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联盟之光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08-01 19:12      字数:2705
  帝国军校位于第十七区,与韩思诉所在的二区有十个小时的时差,亚伦的演讲在下午两点,也就意味着韩思诉如果想观看他演讲的直播,需要凌晨四点钟起床。

  韩思诉看了眼时间,现在是晚上十点点,自己还有六个小时的睡眠时间。

  如果是以前,六个小时已经足够韩思诉睡个好觉了。可肚子里的曲奇需要休息,他也不敢让自己太累,生怕小家伙再有什么闪失。

  一觉醒来就到了中午,韩思诉按开光脑,盘腿坐在沙发上。

  难得他今天不想吐,于是订了份餐,一边扒着饭一边听亚伦演讲的重播。

  亚伦穿着一身军装,站在礼堂的讲台上。

  联盟的军装是深蓝色的,很漂亮,穿在亚伦的身上,有点像礼服,显得他既英俊,又挺拔。

  韩思诉站着的时候完全看不出来身材的变化,但坐着可以看到一点细微的弧度,他拿手拢了一下这难以察觉的弧度,低头问道:“他是不是还挺帅的?你以后要是也这么帅,我就满意了。毕竟人类社会归根到底还是在看脸,你长得好看点,以后连世界都是友善的。”

  曲奇没办法回应他,连动一动都做不到,韩思诉自嘲了几声,继续扒着米饭看亚伦的演讲。

  “说实话,其实这不是我第一次来这所学校。你们年轻人可能不太知道,帝国和联盟战前的关系好着呢,每年我们都会交换学生进行比武。”

  讲到这里,韩思诉停了筷子,聚精会神地继续往下听。

  当年他就是在帝国和联盟的求生比赛中遇到自己一生的救赎的。

  投影里的亚伦露出了无比怀念的表情,说道:“其实当初我是不用来的,但我的一个朋友突发了紧急状况,临时把我拉去顶他的名额了。我的头发不是金色的吗?他的是亚麻色的,为了不让我被人发现,他一个通讯把理发师给叫到了家里,按着我的头给我染了一个棕色,好歹混过去了。”

  礼堂中发出了一阵哄笑,仿佛那个被逼着染发的大男孩就在他们的眼前一样。

  韩思诉蹙着每天,心头浮现出了一股异样的感觉。

  只听,投影里的Alpha继续讲道:“可惜那个朋友已经去世了,也再没人敢逼着我去把头发染掉。”说到这里,亚伦露出了悲伤的神情。

  但他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接着说:“那时和我一组参加野外求生比赛的,是一个初等部二年级的学生,因为有掩盖剂,所以我现在都不知道他的第二性别是什么。别人都是野外求生,只有他野外求死。我当时正好路过,从水里把他救了上来。”

  提到自己遇见的那个小孩,亚伦脸上泛起了笑意:“挺好玩一小孩,但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如愿成为一个优秀的人……”

  投影外,木筷掉落在木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他在说什么?

  韩思诉愣在投影前,亚伦之后又讲了一些趣事,但他一句也听不进去了。

  他突然想起了一个被自己忽略的细节。

  当年他和盖亚一起坐在森林里,天色渐黑,他们燃起了一堆火。

  盖亚当时在篝火边,笑着朝他说:“我唱歌给你听吧,这首歌是我妈妈教给我的,有点跑调,你担待着点。”

  然后,他给他哼唱出了那首赫尔星的民谣。

  而当他和亚伦在餐馆吃饭的时候,亚伦也曾向老板说过,自己的妈妈是赫尔星人。

  这种小事韩思诉本来是记不得的,可是一经亚伦的提醒,突然直接晃到了他的眼前。

  世界上可能有许许多多的巧合,可亚伦还能有除了盖亚之外的第二个朋友报名参加了联盟和帝国联合举办的野外求生吗?他也会遇到一个和自己一样想借机自杀的队友吗?

  误会与巧合明晃晃地被一场无关紧要的演讲挑破,挂在了韩思诉的眼前。

  “盖亚”并不是盖亚·怀特,而是亚伦。是亚伦以盖亚的身份来到了帝国,是亚伦在他生命中最黑暗的时候,拉了他一把。

  原来,“联盟之光”不仅仅是联盟的光,也是我的光……

  而我,不仅没有成功认出他来,还狠狠地伤害了他的心,甚至在离开前,一念之差,差一点就杀了他……

  我当初明明好好看过盖亚的履历的,明明没有什么问题,为什么还是出了错?

  韩思诉蜷缩在沙发上,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自己明明愿意为“盖亚”做一切的事情,为什么偏偏成为了伤害他最深的那个人?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如果早一点知道的话,我是不是就会同他回去了?

  其实伪装成另外一个人并不见得有多难。只要我愿意,我原可以骗他一辈子的。

  如果是他想要江小羽的话,我装成江小羽一辈子又有什么难的?

  那可是我的光……

  十五岁他从河里把我捞上来的时候,我的命就已经归他所有了。

  我连命都是他的,他想要的那些岁月静好,我又怎么可能会不愿意给他?

  如果早知道……

  早知道……

  不管怎么样,我得先去见他一面。

  至少要亲口告诉他,如果没有你,也不会有后来的我。我也确实如你所愿,为自己而活……也为你而活。

  韩思诉手忙脚乱地打开光脑,想要朝伊凡询问亚伦还在不在帝国境内。

  伊凡那边却好像同他心有灵犀一般,率先给他发来的通讯。

  “伊凡,你快帮我看看亚伦他们现在到哪里了?有没有离开帝国境内?现在能否给他们发送通讯。”韩思诉很急切,生怕晚上一秒亚伦就不再需要自己了。

  对面的伊凡欲言又止,权衡了半天,开口道:“韩将军,我想说的就是关于休谟将军的。”

  “难道他出什么事了?”

  伊凡最大的缺点就是不够果断,总是犹犹豫豫,说起话来能急死人。

  “那个……就是,联盟的人发来通信给我们,请求支援。”伊凡不明白韩思诉态度的转变是因为什么,但顾念到亚伦是将军的孩子的父亲,伊凡还是慎之又慎,生怕说错了话刺激到韩思诉,“休谟上将他……被夜枭的人给劫走了。”

  “你说什么?”韩思诉双眸瞪大,心跳似乎停了一拍。

  广义上的夜枭不是组织也不是国家,而是一个游荡在星际间的民族,有些像古地球时期的草原民族和吉普赛人的结合版。

  各个国家星球都有夜枭人,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分散乱,也相互不太熟悉。

  但狭义上的夜枭,却是一个极具组织性、攻击力的黑.帮组织,他们的成员全都是夜枭人。这伙人常年四处流窜,在星际间游荡,神出鬼没地,没有固定踪迹。

  虽然夜枭没有与一个国家抗争的能力,但因为宇宙过于宽广,而他们偏偏居无定所,想要找到这伙人,简直难于登天。 

  “你再说一遍?”韩思诉宁愿相信是自己睡昏了头,误解了伊凡的意思。亚伦和夜枭并无什么恩怨,夜枭从来不会招惹与他们没有利害关系的人。

  伊凡结结巴巴地又说了一遍:“休谟将军被人夜枭的人劫走了,生死未卜……联盟的人请求支援。”

  韩思诉突然腹中感到一阵突如其来闷痛,他按着小腹弯下腰,大口地喘息了几声,然后轻轻地朝曲奇说道:“没事的,我不会让他出事的,你放心。”

  随后他抬起头来,狠狠地对伊凡命令道:“立刻去回禀陛下,把能用的兵全部调过去,给我把人找到。伊凡,你给我带兵……不,我亲自去。”

  伊凡透过投影,看到脸色惨白的韩思诉,又立刻慌了起来:“将军,您别急,夜枭不敢对休谟将军怎么样的,您这边先稳住,我立刻让裴远过去您那边,我也立即去回禀陛下。”

  伊凡实在不明白,如果亚伦对韩思诉这么重要的话,中将为何会将他从身边推开一遍又一遍,如果亚伦一点也不重要的话,中将为什么会急成这副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