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病房交流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08-05 20:54      字数:2836
  曲奇的情况非常危机,多亏了亚伦信息素的及时安抚,小家伙才有惊无险地挺了过去。

  韩思诉昏睡了好几天,亚伦也在病房守了他好几天。

  他就坐在病床旁边,安安静静地看着韩思诉,有很多话想对他说,也想对曲奇说,只等着韩思诉醒来。

  顾铮也来过几次,除了叹气只有叹气。如果不是他放任亚伦呆在尼洛身边,韩思诉就不会出这种事情,自己的孙子也不会受到伤害。

  好在亚伦已经为他找到了扳倒怀特家的重要证据,达到了一开始的目的。

  顾铮现在正在着手准备对付怀特家,利奥的仇他不会轻易地了了。

  “父亲,尼洛那边怎么样了?”亚伦一直呆在医院里,唯恐韩思诉醒来后第一个看到的人不是自己,所以对订婚典礼之后的事情都不甚清楚。

  “被他们逃了。他身边的那个管家,是夜枭的人,他们当夜就在夜枭的接应下逃离了联盟,我们的人没有追上。”顾铮遗憾地说。

  听到尼洛逃跑的消息,亚伦反倒松了口气。尼洛毕竟是盖亚的弟弟,如果不处理,韩思诉一定不会同意,自己也咽不下这口气。可如果将人处理了,又没有办法和盖亚交代。

  他逃跑是最好的结果,最好跑得远远的,不要被任何人发现行踪,唯有如此才能两全。

  亚伦呆在病房第三天的时候,韩思诉终于睁开了眼睛。

  他醒时是正午十分,亚伦刚刚吃完午餐,半个身子趴在病床的尾部打盹。

  韩思诉先是摸了摸腹间的小坡,确认了小家伙没有什么问题,然后将腿抬高了几公分,打算把趴在自己脚边的大个子给弄醒。

  “醒醒,别睡了。”韩思诉动了动脚,说道。

  亚伦一个激灵坐了起来,看到韩思诉朝他笑的时候,打好的满肚子腹稿又全都忘了个干净。

  护士来了几趟,帮韩思诉输液换药,又交代了几句才走。

  亚伦在一旁憋了半天,最后憋出来了一句“还难受吗”。

  他知道怎么和江小羽相处,也知道该怎么和江诉相处,却唯独不知道该如何与韩思诉相处,故而只能佯装镇定,让自己快速适应角色的转换。

  韩思诉摇头道:“好多了,曲奇没事就好。”他垂首摸了摸肚子,看起来柔和极了,完全不像是平时那个有棱有角的韩思诉。

  “还真叫曲奇?”亚伦陡然放松了下去,轻笑道。当初两个人聊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就吐槽了好久,结果韩思诉居然真给孩子起了这么一个名字。

  “不是挺好的……帮我调一下病床的角度,我想坐起来。”韩思诉不敢乱动,用没有输液的那只手指了指背后的调节按钮。

  亚伦把床头调节到了六十度角,让韩思诉可以半坐着。

  “你有什么问题想问我吗?”调整好姿势后,韩思诉问道。他清楚亚伦想问的事情肯定很多,他早都想好了答案,只等着他来问。

  亚伦原本是有很多问题要问的,第一天的时候就想好了一堆,独自思考了一天后删掉了一半,到现在他只剩了一个想问的。

  “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回来?”韩思诉的演技太好,把他骗了过去,让他相信了他不爱自己。

  可当韩思诉大着肚子伸出手让自己把求婚戒指为他戴上的时候,亚伦就知道了,韩思诉玩笑似的恋爱游戏里,栽进去的不止一个人。

  “我……”韩思诉顿了顿,“因为你救过我的命,给了我活下去的动力,所以我是来找你报恩的。”

  韩思诉这种人,从来没干过几件坦坦荡荡的事情,也不稀罕坦荡,就算是要了他的命,他也不会承认自己喜欢亚伦。

  亚伦看着韩思诉口是心非的别扭样子,只觉得他这样可爱,亚伦自己也满心的高兴。

  从韩思诉回到联盟,他们见面的第一天,亚伦就开始后悔,后悔自己没能在遇到尼洛之前遇见韩思诉,后悔没能在尼洛之前就跟韩思诉发生点什么。

  不过现在他明白了,自己遇到韩思诉的时间刚刚好,也正正好。

  所以他开心,雀跃,甚至恨不得想转个圈。

  天知道Beta想要自然受孕有多么困难,这个孩子就像一个奇迹一样,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他的小Beta的肚子里,又悄悄地长大,一眨眼的功夫,已经会翻身,会动了。

  可想到这里,亚伦又突然高兴不起来了。

  在帝国的时候,韩思诉一定已经知道了小家伙的存在,怪不得他当时看起来如此虚弱,也怪不得自己从来没有看到他开口吃饭,一定是因为孕早期的呕吐反应令他无时无刻不在反胃。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陪着自己完成了绝大部分的行程。

  亚伦还想起了在酒店的套房里,韩思诉对自己讲的那些决绝的话语。

  他其实还想知道,如果自己并非韩思诉遇到的那个人,韩思诉还会回来吗?

  他不敢问,因为他知道答案。

  韩思诉不会回来。

  自己大概率永远不会知道曲奇的存在,即便知道了,也不会把他当成自己的骨肉。

  但所有的假设都是不存在的,一切的因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埋下,现在他看到的都是当年的结果。

  与其对着一个不存在的假设去耿耿于怀,倒不如珍惜妻贤子孝的温情时刻。

  “我……我可以看一眼你的肚子吗?”亚伦对韩思诉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了如指掌,却唯独对这悄然隆出的一团陌生极了,所以忍不住想去了解它。

  韩思诉瞥了他一眼,又将目光分向点滴瓶,没好气地拒绝道:“不可以。”

  怕自己又惹了韩思诉生气,亚伦只坐在一旁安静如鸡。韩思诉也没有开口讲话,气氛一时间变得怪怪的。

  点滴很快挂完了,护士进来收了输液用的工具,又朝亚伦交代了大概的出院时间,然后才离开。

  “把门反锁了,然后过来。”目送着护士走后,韩思诉才开了口。

  亚伦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照做,将病房的门从里面锁好后,才重新回到韩思诉的床边。

  “过来。”韩思诉说,“再近点,我又不会吃了你。”

  亚伦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怂什么,咽了咽口水,一点点地从床脚挪到了床位的中间。

  韩思诉拍了拍床位:“坐过来。”

  亚伦老实地坐了下去。他和韩思诉的距离极近,两个人面对着面,可以清楚地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自己解。”韩思诉说。

  “什么?”亚伦没能听明白韩思诉的话。

  韩思诉:“你不是要看肚子?”

  “啊,是,是,我要看。”亚伦方才恍然大悟,一路将韩思诉身上有些肥大的病号服的扣子解开。

  失去了病服的遮掩,韩思诉露出了像团子似的肚子,圆圆的,不大,甚至有点可爱。

  小曲奇朝父亲表演似的动了动,小脚在爸爸柔软的肚皮上印出了一个小尖。

  “刚踢了我一脚。”韩思诉解释道,“大概是看见你比较兴奋。”

  亚伦新奇地将手掌盖在韩思诉肚子上的那处小小的不规则凸起上,感受到了小家伙蜗牛触角似的蠕动。

  “和尼洛在一起的时候,你也是像这样的吗?”韩思诉没好气地问道。忍了傻Alpha这么长时间,现在该是算旧账的时候了。

  亚伦的一只手正搭在韩思诉的肚子上,听了这话,放下也不是继续摸着也不是。

  确实……实际上四天前的这个时候,亚伦还摸着尼洛的肚子在和孩子讲话呢。

  见亚伦不说话,韩思诉又踢了他一脚,撑起身子去拽他的领子,将眼前的Alpha拉得弯了腰,狠狠地亲了上去,然后抹了抹嘴,问:“是不是也这么亲了他?”

  “不,不是!”小命要紧,亚伦慌忙交代,“没伸舌头!”

  韩思诉有剜了他一眼,顺着脖颈一路啃下来,到喉结处停了一停,虚张声势般得咬了上去,之后问:“他是不是也这样对你?”

  亚伦刚刚光顾着哄韩思诉,什么都没顾上,现在听他这么说,突然豁然开朗,问道:“小羽,你是不是吃醋了?”

  韩思诉收回了身子,将头微微一转,也不看亚伦,只盯着病房的门,说道:“做梦。”

  亚伦笑道:“嘿嘿,可不就是做了场梦。一觉醒来,老婆也回来了,孩子也有了。”

  韩思诉转头又重新看向,盯了他好一会儿,才开口:“我发现你这个人真的不要脸,你给我好好讲讲,谁是你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