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四十局 來日方長之一
作者:形草      更新:2020-08-01 15:30      字数:4102
  「……原來如此,大概還有多少時間?」

  柔和的光線由明亮大窗灑入單人病房裡,帶來春日裡的生機,塔矢行洋坐在床上,顯得精神奕奕……但……眼神卻透露出些許寂寥。
  【……我也不是很清楚,】佐為又看看自己的手掌:【新初段系列賽之後就有這種預感,大約再不到一個月吧。】

  「新初段系列賽後開始有這樣的感覺,詳細日期佐為自己也不確定,大概是五月初吧。」小光有些落寞地轉述著……討人厭的五月。
  接著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猛然抬頭:「是那個時候!因為我回答出塔矢老師的問題!」迅速轉向身邊的佐為:「原來如此!我當時什麼都不說就好了!為什麼我這麼笨!為什麼我要知道答案!不說出來就都沒事了!可惡!」

  【小光不是這樣的!】「藤原你冷靜一點。」

  「原來……是我害佐為消失的……那一家四口也是……不來找我就可以活得好好的!結果,都是我害的……」雙目失焦,喃喃自語,原本黑色的流光上面閃爍的光輝也消失了,純粹無光澤的黑色。

  【小光你冷靜一點!】「藤原不是這樣的,」

  「雖然我不知道你說的一家四口是怎麼一回事,但佐為先生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定定地看著眼前與自己兒子同年的孩子:「佐為先生當年自己放棄了自己的生命,但是卻因為對圍棋的執念而遇見了虎次郎、遇見了你,幸運與不幸本身是一體兩面。」

  小光呆呆地聽著。
  佐為懇切地看著行洋先生,畢竟自己所處的立場實在很難打開小光的心結。

  「他的幸運是能夠經歷一般人無法擁有的長久歲月,追逐他的夢想,並且與虎次郎一起造就了『本因坊秀策』,也栽培了你;當然他也犧牲了很多,無法自行拿起棋子對於棋士而言就是最大的犧牲。」確定眼前的少年真的有繼續聽:「未發生的事情沒有絕對,已發生的事情也沒有如果,這就是當初我能立刻接受佐為先生存在的原因。」

  小光仍舊呆呆地聽著。
  【小光,很多事情必須順應天命而為,行洋先生說的沒錯,已發生的事情沒有如果,這一點當初緒方對你告白的那一天我也提過了,想起來了嗎?】

  小光只傻傻地朝佐為的方向點頭,塔矢行洋知道佐為先生正在對藤原說話。
  【跟著老鷹的那一家人也是一樣,幸運與不幸本身就是共同存在,事情總是互有因果。】
  「因果……」仍然呆滯。

  塔矢行洋已經由這兩個字大略明白佐為的想法,注意著藤原的表情,如果佐為先生不在了,自己有義務要照顧畢生對手與知己的弟子。

  【雖然這麼說有些殘忍,但是小光你仔細想想,若不是因為他們,你說不定可以得到朋友的信息,他們若不追尋老鷹也能好好活著,雙方都有好處,不是嗎?但是『已發生的事情沒有如果』,他們選擇追尋老鷹的時候就已經注定了往後的結局,這就是『因果』。】
  佐為嚴肅認真地開導著小光:【又或者當初他們認為『未發生的事情沒有絕對』,因此懷抱希望前來與族人會合,『如果』婆婆沒有不小心,那是不是你既能得到信息,他們也能平安遇見你?】

  小光石化在醫院病房裡,另外兩個成年人與魂都認為現在最好保持安靜,給孩子一點時間。

  良久……

  「……就跟當初塔矢老師決定在與我的新初段對局後引退是一樣的,當時我還對佐為說:有時候一句話、一個決定,都有深遠的意義,跟圍棋一樣……那時候我還說這就是『人生如棋』的道理。」
  【沒錯,這就是因果。】佐為見到小光總算有恢復的跡象,充滿期待。
  塔矢行洋坐在床上點頭同意:「現在你應該對自己說過的話有更強烈的認知。有時候人們雖然知道一件事情,視為理所當然,卻不是真正瞭解,現在的你應該明白得更透徹了。」
  小光仍舊一邊思考一邊自語:「很多事情必須順應天命而為……人不可能違背自己的心意而獲得幸福。」
  「這些應該是佐為先生曾經對你說過的話。」塔矢行洋繼續觀察小光的神色,這孩子振作得很快。
  「所以……我能做的就是趁現在珍惜與佐為相處的時光……」喃喃自語。

  【小光知道我要離開後,一直都在這樣做啊!】努力開導,總算有些轉機。
  「你在知道佐為先生即將離開時,就很積極的這麼做了。」

  「我很積極的這麼做……」有嗎?

  【你不是馬上跟森下老師請假,帶我去看虎次郎嗎?】
  「你立刻策劃了去京都與因島的短期旅行,帶著佐為先生回憶過往。」

  「……是這樣啊?」說起來好像是。

  【就是這樣!小光直覺上就已經為我們彼此做了最適合的決定!】
  「雖然一開始無法釐清自己的感情,但是直覺讓你做出最適合的決定。」

  「好像真的是這樣……吧。」

  【就是這樣沒錯啦!小光對別人的事情都很精明,對自己的事情就很遲鈍!】
  「你應該多凝視內心,多關心自我,這樣才能更瞭解自己。」

  光突然很不合時宜地汗了一下:「……你們兩位真的都聽不到彼此說的話嗎?真是超有默契。」不是聯合起來耍我吧……不,佐為就算了,塔矢老師不會做這種事情。

  【小光我才不會那麼無聊!我才不會做那種事情!】魂魄在醫院病房裡大聲嚷嚷。
  「呵呵,」塔矢行洋看向小光:「佐為先生現在應該正在努力反駁,說自己才不會拿這種事情戲弄你。」
  【什麼叫做佐為就算了,『塔矢老師不會做這種事情』!?】心理不平衡!
  「佐為先生,這是平時個人形象問題。」罕見地露出調侃的笑容。

  小光再次石化在醫院病房裡,塔矢老師不只看穿佐為,連自己的想法也能看穿,如果塔矢老師是變化系的一定很恐怖,既能看穿人心又愛騙人……不,老師應該沒騙過人……呃,怎麼我也被尹老師傳染了?以塔矢老師的洞察力說不定很適合當指揮……不行……亮的音癡神經應該是遺傳自父親的。
  心裡想通之後豁然開朗……雖然仍為佐為的即將消逝而惋惜哀傷,卻也開始想一些不著邊際的無聊事情。


  「啊!小光你來了啊。」明子此時走進了病房。
  糟糕,聊得很愉快忘記時間了……阿姨都是這時候過來的:「……我也沒什麼事情,打擾了,對不起!」拿起自己的隨身小包,低著頭……準備離開。
  塔矢行洋立刻感覺到藤原的反應不對。
  佐為卻很難過,行洋先生與自己再怎麼有默契,也不可能洞悉這之中的一切。

  「怎麼不多坐一下?」明子趕忙上前替小光理了理額前的金髮:「你這孩子真是的,棋賽不忙的話就常過來家裡,行洋住院家裡很多事情我一個人照應不來的,小亮又只懂得下棋,」愛憐地看向小光,意有所指的眼神:「至少你懂得一個人生活,我陪在醫院的話,小亮也需要人照顧,你們都是孩子嘛……來日方長,不是嗎?」

  【佐為,明子阿姨是……重點是來日方長又是成語嗎?】現在的情況是?
  得知明子的態度,佐為稍稍寬心……解讀:【……我想明子阿姨並不是反對你們的意思,只是覺得你們都還年輕,愛情這種事情長大一點再談。】沒錯…小光跟小亮還有很精采的人生要經歷,來日方長……加油。
  【但是我壓根兒就不打算接受亮的感情。】對明子阿姨笑笑:「我明白了,小亮是我重要的朋友兼對手,永遠都是。」

  「……」有些愕然,看來是小亮單方面的感情啊。
  「阿姨什麼時候需要我過去幫忙?」
  「啊,差不多都是……」我想是小光背負了太多東西,無法輕易接納小亮吧。


  小光告辭後,明子望向窗外柔和的光線…勾起嘴角:「也對,來日方長嘛……」
  塔矢行洋莞爾:「怎麼覺得你跟小光有事情瞞著我。」
  「呵呵……小亮他啊也有事情瞞著你,不過那是我們母子之間的秘密。」自己的老公會用什麼樣的心態面對兩個孩子的感情……有些憂心:「……老公雖然很少提到小光,但是你們相處得很好呢,下次可以嘗試直接叫他小名嘛,這樣比較親切。」稱呼會改變與一個人的距離,或許……我可以從細節幫助孩子們。

  「跟小光相處得好是因為我們之間也共同保有一個秘密,」笑看自己的妻子:「不在他面前稱呼他的小名只是單純的因為習慣了。」
  「……共同保有一個秘密?」視線離開春季裡的晴空萬里,擦了擦手準備削一些水果。
  「是啊。」
  「呵呵,真好玩。」


  小光的身世之謎,小亮的情感,是我和小光之間的秘密。
  棋逢敵手、人生知己,是我和藤原師徒之間的默契。

  兒子到底能不能安撫得了小光啊?
  棋逢敵手、人生知己,希望兒子懂得珍惜。

  嗯,小亮沒問題的,因為他是我兒子。
  雖然閱歷較藤原尚淺,但是相對的心緒較為穩定,小亮沒問題。




  四月下旬,緒方成功拿下人生的第一個頭銜,十段。
  塔矢行洋出院後絕大多數時間都在家裡,不時有棋士們登門請求指教,但是小光要來家裡的時段,塔矢行洋謝絕所有訪客,與小光兩人待在棋室裡。小亮如果時間配合得上也會在一旁觀戰,偶爾小光會利用SAI的思路與小亮對弈。
  對於這一點,小亮雖然疑惑卻沒有詢問原因,原本自己就不是一個愛多問的人,光這麼做自有他的道理,只要不會威脅到光的安全又能使光高興,其他瑣碎的問題都可以忽略,或許等到某一天,光想找人傾訴的時候,就能知道答案。

  不幾日,小光在緒方的公寓裡,替自己大哥整治了一桌飯菜,慶祝獲得十段頭銜……不可否認緒方帶給小光類似父親與兄長的溫暖,而又保持著彼此都能自由呼吸的距離,對於這一點,佐為非常感謝緒方。

  「……不過他已經消失很久了,大概不再下網路圍棋了。」太棒了,小弟弄了自己最愛的羅宋湯,收這個小弟果然值得。
  「大哥很希望與SAI對局嗎?」太好了,與大哥吃飯就有這個好處,我們都是西式美食主義者。
  「雖然我已經獲得十段,但是要大家真正肯定我的棋藝,就必須等明年守住這個頭銜再說。」喝了一大口湯,說著自己的願景:「我真正的戰鬥現在才開始,我想要與更多頂尖棋士對局……這個月有碁聖戰挑戰者決定賽,只要贏了這一局,就等下個月開始的五番勝負了,」知道小光還在聽著,夾了一筷子涼拌甜椒,繼續:「而名人戰也緊接著在夏天到來,只要我一路贏下去,就不怕沒機會跟職業棋壇的頂尖棋士對決。」

  【緒方在職業棋壇多年,小光……有很多在棋院的事情你可以以他做為參考。】我不在之後,人生還有很多除了圍棋之外的事情需要注意。
  感應到佐為未說出口的心思,小光一邊吃著:【還有冴木前輩他們,沒問題的,佐為。】我只想現在好好珍惜與佐為在一起的時間,其他以後再想……

  緒方持續吃著,一邊配啤酒一邊露出小孩子一般的不滿語氣:「但是SAI隱匿在網路之中,並不是我一路贏下去就能遇上的對手,完全只能憑靠機緣的感覺……差透了!」


  聞言……小光與佐為對望一眼,會心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