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4/17 10:47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20五千元
作者:南佬      更新:2020-12-01 00:00      字数:2061
20五千元

  毛毛細雨如紗飄下罩住整片燈紅,濕漉漉的小巷弄裡混著嘔吐和酒味,鄞震翔作嘔的嘔了一大下,趕緊放下裝空酒瓶的塑膠箱子後跳回店內。這是他第一次打工。工作一開始,他在前場,聽得懂日文,但不會寫日文,所以他點菜一律手寫西班牙文混英文。點菜過程和客人互動熱絡,偶爾落兩句西班牙文,那些妹,吼喔~嗨得咧,巴著他要他一起喝兩杯。他也很配合的喝開了,卻讓店長拉到後頭,說他們是居酒屋不是牛郎店。

  工作的第一點五小時,店長一聲令下讓他到後面盤點庫存和整理空酒瓶。他覺得店長很有問題,都忙成這樣了,怎麼還把人手調到後面整理這些有的沒的。沒想打混,要盤點就點吧。他乖乖的在廚房後的倉庫盤點酒瓶,就從他最喜歡喝的啤酒開始盤點。

  「你沒工作過?」

  身後傳來優人的詢問聲。鄞震翔想也沒想的回。

  「沒有。」

  他什麼也沒想,優人卻是謹慎的思考了幾秒後皺眉。

  「雖然對你很不好意思,但你真的不適合我們。明天你不必代夏的班。我自己想…辦…」

  「咦?」

  他的五千元!鄞震翔戲劇性的抱頭大喊,突然轉身抱住他的大腿。

  「我必須要賺到五千元!店長!」

  「我給你五千。你明天不用…」

  「不是這種!」

  鄞震翔一副正氣凜然的大吼。

  「我一定要自己賺!」

  他用他的破日文和英文交雜說了一串。

  「我不能連五千元都賺不了!優人!這五千元對我的人森很重要!」

  不管優人怎麼想的,鄞震翔一屁股坐在地上抱著一箱啤酒慢慢盤點,打定了主意不走。

  「夏斯甫能做的,我也能。我絕對不走!」

  「鄞。夏能做的不只有盤點。他能做的,你做不到。還是請你離開吧。」

  一家店的維持,不可能因為同情而留下一位什麼也幫不了的打工員。優人用一張紙夾了五千元後放在鄞震翔盤坐的腿邊,不給他任何理由和機會的轉身離開。鄞震翔握著啤酒的手垂下就掛在膝蓋前,他有一股衝動想喝光倉庫裡所有啤酒,然後踢翻所有在倉庫裡的飲料庫存,最好是弄得一團亂。和他賺不了五千元的人森一樣。一團亂。然而,他卻是將啤酒擺好,脫下制服圍裙,還發神經的摺好,將五千元放在摺好的圍裙上,默默地從那充滿嘔吐味的側門離開。

  淋著雨回家。他洗去一身狼狽,今天難得乖巧的穿著一身灰色的休閒服,捧著一杯熱茶,像是想和姊妹淘聊天的小女生一樣鑽進夏斯甫的房裡,夏斯甫還在睡,退燒後的臉蛋微微透紅,鄞震翔少女的轉個身靜靜的窩坐在床邊自說自話。

  「我今天才知道原來五千元很多。」

  和貓一樣窩在角落,他將自己手長腳長的身軀塞滿了角落尋求一絲安全感。捧著茶水咕嚕嚕的喝了半杯,鄞震翔臉上寫滿挫敗。

  「嘖。那傢伙在夏威夷還包我吃住。那些應該不只五千。」

  他有一種輸了的感覺。自尊心狠狠被人拿刀戳了好幾下。原本他是真的很氣高熙那混帳,竟然為了什麼商業利益把他賣回家,可想想高熙那傢伙包他吃住兩年,那些都不只五千,高熙也從來都沒要他還他,也算是夠意思。

  「靠。他那些錢還都是他自己賺的。」

  抱著頭,他將臉埋進膝蓋裡,開始自暴自棄的思考要不要就直接還一個空皮夾給夏斯甫就好,反正他也說了,五千元他拿走,皮夾還給他。啊啊啊啊,但他就是不想啊!

  「你說你啊。乖乖拿零用錢花就好了。幹嘛打工。」

  害他讓優人說得一無是處。靠。不對。教授也看不起他。

  「…養…養活自己。」

  夏斯甫沙啞的嗓音飄來嚇得鄞震翔退了兩步。

  「嚇人啊你。來。喝熱茶。」

  拿著自己喝過的茶湊近夏斯甫,說是餵他,但看起來更像逼他喝兩口。夏斯甫抿了兩口,他看起來還是昏昏沈沈,在沒開燈的房間裡就著微光,他的臉色看起來要比平常還要死白。

  「你拿你爸媽的錢也能活啊。幹嘛自討苦吃。去那什麼居酒屋。」

  「我…」

  說了個我字,夏斯甫又閉上眼睛,鄞震翔沒搞懂他演哪一齣。

  「你?」

  「我腦子有個叫做鄭揚的人。」

  「啊?」

  「鄭揚一個人生活,四處打工養活自己。」

  「你是夏斯甫你知道吧。」

  夏斯甫沈默了好一會兒,伸手罩住了額頭,手指來回按揉額穴。

  「可我不記得他。不記得很多人…嘶…」

  腦門沉得他無法思考,像是枕在炸毛的刺蝟身上一樣,夏斯甫抱住了頭。

  「痛…」

  「不記得就不要再想了。」

  「…不行…」

  「什麼不行。不記得幹嘛想。」

  「嗚嗚…」

  「你、你、你你幹嘛哭!」

  夏斯甫窩在床上,他看起來像是睡著,閉緊了眼,抱著頭的手臂也沒剛剛那麼緊繃,邊哭邊抽噎。

  「被忘記的人…要怎麼辦…」

  鄞震翔愣了下,伸手為他蓋好被子,手掌貼上夏斯甫的額頭,掌心傳來他沁汗溫熱的體溫。

  「能怎麼辦。可能一直在等你記起來吧。也可能不會等你。哎唷。這種事,我也不知道。我忘掉的事情絕對比記得的多。」

  床上的夏斯甫早早沒了聲音,抽噎的喘息逐漸平穩,他睡得不安穩,眼皮底下的眼珠直動。鄞震翔多陪了他一會兒,他也不是陪他,只是突然備感無力,呆坐在一旁罷了。有種恍然大悟的無力,他好像知道優人說的「夏做的事不只盤點」的意思,看似很平常的諷刺,卻是鐵錚錚的事實,夏斯甫的心思、腦袋,應該說是整體結構就是和他不同。種種因素造成他夏斯甫能做的事,而他做不到。

  垂頭喪氣地走出房門,他撥了一通電話給琇琴,電話裡他沈默了很久後開口要錢。

  「五千就夠了。妳幹嘛!我沒生病,也沒搞大人家肚子…不用,真的,五千就夠了。然後。我會還給妳。就這樣。總之。五千就夠了。」

  ***南佬原創***

作者有话说:

南佬的話:
感謝小喵兒送月票~(抱)
感謝追文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