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0月23日4:59 6:51支付宝用户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2章  这是个什么家啊
作者:祝馀      更新:2020-08-08 11:57      字数:3017
  季钰然就像他前世一样,从小就没了妈,也许在这个家他也一样过得小心翼翼,谨小慎微,人前风光,人后尝尽世间凉薄。

  楚钰然下楼的时候医生刚巧离开,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饭厅里的长桌上坐着三个人,中间坐的应该就是季钰然他爸了吧,左边这人应该就是他大哥,右边年纪稍小一点的应该是他二哥。

  楚钰然站在那儿没动,心中生出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来。来回看着三人,除了背对着他的季正渊,大哥二哥倒是看得清楚,不过这两人怎么长得不像啊。

  季明琅身形高大,肩宽背阔,半寸头,方形脸,剑眉冷目,一身铁灰西服衬得人很有气势,一看就是不好相与的人。这个二哥应该个子也高吧,体型瘦弱一点,瓜子脸,高鼻梁,丹凤眼,三七分头发挑染了灰白。楚钰然有些不确定,这两人真的是亲兄弟吗?真的是二十出头吗?

  正当出神之际,一个浑厚的声音打断了他,“醒啦?”季正渊说着转过身来,“没事的话就坐过去开饭。”

  “……”楚钰然看着一副碗筷摆在二哥旁边,走过去,坐了下来。

  这个家好像跟他前世的那个家没什么区别,都是那么冷漠。楚钰然突然眼眶发红,努力的憋着泪水,季钰然是不是你跟我一样对家绝望了,才不想活过来的。他知道出于礼貌都该叫人的,但是他实在叫不出口。

  爸这个词,曾经有多依恋,到死的时候就有多绝望,这个本是该给他依靠,支柱般的人,却是把他推向悬崖的助手,想到爸爸这个词,他的心一阵痛过一阵。

  饭桌上很安静,各自埋着头吃饭,都没说话。楚钰然一粒一粒的食不知味,这种感觉太压抑,他快喘不过气来。快速吃掉最后一口,楚钰然起身:“我吃饱了,先回房了,有些不舒服。”

  “嗯。”季正渊没看他,应了一声。

  楚钰然快步走上三楼,推开门进去,又迅速锁上,靠在墙上大口大口的喘气,这个家给他似曾相识的感觉,太痛苦,大颗大颗的眼泪又掉下来。

  倒在床上,楚钰然拿出手机开始查起这季钰然的账户,如果足够支撑他上大学,那么还是尽早离开吧。数着账户上八位数的余额,心里有了底,季钰然真的很对不起。

  楚钰然前脚走后,楼下饭厅起了争执,但声很小,季明琅先开的口:“你确定我们找对了人?”

  “嗯哼……”季明玚眉头一扬,给了肯定答案:“我的卦可重来没失灵过。”

  “可他跟然然的区别太大了。”

  “这你得理解,他才起死回生,需要一段时间适应。”

  “理解是一回事,但我还是没办法接受。”季明琅扔下筷子,面若冰霜,冷峻,酷厉,这大夏天都不能挨得太近。

  “不接受能怎么办?你能耐去把珠子修补了,然然大限已到,躲不过的。”季明玚也放下筷子,一脸不悦,“你接受不了,我又何曾接受的了了?你该庆幸还有这个办法保住然然最后一点东西,至少还有个盼头。”

  “好啦……”季正渊浑厚嗓音一出,两人立刻停止了争吵,“以后这种话就不要再提了,静观其变,走一步看一步吧。”

  床上的楚钰然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再醒来后天已经黑,睡得太久,怎么没人叫他?一骨碌起身,去到浴室洗了把脸,下了楼。

  在被告知先生少爷晚上都不会回来用餐的时候,楚钰然一颗心放了下来,同时也心生愧疚,占了人家儿子的身体,霸占了人的家,就算人家不待见你,你也不应该以这种态度示人。

  至少自己应该放低姿态,主动示好,去弥补这份亏欠之情。就算是私生子,但那也是季钰然的父亲,有生育之恩,所作所为不能让季钰然寒了心。

  “胡伯,你再多跟我说说家里的事吧,我还是什么都记不起来。”饭桌上,楚钰然拉着胡伯问东问西,而最关心的还是季钰然在这个家过得怎样。

  “少爷,你生得乖巧、可爱,又听话,先生跟着少爷可喜欢你了,要什么给你买什么,你喜欢收藏玉器,先生花了大价钱从各地搜寻名贵玉器放在你的房间。”

  楚钰然有些震惊,难怪那屋子摆满了玉器,得花多少钱啊,难道是自己想错了,其实季钰然在这个家很受宠?那么,“大哥,二哥呢?他们会不会不喜欢我。”

  “怎么会,别看大少爷话少,但他也是很关心你的,你跟二少爷关系最好,平时就爱粘着二少爷。”

  不会吧!楚钰然凌乱了,如果真的像胡伯说的那样,为什么他醒来却没来看他,没过问身体情况,甚至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他有些不相信胡伯的话,眼神冷冷的看着胡伯,想要从他的表情看出一些端倪。

  胡伯心下复杂,说了这么多也是对以前小少爷的,现在这个他还真拿不准,虽然用着同一个身体,但他知道不是同一个人,大家心里膈应,他又何尝不是。可既然走到这一步,大家都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也许将来,眼前这位少爷也会像钰然少爷那样讨人欢心。

  楚钰然看着眼神闪躲的胡伯,心里更确定一件事,胡伯是诳他的,只是为了宽他的心。

  算了,纠结这些也没用,迟早都是要离开的。

  在这个家呆了两天再也没见着他那个爸爸和两个哥哥,早上一早都去上班,中午也不曾回来,晚上说是应酬到很晚。

  楚钰然没去在意,查分这天,他早早呆在电脑前,就像自己参加高考一样紧张,虽然已经过去很多年。

  看着出来的成绩,楚钰然放下心来,“S大,S省,我回来了,楚家……”楚钰然眼神发狠,久久的盯着屏幕上的数字,怒火中烧,怎么都掩饰不了。

  填报志愿这天,楚钰然被家里司机开车送去学校,找了老师。志愿表上只填了S大金融系,这是他以前上过的专业,他不想学业过多的占用他的时间,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班主任看着志愿表,有些不敢相信,凭他的成绩可以报考更好的学府,怎么就考这么远的S大,还只填了这一个专业,“季钰然,你这样就交了?”

  “是的,老师。”

  “我觉得,你第一志愿可以报更好的学校,更好的专业,S大可以放在第二志愿,你觉得呢?”

  “不用了,谢谢老师,就这样吧。”

  “……”这孩子太任性了,这可是一辈子的大事,“你家里人也是这个意思吗?”

  “是。”楚钰然心里冷笑,家里人恐怕都不知道他还要填报志愿吧。

  班主任无奈的摇摇头,只能把表收下。

  楚钰然在回家的路上又让司机把车停在银行外面,拿着身份证去银行改了密码,办了一切手续后回了家。

  大学应该没问题,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找个住的地方,卡里的钱先借用,等他完成任务再还回来,再来跟这个家道歉吧。

  网上很多学校附近的房子,那一片他太熟悉,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城市,怎会陌生。定了一套两居室电梯公寓后,楚钰然交了定金。

  网上再也没有他绑架的一些后续报道,警察肯定没有线索,所以案子进展才那么慢,一定是这样。楚钰然恨不得马上飞过去,亲自去处理,去告诉警察那些人长什么样。

  他现在只能等,等到录取通知书拿到手上的时候他才有更好的理由去跟季正渊谈,他等不到开学。

  当天晚上,楚钰然早早上床睡觉,这一段时间都是这样,他已经习惯这个家那些早出晚归的人。半夜的时候,一片嘈杂声将他吵醒。

  楚钰然仔细的听着,好像是楼下传出来的声音,走到窗户前看下去,二楼书房的灯亮着,里面正爆发着激烈的争吵,听声音应该是季家的那几位。

  可正当他想要仔细听的时候,里面的争吵戛然而止,突然中断,就像是知道他在听,故意避开他一样。楚钰然生出一种被抓现行的紧张,随又奇怪,怎么回事?隔着一层楼呢,怎么可能知道他在听。

  很快,疑惑就被伤心取代,这是防着他的意思吗?把他排除在外。醒来这么多天没有过问,高考这么重要的事都没人关心,甚至连面都没见,这是一个家吗?

  失落的躺回床上,再也睡不着,楚钰然心里的那点愧疚顿时消失殆尽,离开的想法也更加强烈,更加坦然。

  过了很久,楼下都没再传出任何声音,二楼是季正渊的房间和书房,三兄弟都住三楼,奇怪的是等了很久都没听到隔壁关门的声音。

  季正渊父子从晚上回家之后就在书房里为了季钰然的事吵得不可开交。今天季钰然去学校填报志愿的事很快传到季正渊耳朵里,两兄弟也很快知道了这事。

  S大,S省,不就是他出生的地方吗?还是想回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