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8月26日00:48有一笔充值未备注,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三十九局 病人
作者:形草      更新:2020-08-01 09:30      字数:3812
  急救室內沒太大動靜,往來的護士也神色平常,這似乎讓小亮與佐為安心了些,緒方還在四處周旋,明子依然神情緊張。

  挨到亮與明子阿姨中間:「沒事的阿姨,我老爸以前也有過,之後吃藥控制就沒問題了,老爸之後還是繼續做著他老愛惹我媽生氣的惡作劇,只有第一次發作比較恐怖,畢竟身邊的人措手不及。」
  【呼。】聽小光這麼說,又想到以前陛下好像真的也曾經有過同樣的情況,佐為終於稍微鎮定了些。
  【措手不及算是成語嗎?】嗯……我好像有點長進。
  【這……大概算吧。】這時候說這個不適合吧?
  「真的嗎……小光?我、我完全沒見過這種……」一旁坐著的明子擔心詢問著,亮則是側頭凝視著光,若有所思。
  「嗯,心肌梗塞就是這樣,如果太擔心,反而會給病人帶來壓力,所以我們應該先放鬆一些。」笑瞇瞇……這些東方人不懂Relax嗎?

  此時佐為注意到小光說完這些話後,明子嘗試著調適自己的神情,不禁十分驕傲……小光就像自己帶大的孩子一樣,而且擁有一流指揮家的領袖氣質,善於安撫人心,但是轉念一想卻又認為小光是最需要別人安撫的人吧?自己剛剛也受到小光的安慰。
  ……用大袖撫撫臉,眉毛彎彎閉著眼,心中對著自己叨唸:剩下的時間一定要好好陪小光,不要老是撒嬌,啊啊……想下棋的時候除外喔。

  三人一魂,三立一坐,背靠著牆排成一直線。

  感受到手背上突然的溫度,小光愕然側頭,視線沿著這隻覆在自己左手背上的右手向上延伸……亮!?

  「我只是稍微體會到一點點,初遇時的你的心情罷了。」感同身受的低語,凝視著眼前的地面,依然握著光的左手……早上是真的以為自己會失去爸爸,當時說不怕是騙人的,只是比媽媽鎮定些而已。
  那光呢……光失去家人的時候,也很怕吧。

  光輕輕將手抽出……抱歉,我不能接受你帶給我的任何安慰,那會使彼此越陷越深。
  感受到肌膚的移動,亮立刻緊緊握住,不容許逃脫,有些生氣……為什麼你老是要逃走?

  繼續掙脫。
  暗中較勁。

  拜託,放手……
  發動念,『黏』住掌心的這隻手,這樣你就再也逃不掉了。

  驚恐,亮剛剛好像對我的手做了什麼,嘖!只能感覺卻看不到……
  別怪我,光。

  而亮與光的這一系列動作與神情,全數落入一旁的明子眼中。


  【佐為,我的左手怎麼了?你看得見嗎?】知道被念黏住即使是腕力大賽冠軍也無法脫身,索性放棄掙扎。
  佐為蹲在亮光身前,用力地看:【好像有繩子一樣的東西把你們倆捆在一起了,我看不清楚。】依然努力不懈地瞪著眼。
  【啊啊!改天得問問尹老師念能力與魂魄之間的關係!】一定是亮憑空具現化出什麼東西,可惡!還不知道這東西有什麼特殊功能……雖然亮不會害我,但我也不想連累他啊。



  塔矢老師正如緒方與小光所預料的,觀察一陣子之後便可出院,而前五冠王入院的消息很快傳開,小光也按照約定將狀況知會了河合先生與椿大哥。
  醫院白色長廊轉角的公用電話,小光拿著話筒,背靠著牆……
  「……嗯,沒什麼,替我向刀疤大叔問好……嗯,安啦,拜拜。」

  掛上電話之後,背脊沿著牆面……滑落。
  瞥眼見到戶外光線,看上去已經下午了,明子阿姨回去替塔矢老師收拾簡易行李,大哥也回棋院交代情況,竟然……剩下我跟亮……

  【佐為,你要等塔矢老師醒過來嗎?】
  【嗯!】超大幅度用力點頭。
  【我知道了。】繼續癱坐在牆角,抬起自己的左手,凝視,什麼都看不見……但這東西還在,似乎不會因為距離而脫落。

  「你發現了。」亮走了過來,注意到光一直看著自己的左手。
  「……我去買些吃的,你也還沒吃吧?」起身準備離開,現在不太想見到這個人。
  「一起去吧,醫生說爸爸大概要傍晚才會醒過來。」我好像做得有些過了。
  「萬一醫生或者護士要找人問話,家屬在比較好,」斜眼看向亮:「反正我已經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了,不是嗎?」自嘲地擺擺左手。
  「你生氣了?」這次自己是做得過分了,希望……沒踩到光的底線。
  轉身面對亮,溫和地笑著:「我說過會報答你,當然不會為了這點小事情生氣,只是一開始嚇了一跳罷了。」為了塔矢老師,亮一定很不安,不然不會對我做這種事情,甚至放棄與我的棋賽……我不想再給他增加心理負擔。
  「我不曾想過要你報答,」安靜地交談:「因島的事情我知道了。」

  「唉。」就知道強化系的人守不住秘密,況且尹老師原本就沒答應我要守密:「所以你不曾想過要我報答,那想要什麼呢?」其實很累人啊。
  思索了一下:「在安全的前提下,我希望你不要離開我或者尹老師,更不要離開這個城市,僅此而已。」
  「做不到。」見到亮嚴峻的神色,於是無奈思考:「哎,在事先告知的前提下,我才會離開,這樣能接受嗎?」
  審視的眼神:「……可以。」

  話音剛落時,小光手上的束縛感不見了,凝視自己的左手……自由了,卻好像有一種失落感。

  【小光,小亮好像把它弄掉了。】佐為依然努力地看。
  【嗯,我感覺到了。】轉頭看向亮,笑笑:「謝謝……我去買些吃的吧,剛剛我真的沒在生氣,只是我覺得能陪伴自己的父親是很幸福的事情,希望你好好珍惜。」
  安心而溫柔地笑了:「你連我擔心的事情都看穿了,我回病房等你。」

  佐為靜靜跟著小光,思索著剛才的對話,小亮他應該發現了,我能期待小亮打開小光的心結嗎?神啊,我怎麼樣都無所謂,但請你幫助小光。


  另一邊小亮在病房裡,回憶著剛才的對話。
  光……你自己都沒發現嗎?被別人限制了自由,你卻說是『這點小事情』,一般人會非常憤怒,甚至會大打出手……你對自己的事情就這麼漠不關心嗎?或者,你其實希望手的另一端繫著可以回去的地方?
  你是最缺乏安全感的人,卻總是在安慰別人。
  我該給你更多時間,讓你學習關心自己,或者強制讓你接受我對你的關懷?
  剛才真的很不想解開對你的束縛,基於私心我當然想採用後者,但是理智上認為應該讓你慢慢試著重視自己的感受,表達自己的情緒。
  我到底該怎麼做才好呢……才不會傷害到你,又能撫平你的傷口?



  午後宜人的暖陽灑入室內,明子在家裡收拾著住院用所需物品,跪坐在榻榻米上忙碌著,周圍散落著各式各樣住院所需。
  整理包包的手突然停頓了下來……


  阿姨您放心吧,即使我無法成為小亮的另一半,小亮也一定能獲得幸福的,塔矢家對我的恩惠我也會永遠記得,將來如果有我能幫上忙的地方,縱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想起小光當時說這些話的神情,那孩子是認真的,原來這些都不是隨口說說……當年,不過是為了拿回被搶匪奪走的戒指,小光不惜暴露身分的危機,任憑槍口對準自己也向前拼鬥,那孩子至情至性,從前聽他的音樂就知道了,遭逢災變之後更加明顯……任何一點恩義都會銘記於心,偏偏對於蜘蛛的仇恨卻極力壓抑……壓抑並不符合小光的性情。

  怎麼自己就沒注意到?隨著年齡的增長,小光跟三年前不一樣,越來越會隱藏自己的感情……剛剛在醫院,雖然側著頭看不清楚狀況,但他似乎拼命拒絕小亮……他們都才十幾歲啊!小亮到底有沒有想清楚?小光在大學同學之中多少也見過成年人的戀愛關係,但小亮呢!?

  小亮這孩子外表乖順,事實上是因為只對自己專注的事情執著。小光至少還有個雙胞胎哥哥當玩伴,小亮的世界卻只有圍棋,遇到小光之後對他太過執著了,傾注所有的友情、愛情、甚至對於對手的惺惺相惜之情於一身,小光受得了嗎!?看剛才小亮握住他手的模樣,這次小光妥協了,但是下次呢?在我看不見的地方,萬一小亮把小光逼急了……小光會再一次妥協嗎?

  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小光一定會忍耐到底,甚至不會讓任何人察覺,這孩子變了,現在已經很擅長隱藏自己的情緒。

  即使我無法成為小亮的另一半,小亮也一定能獲得幸福的,塔矢家對我的恩惠我也會永遠記得。

  甚至現在就已經做好了最後必須分離的心理準備嗎?小亮到底有沒有想清楚?即使事前有了心理準備,小光根本承受不了更多失去……

  「我到底……該怎麼做才好……」想著住院的老公,想著兩個孩子的事情,想起過去美津子所受的委屈,心煩意亂……




  「媽媽,」小亮見明子進門,低聲開口:「爸爸已經醒過了,剛剛又睡下,醫生說一切正常。」
  小光只是靜靜地接過明子帶來的東西開始整理……彷彿理所當然。

  看著小光整理物品的背影,不禁感嘆……沒想到當日在浴室隨口的一句玩笑話,卻一語成讖。
  「媽媽?」發覺母親神色不對,從小沙發上站起。
  「沒什麼,媽媽只是有點累。」坐了下來。
  小光整理好東西,轉身:「阿姨吃過了嗎?要不要我去買一點什麼?」
  【小光,明子阿姨從剛剛進門起就一直盯著你看……】佐為敏銳地察覺了異樣。
  【……】小光愣了一下,腦筋轉了幾轉,已經瞭然:【……這樣啊。】

  此時小亮注意到最近一直是黑藍色的流光,幾乎在瞬間變成黑色。

  「……阿姨,不餓的話我先回去了。」笑瞇瞇卻意有所指地看著明子阿姨:「……嗯,您放心,我不會隨便來打擾塔矢老師的。」
  明子一怔,這……這句話是一語雙關,這孩子已經都知道我的心事了!但我、我也不是那個意思啊……

  亮顯然也發現了這句話的涵義,迅速看向自己的母親。
  ……被發現得太早,一切都措手不及,自己甚至連光的傷痕都還沒撫平!

  亮很想開口說些什麼,卻被光搶先一步:「阿姨、塔矢你們要加油,病人很需要家人的照顧喔。」與佐為最後再看一眼塔矢老師:「那……再見。」

  看著光消失在病房外的背影……亮頹喪地坐回小沙發上,與明子比肩。
  母子二人思潮起伏。

  光,病的人是你,我該拿你怎麼辦!?
  小光,其實你才是病人啊!我該怎麼試探小亮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