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大梦予你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08-01 19:12      字数:3355
  亚伦被绑得结结实实,坐在夜枭为他精心准备的牢笼中,透着舷窗看向外面的星河,静静地等着人来。

  飞船经历了好几次空间跳跃,亚伦已经分不清自己现在到底在哪里了,但至少这里离韩思诉很远。

  想起小Beta,亚伦还是会很难过。

  自己的爱人与自己一直欣赏的人是同一个人,本来应该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可亚伦高兴不起来。

  韩思诉并不是一个安分的人,像自己这种胸无大志渴望平淡的人根本降不住他。

  他想起前几天在酒店的套房里,韩思诉掰着自己的下巴恶狠狠地说的那句话。

  他说,他不会喜欢上任何人,即便是有,那个人也已经死了。

  韩思诉会说出这种话,一定有他的理应。

  他大概也曾遇到过一个对自己很重要的人吧,重要到他可以放下高傲的自尊,去爱那个人。

  可惜那个人不是我,我来晚了,没能在他的心里刻下什么烙印。也活该被他玩弄。

  亚伦把自己弄得眼角泛红之时,突然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亚伦先生,在这里住得还习惯吗?”

  亚伦沿着声音的方向,转头看去。

  来人是一个高大的男性,头发有些长,在脑后束起了马尾。他眯着眼睛,朝亚伦笑得很友善。

  我见过这个人……在……在尼洛的身边?

  “看样子将军根本记不得我这种小人物呢。我来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戴维·布朗。”说着,极其注重礼节的戴维朝亚伦鞠了一躬。

  “尼洛怎么会和夜枭扯上关系?我被绑到这里是尼洛的主意?他还没有对我死心?”提到尼洛这个追求者亚伦就十分头痛,这孩子被家里娇惯得有些过于无法无天,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做绑架人的事情了。

  戴维走进铁栅栏里,蹲下.身子,与亚伦维持在同一水平线上,朝他加深了笑容:“想法不错,但你全都猜错了。首先,我要纠正你一个观点,少爷他从来没有对你动过心,又何谈死心呢?”

  “少爷和夜枭没有任何关系,与夜枭有关系的人是我。我的妈妈是夜枭首领的情妇,她怀着我逃了出去,所以我在怀特家长大。但狼的孩子,在哪里生活最后都会长成野兽,我和父亲相认已经很多年了。不过少爷并不知情,这件事与他无关。”

  讲到这里,戴维的笑容突然挂上了一丝邪气:“所以你的第二个问题,也迎刃而解了。劫持你是我的意思。”

  “理由呢?”亚伦问。

  “帮少爷弄清楚一个问题,那是他的执念。”戴维的手扣住了亚伦的肩膀,被亚伦嫌恶地挣脱了开来。

  戴维低声笑了两声,看起来也没有生气的样子:“不要这么紧张,我不想知道联盟的军事机密。我只想弄明白盖亚的死因。”

  亚伦跟着戴维一起笑了起来:“我不是讲得很清楚了吗?盖亚是死于星际海盗的动乱。”

  戴维一把抓住了亚伦的衣领。因为身上绑着绳子,亚伦无法反抗,只能任由着自己半个身子被拽起来。

  “我要听实话。”

  “我说的就是实话。”亚伦坚持道。

  戴维轻哼了一声,问道:“如果盖亚真的死于重伤,你为什么带回来的是他的骨灰而非尸体?难道不是因为他的遗骨根本禁不起法医的鉴定吗?有顾铮帮你,我相信没什么是你做不到的。”

  “你不要把我想得太不择手段了。”

  那年在奥拉星,盖亚握着亚伦的手,气息奄奄的嘱托着他。

  那时挚友的眼神、语气,亚伦始终记得。多年里,故人反复入梦,令他想忘却都没得选。

  不能说,为了盖亚,他不能说。

  “很好。”戴维始终笑着,一副脾气极好的样子,但他口中说出的话,却没有与他的表情相匹配,“夜枭有的是办法让你说。”——

  “将军……不行,您现在不能去……真的不能去。”伊凡唯唯诺诺地试图拦住韩思诉,把自己都差点急哭了,“裴远说了,您危险期没过,不好好修养的话,孩子和大人都会非常危险。”

  “伊凡,你翅膀长硬了是不是?”韩思诉只说了这一句,伊凡就怂得不敢出声了。

  中,中,中,中将,是真的生气了,好可怕,我,我,我不劝了,谁爱劝谁劝。

  “如果它连这种小风浪都抵不住的话,那它就没有资格做我的孩子,明白吗?”韩思诉摸着小腹,尽管那里仍时不时地出现抽痛,可他顾及不了太多。

  他的光,和他的孩子,如果只能二选一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

  别人都说韩思诉睚眦必报,可睚眦必报其实也是恩怨分明。

  孩子可以再有,但救赎了自己的人却只有一个。

  亚伦不能有事。

  他还要听他亲口承认自己的身份。

  他还没有对他说一声谢谢。

  伊凡咽了咽口水,战战兢兢地说道:“明,明白。但将军你最好把裴远给带上,以免出现意外。”

  “随你吧。”韩思诉转身走上舰艇,不带丝毫的拖泥带水。

  联盟和帝国两方势力,大海捞针花费了半个月,才找到了夜枭的足迹。

  “将军,夜枭的人极有可能就在那艘飞船上。”伊凡兴冲冲地跑来报告。

  中将辛苦了半月,人比之前瘦了一圈,眼下终于找到了线索,伊凡怎么可能不激动。

  时隔半月,韩思诉终于露出了一丝欣慰地笑,他摸了摸已经略微隆起的小腹,下令道:“我们带上几个精锐,直接用机甲攻过去,将他们打个措手不及。一定要找到亚伦。”——

  戴维把能用的手段都用上了,却丝毫没有一点进展。

  无论怎么问,亚伦都一口咬定盖亚是死于星际海盗的奇袭,至于其他的,一个字也不肯说。

  “如果不是你逼我,我真的不想用那个方法。”戴维用酒精擦了一遍沾着亚伦的血迹的手,朝他笑了笑,“少爷是我的,说实话,我不想和你分享他。”

  尼洛最开始的计划是得到亚伦的标记。

  Alpha对Omega的标记行为说白了是一种契约,意味着将自己毫无保留地交给对方。

  只要被标记的Omega意志力足够顽强,就可以使用信息素压制他的Alpha讲出心中的一切秘密。

  可标记却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东西,尼洛努力了很久,也没能得到亚伦的青睐。连交往都如同天方夜谭,更遑论得到对方的标记?

  戴维也提出过让尼洛找一个与江小羽相貌相似的Omega送到亚伦的枕边,但尼洛却拒绝了。他不放心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人。

  而且,如果哥哥的死真的有什么不能被别人知道的隐情,特别是这个隐情如果对哥哥不利的话,少一个人参与进来就少一分暴露的危险。

  眼看着少爷日渐消沉,戴维终于看不下去了,扒掉了自己身上穿着的天衣无缝的羊皮,主动联系了自己的父亲。

  只要夜枭想问,没有问不出来的东西。

  但戴维却没想到亚伦这么难对付。

  夜枭顾忌着亚伦的身份,担心日后联盟报复,不让他对亚伦使用太重的刑罚,但普通的手段对亚伦却像嗡嗡乱飞的苍蝇一样,不痛不痒,没有任何突破。

  但戴维还有一个方法,可以让他的少爷如愿以偿。

  只不过,出于私心,他一点也不想用这个办法。

  “我听说你和江小羽分手了?是他离开的你?”顾铮把图纸泄露的事情遮掩得极好,连戴维也只知道江小羽前不久离开了亚伦罢了。

  亚伦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伤口,漫不经心地说道:“是我玩够了他,给了他一笔钱让他走了。”

  即便到现在,他还在担心,如果戴维被逼急了,会不会利用韩思诉威胁自己。如果戴维真的把韩思诉带到了自己的面前,或许自己就真的什么都说了。

  “无所谓。”戴维说,“我已经把我们的踪迹暴露给了搜寻你的队伍,相信过不了几个小时,他们就会赶到了。”

  “你答应放了我?”见识到了真正的戴维后,亚伦可不会天真的相信他是那种达不到目的就会甘愿放手的人。

  戴维笑了两声:“我当然会放了你,并且,我还会送你一场美梦。”

  “你什么意思?”亚伦在戴维一成不变的笑脸上,品味出了破釜沉舟的味道。

  戴维将食指抵在亚伦的唇边,示意他不要讲话:“嘘,快睡吧,我为你请来的客人已经到了。为了送你这场美梦,我可是牺牲良多呢,你千万不要辜负我。”

  然后他起身,朝着门外的来客说道:“进来吧,让我好好看看你的本事。”——

  韩思诉的机甲降落到了夜枭的舰艇上,舰艇里没有一个人,似乎已经被遗弃了。

  面对再一次的徒劳无功,韩思诉眯着双眼,看向远处:“看来我们实在是不走运,不过也没关系,有的是时间跟他们慢慢耗。伊凡,我们走。”

  伊凡忧心忡忡地看了一眼中将的肚子。

  又是一次空欢喜,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裴远说中将现在的情况非常危险,甚至可以说全凭一口气撑着才没有倒下,伊凡甚至都不敢确定,中将能否撑到找到亚伦的那一天。

  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光脑,提示有新的消息发来。

  伊凡扫了一眼消息,突然大喜过望,跑到满脸落寞的韩思诉面前,指着光脑说道:“联盟发来消息,他们已经成功找到了休谟上将,已经将人带回了首都星。”

  “当真?”韩思诉愣了片刻,脸上的表情似乎是想笑,又似乎想哭。

  “没错中将,休谟上将已经无事了。”

  韩思诉长舒了口气,脸上难得露出了柔和的神情:“没事就好……”

  压在身上的重担终于轻了下来,他终于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会儿了。

  他太累了,曲奇也太累了……

  “中将!”

  伊凡猛地伸出手臂,企图去接住突然倒下的韩思诉。

  韩思诉躺在伊凡的怀中,隐约间仿佛闻到了那股熟悉的墨水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