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0月23日4:59 6:51支付宝用户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二六三局 命運或運命
作者:形草      更新:2020-09-16 19:00      字数:4456
  在光的備戰期接下來的四天裡,亮在藤原宅住了下來。
  於此時才發現原來與父親一人一魂能相隔著老遠的距離交談…儘管父子二人發現這一點之後也不會特別找對方說話。

  【光問我,爸爸是否想要對局,因此提到他也曾經與佐為兩地交談。】
  【原來如此。】
  【爸爸想對局嗎?】光的情形至少維持著表面的穩定,我可以用最快的速度回去接爸爸過來…
  意識裡的聲音停頓片刻…隨即:【不,先處理好小光的事情為優先,小亮…】
  【是?】
  【在你所成長的年代,在日本,或許你很難想像戰爭與屠殺,這些對你而言只是單字的事情,對小光而言卻不是這樣。】聽說了小光與孿生兄弟的事情…幸好那一年安排他去了彰元那裡靜養。
  亮神色微黯:【過去雖然盡可能將心比心,但時至今日我才清楚地感受到光已經疲憊不堪了。】

  黑色的眼睛一直沒有好轉的跡象…我實在不該放光一個人這麼久…至少該時常打電話給他;或許光根本不會特別嚮往將我們的感情攤在陽光下的生活…其實…現在我才瞭解到…光想要的真的不多,光只想維持安定而已。


  【你母親也是體貼溫柔的性格,年輕時代與你母親在一起時,常常感覺到自己對於感情似乎不怎麼靈光…或許除了棋藝之外,小亮也繼承了我這一項。】
  亮好看的嘴角抽了一下:【……爸爸,聽您用這麼嚴肅的語調說這種話,我還真是哭笑不得。】繼承這種性格我還真是高興不起來…
  【不過目前的情況正好不能言語,我想這樣反而對小亮有利。】面對性格纖細的對象,經常多說多錯…不如靜靜陪伴來得踏實。
  【嗯,爸爸說的我明白。】希望光能夠靜靜感受…光的感受力一向優秀,我相信他能明白我的情意:【爸爸明天想看哪些棋譜?】
  略微思索…隨即:【桑原先生早期的。】
  【我明白了。】得打電話請明明幫忙在院子『曬棋譜』。



  光明白了亮要住下來之後,心情很複雜,但首先唯一能做的只是把亮暫時趕出房間,將盒子用衣服層層包裹著,在亮怪異的視線下將『一團衣物』拿回自己房間收好。
  亮自然知道『一團衣物』就是自己要找的東西,對光的行為只是無奈笑笑,並不用強,儘管自己明白只要自己動手光連一秒都擋不住;其實也覺得那樣戒慎小心的表情滿可愛…只是一想到光此舉是拼了全力要隱藏自己的某些心意…便理解到包裹著這層可愛的糖衣背後,有多麼深刻的悲哀…
  亮獲准打開自己的衣櫥時,光正在自己房裡忙著藏他那個無限大的幸福盒子…因此不知道亮看見衣櫥內部時的神情。


  光說…若相信他對自己的至誠,即使沒聽見那個來電答鈴也沒什麼分別…在打開衣櫥的剎那…我開始理解到那或許是真的……

  衣物一如過往歲月整齊地掛著,每一件摺線的地方都熨得服貼…而且最重要的是即使沒有防塵套也一塵不染……可見即使自己沒有穿,整整一年半的時間光依然會定期清洗。
  指尖輕輕撫過光滑的領帶表面……真的是傻瓜…這麼費心難道我塔矢亮是木頭,會看不出你對我的感情?真不明白光到底在顧慮什麼…



  光會與亮說話,但是話不多,兩人分房睡…這是光的堅持。
  光說話時亮只是傾聽,從喉嚨受傷至今不曾與光使用筆談。
  光很沉默…兩人絕大多數時間都在對局、檢討、再對局、再檢討…畢竟這是備戰期。
  光偶爾會看著遙遠的天空發愣,不特定方向,亮不知道光想看見什麼……又或者什麼都沒有。

  靜靜傾聽的日子讓亮發現了很多事情,情況有點類似剛從草原回來時不能動彈地臥床休養一樣,當時沒有視覺的自己彷彿能傾聽許多平日被視覺的鮮豔所忽略的細微響動;如今的情況很雷同,失去聲音的自己此刻才發覺到光遠比自己想像的還要體貼入微……而這些都是過往自己認為理所當然或者完全忽略的細節。

  亮發覺自己在清晨靜坐的時候,光準備早餐盡量不發出聲音,廚房裡的腳步聲很輕微、碗盤撞擊聲事實上比起一般時候微小……亮知道,光怕打擾自己修行。
  光的手機在兩人獨處時都是靜音狀態,即使有人來電,光若認為打擾到兩人獨處的話,便會在事後才回電…跟以工作為重的自己完全不同;這是亮聽見光問天野先生『您剛剛找我?』時才發覺的…而『剛剛』兩人只是一起坐在屋頂上看夕陽而已。
  亮發覺光晚上若是睡不著,除了工作之外…會起來慢跑,而且跑的距離相當遠…幾乎是把他自己累得倒在路邊才會慢慢走回家,然後從窗戶回到自己房間…亮明白,光不是刻意想要隱瞞什麼,只是怕進門的聲響打擾自己休息……而光卻不知道自己一直跟在他身後不遠不近的距離護衛著。


  本因坊戰第一局很快就過去,伊角首先取得一勝,但是光並不緊張,好像在意料之中…亮覺得這是一局好棋,父親也認為光的情況似乎有好轉…但也可能只是他對目前的相處模式感到麻木了。
  亮在第一天便發覺,只要自己沒有對光有太過親暱的舉止,基本上光跟以往一樣,不會對自己懷有敵意;反之就會像那一晚一樣非常僵硬,亮清楚的明白光不反擊只是因為光很清楚反擊只是白費力氣,而且也不習慣反抗自己…
  本因坊戰第三局結束時,光已經連勝了兩局,行洋到藤原宅將這三局覆盤了幾次,之後行洋常常自己出門在東京都四處走動,過往出門都是專車接送或者叫計程車的行洋似乎覺得這樣靠自己的力量行走很有意思。



  七月中旬,亮在定期接受治療下已經可以發出簡單的音節,而且沒有疼痛的感覺,聲音中也沒有奇怪的雜音;亮發現,當醫生說『如預期一般復原情況良好』時,光舒心地笑了一下……那是鬆一口氣的表情,儘管十分細微卻依然落入了亮的眼中。

  從醫院回程時時間接近正午,亮看看周圍…用眼神詢問光要不要去『有熊出沒』看看椿大哥和這兩天向自己請病假的市河小姐……說不定能讓光放鬆一點。

  光笑笑,沒說什麼…腳步轉往棋會所的方位;一輛機車停在路旁等待紅綠燈的放行,光多看了一眼……騎士是位正值壯年的男人,安全帽底下鋼絲般的髮讓人聯想到小傑。


  「喔!!知道要來看我了?」說話的是河合先生。
  穿著圍裙的彪形大漢隔著吧台給了不良司機一個爆栗:「說得好像這裡是你家!小鬼要看也是來看我!」

  亮注意到光為眼前的景象又笑了一下,很真心的那種…眉毛都彎了起來;與這些日子以來面對自己的笑容不同,這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光的笑容雖有真誠,更多的卻是無奈與滄桑。


  「塔矢,你的喉嚨還好嗎?」正牌店主一邊調製招待用飲品。
  馬上開始寫字:『最晚八月中旬可以恢復正常,謝謝。』隨即亮驚訝地發現椿先生招待自己與光的飲料居然是薄荷蘇打……

  …光大概有無數個想念自己的日子,一個人在外面吃著軍艦捲、燒賣…思念著自己吧,所以像椿先生這樣的生意人才會誤以為光喜歡薄荷蘇打。

  「我們是來探病的,想去看看市河小姐。」光拿著冰涼的飲料啜了一口。
  河合先生在一張棋桌邊坐下,與某位老太太下讓子棋:「他好像吃壞肚子,你們自己上去吧。」
  一條抹布立刻飛往河合臉上:『還真當這兒是你家!!』


  光笑笑,拿著飲料邊喝邊往樓上走,熟門熟路地來到二樓,看見正在電視機前打盹兒的市河小姐……或者該稱為椿夫人。
  亮見到市河小姐氣色尚好,便轉身下樓了…光明白,亮這位名義上的老闆在員工生病時前來探望卻看見員工正在電視機前打瞌睡…這樣多少會給市河小姐帶來不必要的壓力;因此在確認了市河小姐並無大礙後便轉身離開。

  其實…亮一直都很體貼,只是以往自己享受得太理所當然…現在發現了,卻已經不屬於自己了…
  輕輕在市河小姐身邊坐下,椅墊凹陷時驚醒了淺眠中的婦人…

  「阿光?」市河小姐爽朗地笑笑:「你怎麼來了?好久不見呢…那天你離開棋會所時神情有些不對勁…好在棋賽狀態不錯,讓我跟俊郎放心了不少。」
  「不好意思,還讓你們操心。」抿了一口亮喜愛的飲品,好像保有這些習慣就能和亮永遠在一起一樣:「亮的棋會所那邊不要緊嗎?市河小姐的身體…」
  有如春天的笑容在光眼前綻放:「我請弟弟幫我照看幾天…放心。」
  「就是我曾經穿過他舊衣服的那位?」幸好…看起來精神狀況不錯,沒什麼問題。
  「你還記得啊??好久以前的事情了呢…」忽然壓低聲音,神秘兮兮的表情湊近:「你拜託我的事情我只交代我弟『棋盤不要任意移動』。」
  光一愣,隨即又抿了一口薄荷蘇打:「…那四封信嗎…」

  在與亮相遇的那個棋盤下……十年之約,就是明年八月一日吧。


  市河小姐用頗有些賊賊的笑容說著:「沒想到小亮居然也會做時光膠囊,坦白說當年你委託我時我還嚇一跳…但轉念想想,由於你的出現,小亮他總算也有些正常小孩該有的活動了…就連表情也生動活潑起來。」彷彿在說著自己的弟弟般…懷念過往的神情。

  光卻晃著杯子,美麗的綠色在玻璃杯裡打轉…猶若流光:「…市河小姐覺得…亮遇到我之後…變快樂了嗎?」
  「有沒有變快樂很難說得準,但是人生有苦就有樂不是嗎?」笑意溫和:「至少阿光背著巨大背包到來的同時,也帶著多采多姿的生活走入小亮的世界,這些在我看來是這樣的。」摸摸自己的肚子…神情溫柔婉約。
  光看著這樣的動作睜大眼睛:「市河小姐…原來你是…」
  突然變成了調皮的笑容:「這幾天害喜害得厲害…超過三十歲才生第一胎,算是高齡產婦了,不得不小心一些。」
  「恭喜,真的很恭喜你…椿大哥知道了嗎?」發自內心的道賀。
  「我想要等父親節再告訴他,他先前一直想要孩子,肯定很高興。」抿嘴輕笑,幸福溢滿眼底。
  「真好…」發自內心的笑容。

  太好了…總算有一件不錯的事情發生…
  說起來上次這麼認為時是在亮失去雙親後,察覺椿大哥與市河小姐的戀情…每當陷入低潮的時候身邊總能有好事情發生……也對,世界還是在運轉著,偶爾會有些好事情的。
  說起來…我跟亮真的還有明年的八月一日嗎…亮因為擔心我所以一直住在我這裡,但是我不能任由他這樣下去吧…或許真如市河小姐所說,自己替亮帶來了多采多姿的世界…在年輕歲月的十年之中,有過這麼一段足以回憶的過往,也夠了吧…該是讓亮回歸平靜的時候,等過幾年,他應該可以笑著回憶往事…
  也對…只要亮往後想起我時,是笑著的…那樣就好了…
  亮他…真的會想起我嗎……不過那其實無所謂了吧…


  看著阿光帶著淡淡悲涼的神情微笑,市河小姐於是說著:「雖然阿光你不能跟你那位身材火辣的女友結婚,不過我肚子裡的生命是因為阿光才有機會降臨的喔!」說著還笑得很神秘。
  「誒?」完全不懂女人在想什麼…
  市河小姐裝出正經八百的表情:「因為要不是你當年背著大包包來到棋會所,跟小亮成為朋友…之後又到了京都認識俊郎,我跟俊郎也不會在老師與夫人的喪禮上相識…真要說的話,嘿…阿光是我們的媒人呢!」
  「呃…」被這麼一牽扯起來…好像也不是全無道理…

  也對…算起來的確是因為我的關係才讓椿大哥與市河小姐認識…
  或許…我的存在也不是那麼容易帶來厄運,偶爾也會帶來不錯的事情。上次離開亮去了京都一年,當然沒想到往後能讓原本素不相識的兩人締結姻緣…那如果我這次離開了呢…亮是否能因此獲得安寧的幸福?

  真要離開嗎…很猶豫,很不捨…

  「也對…或許人的存在本身並不構成什麼,只是人在做決定的時候…往往會有許多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我不需要為了滅族的事情認為自己不該存在,畢竟也有人因為我的關係而得到幸福…

  是命運還是運命,原本就不是活著的人能評價的…是這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