照片,大多都是自拍的,还有一些不认识,应该是他同学吧。微信里人不多,分栏里有同学、家人、朋友,点进家人,里面只有三个人,爸爸、大哥、二哥。

  “你没有其他亲人吗?爷爷奶奶,叔叔伯伯,舅舅舅妈,表哥表弟这些呢?怎么一个都没有?”楚钰然喃喃自道,这个家还真奇怪。

  班级群里老师通知着高考查分数的时间和到校填报志愿的时间。高考!楚钰然想到了什么,开始找着季钰然跟他同学的一些对话。

  他要回S省,而且必须回去,那里有他活下去的理由,也许回去上大学是个不错的借口。看着跟同学估算出来分数,心里有了底,他就报S大。

  “对不起,季钰然,用了你的身体,等我报了仇以后再跟你赎罪。”楚钰然看着镜中的自己,自言自语道。

  仔细的打量镜中的人,楚钰然才发觉这人长得是真好看,肤如凝脂,明眸皓齿,清新俊逸,一双丹凤眼传情,樱桃小嘴惹人怜爱,怎么看怎么舒服,这要在学校也是大家追捧的对象吧。

  他走出房间,站在楼道的围栏边望下去,好大的房子,比他家还大上许多,慢慢走下楼去,两边很多字画,壁柜摆着各种古董。楚钰然认不出这些是真是假,不过这么奢侈的家应该是真的吧。

  季家是做古董生意的吗?

  客厅纯中式风格,红木沙发、茶几楚钰然认得,这个家到处透露着钱的气息,可他现在对这些一点也不感兴趣。

  “三少爷……你醒了吗?三少爷?”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把楚钰然的思维拉了回来。

  转过身,看见一位头发花白,身着白色衬衣,西服马甲, 西服裤,黑皮鞋的老人站在他身后。老人看上去年龄很大,但精神不错。楚钰然不认识这人,拿不准他是谁,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呃,呃……我不认识你。”

  “三少爷,你不认识我了吗?”老人有些急切:“怎么回事?我是胡伯啊!”

  “我怎么了?”楚钰然也很想知道。

  “三少爷,你昏迷了半个月,先生跟两位少爷都快急死了,到处找医生可就是不管用,哎!”胡伯眉头紧锁,叹息一声:“还好,你醒过来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我去告诉先生,叫医生再来给你检查检查。”

  “不用了,胡伯,我很好。”楚钰然对现在这个季家一片空白,他要弄清楚一切:“先生是谁?”

  “三少爷,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楚钰然被叫着少爷有些别扭,“叫我钰然就行了,胡伯,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可,不可,先生会不高兴的,这礼法不能乱了。”

  “……”这又不是封建社会,什么礼法不礼法的,哎,纠结这些也无济于事,算了:“随你吧。”

  “我还是叫医生来吧。”

  “……行。”这昏迷了半个月突然醒过来是得好好检查检查。

  胡伯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接通后,遮住了嘴唇小声的说了些什么,楚钰然没听清楚,等到胡伯挂了电话,他又继续刚才的话题:“能给我简单说说家人吗?先生是谁?”

  “少爷,先生就是你父亲啊,你还有两个哥哥,大哥叫明琅,二哥叫明玚,明琅少爷今年二十四了,接手了先生的产业,明玚少爷二十二,也要毕业了,你是最小的少爷,今年十八,才考了大学。”胡伯挨着介绍家里的成员。

  这明琅,明玚一听就是兄弟,为什么只有他叫钰然,难道不是亲生的?难道是私生子?!楚钰然又想起前世的爹,简直恨透了“私生子”这三个字,他一定要搞清楚,“为什么我叫季钰然,怎么没跟大哥、二哥一样取名啊?”

  “呃,嗯……这我也不是很清楚,先生取的名。”

  “我爸叫什么?我妈呢?”

  “先生名讳正渊,夫人生下你不久就过世了。”

  “我跟大哥二哥是同一个妈妈吗?”楚钰然心里像是已经有了答案般,他只是想听到一个确切的答案,让他死心。

  “呃……”胡伯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们都不是一个妈啊!

  楚钰然心一凛,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伸出手阻止道:“行了,胡伯,我知道了,谢谢。”果然,这个季钰然居然是个他最痛恨的私生子。

  “我去打个电话叫先生回来。”

  “不用了,胡伯,我想静一静,你忙吧,我自己转转,看能不能想起些什么。”楚钰然不想见这人的爸,他心底对爸爸这个词是抵触的。

  “好,好吧。”胡伯微微颔首,看了两眼楚钰然,转身绕过屏风从大门离开。

  楚钰然没心情转转,又回到自己的房间,细数着自己痛苦不堪的过往,沉浸在悲痛中无法自拔。

  快到中午的时候,楼下传来声音,看来是有人回来了,楚钰然莫名有些紧张,他们会不会看出他不是季钰然?

  应该不会的,谁会相信这种匪夷所思的事。

  镇定下来的楚钰然听到一阵敲门声,走过去,长舒两口气,打开门,胡伯跟着一位穿着白大褂、背着药箱的医生站在外面。

  胡伯欠了欠身说道:“少爷,这位是家庭医生,过来给你瞧瞧。”

  楚钰然点了下头以示招呼,“有劳了。”

  医生让楚钰然躺在床上,拿出听诊器开始仔细的检查起来。胡伯也没离开,站在旁边看着。等到一通检查下来后,医生说道:“没有大碍。”

  “谢谢,如实跟先生汇报就行。”

  “嗯。”医生整理好药箱,走了出去。

  “少爷,先生、少爷们都回来了,准备开饭了。”

  “……”回来了吗?不是说急得到处找医生吗?知道醒过来却没上来看一眼,看来胡伯还真的是宽他心,季钰然在这个家是真不受待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