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六章
作者:云裳镛      更新:2021-03-09 21:08      字数:1987
  在健身房举着杠铃练肌肉的欲星移狠狠喘着粗气:笑话,就算默苍离是个地地道道的ALPHA,他也不过是个肩不能担手不能提的中原人类,连太极拳都差点挂科的体育废物,怎么能和鲛人相提并论,更何况还是他这种前天血统纯正,后天积极锻炼的优质鲛人。

  “我不理解你到底在置什么气。”默苍离边倚在卫生间门上眼巴巴地等着从健身房回来以后就再没理会过他的欲星移早点出来,边絮絮叨叨地说着,他俩难得的共同点就是都喜欢在卫生间思考人生,计时单位都是小时起步的。

  嘴上说着我没有的欲星移紧接着就去做了个全身检查,当然不是去默苍离的实验室而是正儿八经的医院。分化诊疗室隔壁就是人来人往的产科,不少ALPHA轻声抚慰着头一次来做检查的OMEGA,看得欲星移连打了好几个冷战。

  欲星移没能抢到专家号,在一片乱糟糟的信息素里呆坐了差不多一上午才看到电子屏上闪烁着自己的名字,他大步流星地冲出人群径直走到对应的房间门口,习惯性地看了看贴在一旁的医生信息栏,却发现那里空空如也。

  看来是个没什么经验的新人,不过新人也好,每个领域的小白都不会太纠结过多刁钻古怪的问题,就比如“有没有匹配度较高的ALPHA伴侣”这种问题。

  欲星移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差点自己把自己呛死,虽说他对这种问题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对面坐着的默苍离才是他内心的恐惧根源。

  “你不会不知道我在这里实习吧?”

  “挂号那里可没这么说!”欲星移疯狂地翻着病历本,找出挂号时的单子,油墨印记不太清晰,但也大致能认出那个名字:“这明明写的是黓龙君!黓龙君啊!”

  “黓龙君就是我,我就是黓龙君。”默苍离面无表情地抢过病历本,龙飞凤舞地写了几个字之后抽出一次性手套戴上:“躺下,分开。”

  “分开……什么?”欲星移目不转睛地盯着挑选器械的默苍离,他开始发抖,深刻印证了那句“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我不检查了,我什么事也没有。”在镊子夹过来之前,他像是触电一样从椅子上弹起来,像门的方向直冲过去。

  默苍离一不废话二不含糊,拿起桌上的一次性纸杯对着欲星移砸过去,里面还没喝完的几滴冷茶浸湿了欲星移的裤腿,外面的病号只看见一个男人的上半身刚从门缝里挤出来就立即又退了回去,像是被无形外力扼住咽喉一般,诡异得很。

  离了水的鱼很好摆弄,默苍离扯掉那条倔强地挂在欲星移胯间却已经完全没了作用的腰带,随手一抻,韧性十足,拿它来做束缚带再合适不过。

  默苍离的指节按顺序敲打着因颤抖而有些松动的鳞片,他有点后悔泼那杯茶,毕竟人形要比现在好检查一些,鲛人的某些器官生长得很是隐蔽,触及到了他未知的领域。

  但默苍离是极具开拓精神的默苍离,当他觉得手指不够稳妥的时候就会动用其他工具,知道欲星移在剪刀的威胁下颤颤巍巍地甩了一下尾巴尖,指了指某片翘起的鳞。他其实很想甩默苍离一个耳光,默苍离一脸无所谓地耸肩:“随便你,你以为我会愚蠢到真的只准备一杯茶水和一条腰带吗?”

  欲星移停下了挣扎,默苍离说得对,他绝不是盲目行事的愣头青,兜兜转转落到他手里只能是自己做人失败。

  伏身在他身上动作的默苍离捋着软管一头,另一头像是个气泵之类的东西。

  默苍离剥开了一片鱼鳞。

  默苍离插进了什么东西。

  默苍离居高临下看着倒吸冷气的欲星移,开始发号施令。

  “收缩。”他说。

  “用力。”他吩咐。

  “夹紧。”他冷冰冰。

  一半由于生理上的疼痛,一半由于心理上的耻辱,欲星移的眼角滑落两颗品相极好的珍珠,被眼疾手快的默苍离全部抢了去,塞进自己的口袋里,动作之快令人不得不质疑他私下练了什么邪门功夫。

  “所以呢?你得出了什么结论?”欲星移咬牙切齿,眼泪汪汪,在他等着鱼尾恢复成人腿的时候,默苍离把刚刚收集到的液体认真装了瓶标了号,取出一滴来放在显微镜底下仔细观察着。

  “精力旺盛。”默苍离瞥了一眼萎靡不振无精打采的欲星移:“我指的是你的细胞。”

  “我说什么来着,纯血鲛人世代都是ALPHA。”欲星移的脸上慢慢浮出骄傲的笑容。

  “按照理论推算,这样的细胞正处于受孕几率最佳的年龄。”默苍离自顾自地说着:“鉴于你对受孕前必经行为的排斥,只能勉为其难采取体外方式了。”

  “你说什么?”欲星移激烈地反驳:“只有OMEGA的卵细胞才能受孕,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我并没有否认你是个ALPHA,但你不觉得一个只有ALPHA的种族能存活至今太过牵强吗?”

  “所以我是ALPHA,这就足够了。”

  “是ALPHA,但也是个能够受孕的ALPHA。”默苍离惋惜地摇摇头:“你们鲛人可真乱啊。”他拿起泼了欲星移的茶杯抿了一口,转头又看到欲星移在瞪他。

  “你这茶里究竟有什么古怪?”欲星移从始至终都对那杯茶有着十分忌惮,但看到默苍离风轻云淡地喝了一口,他的疑心病终于爆发,挣开腰带一把将它夺了过来。

  “蜜桃乌龙茶,你也要喝吗?”默苍离殷勤地为他倒了一杯:“要说古怪,大概是我多加了几朵菊花吧。”

  “你敢跟我耍空城计!”欲星移真的生气了,他几乎要把门把手拧断,接下来无论默苍离怎么喊他他都不屑一顾。

  “真是的,他还没穿裤子呢。”默苍离靠在门框上目送他风风火火地穿过人群,笑着跟排在后面的病号解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