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0月23日4:59 6:51支付宝用户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十回 死亡經紀公司(2)
作者:君袖羽      更新:2020-10-17 18:00      字数:2466
  聽了顏以寒的話,池修嶼跟易舞歌對視一眼,心中不免對顏以寒有些同情。

  拿到的人設跟他自己的性格完全相反,還喜歡作死……

  「對了,池總,你說你的人設幾乎沒有任何的資訊,那我有個猜想。」易舞歌指指自己,「我的人設雖然沒有給出主線的資訊,不過人際關系方面講的很清楚。或許跟特助這個身份也有關係……而我手上的資料也算是有些價值。我想,你的人設給的這麼簡潔,是不是因為你手上或許握有關鍵資訊,所以系統不給任何的提示。」

  易舞歌的講法不無道理。池修嶼是總裁的身份,整間公司應該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池修嶼點點頭,沉默的開始檢查整個辦公桌的抽屜有些什麼,終於在最後一個抽屜翻出了一串鑰匙。

  「這間公司有上鎖的房間?」

  「有兩間,分別在3樓跟5樓。其他的鑰匙,我猜可能是保險箱的。」面對池修嶼的問題,開口回答的竟然是顏以寒。

  易舞歌疑惑的看向他。「你……整棟樓都看過了?」

  不怪易舞歌疑惑,畢竟他們倆一前一後進的總裁辦公室,顏以寒從進關卡到來總裁辦公室,期間至多不超過二十分鐘。

  這是一棟高七層的大樓,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顏以寒能看完整棟也太過不可思議。

  「這關剛好遇到認識的人,跟他分配好檢查範圍,檢查完才上來的。」

  顏以寒都這樣說了,易舞歌暫且相信他。

  在他倆交流的期間,池修嶼將從抽屜整理出來的資料給草草看過,將其中財務的部分遞給易舞歌。

  術業有專攻,從易舞歌手上的資料來看,顯然在商科方面可以交給對方研究。

  易舞歌一看資料內容,爽快的接過。「我先把這些資料拿回我的辦公室去看,順便也再搜一下我的辦公室有什麼資訊。」如同在撲克迷宮時一樣,易舞歌爽快的朝池修嶼跟顏以寒揮揮手上資料,便轉身離開。

  辦公室內剩下顏以寒跟池修嶼兩人,氣氛沉默一陣,顏以寒朝池修嶼眨眨眼。

  「池總不如跟我去5樓的房間看看?」

  ***

  總裁辦公室在這棟大樓的頂樓7樓,池修嶼本想搭電梯下去,卻被顏以寒領著走樓梯。

  「我剛才是從一樓走上來的。三樓……的上一層就直接成了五樓。」顏以寒想起自己還特地在三樓與五樓之間的樓梯來回數趟,卻一無所獲,語氣不免有些洩氣。

  池修嶼雖然人設資料簡單,但至少該人設擁有的資料都是重大資訊;易舞歌則是人設跟資料量是個完美平衡;就他顏以寒……

  人設跟自己相沖,手上資訊趨近於零,還有個奇葩的作死屬性……

  似乎想起了什麼,顏以寒神情更加沉鬱。

  池修嶼感受到對方的低氣壓,卻不知道該說些甚麼。

  今天才第一次見到這人,偏偏還是被關卡設定的包養關係,還是他去包對方……

  兩人在沉默中走到了5樓的位置。

  「這一層好像是頂級經紀人的辦公層。說起來,星娛這公司的藝人好像都不在這棟樓活動,有另外的星娛娛樂大樓。除非是像我一樣有特殊情況才過來的。」

  顏以寒邊說著,打開了樓梯間的門。

  映入池修嶼眼中的,是一間十分整潔的大廳。「這裡好像是交際大廳,這一層有六間房,其中一間是上鎖的,其他間我只有草草看過,似乎沒什麼特別的。」

  交際大廳是圓環設計,而其中5間房圍繞著它。最左是方才他們打開的樓梯間的門,最右卻有一條陰暗的小道。

  顏以寒指向那小道。「就那兒,走過去裡面有扇門,不過它上鎖了,我打不開。」

  池修嶼看著這敞亮大廳的燈分明亮著,卻一點光都沒照進那陰暗小道,心中有些踟躕。

  顏以寒卻順手拿過池修嶼手中鑰匙,就往小道走去。

  「你……」

  想要喊住顏以寒,卻想起顏以寒的作死人設,池修嶼閉上嘴,默默的跟上對方。

  畢竟既然要解密,總得冒風險。

  陰暗的小道,盡頭的門前站著一道黑色的人影。

  「!」池修嶼瞪大雙眼,嚇得差點喊出聲來。卻見顏以寒絲毫不怵,便硬是壓抑了自己的恐懼。

  顏以寒不僅不怵,還直接走到那人影身邊,拍拍那道人影的肩。「蘇渺煙,你站這做什麼。」

  被顏以寒點名的蘇渺煙轉過身,一頭黑色長髮隨著身體擺動飄散,髮上的蝴蝶髮飾隨著她的動作擺動著翅膀,清冷的紫色杏眼在黑暗中莫名有股詭譎。「在試著撬鎖。」神態冷淡的美女面對顏以寒這樣隨時散發著男性魅力的帥哥沒有絲毫動容,卻在看到顏以寒身後的人時睜大了眼。

  「……修嶼?」

  而池修嶼早在顏以寒喊出蘇渺煙名字時,面上就有些遲疑。因此在對方喊出自己的名字時,平靜的回以微笑。「小煙。沒想到許久不見,居然是在這種地方重逢。」

  蘇渺煙,是池修嶼幼稚園到高中的青梅竹馬。兩人的父母相交甚篤,因此彼此也十分熟悉。

  要不是蘇渺煙高中畢業的那年暑假參加了一檔歌唱選秀,之後放棄繼續就讀大學當起了歌手。以兩人相近的成績,指不定還會再上同一所大學。

  但成為歌手之後的蘇渺煙非常忙碌,而池修嶼也不是會主動聯絡人的個性,兩人上次見面已經是去年過年蘇渺煙陪著父母去拜訪池修嶼父母的時候了。

  「沒想到你竟然也到這種地方來了……」蘇渺煙歎氣。她是在前陣子一場演唱會意外被吊燈砸中,醒來後就發現自己到了重生界。那天晚上她還看過池修嶼直播的古風髮飾製作影片呢。

  對於蘇渺煙的嘆息,池修嶼只能苦笑。

  街上遇到奇怪的粉絲,硬要拖他上馬路。重生界不背鍋,他也很無奈。

  蘇渺煙也知道不是敘舊的時候,先讓池修嶼跟自己加了好友,順道跟他講了下自己的人設。

  蘇渺煙的人設是星娛最頂的經紀人,帶出的影帝影后不計其數。就算是現在,她手下也有3名影后、2名影帝,都是現正當紅,邀約不斷的一線藝人。而蘇渺煙今天會出現在公司,則是因為想私下見總裁,替自己旗下的影帝爭取公司新投資的電影男一。她知道,公司投資的電影,一定能讓她手下的影帝站上更高的地位。

  雖然人設如此,蘇渺煙表示她卻是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公司投資的電影這麼厲害。

  「你們不進來嗎?」在蘇渺煙跟池修嶼講起自己的人設時,顏以寒已經將門打開,喊了他倆一聲,便逕直走入那上鎖的房間。

  蘇渺煙想了想,決定自己守在門外,讓池修嶼進去跟顏以寒一起看看上鎖的房間裡到底有什麼特殊的。

  池修嶼應允,踏入房間。

  是一間乍一看並沒有甚麼特別的檔案室。池修嶼見顏以寒站在辦公桌前,似乎專注的看著什麼,便走到他身邊。

  「這張照片上的人長得跟你有點像。」感覺到池修嶼靠近,顏以寒指著桌上的照片對池修嶼說到。

  池修嶼一愣,仔細打量了一下那張照片。「這人似乎年紀比我大一些……難道是我人設裡說的那位‘叔叔’?」

  可是如果真是那位,他的照片怎麼會被放在一個上鎖的房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