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4/17 10:47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二章丧子噩耗城主怒冲天
作者:小学毕业了      更新:2021-04-08 03:09      字数:3274
  现场只有蓝睿看清,少爷被乞丐一屁崩的尸骨无存,连带一群侍卫都被这一屁给消融了。

  这可不是一般的屁,而是硬被他给砸出来的一团黑褐色浊气,离体便直冲少爷崩去。

  浓郁的一团,直砸少爷面门,接触瞬间便炸成一片黑雾扩散而开,侍卫头领首当其冲被雾气包裹。

  紧随其后便是一个接着一个侍卫冲进了屁中……

  “啊!少爷!”渐退的人群中,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嚎。

  总管瘫软在地,脸色惨白,瞪大了眼睛看着逐渐淡化的黑雾,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少爷没了。

  “不许跑!你们都不许跑!给我进去把少爷救出来!救出来啊!”总管发疯似的冲着人群吼道。

  早已吓傻的居民,根本无人理睬他,全都惊恐的四散离去,很快现场便只剩下乞丐、总管和蓝睿等军士。

  总管冲到蓝睿身前,发着疯似的推搡着嚷道:“蓝睿,是你,是你害死了少爷!他、他是魔修!我、我命令你,快、快擒住他……”

  蓝睿的目光片刻都未离开过乞丐,任凭总管如何撕打、吼叫,他也未动分毫。

  能硬抗他全力一锤而毫无损伤,这已不是普通魔修那么简单的事了。

  方才惊雷闪过的瞬间,乞丐空洞的双眸,霎时漆黑如墨,虽然只是一瞬间,别人没看到,但他却清晰的捕捉到了。

  没空搭理总管,蓝睿冲身边小将耳语道:“快去通知统帅!一定要快,如有守卫阻拦不让进府,别有任何顾忌,给我硬闯!”

  “无论如何要当面向统帅禀报清楚,这里发生的一切!”

  “诺!”小将应道,立刻踏马而去。

  见人离去,蓝睿皱成一团的眉头,反而拧的更紧了些。

  乞丐被他砸了一锤,除了排出一团浊气,连晃都没晃一下,蓝睿闪开后,他便继续向着云艳楼走去,连视线都未曾偏离分毫。

  少爷死了也就死了,大不了赔上一条命罢了,但这神秘乞丐,已经超出了他能控制的范畴。

  如果突然狂性大发,殃及城中百姓,那他可就百死莫辞了。

  现在他也只能紧盯着乞丐,只要乞丐不乱来,一切等统帅定夺,如有意外发生,那他也只能拼死一搏了!

  蓝睿心情烦躁不已,耳边还有着总管呱噪。

  “总管!少爷之事我一力承当,绝不会连累与您!”

  “手下已回去禀报统帅了,稍后统帅便会赶到,你与其在这拿我撒气,还不如快点回去,把这发生的事,禀报给城主。”蓝睿烦躁的推开总管道。

  “大胆!你、你敢推我?”总管被他顺手一推,怒道。

  “滚!”早就不耐烦的蓝睿,双眼一瞪,大喝一声。

  “好!好!你、你给我等着!”总管被他散发出的杀气给吓的连连后退,丢下一句狠话,便转身跑了。

  “妈的!砸碎!老子死都不怕,会怕你个砸碎威胁!呸!”

  一句低声怒骂,蓝睿看都未在看总管一眼,大手一挥,领着剩下的兄弟们,把乞丐包围了起来,警惕的跟在后面,却丝毫不敢妄动。

  云艳楼顶层,一美艳少妇站在窗前,从乞丐出现到方才发生的一切,都被她尽收眼底。

  她紧盯着乞丐,一步一步走到楼下,略带忧伤的神情,自始至终都未发生改变。

  走到楼下的乞丐,也终于停下了脚步,这一站定,便是许久。

  没人知道他在看啥,更没人知道他在想啥,就那样傻愣愣直视着前方,毫无反应。

  许久后,空洞的眼眸,终于流露出一丝神采,可却依旧充满了迷茫。

  楼上传来的灼热目光,好像引起了他的警觉,缓缓抬起头,四目相对。

  美妇瞳孔微缩,有着些许躲闪,而乞丐看见她时,眼中露出一丝精光,好似想起了点什么,嘴巴微张却什么都没说,眼中的迷惑反而更胜了一些。

  对视片刻,美妇终究败下阵来,收回了视线,慢慢把窗户关起。

  而乞丐却依旧紧盯着窗户,一动不动神情恍惚。

  良久,他终于收回了视线,转身面无表情的看了蓝睿等人一眼,未发一言,迈步向后走去。

  “哎!又是一个轮回,又是一场腥风血雨!时间到了,我也该走了……”没人听见顶楼美妇口中的这句低语。

  城主府后院,虽已入半夜,可却依旧灯火通明,一群衣着暴露的莺莺燕燕,正围在一红衣青年身边,饮酒、漫舞、嬉闹着。

  一副奢靡之景,不堪入目。

  总管早已归来,可却在城主府外徘徊了许久,不敢进入。

  最终还是毫无办法,只得动手撕碎华服,又地打了几个滚,在把脸上弄的泥泞不堪,才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直到痛的眼泪直流,这才敢连滚带爬,冲进了城主府。

  守卫之人,见总管如此狼狈一人归来,皆露出不可思议之神情,大惊不已。

  无人敢阻拦,总管一路跌跌撞撞滚爬进了后院。

  “主人、主人!不好了、不好了,少爷、少爷……”总管趴在地上,泣不成声的嘶吼道。

  “何人在大呼小叫,少爷怎么了?”被一群美女挡住视线,红衣青年根本看不见是谁在嚎,伸手推着眼前白花花一片,问道。

  美女们左右退开,青年打量半天,才确认形似乞丐的总管,眉头微挑,疑惑道:“白总管!这是怎么了?少爷呢?”

  “少爷,少爷,少爷他……”总管磕巴了好半天,也不敢说出实情。

  青年微怒,眼睛一瞪,正欲开口呵斥,突然院门外有人道:“少爷到底怎么了!快说!”

  “老师,您怎么来了。”一位身穿素衣,眼神冷厉的中年人,踏步而入,青年急忙推开左右美女,起身迎了上去。

  “我今日总感觉心神不宁,无法安睡,刚在府中散步,听守卫私语白总管狼狈而归,便过来看看怎么回事。”

  中年人冲青年解释了一句,便看向趴在地上不敢起身的总管道:“快说!少爷到底怎么了!”

  “少爷、少爷、少爷他死了……”总管吓的头都不敢抬,声音犹如蚊蝇般说出了这么一句。

  还没等他解释前因后果,便被惊怒的青年打断道:“什么!你说什么!”

  青年双眼圆瞪,额头暴起一道道青筋,双拳被他握的咯咯直响,怒火中烧,奋起一脚便踹向管家。

  “不可能!我儿是那么乖巧懂事,白天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死了!”

  “快说!到底怎么回事,让你去接少爷回来,为何会死了!”

  “少爷死了,你怎么还不去死,到底发生了何事,快说!还有少爷的尸体何在……”暴怒的青年边踹边吼道。

  “啊!啊!啊……”总管一声接着一声惨嚎,每当他张开嘴想要解释,便又是一脚踹了过来。

  惨嚎声越来越小,院中的一群莺莺燕燕,全都吓的抱在一起噤若寒蝉。

  眼瞅着在踹下去,白总管就要一命呜呼了,中年人总算出手拉住了青年,随后指着一群瑟瑟发抖的女人道:“全都滚出去!”

  这句话或许对这群女人来说,犹如天籁之音,有些连衣衫都忘记了整理,便仓惶跑了出去。

  “老师!呜呜呜……我儿、我儿啊!那可是我唯一的子嗣,他死了,我、我可怎么办啊!”

  “父王虽然最疼爱我,可我要是没了子嗣,他也绝不会将王位传给我,老师!呜呜呜!这可怎么办啊!”

  青年趴在老师身上,哭的犹如孩子,暴怒后,老师已然成了他心中唯一的宣泄口。

  老师轻抚着他的后背道:“哎! 云儿,你还年轻,今年才二十九,王爷现今也不足六十,传位之事还很遥远呢!”

  “可、可我要是没有子嗣,无论何时也轮不到我啊!”青年泪眼婆娑的望着老师道。

  “放心,你的情况,上次回宗门,已帮你询问了大长老。”

  “他老人家说,你的身体或许没毛病,应该是那些硬堆修为的天材地宝吃多了,药性堆积所致。”

  “只需认真修炼,把体内堆积的药性给吸收炼化掉,应该就会恢复正常。”

  “你仔细想想,十二岁初尝禁果之前,是不是很少吃这些,要不是那年王爷硬逼你修炼,你也不会大量服用。”

  “好像、的确如此!”青年思索了片刻后道。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一切有老师,你还很年轻,子嗣肯定还会有的。”

  老师的一番安抚,青年的情绪总算是安定了下来。

  “白总管!别趴在地上装死了,在装死一会可就真死了,还是快点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吧!”老师扶着青年坐下,看向白总管道。

  白总管满脸血污,也顾不上疼痛,赶忙爬到青年身前,一把眼泪一把血的讲述起了事情的经过。

  他这一番详细的讲述,可算是把自己描述成了忠心户主的英雄,一切责任完全推到了蓝睿的身上。

  二人静静听他讲完。

  突然!青年一掌拍在白总管天灵盖上。

  砰!红白之物炸开。

  “既然你这么忠心,我儿在下面也需要人服侍,你还是下去陪他吧!”冷冷的看着软倒在地的总管,青年淡淡的说了一句。

  随后大喝道:“来人!”

  四个侍卫从院外走到近前,单膝跪地道:“大人有何吩咐!”

  “风宁,你领一百府卫,去踏云街,灭杀所以活物,鸡犬不留,给我儿陪葬!”

  “花剑,你领一百府卫,推平云艳楼,不留任何活口!”

  “雪灵,你去给弑统帅传令,让他不要有任何顾忌,务必活捉凶手,我要亲自动手,为我儿报仇!”

  “月影,你领十人,去将蓝睿押来,如敢反抗就地格杀!”

  “诺!”四人领命而去。

  青年身上一股无形的萧杀之气,散发开,城主一怒,血流成河,今夜注定是个不眠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