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微信认领:6月17日13:27 用户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51. 這個劇本要BE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20-06-29 20:30      字数:5192
  彼岸迫不及待地下了車,卻在踏進醧忘臺之際,驀地一頓,激動的心情逐漸冷卻。他深吸一口氣,接收到望老太太引頸盼望的目光,便按捺住情緒點了點頭,緩步朝房間走去。

  越是靠近,就越是感到一份近鄉情怯。

  亡魂歸來,即便選擇輪迴,也不會立刻投胎。從申請、填表、審核許可,到正式喝下忘情湯,都需要一段時日。這段期間,自然也需安排住處。

  所以,這千年來,他為了迎合孟坡每一世的身世,每隔數十年就改建一次醧忘臺。有時是鄉野木屋,有時是漢風宮宇,他曾造出一棟歐式城堡,也曾弄出一棟日式和屋,到如今,就成了洛米這時代年輕人大多會喜歡的美式別墅。

  但不論如何,這裡的一草一木都儘可能保留最初的影子,像是要透過這個方式,告訴每一次用不同樣貌回來的人:「我們一直都在彼此的生命裡,從你在忘川河畔撿到我的那一刻起,你就不曾離開過我,只是家裡在你沒發現的時候變得更熱鬧了。」

  說起熱鬧,彼岸也是無奈。最初他的夢想是,與心愛的美人朝夕相對,永生永世一雙人,但可惜,孟坡竟然有養孩子癖。

  據說,這位風神還在人界遊蕩時,便時常收養一些小動物,不過那些寵物多為平凡牲畜,年歲一到就走了,偶有三兩隻沾染靈氣開了靈智,卻因修行不到家,沒能有成精的機緣。

  儘管如此,孟坡仍習性不改,甚至還在定居靈界後變本加厲。

  曾經,他為了尋找藥材,抱著小彼岸浪跡靈界,就在途中收了一隻掉進忘川河差點魂滅的鯉魚精。因小魚精長得較一般鯉魚嬌小,尾巴尤其短,被彼岸笑稱是矮魚,直到小鯉魚修煉成人,孟坡這才替小徒兒改了名,叫艾聿。

  後來,他因煉藥遇上一難事,欲找一位故友請教,遂帶兩個徒兒去一趟陽間。那日,他們在客棧吃著糯米雞,一隻黑白毛的小奶貓就聞香跳上桌,孟坡見牠極具靈性,便分牠吃了一點。吃完後,貓兒就主動趴到他腿上磨蹭,姿態十分地可愛。

  孟坡用靈力探測一番,發現這貓不是普通的小貓,而是一種似貓又似虎的靈獸後代,便大感驚奇,動了收養的心思。

  然而,兩位徒兒的反應卻截然相反。

  「師父,我們能不養貓嗎?」小艾聿躲在比他嬌小的師兄背後,難以克服天生本能地抖著魚身,因為他想起小時候被貓咬過的悲慘往事,至今尾巴上都還有牙印。

  「你的修為比他高,有什麼好怕?」小彼岸一臉鄙視地甩開魚,冷冷瞪著霸佔師父大腿的貓,心裡酸得要命,嘴上卻還保持著甜甜的蠻憨語氣,說:「師父,這貓看起來好蠢喔,連路都不會走了,不如放生吧。」

  「……」

  只見威猛的靈獸子孫癱倒在孟坡腿上,朝天翻著還很苗條的小肚皮,喵嗚喵嗚地流著口水抖後腿,滿臉就是吸木天蓼吸嗨的癡傻樣。

  孟坡心滿意足地撸著貓,說:「他不是蠢,只是吸……咳,只是為師馴貓有術,牠在表示好感而已。」

  他絕不會承認,以前為了吸貓,就天天往木天蓼上打滾,結果估計是滾多了,味道都浸入皮膚血液裡,至今身上都還帶著淡淡的木天蓼味。

  小彼岸吃味極了,眼見一天過去,又到了吃飯時間,那蠢貓還是沒從心愛的師父腿上下來,就乾脆一把抓過這個小三貓扔給自家師弟,「你的貓糧在那。」

  小艾聿:「……」

  小貓聞了聞,雙眼微瞇,感覺似乎挺美味的。

  之後,小貓就一路跟著他們回靈界,並在醧忘臺住下。基於這一路走來,小貓對糯米雞這道菜特別情有獨鍾,他們就乾脆叫牠糯米雞了。

  再後來,有大妖闖入靈界,欲奪一個亡魂還陽,閻王派出陰兵與黑白無常攔阻,然而大妖修為深厚,一群人打得天昏地暗,戰火竟波及到醧忘臺附近的望鄉臺。

  望鄉臺原是為一顆靈石而築,那靈石能助亡魂探視陽間親人,但這一戰令望鄉臺悉數崩塌,靈石也被毀得只剩一小塊。孟坡本就稀罕這靈石,一聽聞消息,就立刻趕來護下這顆僅存的殘石,並偷偷養在家裡。

  望鄉殘石被孟坡泡在藥池中調養,終於在某日成功化形,但畢竟不完整,只化出一顆老婦的頭。原來靈石是幽冥初成時就被帶入靈界,卻還來不及成神,就被毀了根基,如今勉強算是鬼仙,他們便以望老太太稱呼之。

  至於史萊姆們,則是超乎預期的意外。

  起初,孟坡擔心小彼岸時不時掏出遺留物會嚇壞鬼,便就近取材,用忘川河水做了乾坤球,按分類裝進遺留物,等滿了再打破乾坤球,一次吸收。

  後來工作越來越忙,他怕來不及添補,就抽空做了一整間房的乾坤球,以致於到他殞落後,都還剩下七顆,即便後來裝滿了,彼岸也不捨得打破師父留給他的僅有遺物,卻沒想到他竟陰錯陽差地養出了史萊姆。

  天生地養的神靈多成長緩慢,越是高階的神越是如此,因此等艾聿都長成了瀟灑青年,彼岸仍是水嫩的少年模樣,而他對孟坡的戀慕也越發地深刻。

  舉凡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他那違背師徒倫常的情感,儘管對他來說,從來都沒有倫常問題,因為他從一開始就是抱著追媳婦的心思接近孟坡的。

  但無奈的是,孟坡不僅養孩子上癮,還是個工作狂。

  經過千年的潛心研究,孟坡終於發明出能封印前塵往事的湯藥,取名為忘情。忘情湯可取代記憶封印術的傳統作法,加快投胎效率,極省鬼力資源,又沒有傷害覺魂的後遺症,因而此湯一出,就被閻王大力採用。

  他還發明了千百種毒湯,通稱為十八層地獄,只要將罪魂丟進毒藥池,就能體會被穿腸拔舌等幻覺,不必耗費大量資源維持幻術法陣,也不用擔心刑罰過猛導致傷亡,成為牛馬獄官最愛的刑罰手段。

  除此之外,他對靈界生物與植物的諸多研究,也為醫療界開通一條寬敞的道路,同時也為酆都的衣食住行等民生奠下可永恆發展的基礎。

  孟坡以此天賦,成為靈界未來科學文明的鼻祖。

  然而,最初的忘情湯並不完美,它同傳統封印法一樣,存在著在外力刺激下恢復某一世記憶的風險,因此他沒有懈怠,繼續致力於忘情湯的改良。

  漸漸地,孟坡開始顧不上日常起居,幾日不眠不休成了常態,彼岸便不辭辛勞地照顧他,甚至覺得,師父最好就這樣永遠被他圈養,誰也不能靠近。

  可惜,彼岸的心意,孟坡始終無法細思,儘管每一次的目光相對,都是他人無法介入的親暱,也儘管在彼岸的百般勸誘下,孟坡戴上只屬於兩人的靈犀印記,但他的心頭並不只裝著視若珍寶的少年,他還裝滿了整個靈界。

  安定靈界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特別是過往積年累月的怨氣清除不盡,總會一次又一次地刺激亡魂怨靈化,進而引發魙禍,或吸引陰獸襲擊,有時甚至有來自人界的威脅。

  而每一場戰役,都令他們失去一位同伴。

  第一個犧牲的,就是鍾無雙。

  「往後就交給你們了。」

  戰神鍾無雙目光堅毅地說完,便以身為刃,與那由龐雜怨氣所化的大魙同歸於盡,留下一把唯天命者可得的劍,稱為七星。七百年後,一位年輕鬼因緣際會地舉起七星劍,斬殺百名惡鬼,巧的是,那青年也姓鍾。

  如此又過了千百多年,最初的那批創始神只剩下閻王、總判和孟坡,所幸後來陸續加入許多新血——地藏菩薩、鍾馗、謝范黑白無常、牛馬獄使……皆是應天命之人,延續殞落者的傳承,令核心體制越漸完整。

  而孟坡也從不藏私地寫書散播知識,分享所有研究所得,吸引無數追求真知的同好鬼,使靈界的學術交流風氣越來越盛,生活水平亦大幅改善。

  舉凡非罪大惡極的鬼,只要有才學,願為靈界的發展貢獻心力,不論士農工商文武醫理藝,皆能留下成為鬼民,進而得到修煉的機會。人界史上東西方所有赫赫有名的才子皆聚集於此,激發出更多智慧的火花。

  當時的酆都,儼然已有千年後現代文明的雛形。

  *  *  *  *

  洛米睜開眼,感覺房裡多出一個人,身上的靈光便漸漸褪去。

  彼岸則默默站在門邊,不敢出聲。

  世上有一種沉默,叫緊張,也叫「喔雪特,這一天終於到來了,我現在應該要怎麼辦?是該拿霸道大佬與糯米小可愛的劇本,還是禁欲師尊與小奶狗徒弟的劇本?」

  兩種劇本,兩種路線,也是兩種人設,而且是差了天南地北的那一種!

  彼岸正猶豫不決,見洛米慢慢轉過身,便試探性地呼喚:「洛米?」

  洛米一個眼刀射來,「你叫我什麼?」

  眼神確認無誤,是「為師非常生氣」的眼神,彼岸就一秒繃緊神經,拿起正確的劇本,迅速垮下肩膀,低著下巴,目光微微往上,進入奶狗撒嬌的標準模式,弱弱地拉軟嗓音,「師父。」

  可惜,洛米已經不是以前那個情商欠缺的孟坡,更不再是那個智商未醒好糊弄的糯米糰了。他微抬下巴,直接丟出一句:「不許哭。」

  彼岸鼻子一抽,立刻將準備滾出眼眶的淚珠憋回去。

  洛米毫不留情地吐槽:「都長這麼高了,你還當自己是萌娃嗎?」

  「……」

  這話真是紮心!

  彼岸默默地摀胸口。明明以前都叫人家小甜甜的。

  洛米面無表情地走過去,伸手就捏上彼岸的臉頰,將好好一張盛世美顏捏成了屁桃臉,「騙騙騙,你趁我失憶騙了我多少事,你自己說。」

  彼岸被捏得嘴巴歪一邊,口齒不清地說:「我說的都是實話,沒有『故意』要騙。」

  洛米氣笑了,「不是故意騙,只是沒把話說全,好誤導我而已。」

  什麼相依為命,等了他很久,是他主動告的白,還直接把人拐回家……害他以為自己渣了人家那麼多年而內疚得要死,但事實上,他們前世一直都是清清白白的師徒關係,才沒有彼岸說的那樣曖昧纏綿。

  可惡,把他被心機猥瑣花吃掉的豆腐全都還回來啊!

  手越捏越用力,洛米是真的氣壞了,氣到胸膛都大幅度起伏著。彼岸這下就心疼了,連忙服軟地求饒說:「師父,我疼。」

  洛米不放手,只是抿著嘴,氣呼呼地瞪著他。

  彼岸只好輕輕顫了下睫毛,眼角噙起淚水,更加可憐地說:「真的好疼,而且師父你手不痠嗎?你知道我最捨不得你辛苦了。」

  「……」

  洛米的手在抖。

  彼岸再接再勵,眼眸微垂,眉頭微皺,將本該如大提琴優雅的低醇嗓音帶上一點鼻音,滿臉的委屈又哀傷,「師父,你別生氣,你一生氣我就怕,怕你又丟下我一個人離開,我不想再失去你了,這是真的,你都不知道我這一千年是怎麼過的,每次你轉世回來,都會用陌生的眼神看著我,想接近你還會被你懷疑防備,我真的好難受。」

  「……」

  這個心機花!

  洛米真是要被萬劍穿心了。

  為何他聽著聽著又有種自己渣了人家的罪惡感?而且看彼岸這副模樣,他竟會感到心疼卻又有被萌到的衝擊,可惡!他為自己的舔顏魂感到可恥!

  為了保住為人師表的尊嚴,洛米只好略傲嬌地輕哼一聲,鬆開手說:「你自己好好反省反省,從現在起,你必須離我至少五步距離,少於半步就再加一步。」

  彼岸頓感一陣晴天霹靂。

  什麼?所以再也沒有親親抱抱了嗎?

  驚覺這個劇本發展下去要BE,他必須大逆轉,來個徒弟黑化強佔師尊的橋段,改走關小黑屋將強X變成誘X再變和X這種喜聞樂見的路線才對!

  於是,彼岸火速腦補好新人設,也不管自己的臉頰還腫著,就迸出兩道冷厲的精光,抬眼看向洛米,開口就是危險的低啞嗓音,「師父。」

  洛米一怔,卻不是被嚇到,而是像發現什麼般,忽然伸手蓋住彼岸的下半張臉,神情嚴肅地打量他的眼眉,「你再抬一次眼給我看看。」

  「……什麼?」彼岸的滿腔戲感被打斷,整個人反應不過來。

  「再抬一次眼,就像睜開眼那樣,快啊。」洛米催促道。

  彼岸只好一臉懵逼地照做,然而洛米卻搖了搖頭,手依然沒有放下來,「不對,少了氣勢,要像剛剛那樣的眼神。」

  這下,彼岸真的很凌亂,而且……而且……他們現在只有一步距離。

  「師父,是你自己靠近我的,不能算在我頭上。」彼岸趕緊澄清,並悄悄在心裡補充,一步距離還太遠,應該要零距離,最好還能負距離。

  「先別管那個了。」洛米滿腦子都是先前的發現,「你快重張一次眼,認真點。」

  彼岸實在是跟不上洛米的思維,不過師父的腦子從以前就很奇葩,他也早該習慣了,便定下心神,回想自己先前做了什麼,再重演一遍。

  這次眼神對了,但又似乎缺了點什麼。

  洛米怔怔望著彼岸那雙冷漠中又帶了點怒意的堅決眼眸,喃喃道:「像,真的非常像,但又不一樣,那個人究竟是誰?」

  彼岸聽出不對了,「你在說誰?」

  洛米沒有回答,逕自陷入回憶裡——前世,孟坡即將魂飛魄散,卻在彌留之際看見了一雙眼。他說:「那人的眼睛跟你好像,又有些不一樣,他的眼神更冷,似乎帶著……審判的意味?」

  彼岸聽著他的喃喃自語,臉色漸沉,「什麼時候的事?」

  「在我魂滅之時,你不記得了?」洛米鬆開手,見彼岸確實沒有印象,就納悶地問:「你沒在我的遺留物裡見到過?」

  彼岸一聽,表情更喪了,「沒有,我不要你忘記我,就把你的神格和遺留物通通封進三世書裡,這樣你一打開書,每一世對我的感覺就都能回來了。」

  對於凡人,記起每世情感是危險的,但對神來說,卻反能將因果看得更清。

  洛米無語嘆了口氣,心裡早就軟得一塌胡塗,也難怪他打開三世書後,能與孟坡的神格融合得這麼快,記憶和情感也變得更加鮮明。他沉吟了會,將手貼上彼岸的額頭,「你自己看吧。」

  彼岸眼前一晃,腦中就被注入一段畫面,是孟坡臨死前看到的那雙眼。

  那眼睛十分冷漠,卻不帶任何厭惡或嫌棄的情緒,而是一種純粹旁觀的審視目光,灰紫色的眼眸與幽冥天空如出一轍,彷彿整個幽冥都睜開了雙眼。

  洛米見他神情越漸震驚,便收回手問:「你知道是誰?」

  彼岸愕然,半晌都說不出話來,直到洛米擔心地喚了他一聲,才回過神來,驚疑不定地說:「我必須回去一趟。」

  回到他的出生地,彼岸。

  *  *  *  *

  【小劇場】

  孟坡:我叫孟坡

  路人鬼:遞湯人?

  孟坡:不對,是孟、坡。

  路人鬼:啊不就遞湯人?

  孟坡:不一樣,孟坡是風神的其中一個稱呼。

  路人鬼:喔,明白了。

  於是,孟坡滿意地回實驗室繼續宅。

  千年後,全人界+全靈界都知道漂亮的遞湯「女神」是風神。

  覺醒後的洛米:孟坡是誰我不認識!(氣哭)

作者有话说:

  
  論彼岸到底有多少個喜聞樂見的劇本?AwA(##

  
  【下篇預告】《修煉是殘酷的》,預計禮拜五發。

  
by 喵芭渴死姬 / 06.29.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