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分离之后
作者:江东客      更新:2019-08-01 19:09      字数:2929
  亚伦递了辞呈,关闭了一切通讯。

  顾铮百忙之中抽.出空来,赶到亚伦家中的时候,已经是他失联半个月后的事情了。

  亚伦家里乱糟糟的,到处都堆着外卖盒子。打扫机器人已经坏了许久,一直瘫在墙角,时不时地发出“滴滴”的警报声,却没有人将它送去修理。

  顾铮从鼓出一块的被子里捞出亚伦时,他正蜷缩在一起,怀中抱着一件印着卡通图案的T恤。

  那T恤是江小羽穿过的,上面还残留着小Beta常用的沐浴露味道。

  “亚伦·休谟,你这是什么意思?”顾铮将亚伦递交的责任书和辞呈打印了一份,扔在了他的面前,“我需要你的解释。”

  亚伦握着T恤的手紧了紧,呆呆地将头抬起一个略微的角度,看向自己面前散落的纸张。

  然后他想起了韩思诉留给自己的那张纸,心脏又抽痛起来,过了良久,才开口:“没什么好解释的。是我认人不清,把重要的图纸资料给了敌方,我主动承担责任。”

  “你……”顾铮恨铁不成钢。三战结束后亚伦主动调去研究所,就已经相当于主动放弃了自己在军队的势力,现在更是离谱,居然为了一个Beta直接放弃了工作。

  “我把你的辞呈从研究所拿了回来,帮你请了年假。江小羽我已经把消息拦了下来,除了高层外,没有让别人知道。”

  亚伦憋了半天,最后憋出来一句:“谢谢你,父亲。”

  顾铮清楚地知道,亚伦是在谢顾铮帮他瞒住了江小羽的事情而非拦截辞呈的事,这令他很生气。

  铁血将军利奥的儿子,为什么会这么窝囊?是因为自己养的不好吗?

  “亚伦·休谟!你今年四十八岁,不是十八岁,为了一个Beta,居然一蹶不振了半个月。”顾铮把亚伦从被子里弄了出来,却死也没能夺走他怀中的T恤,无奈地对着自己半死不活的儿子说道,“你是联盟的上将,你身上背负着整个联盟的荣耀,怎么能因为一个Beta放弃掉自己的一切。”

  亚伦垂头坐在床边,沉默了许久,在顾铮的耐心耗尽前,问出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尼洛当时绑架小羽,是不是你默许的?”

  “他是个间谍。”

  顾铮不明白亚伦为什么会突然问起这个,难道他对江小羽还不死心?

  亚伦置若罔闻,只自顾自地说道:“我这些天想了很久,如果没有你的默许,尼洛绝对不会敢动我的人。一定是你默许了他这样做,萨米在查尼洛的时候查到了他和你接触过,因此才没有朝我汇报就将处置尼洛的事情交给了你。”

  “亚伦!你这些天就一直在想这个?”顾铮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迟早得被不争气的儿子给气死。

  “父亲,因为我是你教出来的孩子,所以在对待感情方面,我很像你。认定了就是认定了,不管对方是谁,我都想要和他在一起。只要他愿意回到我身边,我就仍然愿意和他从头来过。”

  顾铮:“这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会收养我,将我视若己出,完全是因为你爱着我的生父。这件事我一直都知道。”

  亚伦花了近四十年,终于对着顾铮讲出来了这句话。

  “而且我一直知道,你一直将我当成他。因为利奥是军人,你才逼我参军,因为利奥娶了身为平民的妈妈,你才会坚决反对我和小羽在一起。”

  顾铮难以置信地看着亚伦,说:“亚伦,有时候我觉得你挺聪明,但有时候我也觉得你是真傻。”

  他与儿子并排坐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笑了出来:“我一直都不知道,原来你自我感觉这么良好?你跟我说说,你除了跟他长得像外,哪里比得上他?”

  “我收养你确实是因为利奥,虽然从来没有得到过他的回应,但我半生的时间都在用来爱他。利奥出事没多久,你妈妈就病逝了,我一个单身的Alpha,为了得到你的抚养权,动用了所有能用得上的关系。”

  “我做梦都想为利奥生个孩子……我承认,我一直非常自私地将你当成我和利奥的孩子,但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过他的替身。”

  “可是……”

  顾铮打断了亚伦的话:“你想问为什么我非要把你送去军队?那是因为利奥曾经说过,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和自己一样成为一名优秀的联盟军人。只要是利奥说过的话,我都会努力实现。”

  提到利奥,顾铮讲话的声音都柔和了下去。在此之前,他几乎没和亚伦讲过利奥的事情,所以亚伦也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温柔的养父。

  亚伦没想过理由会是这样,他抱着T恤的手松了松,问:“你每次看到我的眼神……都,不怪我多想。”

  “还不是因为你长得太像利奥……你要知道,我有时候突然看到你,会将你和他弄混。”

  所以顾铮看向亚伦的眼神,总会有着一闪而过炽热,然后再冷却下来。

  横在父子二人心头的刺终于被拔了出来,亚伦觉得自己或许应该高兴一点,但江小羽好像带走了他的快乐,喜怒哀乐只给他留下了怒和哀。

  “你这样下去不行。”顾铮说。

  养了几十年的儿子,不能说不管就不管,顾铮还是心软了:“江小羽的身份藏得很好,但我还是查到了他效忠的势力。”

  听到江小羽的名字,亚伦猛地抬起了头,仿佛一瞬间有了生气。

  “他是帝国的人……不过我们刚刚和帝国签了和平条约,现在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帝国现在不是正在和星际海盗打仗吗……连韩思诉都被派出去了,看起来挺棘手的样子。他们的皇帝希望能联合联盟及几个中立国,共同签署一份抵御像星际海盗这样的灰色组织的公约,大概就在他们打完仗之后。不如你代表联盟去一趟吧,权当去散散心,顺便去找江小羽好好把话说清楚。”

  顾铮拍了拍亚伦的肩膀,补充道:“无论结果如何,别钻牛角尖,回来以后我有一件事需要告诉你,不许在那边耗太久。”——

  星际海盗看起来来势汹汹的样子,实际上不过是钻了一个出其不意的空子,才在如此短时间内占领了两颗星球。而那位被俘虏的倒霉将军,则是因为自己的副官临阵倒戈。

  韩思诉到达战场的时候,才发现局面并不像想象中地那么糟糕。

  但他的到来还是极大鼓舞了军心。

  士兵们相信,“帝国的希望”,拥有着所向披靡的力量。

  韩思诉也确实不负众望,仅仅用了两个月就夺回了被海盗攻占的星球,把倒霉的卡特将军从敌手中救了出来,并倒追着海盗打了许久,一副要将星际海盗的老窝端了的样子。

  虽然关于盖亚的死因仍有着各种猜测,但星际海盗仍是明面上盖亚的仇人,盖亚的仇自然也是韩思诉的仇人,韩思诉确实抱着赶尽杀绝的心态在打这场仗。

  很快,这场战争就从刚开始的针锋相对变成了猫捉老鼠,但天不遂人愿,就在韩思诉有信心再打一场就能把星际海盗彻底消灭的时候,出现了意外情况。

  韩思诉刚刚和对方首领级别的人物进行了一场酣战,两方僵持了许久,迟迟没能分出胜负。

  就像亚伦分析过的那样,韩思诉耐久力不够,在持久战中总是吃亏。打到后来,Beta中将已经体力不支,无法再维持战斗,只得掉头回到了舰艇。

  为了尽快收复失地,韩思诉已经两个多月没能睡好,这是他近半个月来第一次出战,却没想到如此狼狈。

  舰艇上,韩思诉拿手背将脸上的汗水随意蹭了个七七八八,之后在狄俄尼索斯号驾驶座上靠了一会儿,以求快速恢复体力,重新回到战场。

  他猛地灌了几口水,之后突然感到了一阵反胃,将咽下去的水一股脑地呕了出来,小腹也不知怎么地开始出现细密的疼痛。

  韩思诉本以为是他最近没有好好吃饭引起的胃痛,拿手揉了揉,企图能有所好转。

  但疼痛感仿佛和他较上了劲,完全没有缓解的意思,反而愈发明显,豆大的汗珠重新攀附在了他的额头上。

  韩思诉打开了光脑,给伊凡扔去了一个通讯申请。

  红发的Alpha副官一如既往地立刻通过了申请,神色担忧地朝上司问道:“韩中将,请问有什么事情?您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我现在就在舰艇的机甲停放仓内,狄俄尼索斯的驾驶室里。我需要一个医生,要……嘶。”Beta中将显然已经忍耐到了极限,他呻.吟了一声,继续命令道,“要快,把检查的仪器全都带上。我的情况现在不是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