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0月23日4:59 6:51支付宝用户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08 記憶條碼
作者:南佬      更新:2020-10-17 00:00      字数:3532
08 記憶條碼

  穿上秋天的薄外套,夏斯甫這副身子特別怕冷,但這和他腦子裡的鄭揚是一個樣,稍微吹到風就會神經兮兮的穿上外套,再降個兩度,就會戴口罩圍圍巾。從書架上選了一本書看,他很喜歡學習,應該說學習這件事對他而言,是一種不曾享受過的放鬆。

  走下樓,媽媽捧著早上剛插好的花皿,看起來忙碌卻多問他一句有沒有想吃什麼。

  「黑薑糖鮮奶。」

  媽媽直愣愣看了他好一會兒。夏斯甫當她不知道那是什麼,他比手畫腳的說就是黑糖和薑煮滾後混著鮮奶的一種飲料。媽媽將花擺上玄關邊的平台,背著他說好,聲音聽起來還是溫柔卻有一種說不出的距離感。

  夏斯甫不知道自己說錯什麼,但他在想是不是他做了不像夏斯甫的事。這其實很難拿捏。因為很多時候連他自己都覺得自己不是夏斯甫。

  「斯甫,你在看什麼?」

  媽媽又像沒事一樣走到他身側,就坐在沙發扶手邊。夏斯甫拿起手上那本過期一年的科技雜誌。

  「書房裡拿的。一年多前的舊雜誌。可以看吧?」

  「可以。家裡的東西哪有什麼不能拿的。」

  「有啊。夏斯霏房裡的垃圾我就不想拿。」

  媽媽無奈地笑出聲,念他兩句調皮:「你小時候也常鬧你妹妹,好像是有次鬧到你妹妹被貓咬一口後你才安分。」

  「我鬧她?」

  「大概是六歲的時候吧。那時候是和誰家的孩子玩在一起,記得是琇琴姐他遠房表哥家的孩子叫什麼,前陣子還通過電話的…是鄞震翔還是鄞耀翔,總之就是和翔翔那孩子一起逗貓傷著的,諾,你也有傷,這個。」

  媽媽拉起他的手,撩起左邊的袖子,指著他手臂上一痕很深的抓痕。還說,夏斯霏被咬一次後怕貓怕得要死,他反而還說要養貓。夏斯甫不記得琇琴姐和鄞…什麼翔翔,只是想起鄭揚在左額頭上也有一道深狠的疤。辛臣也有。

  悠哉的假日,夏斯甫窩在沙發上看了半本雜誌,他對科技或是星際這種題材並沒有太大的興趣,大概就是男人的自尊心作祟,他會看純粹是想知道樂笑澐和自己的的距離差得多遠。

  翻過雜誌最中心,主打的標題之一

  「醫療科技,為阿茲海默病患帶來希望…研發組長樂笑澐誠實說道重組後的記憶並非百分百完整…嘖。這水平實在太遙不可及。」

  十五歲誰會想到要為阿茲海默症病患做些什麼,樂笑澐卻做出了一篇發表。仔細的研究了採訪,文中說實驗出現實際上的操作困難。在基於人權、道德和隱私考量下,健康的人不願意提供完整記憶,而阿茲海默症初期病患記憶已經出現瑕疵,既使他們重組了記憶,不能百分百證實被實驗者記憶是完整的。但好消息是,被實驗者的記憶是有時間順序且有條理,且完整的記憶能被永久留存。

  「記憶永久留存…那可以裝到其他人腦袋裡嗎?」

  他挑眉自說自話的反問雜誌。而後合起雜誌,倒躺在沙發上,他突然有個想法,他會不會是裝了鄭揚記憶的夏斯甫?噗。拍電影喔!想著就覺得好笑。

  假日的午後,悠哉地倒在沙發上和媽媽一起打盹,隨著爸爸午覺起來,約了他一起到庭院裡打了一場羽球,撇除夏斯霏提早回家耍他的大小姐脾氣外,夏斯甫過了一個很溫馨很天倫的愉快假日。

  *

  同樣的假日,樂笑澐卻在實驗室裡打了個短暫的盹,短短的十分鐘,他夢到了鄭揚。鄭揚很愛錢,也很會算錢,會算錢也很會賺錢。他會四處撿回收的紙箱去賣錢,然後買鮮奶請他喝。鄭陽也很怕冷。這種涼爽的秋天,要是能帶被子出門,他一定裹上。

  “你喝看看這個。我加了很多黑糖,沒那麼辣了。”

  那是黑糖薑加鮮奶,很甜帶點薑的辣味,混著鮮奶,就沒那麼嗆,他不怎麼喜歡,但因為鄭揚喜歡,只要鄭揚說好喝,他捏著鼻子喝光也會說好喝。

  緩緩睜眼,樂笑澐眼瞳印著實驗室帶點藍光的燈條長線,頭頂上兮兮囌囌的,他頭沒抬更沒管頭頂那人在幹嘛,自顧的開口。

  「金。資料調出來了嗎?」

  「傳到你手機裡了。」

  金拿著刮鬍刀笨拙的削去他下巴的鬍子,他看起來不太會用,卻很努力地學習怎麼控制這把電動刮鬍刀,刷的一下,左人中乾淨溜溜,他反倒驚奇的對刮鬍刀喊了一聲大俠好身手。

  「笑澐,夏斯甫他們家普通到一個不行。」

  爸爸是普通的上班族,媽媽是花藝老師,女兒還是他見過國中學妹夏斯霏。完美的家庭,養出壓抑的夏斯甫,樂笑澐有點後悔怎麼沒多問高熙兩句有關夏斯甫的事,高熙那傢伙老是在他面前說只有他能欺負夏斯甫,然夏斯甫出事後,那傢伙變了一個人,離夏斯甫離得遠遠的,甚至不惜出國。

  他懂。他懂得高熙的心情,那不是愧疚可以概括的心情,而是一種時間久了,在夜深人靜下想起來還是扎心的難過。

  「親戚也查了?」

  「查了。夏斯甫媽媽家是藝術世家,一家子不是音樂家就是畫家,還有個表妹嫁給了鼎鼎大名的鄞般誠。」

  「你是說在土耳其買下大量產地還被當地政府列為控管集團的那位?」

  金點點頭,他放下刮鬍刀,似乎不打算刮另外一側,一手捏著他剩下一邊的小鬍子煞有其事地當起說書。說鄞般誠只要是錢黑白都賺,最近更有人說他在日本開了間公司想洗白,不過就他看來那間公司絕對是為了幫他那不成材的兒子搞的。

  樂笑澐是不怎麼感興趣,但還是多問一句:「你又知道。」

  「當然。你知道鄞般誠開什麼公司嗎?」

  「什麼?」

  「寵物用品兼美容。」

  在他們這種世界裡,金錢只是數字遊戲,鄞家忽然搞個什麼寵物用品兼美容的小生意,這絕對不是什麼值得慶賀的事,說出來反倒還有種看笑話的成份在。當然,樂笑澐笑得豪不客氣。

  金推了推粗黑框眼鏡,敲著透明的鍵盤案下輸入鍵後鍵盤裡放射出四方形的投射影像,他伸出食指指出螢幕上的照片。照片裡是鄞般誠勾著一個男人的肩膀像是哥倆好,不知道在商議什麼,兩人正走入一間高級私人會館。

  「不過查到鄞家。我發現了一個有趣的事。你看。這人是誰。」

  樂笑澐眼神微瞇想了幾秒:「艾力克斯?」

  艾力克斯曾經是樂笑澐醫療科技研發團隊隊員之一,只不過一年前他離開了團隊。

  「我記得記憶條碼是他提出來的。」

  艾力克斯是個字字珠璣的人,在團隊裡往往都是最後一個發言,只要開口就一定會說出要點。一年前他大膽的提出將記憶條碼化,甚至提出就用將死的人和重傷或腦死的活人採樣並測試。由於這項提案違反人權、違反道德,爭議過多,當下就被駁回,至今仍不曾被拿來人體實驗。

  「他怎麼會和鄞般誠一起?」

  「我覺得你看了他的資料後,反而會問我,他和鄞般誠到底去私人會館和誰見面。」

  金又敲了敲鍵盤,噠一聲,艾力克斯的大頭照旁有他個人資料。

  姓名:艾力克斯.TD……曼伯

  國籍:英國(華裔)

  婚姻狀況:未婚

  學歷:聖安祖大學醫療設備暨科技研究所

  德國亞琛工業大學醫療工業設計學系

  資歷:森井工集團科技研發員

  樂家集團醫療科技開發研究員

  「有什麼問題嗎?」

  金食指點了點他的姓名:「他本身就是個問題。看見他中間名字的縮寫沒有。」

  「TD?」

  「在英國提到縮寫TD,那可是響叮噹,無人不知。」

  敲了敲鍵盤,螢幕秀出一份家族譜,族譜上面還蓋了英國皇室的家徽印章,看起來正統且具有威嚴。TD曼伯子爵家勢力龐大,早在1960年開始脫離了皇室的枷鎖,自力更生,現在只要提及TD曼伯一家,個個都在各產業上有傑出的表現。樂笑澐查看祖譜,第一代是曼伯子爵和夫人瑪麗安,第二代傳承長子安格(妻芬妮),下有兩男一女,次子安德烈(妻蒂莉安,已歿)為旁支,沒有孩子。

  金指頭指著第三代:「你看第三代有誰。」

  第三代分別是米契爾(長子)、利安(次女)和艾力克斯(次子)。

  「這兩位艾力克斯確定是同一人?」

  族譜上保有高度的隱私,其子女更是保密到家,任何公開場合一律不准拍照。金摸了摸剩下一邊的小鬍子,歪頭。

  「不確定。」

  樂笑澐覺得自己被耍,他忍著暴怒的衝動,將資料關掉。

  「金。我看不出這些和我要你查夏斯甫這件事有什麼關聯。」

  「我也看不出。」

  樂笑澐踹了他的椅子一腳,金屁股下椅子的輪子就隨著他踹人的力道滑了一段,金也是自在,順著椅輪轉了兩圈後彈指。

  「但我查著查著發現其實有那麼點關聯。」

  他在身後的白板寫下:

  『夏斯甫(認識) 艾力克斯+鄞般誠私人會所(子爵?)』

  「我們假設夏斯甫體內有記憶條碼是艾力克斯給的。聯想艾力克斯和鄞般誠,前陣子去見的那人是子爵。這麼一假設,一切就都順其自然的成立。」

  雙手一拍說鄞般誠有錢,子爵有權勢,做什麼記憶條碼根本是輕而易舉,他自己轉了一個圈後站起身走向樂笑澐。

  「這位艾力克斯極有可能是夏斯甫的親人。說不定是他爸。」

  「艾力克斯他未婚。」

  「如果他真的是TD子爵家族的人,你覺得這種未婚的假資料,他會弄不出來嗎?」

  無法反駁金,然,樂笑澐並沒有抽絲剝繭後的愉悅感,反而沉著一張臉。夏斯甫、夏斯霏他見過,夏斯甫的媽媽曾上過一兩次電視,他也見過。爸爸嗎?倒是真的沒有見過。但可能性實在太小了。

  「金。」

  「怎麼?大公子~還有事情要吩咐嗎?」

  「我們能查到子爵的任何消…」

  話沒說完,光是聽見子爵二字金就哎哎哎的叫了起來,食指比了個no、no、no,讓他不要癡心妄想。

  「那張照片已經是最大極限。」

  他指的是拿到艾力克斯和鄞般誠兩人同進同出的那張照片。樂笑澐從來不過問金怎麼拿到東西,金也從來沒拒絕過他。現在金說不能,可想而知,難度要遠比他想像中還要困難,成功率幾近於零。

  *** 南佬原創***

作者有话说:

南佬的話:
感謝風獅狼打賞收藏留言~(感謝你還在~抱)
感謝推薦送小花收藏~
下一更:10/20(二),00:00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