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很抱歉,本站将于2024年5月25日起停止更新,6月1号起停止订阅和打赏。
60. 一樣甜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23-03-23 21:00      字数:6212
相傳兩百多年前,祖師爺飛升成仙,霞光瑞彩映滿整片海域七七四十九天,驚動了當時的玄學界,許多修道者慕名而來,拜帖絡繹不絕,然而,祖師爺唯一收的徒弟卻只回了一句話。

  「緣未到,不入天機。」

  從此天機門聞名天下,在玄學界留下一筆傳說。

  只可惜,那弟子心性異於常人,竟沒有藉機廣收門徒,還一聲不吭地關上山門不再現世,以至於天機門漸漸於俗世中沉寂,人丁更是凋落。

  「那句話是什麼意思?」為免聲音被山風和引擎聲刮走,唐迎樂往前湊到莫笙耳邊問:「是只收有緣人嗎?那怎麼知道有不有緣?」

  不同於上一回崎嶇的賞景路線,這一回他們騎的是另一條暗道,但也不知開山鑿路的前人是怎麼想的,雖將這路鑿得寬敞又平順,沿途景緻卻一成不變,連隻麻雀都沒看見,只有左右兩排彷彿是Ctl+C、Ctl+V的單調竹林,加上天色漸暗,放眼望去盡是一片幽綠,跟滿視野暴走的線條混在一起,非常地催人眠。莫笙從後照鏡看見唐迎樂眼睛一眨一眨地快睡著了,便講起天機門的歷史給他解悶。

  「我也不知道。」莫笙回答:「我師父說,等遇到時就知道了。」

  「這麼唯心?」

  「嗯,修道嘛,當然一切由心,萬事隨緣。」

  唐迎樂想了想,白道一見鍾正天賦異稟,也不管對方要不要拜師,就將事關門派機密的玉石送了出去,然後一走二十年不見;歸山子宅在深山打麻將修豪宅,看似沉淪物質享樂,卻也為了追求更高境界說離世就離世,兩師徒確實都挺隨心所欲的。相較下來,馬桑靈反而正常多了,就連會偷家中晚輩重機出來溜躂的雷二爺都比她還像個天機門人。

  竹林道的確好走,全程不到半個小時就抵達天機門入口,等爬過石階,夕陽正好西下,他們踩著滿天滿地的霞紅走入隱於山林的清幽別墅。

  由於唐迎樂一下班就匆匆趕來會合,還沒吃晚餐,莫笙便就地取材,採了些新鮮蔬果做一頓簡單的料理,吃完飯後,才帶他去寶庫。

  偌大的後院角落,立著一棟不起眼的木屋,看似簡樸的外表實則暗藏玄機,若隨意開啟,就只會是一間存放雜物的儲藏室,唯有持師門令牌,才得見真貌。

  兩人走過一排排擺放符籙法器或硃砂筆墨等材料的櫃子,來到最裡層一扇刻著繁複符文的門前。莫笙掏出曾用來開啟門派結界的古銅鑰匙,對著門比劃一番,一陣石板的摩擦聲便自腳底下傳來,而後才插入鑰匙推開門。

  門後,是一道往地下延伸的石梯。

  「我白天在寶庫翻閱典籍時,意外觸動到一個機關,就發現了那面牆。」

  莫笙領著唐迎樂走下石梯後,就指向正對著入口處的灰色石牆。一如照片所見,石牆的表面光滑乾淨,僅刻著兩字梵文和一朵蓮花,除此之外,就不見任何孔洞或拉環,更別說其他提示。

  唐迎樂打量了半天,不由納悶,「這真的跟我的天眼有關?」

  莫笙回答:「當年太師父這麼寶貝這塊玉石,借別人摸一下都不行,卻毫不猶豫地送給你,而且他似乎還很清楚你的能力,又親自為你封印天眼,加上這個機關,我就猜想,收徒這事恐怕並不單純。」

  唐迎樂默了默,差點噴出一句話。

  收個徒,能……怎麼不單純法?

  一時間,腦袋瓜子閃過各種猜測,要不是夢裡的白道實在慈祥和藹,對待鍾正的態度就像親爺爺疼金孫一樣,否則顱內小劇場又要……

  ——震驚!正道墮魔,竟拐騙天靈根稚子,只為給鬼畜徒孫做爐頂?!

  啊幹!不要才起個頭就直接跳到這麼獵奇的震驚體啊!就算原文裡真的有鬼畜笙找一家老小輪了鍾正這種慘絕人寰的重口橋段也不可以!

  他驚恐地晃了晃腦中黃海,提醒自己BE轉折點已過不會再解鎖獵奇劇情後才冷靜下來,並在莫笙又一次朝他頭頂看去的古怪目光下,掏出辟邪玉石。

  這時,空氣忽起一絲流動,翠綠的玉石在指尖輕輕鳴動,牆上含苞待放的蓮花似活過來般舒展層層蓮瓣,金色的靈光於刻紋邊線流動,勾勒出一朵盛開的金蓮。

  唐迎樂比對了下,見牆上轉化完畢的金蓮長得與手中玉石一模一樣,便靈機一動,將玉石貼了上去,清脆的鈴聲頓時輕響,牆面豁然開出一個洞口,裡頭擺著一個檜木色的箱子,也不知用什麼材質打造的,在牆內塵封多年都不見絲毫褪色。

  箱子的蓋頭上有三個大小不一又上下交疊的輪盤,每個輪盤分別刻著天干地支和阿拉伯數字,頗有一番古今中外的混搭風。

  「呃,不會還要解密碼吧?」他看向莫笙。

  莫笙盯著輪盤思索一會,露出恍然之色,「師父留給我的遺物中,除了門派鑰匙外,還有一份太師父雲遊前的書信,信裡有一串混著天干地支的數字,要我師父牢記在心,待他歸來再詳細交待,可惜太師父遲遲未歸,我師父就將書信一同傳給我,看來那就是寶箱的密碼了。」

  「聽起來……好像是什麼師門傳承的重要機密啊。」唐迎樂懷疑自己在場是否合適,「要不我先避一避?」

  「不用。」莫笙指著他捏在手中的辟邪玉石,「既然太師父把玉石給你,你就是玉石的傳承者,我想這裡頭的東西應該也是要交給你的。」

  「你確定?」唐迎樂更緊張了,這種突然要跑身世線的感覺真的很教人窒息,腦子也不由自主地開出一個洞,「不會有什麼非本門弟子打開機密寶箱就噴毒氣或爆炸之類的禁制吧?」

  莫笙抿了抿唇角,努力不歪出一個吐槽的弧度,「不會。」

  「真的?」

  「真的。」

  「不是炸的?」

  「不……」莫笙一頓,見唐迎樂說完就吞了下口水,才反應過來剛那句話是個冷笑話,頓時臉上出現一秒空白,「不是才剛吃完晚餐?」

  唐迎樂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兩根食指扭捏地戳啊戳,「啊就下午有同事買鹽酥雞和炸花枝回辦公室吃,香得要命,我到現在都還有點饞。」

  結果一緊張,腦洞就一發不可收拾,從寶箱爆炸一路狂奔到炸鹽酥雞。

  「……」

  這從炸人到炸雞的思維實在過於跳躍,莫笙沉默了片刻,無奈提議:「今天太晚了,等明天我去抓點魚蝦和野菜給你炸天婦羅,好嗎?」

  「好!」唐迎樂一口應完,想起自己又在白吃人家的,就再次不好意思地說:「那我幫你切菜。」

  莫笙失笑,「好。」

  一番插科打諢後,唐迎樂總算沒那麼緊張了,就安靜地退到一旁。莫笙從手機找出書信的拷貝檔研究一會,終於成功打開寶箱,將裡頭的東西拿出來,「過來吧,只是一些書而已,沒有危險。」

  只見那疊書的封皮大多泛黃老舊,明顯年代久遠,但仍被細心歸類整理,看起來就頗有隱世高人死後留下天下第一神功祕笈的FU,感覺只要不叫人先自宮就很值得學一把。

  於是,唐迎樂小心翼翼地翻開一本書,心情略為激動。

  「……」

  半秒後,他放下書本,立地成佛——不看祕笈不練功,緣份到了,內力自然來的那種佛。

  靠夭!都忘了他的文言文水準僅限於看沙雕搞笑風的網路仙俠文,叫他搞懂這些不知哪個朝代傳下來的之乎者也,還不如去看莎士比亞啃ABC!

  倒是莫笙長年浸染在古籍經文中,很快就適應了這些拗口的古文,即便無法即刻融會貫通,但在大致瀏覽過幾本後也多少領悟了些。他皺著眉讀了半天,終於在某位師祖的一本手札中有所發現。

  「這些書都是關於一種極其罕見的天眼。」莫笙往前翻回到某一頁,指著上頭工整的毛筆字,「叫觀業,又稱明眼。」

  「關……關什麼?」唐迎樂歪著頭努力辨認那段文字,又想起石牆上那梵文的含意,總算意會過來,「觀業,觀是觀看,業是業力,這是說我的眼睛能觀看業力?」

  哇靠!聽起來就很OP!

  「那要怎麼看?」他眨了眨眼,努力揪著連在兩人之間那根發光的線瞧,差點看成了鬥雞眼,「就……只是線而已啊。」

  莫笙搖了搖頭,「這本沒解釋,但有提到,我們天機門的祖師爺就是天生明眼,能追溯世間因果,並以此查明了不少陰陽冤案。」

  說著,他就又翻到另一頁。

  「這裡寫到,每當世間因果受到外力干涉錯亂失常,導致大災將至時,天地便會生出一股意識降生在世上,以明眼觀業,查明因果,撥亂反正。」莫笙目光一亮,看向唐迎樂笑道:「難怪太師父會急著收你為徒。」

  唐迎樂一愣,「他一直在尋找觀業明眼?」

  「緣未到,不入天機。」莫笙重複了遍祖上流傳的那句話,「能觀業,才能知天機,天機門是因祖師爺而來,祖師爺走了,天機門自然也沒有現世的必要,才會低調隱世,直到太師父發現了你。」

  不知是想到什麼,莫笙看著他的眼眸光彩更盛,像是看見了希望,「魏聞之以邪術換命改因果,不就是世間因果受到外力干涉錯亂失常嗎?果然!鍾正,這場劫難只有你能解,難怪他們會……」

  說到一半,莫笙像被什麼阻撓了一樣,忽然卡了下詞,才接下去說:「難怪太師父會急著收你為徒。」

  唐迎樂也卡了卡,「這話你好像說重複了。」

  而且前後邏輯不通啊,明明是白道遇見鍾正在先,魏聞之被發現在台灣搞事在後,怎麼莫笙會把前後因果順序說顛倒了?

  「有嗎?」莫笙一臉無辜,彷彿失掉了一段記憶。

  唐迎樂瞪著對方,感覺這失憶失得很眼熟,但此時天眼尚未關閉,他卻沒見到怪手出沒,便無法肯定這到底是NPC出BUG,還是對方有意反覆台詞,又或是天眼失控得狂野,只顧著給他看「天羅地網」沒空給他看怪手。

  莫笙似乎沒察覺他的懷疑,逕自又翻了幾本手札,大致推敲出一個結論——尋找觀業明眼是歷代掌門的機密使命,偏偏太師父失蹤得突然,沒能與歸山子完成交接儀式,因此這機密就這麼被封在牆後,更別提辟邪玉石的真正用處。

  看來天機門的存在並不簡單。

  唐迎樂聽完忍不住吐槽:「別說我就是祖師爺轉世啊,一代代的傳承玉石就是為了把祖師爺找回來,哈哈哈!都什麼年代了,還玩這個老梗,太落伍啦!」

  莫笙頓時神情很謎,「祖師爺?」

  唐迎樂立刻閉上嘴。

  這個徒孫孫孫孫X祖師爺轉世的年下攻配對,雖然在二次元頗香,他平時擼文也很愛吃,但他個人真的承受不起!

  為了能研究出唐迎樂眼中的線如何能窺視因果,莫笙決定將這些書研究透徹,儘管書中用詞晦澀難懂,但好在有後人批註,也不算寸步難行。

  等離開寶庫時,時間也晚了,莫笙提議留下過夜。

  「可是……」唐迎樂有點小羞澀,「我沒帶換洗衣物。」

  莫笙又抬眼看了下唐迎樂的頭頂,嘴角一抿,目光也流露出一絲羞澀,然後低咳說出每段戀愛關係都必須要有的標準答案,「可以穿我的。」

  唐迎樂小臉一紅,腦海又滾滾而起,可謂是黃河後浪推前浪,前浪就要浪出一個「穿男碰友的內褲然後嘻嘻嘻」的小花,卻聽莫笙又遲疑地說:「但尺寸可能太大,要不還是穿我師父的?」

  「……」

  前浪死在沙灘上。

  誰要穿老大叔的四角褲啦?

  幸好莫笙很有眼力,一見唐迎樂目露殺氣,便迅速回屋裡翻箱倒櫃,挖出一件以前不小心買錯尺寸的新內褲,還不忘力挽狂瀾地深情喊話,「想來當初會買錯,就是命中注定為你而買的吧。」

  矮鵝,好狗血、好俗爛喔!

  唐迎樂一臉不屑地接過內褲,嘴角卻不聽話地微微上揚。

  洗完澡,他穿著略為寬大的T恤和棉褲,依莫笙先前的指引來到練功室。他推開紙糊的拉門,就望見一大片落地窗,窗外正對著綴滿星點的幽湖,一輪明月落在湖面波光粼粼,映出層巒樹影,確實是清心靜氣的好地方。

  微涼的夜風鑽入氣窗,吹來山林的氣息,他走進房內深吸口氣,排除所有雜念後,便在座墊上盤腿而坐,開始每晚的睡前修煉。

  山中靈氣充沛,又是祖師爺的飛升之地,殘留了巨大的能量,能令修煉事半功倍。他幾番吐納後,發現渾身一陣清爽,彷彿所有濁氣都被排出體外,氣息變得順暢不已,對於外界的感知也更加靈敏了,就越加感到神奇。

  難怪天機門要封山,這麼好的靈山寶地要是被人類開墾破壞就太可惜了。

  他睜開眼,發現霸佔視野一天的線條終於消失了,眼前正坐著閉目冥想的青年。他用尚未關上的天眼一一描繪對方真實的面容,漸漸地,癡迷的目光黯下,一顆沉迷情愛的腦袋也總算恢復了理智。

  老實說,他覺得自己有點狡猾,既享受莫笙對他的好,又糾結對方喜歡的不是自己,無法拒絕兩人的親密行為,卻也不敢全盤接受這段感情,更不知道自己在故事結束後,是會取代鍾正留在這裡還是會離開。

  每天就這麼擔心著也期待著,一邊告訴自己,身為一個工具人,曾經擁有過就算了,一邊又貪戀著美夢,不甘心就這麼拱手讓人,真的是……

  他嘆了口氣,把身子一歪,就像一顆洩了氣的皮球,癱倒在一塵不染的木板地上兩眼放空,原地自閉,同時在腦海裡胡亂呼喚一去不復返的系統,看有沒有可能讓對方想起被遺忘的自己,好心給點回應。

  可惜,回應是有,但不是腦補中的那個統。

  「不開心?」

  唐迎樂回過神,見莫笙目光沉靜地望著自己,也不知偷偷觀察他多久了,便扯了個笑容,「沒有呀,只是覺得躺著挺舒服的。」

  他說著就要爬起來,卻見莫笙俯過身來,就將他壓在地板上親吻。他胸口一跳,想起昨晚中斷的情事,不由閉上眼,沉浸在對方排山倒海的濃烈溫度中。

  氣息交融,心跳逐漸同步。

  灼熱的吻在柔軟的肌膚上輕緩游移,唐迎樂仰著脖子抱緊莫笙,半瞇著眼看向窗外朦朧的湖影,任由近乎空白的意識在汪洋中飄盪。

  直到,耳邊響起一聲呼喚。

  「鍾正。」

  滿含情慾的低啞嗓音,吐出陌生又熟捻的名字,唐迎樂神智一晃,如被一道雷電貫穿腦海,迴盪著許多聲音,那聲音有男有女,有年輕也有滄桑,忽而高揚,忽而沉痛,似摻雜了所有喜怒哀樂,聲聲呼喚著鍾正的名。

  就那麼一個剎那,他幾乎要開口回應那些呼喚。

  不!不對!他不是鍾正!

  唐迎樂心中一驚,下意識推開身上的人,所有旖旎瞬間消散。

  「怎麼了?」莫笙不解地望著他。

  唐迎樂茫然地喘了口氣,見房裡只有他們兩個人,方才那些聲音都只是幻覺,便強行壓下心中的驚愕,敷衍道:「沒什麼,只是……」

  他目光游移,見什麼扯什麼,「地板太硬不舒服。」

  莫笙愣了一下,才意識到自己沒顧及場合,頓時紅了一張臉,有點慌亂又有點害羞地說:「抱歉,應該要先回房裡的。」

  「嗯……呃……」本來只是隨口瞎掰的說詞,卻沒想到對方會如此認真地道歉,唐迎樂便跟著紅了臉,十分害臊,嘴巴也更加控制不住了,「沒關係,我們回房繼續。」

  「……」

  回、房、繼、續?

  啊——他好像說了一句不得了的話?

  唐迎樂的臉一炸,變得更紅了,莫笙的臉色也不輸給他。

  於是兩個初嘗情事的小處男一起紅著臉,你看我、我看你,最後噗哧一笑地抱成一團,不約而同在心裡大喊:「我的男朋友怎麼能這麼可愛?」

  要被萌死了!

  莫笙低頭親了親懷裡的人,小聲問:「回房?」

  唐迎樂漲紅著臉點點頭,見莫笙笑了笑就又要喊他鍾正,不禁頭皮一麻,想起先前那些奇怪的幻聽,就脫口出聲打斷,「莫笙!」

  「嗯?」莫笙即時止住。

  唐迎樂看著對方,閃過一個念頭。

  「你……可不可以……」他咬了下舌頭,強忍尷尬之情,一鼓作氣地說:「換個名字喊我,別喊我鍾正?」

  莫笙沉默了。

  大概是覺得這個要求太奇怪了吧?

  突然安靜下來的氛圍讓唐迎樂心跳如雷,同時也忍不住暗罵自己太過自私,竟然要莫笙喊別人名字,這樣讓鍾正以後回來了怎麼面對?

  他越想越懊惱,決定要收回那句話,用開玩笑唬弄過去。

  誰知,莫笙竟在這時輕笑說:「好啊,想我怎麼叫你?」

  咦?答應了?

  他傻眼地望著對方,見莫笙臉上沒有半點不悅,才反應過來地說:「就、就……喊我綽號吧,什麼小唐、小樂或從唐迎樂這三個字隨便挑,歡迎的迎,快樂的樂。」

  「唐、迎、樂?」莫笙一字一字慢慢唸著他的名,像在細細品味著什麼,而後柔聲問:「怎麼取了一個跟本名毫無關係的的綽號?」

  那語氣雖有納悶,眼裡卻閃過了然,了然之中又似有幾分惆悵。

  但唐迎樂心裡正緊張,沒能細想。

  「啊,那個是手遊的ID。」他說出事先想好的理由,為了避免哪天不小心OOC掉馬甲,他早早就隨便抓了個熱門手遊註冊好ID,「因為非酋如我真的很想爽爽地躺贏,就乾脆取個吉利點的網名。」

  「躺贏樂嗎?」莫笙失笑,「好啊,那我就喊你——唐唐吧。」

  唐……唐唐?

  「喔。」唐迎樂憋了憋,還是憋不住,「不過為什麼?」

  為什麼要用疊字?

  不知道現在有很多讀者都在雷疊字嗎?而且不管人家情侶有什麼原因、是不是只對彼此喊疊字暱稱,他們都會立刻翻臉並上網寫黑評,要是女鬼作者受不了刺激,給他們多埋一個新的BE結局怎麼辦?

  然而,莫笙當然不知道,還興致勃勃地捧著他親了一口,寵溺十足地喊幾聲「唐唐」後,才回答:「當然是因為——你跟糖果一樣甜啊。」

  「……」

  噫!這個情話真的有夠落伍好油膩喔!

  唐迎樂雙手捂住臉。

  可是又好想尖叫啊啊啊——

  什麼?讀者會雷?

  關老子屁事!

作者有话说:

 
  隔壁棚的白月光孟先生劇組——
  祖師爺轉世的某人:「……可以不要再躺槍嗎?謝謝。」
  

  歡迎追蹤~>////<
  
  網誌: https://www.meowbarksky.com/
  噗浪: https://www.plurk.com/sakuhyde
  FB: https://www.facebook.com/miaobell
  推特: https://twitter.com/meowbarksky
  IG: https://www.instagram.com/meowbarksky/
  

by 喵芭渴死姬 / 初稿:03.04.2022 / Penana首發:02.20.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