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0月23日4:59 6:51支付宝用户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18 皮夾裡的蘋果花
作者:南佬      更新:2020-11-18 20:49      字数:2042
  18 皮夾裡的蘋果花

  鄞震翔是個能屈能伸適應力強的好孩子。一天五百就是五百。打不過夏斯甫,也只能乖乖就範,他不是沒想過偷拐搶騙,但沒有一次成功,過了半年也就算了。

  「你晚上要打工?」

  「嗯。」

  「那我的晚餐呢?」

  「冰在冰箱。」

  再說夏斯甫三餐加宵夜都處理得好好的也沒讓他餓肚子。

  「那就好。是昨天滷的可樂雞翅對吧?」

  「對。我晚上大概要半夜才能回來。你明天的五百元,我先給你。」

  「喔!好咧!」

  乖乖伸手,還是雙手接領,只差沒有捧上天膜拜一番,鄞震翔接過五百銅板後瞟了夏斯甫的皮夾兩眼。

  「你那個皮夾很舊了,不換一個?」

  「還能用。」

  這個皮夾他原本就有,他的意思是從他清醒後就有,是小羊皮的深棕色長夾,長夾外落有某精品H牌的的logo,皮夾內還縫有皮夾序號,不是限量版卻是出自名設計師的手的量產皮夾。問了爸媽,都不是他們送的,更不可能是夏斯霏,既然不是他們,那又有誰會送自己這麼有質感的精品?

  手機鈴聲響起,他下意識地放下皮夾,拿了手機接聽,說著就落下皮夾直接出門。鄞震翔拿著他的皮夾追了出去,誰曉得夏斯甫那雙腿跑得那麼快,咻一下不見人,手裡皮夾轉了一圈,賊溜溜的打開摸了摸裡頭的五千元,露出賊笑。

  他迅速換裝,只有五千元,他也不好找妹,想了想也只能去柏青哥打彈珠,看看能不能賺個翻倍再翻倍。很快地在短短十分鐘內花光五千,他沒能翻倍,只賺到一塊牛奶香皂當安慰獎,抓著夏斯甫的爛皮夾,再怎麼翻裡面也只剩下沒用的五元和一元,他將皮夾反著倒倒倒,手指伸進皮夾放信用卡的縫隙中,看看夏斯甫有沒有偷藏鈔票。

  「哎~?有東西!」

  那是被封死的夾層,可好奇心勝過一切的鄞震翔發揮他拆解家的精神,拿了小刀割開縫線,然後倒倒倒。一張貼著枯萎花瓣的書籤飄了下來。書籤上留有「K.S.」的縮寫,紙籤背後只寫了三個字「蘋果花」。

  「就這樣?嘖。光是這K.S. 我就反胃,怎麼跟那高熙一樣都愛用KSKSKSKS…呿。」

  一朝被高熙背叛,他活著的一天就不會忘記!

  胡亂將紙籤塞回去,他將皮夾在手掌上拍拍打打,痞樣的晃回家,回家後隨手一扔,沒心肝的睡了一頓午覺後讓夏斯甫翻箱倒櫃的聲音吵醒。鄞震翔抓著肚皮問他找什麼,夏斯甫說皮夾,這一聲皮夾揪了他小心肝一小下。

  「皮夾啊?」

  「你有看見嗎?裡面有今天要交社團費5000元。」

  「…你參加社團?」

  夏斯甫白他一眼,埋頭繼續翻找沙發,邊找邊說他上次說過了,他會參加保育海龜的志工社團。

  「對了。你的我已經幫你繳了。」

  「我!我也要跟你去保育烏龜?!」

  「姨說了,我參加什麼你也要一起。」

  夏斯甫還是找不到皮夾,進房間拿了幾本書後扛著自己摺疊式的腳踏車。

  「你有看見我的皮夾,錢拿去花沒關係,但皮夾還我。」

  「喂喂,你當我是那種人嗎?」

  夏斯甫不苟言笑的看著他:「你是。」

  沒等鄞震翔抗議,他像跟時間賽跑一樣一溜煙的溜出公寓。鄞震翔學夏斯甫那副傲嬌模樣努努嘴。

  「你~是~呿。」

  幼稚的將皮夾塞到枕頭底下。

  「偏不還你!」

  另一頭,夏斯甫沒太糾結,好險他的證件都在另一個證件夾裡,也就不必再為了申請證件奔波。只是,捨不得。總覺得掉了皮夾,心裡頭就落了一角,空蕩蕩。

  看了眼時間,他趕在最後一堂課下課後飆車到打工的地方。那是一間居酒屋,裡面不過二十坪長方形大小,炭火的燒烤味混著菸味在打開門的時候衝出門外,裡頭狂歡的客人,匪類的嬉鬧,夏斯甫隻身投入戰局。直到十二點,一聲「大家辛苦了」他才鬆了口氣,扛著折疊腳踏車才打算離開,又讓店長津田喊住腳。

  「小子。畢業後不會考慮留下來,是嗎?」

  算是有點自問自答,津田自己也知道強人所難,東大出來的百分之一百零一都不可能甘願待在他這間臭氣薰天的居酒屋。

  「我會常回來。再說,我還有三年。」

  「好、好。這三年內,我要把你搾乾。」

  夏斯甫笑著畢恭畢敬的朝店長鞠躬,店長津田不過就是個三十五、六歲的年輕老闆,為了老婆孩子經營這家小小居酒屋,在繁忙競爭的東京都覓得一處安身之地。津田拿出一小袋用超商那種白色薄薄的塑膠袋給他,裡頭是一瓶手掌大小的蘋果汁和一種叫做陸奧的紅蘋果,說是他老家寄來的,還說改天能約了一起去青森走走。

  「比起櫻花,那裡的短暫綻開的蘋果花才是我們青森人的記憶。」

  蘋果花三個字像雷一般打入他的心頭,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津田說的這句話,以前好像也有誰說過。兩人站在居酒屋側門的巷子裡聊天,夏斯甫等著津田抽完一根菸後才離開。在回家的途中,雨絲隨著最後一班列車行駛的光影,絲絲落地。

  「…蘋果花很可愛,白白小小的…」

  混著風他不自覺得飄出這一句話。踏著腳踏板的腳步煞停,夏斯甫怔愣,他停在列車行駛過後的鐵道旁,小徑只剩下幾盞掛著雨絲的街燈。

  「我覺得蘋果花很可愛,白白小小的…」

  我?

  「是我嗎?」

  雨絲越落越粗,沒穿雨衣的上身已然浸濕,夏斯甫覺得喉嚨梗著一根刺,那根刺不停地朝他的心、胃,一針一針的扎去。

  「皮夾…」

  忽然,踩上踏板,他開始拼了命的騎車,儘管雨水瘋狂的灑在他的臉遮住他的視線。

  「皮夾…」

  拼了命地衝回家,不管身上的雨水,他無法克制自己內心的躁動,趴在地上,打開每個櫃子,翻找每一處狹窄的縫隙。

  皮夾。

  是高熙送的。

  不能丟。

  ***南佬原創***

作者有话说:

南佬的話:
跑出去浪了~還以為自己設定草稿了,結果是一場烏龍~
感謝等待和追文和推薦~
小個子感謝你又打賞啦~謝謝謝謝~(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