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网站将于7月1日正式关闭。符合退款条件的读者和作家请于6月3日——6月20日按照要求申请退款,逾期不候。具体退款详情请见新闻公告:“相伴十年散筵席,期待再聚温昨日”,“台湾地区会员退款方式公告”。
第十八章 种金骗局
作者:meiyangyang      更新:2023-09-04 17:37      字数:3161
  林枫为了理清头绪,问邓祺要了记事簿,撕下一页单行纸,在上面画了个简单的表格。

  林枫盯着表格,沉吟不语。

  “林枫,你怎么看?”邵煜问。

  “从种金字面意思来看,我总觉得有人在哄老人相的奇迹一穷苦 人家的小男孩杰克卖了母牛换到了魔豌豆,种出通天豆茎,爬到天上得到了宝藏,回家就发财了。”

  他不太确定地问:“在H市,种金是不是这样理解的?像一些古老的魔法?变形术?

  “魔法?啊!”任睿博忽然叫了出来。

  “魔法?啊!”任睿博忽然叫了出来。

  “我懂了我懂了!我认识商业罪案调查科那边的一位师兄,他提起过种金这种骗案,只不过我们年轻一代说起种金,只会觉得是庞氏骗局的坊间叫法,联想到空壳公司虚假集资,反而忘了最原始的种金手法!”

  “等等,什么是庞氏骗局?种金怎么还分原始不原始的?”邓祺虚心发问。

  任睿博两眼发亮,连珠炮发地解释。

  庞氏骗局是一种非法传销方式,以虚假的投资项目作招徕,把后来投资者的资金,支付给前期投资者作利润,以营造高利润回报的假象,以诱使更多投资者入局。因为有少栽种多收成的假象,坊间就称之为种金。

  “不过,原始的种金手法就是如字面所说,“种出金子,结合聚宝盆、摇钱树等故事的迷信!一些自称术士的人以施法生财来诱人上当,有的说可以无中生有,有的说可以点石成金,有的说付出一点钱,施法后就能赚大钱!这些老人都上当了吧?”

  邵煜只觉浑身发寒。

  “我想起那个抱着一叠剪裁报纸触电死亡,现在一回想,才觉得那叠报纸裁得很像H市纸币。可丁伯的家人一直只觉得是老人痴呆所致,拒绝深究。”

  抱着笔电坐在沙发上默默忙碌的杜鹏池忽然抬起头来。

  “只要能骗倒一个龚甜心,扣除在其他老人身上花的成本,还能赚好几百万,这林天师可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邵煜扬了扬眉:“杜鹏池你觉得林天师犯案?我们还需要更多确实证据,不能因为职业妄下定论。”

  “这个当然。”

  杜鹏池向众人展示电脑上的资料。

  林天师本名林嘉致,今年八十岁,上世纪开始已经是有名的H市风水堪舆师,年轻时给人看面相掌纹测吉凶、点评家宅祖坟方位,老了靠出版书籍和出售风水摆设赚钱,结合“现代风水科学”的噱头,在各年龄层收获了不少忠实拥趸。

  杜鹏池抽取了一些电视访谈和林嘉致自己主持的讲座录影,快进看了看,当中虽然没有明确提到“种金”, 但也提到过五行和谐、改变气场磁场可以增加财运等风水理论。

  他刚向城市售票网索取了林嘉致由199X年到现在的讲座票务资料,发现十二个死者都非常频繁地参加林嘉致在东区大会堂举办的讲座,就连当中经济极度拮据的叶博延之流都不时买票进场。

  “十二位死者曾否在讲座中认识交谈?有没有和林嘉致近距离接触?”邵煜问。

  “没有,座位很分散,当中有几位死者曾经坐得比较靠近,但闭路电视显示没有太多交流,最多只能算普通街坊那样,在开场前打个招呼,散场就各自离开了。他们跟林嘉致没有直接交流。”

  “这样证据不足。”邵煜坚持。“ 我也想尽快锁定凶手,可是这些还不足以构成犯罪证据。除非找到直接的犯罪……”

  “邵队你先听我说完。不听我说,就自己看。”杜鹏池翻翻白眼,把笔电塞进邵煜怀里。

  笔电屏幕上播放着一段录影,一个白须白发的老人,穿着改良版中山装,鼻梁上架着小小的圆框眼镜, 笑着向台下挥手,收获一堆欢呼拍掌声。

  “谢谢各位朋友街坊赏脸参加今天的讲座,是不是还觉得不够,想知道更多风水的妙用?”

  “对啊对啊!”

  “再来!”

  “喏,我们现代风水科学最重要的就是既要有传统理论,也要与时并进,我呢,有各大社交平台专页、个人网页留言区和咨询邮箱,会随机抽取问题回答,而且还……”

  林嘉致故作神秘地压低声音。

  “偷偷混进了好些H市风水聊天群组,每个月里某一天某一刻会突然出现,点名群里两位幸运儿,一位获赠一场免费咨询,另一位获赠我亲手制作的全套桃花运饰物!好不好?”

  “好!”年轻一代齐齐欢呼。

  “正所谓天时地利人和,风水好,人也好;人好,反过来风水也好。各位街坊老友记,有什么风水疑问,或是对最近运势感到烦恼,都欢迎在指定日间时间打这个电话,5135XXXX,我再重复一次,5135XXXX。我会随机抽取来电解惑,每……”

  一直坐在窗台望着街景的阿芸霍然起身, 冲到客厅另一边,一手抓起电话座上搁着充电的无线家用电话,急切地按着键,翻查通话纪录,邵队,真的有,她生前打了好多次513这个电话号码,每次对话时间至少10分钟!她真的是被骗的!你一定要抓住那个神棍,给她主持

  公道!”

  严瑾知道了以后,一如既往想将事情压下去。

  邵煜却以退为进,穿着便服,亲自逐家逐户上门,找到仍然在乎死者的亲友。

  面对着-双双期待的眼睛,邵煜神色肃然,双手交叠在身前,深深地90°躬下了身。

  “今天我是来向各位郑重道歉的。虽然在我的岗位上无法代表衙役向大家道歉,但是我个人还是觉得辜负了各位的期望。”

  “邵队,这是怎么了?”

  “出于某些我无法控制的原因 ,十二位老人家的自杀案怕是要终止调查了。重案组其实已经查出一些眉目,但,真的,很对不起,最终很有可能以无可疑普通自杀案结案。”其中一位死者的儿子,也就是男户主,马上激动起来,差点动手打人。

  “这怎么可以?是你们衙役说有可疑要彻查的,现在又说无可疑?你们在耍我们吗?”

  男户主的妻子在一旁慌忙劝止:“别冲动!人家长官不是也说很无奈吗,都亲自上门门道歉了……”

  “做秀给谁看?人命大过天,我妈活生生的一条人命就那样没了,我们要的是真相公道!道歉有屁用!信不信我投诉你们!一群废物!我X你老母!”

  邵煜没有被吓退,也没有跟他吵起来。

  他只是平静地陈述:“ 虽然我父母健在,但是我也经历过亲近的祖辈离世,我明白那种心痛。不怕跟你们透露, 我一位得力下属的母亲正是十二老人之一,我们重案组在公在私,都和你们一样,想尽快破案。”

  男户主兴师问罪的语气弱了下来。

  “那……那就别结案啊!继续查啊长官,不是说有发现了吗,怎么就不能查下去了?虽然我跟我妈笑系不是特别好,但这自杀也太古怪了,我替她不值!其他十一个老人也是,好好的人,为什么死得这么不明不白……”

  “如果你们的想法可以传达到衙役高层,也让社会上更多的人知道,或许还有希望。”

  邵煜斟酌着字词,隐晦地说,“ 这些纯属我个人的建议,不代表衙役立场。希望你们好好考虑。”

  他再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男户主有点反应不过来。

  挤在父母后偷听的一对儿女,正值最年轻气盛的念书阶段, 开始七嘴八舌地建议。

  “爸,那位长官说是出于什么无法控制的原因,无奈结案,就差不能说出黑箱作业四个字了!里面一定有鬼!高层维稳打压!直接写信给他上司抗议就对了!电邮也行!”儿子说。

  “那种投诉一定被会随手处理掉吧!”女儿说。“制造舆论才是王道!”

  “囡,你小心点啊,别在网上乱说话,等下衙役告你抹黑。”

  “放心啦我有分寸!画公仔不用画出肠(不用说得太直白),发贴文写写什么十二个冤死老人的鬼故事, 在同学群组里聊起来,说死状真的很奇怪,但似乎要以无可疑结案云云,求关注求转发,求另外十一位死者的亲友组团,等着发酵就行了!”

  “发文记得打个好标签,!这不单是为了我们家祖母主持公道,也是为了引起社会失注其他十一位老人一甚至 ,矢注独居老人的危机!”

  邵煜家家户户走访下来,十二老人之死,就像一个雪球愈滚愈大,声势浩大地滚到了总督察严瑾的眼前。

  那些亲朋好友愤怒抗议的信件在严瑾的办公桌上堆成了个小山,还有的是抄送本,原件直接寄给了局长甚至政府高官。

  一些死者的孙子孙女在网上发起了类似于人权的网媒纷纷报道,东区衙门的社交平台帐号短短半天就淹没在口诛笔伐之中。

  [东区重案组绝不能草率终止调查十二老人微笑自杀案! ]

  [正视独居老人问题,正视隐藏罪案!]

  严瑾案上的电话和三台手机都响闹震动个不停,全是他再上面的高层打来的,还夹着-堆媒体的来电,把他吓得瘫在办公椅上几乎脑溢血。

  他瞪着来电显示,来电壁纸上红须绿眼手持青龙偃月刀的关公也在瞪他。

  “那个邵邵邵邵煜跟我叫叫叫板就算了,怎么还搞事,这么大的笑……不不,公公公关灾难!”

网站将于7月1日正式关闭。符合退款条件的读者和作家请于6月3日——6月20日按照要求申请退款,逾期不候。


具体退款详情请见新闻公告:
相伴十年散筵席,期待再聚温昨日
台湾地区会员退款方式公告


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与热爱,关于尼子的去向请参看新闻公告:
“再见,再会!”

退款事宜请添加下方微信
添加时请备注“前路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