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8月26日00:48有一笔充值未备注,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二六二局 王子徹夜未眠
作者:形草      更新:2020-09-16 15:00      字数:3943
  當亮拿著隱形眼鏡的藥水回來,遞到光面前時…光才猛然理解亮的涵義…
  語言…其實是很重要的東西。

  看著幾乎是黑色的雙眼呈現在面前,亮的心刺痛了起來…剛才的怒意已經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心疼憐惜………如果眼睛的色彩是源自內心的溫度,黑色代表心冷嗎?光這種情況持續多久了?就連夏天的氣溫也不能讓光的眼睛回溫嗎……正常來說應該要是水藍色才對…
  流光是恢復成水藍色了…但光的眼睛…天啊…好想說些什麼安慰我的光…
  剛才的事情換個角度想…其實也沒必要生氣,只是…光真的太過順從我了…
  為什麼說讓我拿走眼睛也沒關係??那對你而言是這麼重要的東西…難道只因為對象是我…所以只要我開口了,光也不會怨恨我…只會乖乖的將火紅眼交出來…這個傻瓜…用這種方式對我好…難道我就會高興??


  「…對不起。」知道誤會了亮,自知理虧…
  依然坐在衣櫥前,像隻安靜的大狗…守住自己的底線。

  聞言,亮露出了踏入這棟屋子以來第一個幸福的笑容,該說是長久以來第一個幸福的笑容…在光用有些彆扭的語氣道歉的那一瞬間,自己彷彿看見了光還是從前那個乖順聽話的光…
  其實光一直都愛著自己,光現在已經很心煩了……身為伴侶的我沒有常伴身旁,加深了許多不安…光的心原本就千瘡百孔…即使有什麼事情讓他動搖了對我的印象其實也不奇怪…光自己清楚這一點,所以才對我說『對我無所謂信任問題』…因此只要是我想要的、我說的、我期望的…即使會傷害到光自己…光也會照做…
  一直都是這樣…任我予取予求…甚至連珍貴如火紅眼這樣的東西都不例外。


  再次將光擁入懷中,不意外…光立刻全身僵硬,只是這次沒有出聲制止…可能是由於剛才的理虧而有所歉疚,也可能是光其實也渴望溫暖…

  路燈閃了幾閃,點亮…夜色已然降臨。
  初夏的和風吹入室內…讓亮感到一陣窩心…
  原來光不只是打掃乾淨而已…甚至每天都回到這間房間打開窗戶通風…其實…在光心中是真的期待我偶爾回來小住吧…只是這些可能會給我帶來壓力與困擾的話……光從不說出口,光明白我的處境…所以不敢說也不願意說。


  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時間,晚風緩緩在室內流過…在亮感覺到光似乎不再這麼僵硬時,自己的手腳卻已經開始僵硬…可見時間真的過了很久…


  光不會無緣無故對我鬧脾氣,他說的話、做的事情都有一定的顧慮…只是像現在這樣等同於重新征服光、取得光的安心與依賴…讓我有些莫名…到底在這之前、在我們之間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小心翼翼地改變了姿勢…發覺光沒有像剛才那樣反抗掙扎…有些鬆一口氣,掌心透著愛惜的溫度,輕輕撫摸著後腦的金髮…給予安慰…
  光…我心愛的光…對不起…我不明白你在不安什麼…只要你不安我就願意像現在這樣陪伴你,但真正讓我介意的是…我明白…原本就傷痕累累的心承受不了更多的傷害了,我怕有一天即使我有心呵護…光的心卻再也無法痊癒…



  好想就這樣一直依偎在亮懷裡…很安心、很溫暖的感覺…但是我明白…這些已經不再屬於我了…我不可以任性,只要好好表現…不要讓亮擔心,亮就可以無後顧之憂的守護他現有的家人……我不可以再妨礙亮了…我的脆弱只會給亮造成負擔、讓他擔心…
  這樣是不對的,雖然我不知道亮還會在乎我多久…但我知道不能繼續讓他在乎下去。

  「亮…謝謝,」輕輕退開一點距離,依舊是黑色的雙眼:「聽我說…衣櫥裡的東西,還有那張SIM卡…是真的不能讓你碰的,」

  輕輕扳著光的肩膀,凝視與聆聽。

  「我不知道還要過多久的時間才能讓亮聽見那個來電答鈴,但我知道不是現在……有些東西…錯過終究是錯過了,」看著亮因不滿而微微挑起的眉梢…靜靜地說著:「無論基於什麼原因…如果亮還能信我一次,或者就當是我的請求…拜託你,別看這扇門後的東西。」曾經,那是我愛你的證明;現在,那只會是你的負擔而已。

  不以為然的視線,評估的直視雙眼。

  「…亮,」疲倦地靠在門板上,守護著自己愛著對方的證明:「若是你相信我待你至誠,有沒有聽見那個來電答鈴事實上是一樣的。」即使我來不及讓你聽見『我愛你』,但是愛你的心意在過去的言行舉止之中展露無遺…有沒有聽見事實上也沒有多大分別……不是嗎…

  睜大翠綠色的雙眼,瞳孔收縮…

  意思是光對我的一切情感都在那個鈴聲裡嗎?既然是這麼重要的東西…那怎麼能說有沒有聽見都一樣!?那應該是光長久以來想對我訴說的某些心意吧!?為什麼要漠視自己的心意??光這樣不難受嗎??
  好像有什麼突然炸了自己的腦袋…
  光怎麼可能不難受?所以眼睛即使到了夏天也無法恢復成藍色嗎?果然那張SIM卡是一切的突破口…看來非到手不可…


  感受到亮的氣勢,光再度警戒了起來:「別為難」話未說完便被亮的吻截住。
  火紅眼在瞬間點燃,毫不猶豫地一口咬下………亮,別怪我!

  輕微的疼痛…不構成影響…比起十五歲那年完全失去理性的第一個吻,剛剛這種警告意味的啃咬對我根本不構成威脅……當然我明白,光的誓言依然運作著…因此即使是氣極,也不忍傷害我…而這就是光的致命傷。

  親吻持續著,隨著一開始突如其來的掠奪,輾轉演變成征服意味的啃噬,最後卻是溫柔纏綿的輕觸。

  光始終靠著門板,雖在亮的鉗制之中卻是坐得筆直,不回應也不再反抗。

  亮仔細感受著光的一切………不回應也不反抗嗎……
  意思應該是不管我對他做什麼都沒關係,只要我不拿SIM卡的話就沒關係…相信這是他最大的退讓了…果然捨不得傷害我一分一毫…儘管你明白自己根本傷不了我,卻依然心疼我……嗯?這是…剛剛沒注意到…

  窗外的路燈微光灑在光的脖子上,一條皮繩像過去戴的戒指一般圈著光。
  這是……伸手摸向光的胸口,隔著上衣觸摸到一個小小的方塊。

  見到亮的動作…光配合地將皮繩掏了出來,不急不緩的平靜語調:「只是一個隨身碟。」我說過…我會帶著有亮的回憶活下去…

  亮神色一黯……是關於我們倆的回憶吧…全都儲存在裡面嗎…由此可見光有多麼孤單…只能將這些記憶垂掛在靠近心臟的位置,以此做為陪伴…

  注意到亮的想法,光扯出一個好看的笑容:「怎麼了?資料還沒輸入完…我們還可以每天下棋,每天見面…不是嗎?我是真的很珍惜現有的一切。」

  亮緊握著隨身碟,手心被嵌入了稜角……隨後一個吻落在方型的科技產品上…末了…放手將回憶擺在光的胸前;隨即緩緩親吻光的髮……眉眼……耳際……輪廓…溫柔愛惜……
  對不起…對不起…我只顧著向前看,沒想到心愛的光這麼寂寞…一直以為光都明白…一直以為光能承受得了長期的孤單…一直以為光理所當然會等在我身邊…完全忽略了光的感受……對不起…
  即使是現在我依然無法說話…但希望光能夠感受我對你的愛,不曾改變。


  「亮…別再繼續下去了,我累了。」
  依然故我的持續……我感覺得到,事實上光渴望我的擁抱。

  「已經太遲了,亮…錯過的東西就是錯過了,不管你我現在的心意如何,時間永遠都只會向前流逝。」你對明明有責任,還有小音要照顧…夠了…回去吧。
  為什麼光會說這種話?我不懂…我們之間到底錯過了什麼??

  「亮…你今天不該來這裡的,快回去吧。」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很晚了…你該回家了…該回你自己的家。
  收緊了擁抱親吻……我就是不懂,明明光還是依戀著我,為什麼不再回應?

  「亮…我知道我鬥不過你,所以…如果你硬要持續下去我也沒辦法,但我不喜歡違背自己的原則。」
  聽出光的話語裡似乎有著絃外之音,親吻稍稍退開…

  「這是最後一次警告,我是認真的。」
  看著光的動作,亮覺得心臟猛然遭到強烈的轟擊…有什麼東西瞬間炸開…


  光拿著一枝慣用的竹筷,垂直握著,削尖的頂端直直頂著下頷與脖頸之間的柔軟部位……夜色中璧玉的雙眸看得清楚…已經有一絲鮮豔的色彩緩緩沿著竹筷滑落到光的手上…


  居然以死相脅!??為什麼嚴密看守自己的心意到這種地步??不忍傷我所以傷害自己!?為什麼??你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會懂得愛惜自己??難道你不知道我是多麼地珍惜著你?把你捧在手掌心呵護著?寵著?我承認我一直做得不夠細膩,但若你本身不珍惜自己那麼任我如何努力都是枉然!

  『砰!』以迅雷之速打飛竹筷,真是太傷我的心了…光居然不愛惜自己!
  『磅!』將戀人的雙手壓在衣櫥門板上…盯著眼前那一臉淡漠的神情。

  明白亮生氣了…光只是緩緩闔上雙眼:「請別打開衣櫥,這是我唯一的請求。」告白的份量過於沉重,我只想維護亮的幸福。

  沒有放開光的手,兩人持續僵持著。

  光處於完全放棄狀態,顯然一切都無所謂了…而亮被這種目空一切的態度所折磨著……明顯感受到光打從心底幾乎已經厭世了…或許自己再晚幾天出現,或者在本因坊戰之後才出現,光說不定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思及此處,手上力量鬆了鬆…疼惜地親吻被自己捏的泛紅的手腕………
  對不起,我實在是不夠溫柔………光…我到底該拿你怎麼辦才好…我並不想逼迫你交出東西,但是這樣的態度……我好難過…

  深吸一口氣,牽著光的手,掌心交握著……只想靜靜地握著。


  「不行,」抽回自己的手:「牽手有特殊的涵義,所以不行。」
  死命捉住即將自手中溜走的掌心………牽手的意義代表一生的伴侶,光就是我此生唯一的伴侶,這一點無庸置疑。
  「…唉。」掙不開…這該如何是好…握拳吧,至少手心是不能交給你了。

  見光似乎沒有繼續掙扎的意思,只是神情依舊漠不關心…亮緊緊牽著光,小心翼翼地挪動身體,與光一起並肩靠在衣櫥門板上……不再做其他動作,只是陪伴著、坐著。
  眷戀地凝視著身邊輕閉雙眼,毫無情緒波動的光……
  該如何才能讓光不再隱藏自己的感情?如何讓光懂得愛惜自己?究竟是我太過大意?還是光過於細膩?


  這一夜,亮徹夜無眠,藉由手中傳來的感應……亮知道,光也一樣。
  迎接晨曦的時候,兩人依舊坐在原處,疲憊得不願多言。
  亮明顯感受到…光事實上捨不得自己,但卻在等待自己放手。

  本因坊戰,倒數四天。

作者有话说:

帕華洛帝唱《公主徹夜未眠》
《公主徹夜未眠》:義大利文:Nessun dorma,是普契尼最後一部歌劇《杜蘭朵》中由男主角卡拉夫(Calaf)王子演唱的詠嘆調,訴說杜蘭朵公主要全城徹夜不睡,在天亮前替他尋找王子的名字,若無法如期查出,則全城百姓都必須受死。歌曲的原意為『不讓人入睡』,中譯為『公主徹夜未眠』或『公主夜未眠』。
其實草只是借個名目來用用,歌詞與文章內容也沒多大關聯性,總之沒什麼特別意義……事實上草本身比較喜歡這部歌劇貫穿全劇的《茉莉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