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宿命难逃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08-01 19:09      字数:2483
  韩思诉切断了通讯,拿出提前准备好的安眠针剂,一步步地走到亚伦的身边。

  年轻的Alpha上将在心爱的人身边卸下了一切的防备,睡得十分香甜。睡梦里他不知遇见了什么趣事,在韩思诉接近的时候,露出了无意识的微笑。

  韩思诉将针剂缓缓打入亚伦的静脉,里面的药足以让他睡上好几天。

  Beta青年扔了针管,坐在枕边,轻拍着Alpha的后背,安抚着他一般,直到对方陷入了与昏迷无异的睡眠。

  他来这里的目的本来就是取得亚伦的信任,然后再狠狠背叛他,如今这个目的眼看着就要达成,雅客塔一役惨败时憋着没出的恶气也终于找到了发泄口,可韩思诉却一点也不高兴。

  “盖亚的死和你有关系吗?”韩思诉的指尖缠绕着亚伦金色的发尾,声音轻柔地问道。

  沉睡中的Alpha自然无法回答他。

  韩思诉勾起唇角,单手掐住了亚伦的脖子,并开始加缓慢地增大力度。

  亚伦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开始下意识地挣扎。

  韩思诉指尖的力度越来越重,他的整个手掌也因此抖动了起来。

  “我可以吻你吗?”

  一句不合时宜的话在韩思诉的脑海中响起,那是亚伦和韩思诉还没能确定关系的时候,亚伦问他的话。

  手指的力度陡然放松了下来,韩思诉收回了手。

  “算了,留你条命以后亲自给我解释吧。如果盖亚的死真的和你有关,到那时候再算账也不迟。”

  韩思诉自言自语,似乎在企图说服自己。

  亚伦棱角分明的脸庞很帅气,是欧裔混血那种特有的帅气,它既有西方人的凌厉,又有东方人的柔和。

  韩思诉看了很久,最终在他的额头落下了一个浅浅的吻。

  “下次见面时,我就不是江小羽了。希望如你所愿,你和韩思诉真的可以成为朋友。”

  之后他走去了隔壁书房,熟练地解除了光脑里的安保系统,将和研究所机甲有关的资料全都传输进了自己的光脑。

  韩思诉给亚伦在书桌上留了一张纸条,作为对他的答谢。

  离开前,韩思诉又重新拐进了卧室。Alpha青年仍旧毫无疑问地昏睡着。

  韩思诉没有进去,只是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他。或许看了半个小时,也或许要更长时间。

  这是亚伦和江小羽的家,不是你韩思诉的,你到底在眷恋着些什么?

  往昔的欢声笑语不知为何通通浮现在了韩思诉眼前。

  那天,江小羽吃着炸猪排,笑着问亚伦他和韩思诉的儿子藏在了哪里。

  亚伦将他搂在怀中,宽大的掌心轻抚着他的小腹,调笑着说“就在这儿”。

  韩思诉不由自主地抚上了自己平坦的腹部,唇部勾起冷冷的笑。

  泡沫堆成的温馨,归根到底也只是泡沫罢了,只要是泡沫,终究会有消失的一天。

  江小羽的幸福,从头到尾都没有我的份。

  爸爸当年也曾是全心全意地爱着父亲的,但被豢养的美人,总也会有被厌烦的一天。

  因为父亲转瞬即逝的爱情而产生的我,也不过是韩家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子罢了。

  爱情就是这么的靠不住。

  靠不住的东西,我要它何用?

  韩思诉终于转身,离开了亚伦和江小羽共同的家。

  淡紫色的狄俄尼索斯号在月光下闪着微光,韩思诉坐在驾驶舱里,将空间跳跃的按钮轻轻按下——

  亚伦是在韩思诉离去的一天后醒来的。他醒来时天还是黑的,这让他产生了一种自己只睡了几个小时的错觉。

  直到他看到了光脑上萨米中尉就自己旷班一事发来的问候时,才突然发现了不对劲。

  “小羽?”

  四下无人。

  亚伦起身时突然感到了一阵眩晕,他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胸口像堆积了层层黑云一样,山雨欲来,却不知从何而来。

  难道是尼洛?

  尼洛趁着夜晚卷土重来,带走了江小羽,并迷昏了自己?

  亚伦急匆匆地走出卧室,对面书房的门毫无遮挡地大开着,像未点灯火的山洞。

  心头的不祥预感愈发强烈,亚伦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想要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可惜收效甚微。

  他颤抖着右手打开了书房的顶灯。

  书房杂乱无比,纸质的书籍和资料显然被人仔仔细细地翻了一遍。

  亚伦强作镇定地走到光脑旁,毫无意外的,光脑中的层层加密被人像解小学计算题一样随意地解开了,所有的资料都被复制带走了一份。

  怎么会这样?

  亚伦将光脑反复检查了一通,对方细致到连回收站里的程序都没有放过,所有能带走的资料都带走了。

  谁干的?!

  除了自己,能在这个家里拥有大量时间自由出入,并且不被安保系统发现的人,从头到尾就只有一个。

  那个名字已经到了亚伦的唇边,却令他如鲠在喉,无论如何也发不出那三个简单的音节。

  亚伦沉浸在巨大的打击当中,无知无觉地碰落了一张白纸。

  那纸像一只起舞的蝶,从桌面翩然飞下。

  亚伦躬身捡起纸张,上面用黑笔潦草地写了几行字。

  谢谢休谟先生热心提供的资料,祝您生活愉快 。

  ——江小羽

  这张纸像一把利刃,将亚伦不敢去想的一切都划了开了,赤.裸.裸地展现在了他的眼前。

  江小羽。

  为什么?

  亚伦五指将韩思诉留下的纸张按在桌上,然后又收缩,使它收缩成一团。

  他终于懂了……

  江小羽根本不是没有身家背景的普通Beta,而是一个为了得到机甲资料蓄意接近自己的敌方间谍。

  被自己最心爱,最信赖的人背叛,这种感觉,仿佛从五脏六腑的深处劈出了一个口子,全身都疼得厉害。

  难道从一开始,你就已经计划好了一切?

  原来,我以为的缘分天定,其实都是你的步步为营,我以为的情深义重,原来都是你的虚情假意。

  我像个笑话一样,想着如何与你相守一生,而你却在我的枕边想着如何拿到自己想要的资料完成任务。

  我的爱情,最终换来了一句谢谢。

  休谟先生?

  呵,对你而言,我也只是休谟先生罢了。

  如果我不是亚伦·休谟,你是不是根本不会多看我一眼?

  雨季的第一场雨,将你埋在我心中的花种灌溉发芽。

  那细小的枝丫长得很快,几乎是眨眼间就结出了花苞,露出了薄如蝉纱的艳红花瓣。

  它飘飘摇摇,像很久很久以前,在楚帐中起舞的美人。

  我在远方看着它,沉醉在它的绚丽当中。

  直到今天,我终于走到了它的身边,才突然想起,虞美人的叶子,是没有齿的……

  哈哈哈哈哈哈!

  我摸爬滚打二十多年,生生死死,虚与委蛇,全都见了个遍,却没想到最终栽在了一个小Beta的手里。

  江小羽!

  凭什么?

  你凭什么……凭什么不说一句话就离开?

  你想要资料,我可以给你,不够,我可以帮你去偷……

  但你凭什么你走的这么潇洒,头也不回,留了一张纸,满纸都是得意,甚至没有朝我说上一句再见。

  你说说,你都这样了,我居然还不恨你,甚至你现在回来我还愿意原谅你……

  周围的所有人都以为,是你一直在仰视着我,其实你看,我比你要卑微得多的多。

  亚伦在电脑前坐了一宿,把什么都想了一遍,又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亲眼看着月落日升,看着自己的小院迎来了新的一天。

  没有江小羽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