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恢复记忆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08-04 20:44      字数:2545
  从被戴维绑起来开始,韩思诉就一直在断断续续地疼,起初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抽痛,渐渐地小家伙越发得不安分了起来,疼痛的感觉和频率也开始增加。

  韩思诉这才开始害怕了,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强装着镇定,以一种看似轻松地口吻说出了自己的诉求。

  韩思诉惨白的脸色把尼洛吓了一大跳。

  尼洛的本意是让韩思诉远离亚伦,以求自己不被疑心,后来被亚伦发现后,干脆破罐子破摔,打算利用韩思诉威胁亚伦,逼他说出哥哥的事情。

  他没想着伤害韩思诉和小曲奇,特别是当他知道了韩思诉的真实身份后,就更加不敢把韩思诉父子怎么样了。

  亚伦则比尼洛更慌,他使劲挣了几下,没能挣脱束缚,便朝尼洛喊道:“快点给我松绑,我们把韩先生送去医院。他绝对不能在这里出事,否则会牵连出大事来的。”韩思诉如果出了事情,第一个不会放过尼洛的就是他的至交好友里奇陛下,到时牵扯的,可就是两国之间的事了。

  尼洛方才缓过神来,将戴维喊了进来,两个人一起解开了捆绑着亚伦和韩思诉的绳子。

  亚伦从没有觉得解开绳子的时间如此漫长过,几分钟和几小时似乎没有了差别——反正都是一样的难熬。

  获得自由后,他打横抱起韩思诉,看了戴维一眼,说:“你来开车,把我们送到最近的医院。”

  戴维没有理他,转而看向了尼洛。

  “听他的,快去快回。”尼洛说,“别担心我,后面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戴维这才跟上了亚伦的步伐,随他一起到了地下车库。

  路过一楼大厅的时候,亚伦看到伊凡和萨米都被捆着扔在了桌边,但他现在顾不上他们,直接绕过了二人。

  终于来到了车库,亚伦将韩思诉放在后座上,但又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后面,于是自己也留在了后座,让韩思诉斜靠着自己,以求能让对方感到舒服一点。

  “能开多快开多快,一切后果我来承担。”亚伦说。

  韩思诉靠在亚伦的肩上,已经是满头的汗水。他闭着眼,一只手放在隆起的腹部,似乎在想办法安抚小曲奇。

  他清晰地知道陪伴了自己大半年的小家伙在悄无声息地流失着生命,但却对此毫无办法。

  他从未如此无力过。

  韩思诉一生见到过太多的死亡,有时他在袖手旁观,有时则是他亲自动手,可他唯独没有想过要见证自己亲生骨肉的死亡。

  这种痛苦不仅仅是肉体上的,更是精神上的。

  他无能为力,只能试图将自己和孩子包裹在墨汁味道的信息素中,通过孩子亲生父亲的信息素安抚,为曲奇寻求到一线生机。

  “亚伦。”韩思诉突然开口,他明显地感受到了身边Alpha因为自己的呼唤而抖了一下。

  之后一阵疼痛袭来,过了一阵子,他才又开口:“你能把信息素再多放出来一点吗?我现在需要你的信息素。”

  由于怀孕的Omega和Beta对除了自己的Alpha之外的其他Alpha的信息素非常敏感,亚伦一直在小心翼翼,唯恐自己的信息素泄露出来令韩思诉雪上加霜。

  见亚伦一脸茫然,韩思诉本想吼他几句,可看到对方脸上焦急的神情,又突然舍不得了,他放柔了性子,耐心地说道:“没事……你尽管把信息素放出来,这是在帮我。”

  亚伦担心韩思诉是疼糊涂了,想开口询问,却被韩思诉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只能老老实实地把信息素给放了一些出来。

  Alpha父亲的信息素对孩子确实有极大的安抚作用,韩思诉腹部的疼痛稍微有所缓解,至少他终于可以多说几句话了。

  韩思诉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解释什么,他只握住了亚伦的手,将它引到了自己略微软下来的肚子上,说:“你摸摸它吧,我怕你以后就没有机会了。”这是我们的孩子,你摸摸它,让它最后给你打个招呼。

  亚伦不明所以,但却没来由地流出了眼泪。他颤抖着手,轻轻抚向韩思诉的肚子,因为不规律的宫缩,那里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般柔软,而是坚硬得如同一块卵石。

  “不会的,韩先生,你放心,你的孩子不会有事的。”亚伦觉得一阵心慌,他怕极了,可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害怕。

  碍于性别,他很快收回了放在韩思诉肚子上的手,抚过对方肚子的掌心,一片滚烫,然后亚伦用那手掌擦了擦眼泪。

  即便还疼着,韩思诉却依旧朝他微微地勾起了嘴角:“不管怎样,你摸过它了……至少你以后不会后悔。”

  韩思诉的话又让亚伦开始迷惑,他从未觉得自己的脑子如此迟钝过,他现在甚至完全无法理解韩思诉说的话。

  “你的愿望想好了吗?”韩思诉突然又问道。

  “啊?”亚伦呆呆地看向韩思诉,他没有想到对方会突然问出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来。此时的亚伦像一个连接不佳的网站,延迟了几秒后,才缓缓地摇了摇头。

  “那你要快点想了,或许我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韩思诉说。

  “为什么?!”亚伦不加思考地问出了口,“你不是买了我的房子,打算一直住在这边了吗?”

  韩思诉没有回应他。

  我连我们的孩子都没能守护好,我又有什么资格呆在你的身边呢?

  亚伦突然想起汤尼的话,或许韩思诉买下自己的房子真的是为了养育他的孩子。

  如果孩子没了……自然是不会再留在这个伤心的地方了。

  “不会有事的,韩先生,我朝你保证,你的孩子不会有事的。”亚伦唯一能做的就是反复安慰韩思诉。

  “它叫曲奇,是个男孩。”韩思诉说,“你喜欢男孩吗?”

  亚伦猛地点头:“你的孩子,我都喜欢。”

  这句话讲得很奇怪,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亚伦又赶紧解释:“我是说……”

  韩思诉却打断了他的话,他不想听他画蛇添足般的解释。

  “亚伦,帮我个忙吧。”韩思诉说,“帮我把脖子上的项链取下来……上面有枚戒指,帮我把它戴在手上。”

  韩思诉朝着亚伦伸出左手,示意对方照着自己说的去做。

  亚伦擦了擦手心里的汗水,摸索着去解韩思诉脖颈间的项链。

  项链的中心挂着一枚银色的戒指,戒指上刻着精致的桂叶。

  他抖着手,将戒指戴在了韩思诉的中指上。

  然后,有什么东西,冲破了包裹着它的网,倾泻而出。

  初春时节,在超市里笑着和他搭话的青年的面孔,从精致的欧裔,变为了漂亮的亚裔。雨季的开始,小心翼翼地贴在自己身上的男孩,由Omega变回了Beta。

  一切的记忆都在一瞬间变回了原有的样貌。

  亚伦呆呆地低下头,看向韩思诉已经显露出球形的腹部。

  这是他们的孩子,叫曲奇,是个男孩。

  他真的快要做父亲了,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

  “小羽……”熟悉的称呼从亚伦的唇齿间流出。

  韩思诉吃力地挤出了笑容:“你终于想起来了。”

  “我……我想起来得太迟了,我居然纵容了尼洛将你绑在那里……我居然以为我爱的人是尼洛……”亚伦语无伦次地说道。

  还好,不算迟。曲奇还在,还能感受的它的父亲对它迟来的爱。

  悬浮车在对话间停了下来,戴维笑着回头说道:“医院到了,两位先生慢走不送。”

  亚伦顾不上戴维,抱着韩思诉冲进了医院。

  曲奇不能有事,绝对不能。

  为了韩思诉,也为了他自己……

作者有话说:

虐完了,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