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6/13 12:13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一O一手 兔子與後代
作者:形草      更新:2021-04-23 12:30      字数:6008
  「……」行洋見到站在櫃檯內的人,有些疑惑,但更多的是欣喜。
  察覺到對方的視線,明子抬頭,見到來人後微笑:「……總不好意思老是麻煩坂卷奶奶……」
  「嗯。」

  交談很淡很輕,會所的客人們並沒有察覺什麼不尋常,好像白雲本該與藍天在一起似的自然平靜。但明子知道行洋是真的很高興,不但跟蘆原祖孫下了一局指導棋,還跟緒方下了一局熱血沸騰的棋……雖然對於蘆原的解釋聽不太明白,但至少周圍圍觀的老先生們很激動,這是到這間會所工作以來鮮少遇到的情況。

  四月下旬的午後,一方溫暖隨著時間輕輕巧巧地挪移,會所的客人換了一批,塔矢門下兩位弟子正在安靜地對局……直到夕陽完全隱沒在都市的霓虹光彩裡,人盡散去……


  「……塔矢先生,」還稱呼先生好像有點怪……
  「明子,收拾一下,一起去吃泉拉麵好嗎?」
  明子想了想……拿起抹布開始擦起一張張的棋桌:「這算約會嗎?」呵呵……
  聽了這聲反問,行洋內心倒是有些不知所措了起來:「……我有東西想交給你,回家後有件事情想跟你說明白,怕耽誤太多時間,所以乾脆先在外面解決。」
  「呵呵……塔矢先生好緊張的樣子。」
  嘴角勾起微微的苦笑:「看樣子你真能看穿我的情緒,」這樣也被看出來了:「以後別再稱呼我塔矢先生了。」
  「是,大白兔先生。」呵呵……
  「………」

  一頓晚餐吃得安靜無聲,小小的拉麵館裡人聲鼎沸,兩人的身影在下班時段黑壓壓的西裝堆中顯得微不足道……
  不知是有意或無意,回到塔矢宅已經過了正常回學校宿舍的時間,知道理所當然要明子留宿過後,行洋便莫名地放下心來……或許是因為過去的自己太過寂寞吧,而明子疏遠的這一陣子,雖然透過秋人夫婦的轉達,知道婚禮籌備中,一切順利……但不免有些患得患失……

  很多感受,一旦擁有過就禁不起失去,行洋已經過了能用少年灑脫來掩飾不安的年紀……而事實上也很少感到不安。


  「這個……這一陣子請專門的師傅整理過,」
  推開和室紙門,一件月白色光華的和服好像藝術品一般美麗地展現風采,眼前的長衣架上停駐著許多金絲蝴蝶……繡功染料,高貴典雅的韻致隨著歲月流逝,沉靜而靈動,內斂卻光彩。

  明子乍一見到便覺得眼睛都發直了……好像從沒見過這麼美麗的東西。

  「穿穿看,你的身形跟我母親相差無幾,應該合身。」
  「……這是?」真的好漂亮……
  「嗯……這套和服是父親在世時按照媽媽的喜好訂做的。」頓了頓才接口:「母親臨終前交代過,要留給我未來的妻子,所以希望你能穿上。」
  輕輕點頭,表示明白後走近了些……細細體會這別具韻味的高雅:「……對了,我聽哥哥提過,塔矢先生的媽媽是少見的大美人。」也就是我的……婆婆了。
  微笑提醒:「你還叫我塔矢先生?」語氣比在外人面前溫柔了千百倍。
  「大白兔……啊,對了……原來是這樣……」似乎想起了什麼,連忙回首身後的行洋:「那時候我穿著玉兔的小振袖,就是……就是我哥哥結婚那天!」

  行洋看著眼前的明子,似乎嘗試著努力回憶些什麼……

  「就是……哥哥結婚那天,我們在轉角相撞,對吧?」似乎已經完全想起來了:「難怪那雙葉子眼睛我覺得很熟悉……原來我們之前不只是在神社,在靜岡也見過……」
  好像也記起了這麼一剎那的小段往事,頷首:「我記起來了,是個晴朗的冬天,因為馬上要開始頭銜戰,所以只是過府道賀,沒有參加宴席。」好像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情……微笑:「所以你喜歡兔子,和服的花紋、吃的月餅、未來的丈夫……都被稱為兔子。」
  「呵呵……」沒想到行洋會導出這種結論,當真笑了出來:「你臭美嗎?我說了喜歡你?」

  不料行洋聞言……當場傻住,將這完全是女孩子捉弄人的話當真……

  「你……不喜歡我?」異常認真,伸手扳住未婚妻的肩膀,凝視雙眼:「你是認真的嗎?那為什麼那天……」那天一點抗拒都沒有!?
  明子汗了一下,見到如此受傷的眼神有些不忍……囁嚅著安撫:「人家……這是女孩子捉弄心儀對象的……口頭語啦……」越說越小聲……

  不可否認,行洋真的在長衣架前當機了數秒……
  『捉弄心儀的對象』的口頭語……還原回原本的意思……明子心儀的對象是我,所以我才被捉弄,所以是喜歡我的……嗯。

  見行洋這麼認真思考的模樣,明子當真覺得有趣……在圍棋界叱吒風雲的人物,居然在思考這麼淺顯的邏輯……看著這麼患得患失的神情,內心充滿了甜蜜。
  就是因為在乎,所以緊張吧。


  「……那個……」明子噘起嘴,輕聲:「你出去啦!」
  「?」不解……
  蹙起眉頭的臉有些緋紅,低了下來:「就算已經………那樣了,我也不想……在你面前換衣服……」
  「……嗯,我馬上出去。」

  兩人還是很靦腆……而這樣的情緒好像會彼此感染,能讓愛著彼此的心情在空氣中更濃郁……直到行洋在廊上輕輕將紙門拉上後,雙方的情緒才稍稍冷靜下來。
  明子換上了那套閒置已久的和服,出現在長廊上的時候,兩人的情緒從靦腆轉為心滿意足。
  是因為完成了長輩的遺願,更因為對方是對方,所以滿足。

  彷彿將皎潔的月光穿在身上,似乎夜幕下看不到真正的月光也無所謂了,暖色腰帶上的碎銀環抱住腰身,好像纏著一條銀河……


  「……你別這樣一直看我啦,」避開行洋的視線,稍稍審視了自己的左右大袖:「這麼高雅的衣服穿在我身上好像有點浪費……」
  行洋搖頭,席地而坐,面向夜色中的庭院:「很好看……況且是母親的心意,你安心收下吧。」
  「嗯……可是……」美麗的雙眼轉了一圈,跪坐到未婚夫身邊,看向庭院:「這個是婆婆給我的……那……」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聽出了弦外之音,行洋有些緊張:「你是不是有什麼特別希望的東西?」

  穿著優雅的和服,明子把自己好看的臉埋得更低了……半天憋不出一句話。
  鹿威在深夜中敲著兩人的心跳聲,明子突然覺得很懊惱……
  不知道未婚妻在猶豫什麼……行洋決定回歸最初交心的動作,輕輕握住明子的手……似乎想藉此讓對方不這麼緊張。

  「……就是……美津子結婚了……」我好像不是要說這個……
  「嗯,這樣嗎……」他到底想說什麼?
  懊惱地蹙眉:「雖然收下媽媽的和服我很高興……可是……可是一般來說……」怎麼塔矢行洋這麼笨!
  對明子的句子摸不著頭腦,但是很有耐心:「一般來說?」
  真是懊惱極了……豁出去,對上那翠玉般的眼睛:「人家想要戒指啦……」不知道為什麼,才剛一說完又低下頭,好像自己說了很見不得人的話似的。
  「戒指?」不解,雖然非常不解,但是立刻答應:「嗯。只是想要戒指嗎?」

  明子用力點頭,點頭如搗蒜的模樣讓行洋覺得真的很像月宮的玉兔……

  「那你喜歡什麼樣的戒指?」到底為什麼會想要戒指?有什麼原因嗎……
  聞言,瞬間紅了臉:「結婚的事情……你都是跟哥哥嫂嫂談的,也沒問過我的意願……」說著還真的委屈了起來:「人家是新娘耶……應該要問問我吧。」
  行洋驚訝,心臟漏了一拍:「你不想跟我結婚?那為什麼不說?」
  「沒有啦,我沒說不跟你結婚啦!!真是……」為什麼這人這麼鈍!?
  「那?」身為準新郎真的徹底無言了……都說女人心海底針,原來連小亮也一樣……為什麼不直說呢?

  看著那雙充滿疑惑卻又很誠懇的雙眼,明子真是有氣說不出來……

  「就是美津子結婚的時候有戒指嘛!是新郎幫忙戴上的……我也想要……」天啊!我說出來了!
  行洋真有些懵了:「所以你希望我也幫你戴上戒指……這沒問題。」這一點小事為什麼吞吞吐吐的?完全無法理解……
  聽到行洋答應的同時,明子又開始叮嚀:「我們是傳統婚禮,所以……不能在眾人面前戴上……不過私底下你要幫我戴喔!」說著還一臉期待……
  看到這樣為了個小小的首飾如此期待了眼神,行洋立刻答應:「嗯,沒問題。」突然好像想到了什麼:「……所以說……其實你想要穿西洋人那種婚紗?」聽語氣應該是。
  「……也沒有特別希望如何,只是覺得有點羨慕……」越說越小聲:「我也很想穿一次看看……雖然意義跟白無垢差不多,一生只為心愛的人穿一次,白無垢也很好……可是……」
  行洋想了想,接話:「所以你不在乎正式婚禮穿什麼,只是想穿一次而已?」

  玉兔又開始用頭搗藥……行洋見狀當真笑了出來……
  隨即想起那張早苗夫人兩歲的全家福,心中有些感慨也有了新的想法……

  「知道了,那過一陣子……或許宴客過後,我們一起去照相館拍一張照片,你可以挑自己喜歡的禮服,好嗎?」

  用力點頭過後是一連串搖頭……
  行洋覺得今夜真是不可思議……

  「可是婚禮在即,不可能現在改成西式的,除非……延期?」明子是新娘,沒問過他的意見其實我也不對……只是對賓客不好意思了。
  誰知明子一聽頭搖得更賣力:「不行不行,不能延期!婚禮照原訂計畫就好……遲了不行!」
  「嗯,也就不到半個月後的事情,不用延期當然比較好,」安撫地輕捏了未婚妻的手:「是我疏忽沒注意到你的喜好,宴客結束一定一起去拍照。」
  『不行!』委屈地鼓起腮幫子:「不能等到半個月後啦,我的意思是不能等,要盡快……因為…………」
  「……嗯?」不解卻溫柔地等待答案。
  懊惱:「因為我怕到時候穿不下……」像蚊子般細微的聲音。

  疑惑的表情盡顯在塔矢行洋臉上……想那棋局戰況如何劇烈,自己都有泰山崩於前而色不改的氣魄,今夜真是匪夷所思,所有疑惑的表情都呈現在臉上了……
  左右看了看明子的身材,自己擁抱過這嬌小纖細的身體……

  「不會,你一定穿得下,而且穿不下可以改。」結論。
  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說了……更加懊惱:「所以要趁現在還穿得下啦!」
  「現在穿得下,兩週後為何會穿不下?」不解……太奇怪了!
  對上那雙疑惑的眼睛……又豁出去一次:「我、我也不知道到那時是不是真的能穿……我不知道啦!我怕兩週過後肚子會大起來嘛!我也是第一次嘛!白無垢這麼厚別人也看不出什麼……可是……可是西式婚紗不一樣啊!」

  鹿威再度敲了幾響,塔矢大宅很寂靜……明子說到這裡已經再也接不下去,剩下行洋努力思考……

  低頭湊近未婚妻的臉龐,凝視:「你說……你怕兩週過後肚子大起來,所以……意思是……是我想的那樣嗎?」那算來也有將近兩個月了……
  第三度用力點頭:「就是那樣!」知道未婚夫終於弄明白了,鬆一口氣:「所以……要穿西式婚紗得快點了……不然……不然……嗯……」

  看著盯著自己的肚子半天沒說話的行洋,玉兔的心怦怦亂跳……

  「……怎麼了嗎?」照理來說行洋都卅二了,應該會很想要自己的小孩吧?
  回過神,欣喜的表情的確如意料中盡顯:「不……這、因為我太高興了,一時說不出話來……剛剛已經開始在想要取什麼名字……有好多事情要想……這樣你也不好待在會所,對了,可能得應徵新人……果然有很多事情要準備。」
  「呵……總算傳達清楚了,」見那表情,溫柔一笑:「你先記得帶我去拍照就好,其他我會處理……況且想名字跟徵人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
  「不……名字有現成的,」似乎突然想到什麼,語氣篤定:「男孩女孩都有……」



  五年後。

  「小亮已經能有模有樣地下完一盤棋了呢!」蘆原看著盤面,甚感欣慰。
  有張酷似媽媽的臉孔的小男孩,欠身行禮:「謝謝您的指教。」翡翠般的雙眼溫潤如玉。

  圍棋會所有了些轉變,今年剛從高中畢業的市河小姐完全取代了年紀已經太大了的坂卷老奶奶的工作,會所的客人換了一批……但那小小的松樹燈飾仍透著柔和的光輝。

  「噗……弄不好啊,過兩年小亮就超越你了呢!」將綠茶輕輕放到桌邊,市河小姐不客氣地對蘆原調侃了起來。
  「怎麼可能!你別亂說啦……」指指自己:「我好歹也是個職業二段耶,輸給沒上小學的小孩,那我還用活啊……」

  五歲的小亮神情複雜地喝著綠茶,雙眼偷偷瞄著對面的職業棋士……

  「怎麼啦?小亮是不是有什麼話要反駁?」市河小姐是站在小亮這邊的。
  「也不是……」有些猶豫後依然開口:「不過爸爸的確也認為如果蘆原先生的情況一直沒有進步,我在小學生階段打敗蘆原先生的可能性很高。」
  『啥!?』
  『哈哈哈哈哈!』
  「蘆原你聽聽!說不定過幾年我們都得稱呼小亮『小老師』了!」
  「蘆原啊!加油啊!緒方老師都已經五段了!」
  『吼……知道啦!別拿他刺激我啦!』

  眾人逮到機會笑鬧一陣,小亮收拾好棋子後,邁開小小的步伐……來到櫃檯前……

  「這個又要麻煩您了,」將一封信雙手交到櫃檯:「是媽媽委託的。」
  市河小姐新奇地接過:「喔……很久沒收到了,這種給『彰子小姐』的信……」低頭湊近小亮耳邊:「你知不知道這是誰寫給誰的啊?為什麼都要投到信箱裡?」
  微笑著搖頭:「我不知道,而且我還不會寫漢字……」
  「喔……對喔,所以你也不知道是寫給誰的……」將信件收入抽屜,疼愛小弟弟般地摸摸小亮的頭:「放心吧,我會放入信箱的……過幾年你長高些就不用我幫忙了。」
  「嗯!謝謝市河小姐!」
  「快去吧,看樣子蘆原很想再跟你下一局……我很看好你的喔。」
  「嗯,我會努力的。」




  光站在提款機前,思考著……
  兩人離開了忍者村的山地範圍,回到都市裡,喧囂的空氣充斥著所有感官……然而此時此刻光只是盯著提款機思索,周遭一切全都充耳不聞……

  「……光,我想還是我告訴你吧。」亮張望了四周:「裡面銀行的保安已經注意到你了。」弄不好會以為我們要搶劫……
  光下意識地搖頭,依舊沉溺在自己的思緒當中:「是亮自己說讓我猜的……我一定能猜中你的密碼。」提了錢可以順便換歐元……但……
  「……嗯,那卡先給你,」從皮夾中掏了出來:「輸入錯三次就會被鎖卡,到時候會很麻煩,所以你頂多只能玩兩次。」

  接過亮的那張銀行提款卡,光翻來覆去看了看……如意料中的,上面完全沒有半點線索。
  光又想了想……突然抬頭看向身邊的亮……

  「我想我知道了……大概吧。」快步走向提款機。
  「光!?」拜託別亂試啊……

  指尖快速在操作面板上移動,亮還沒來得及阻止便看見已經順利進入操作畫面……為此有些驚訝,隨即溫柔一笑……

  「不愧是光……我的光果然是最聰明的。」看了看螢幕,內心有些感動……真的一次都沒猜錯就順利進入了。
  「嘿嘿……很厲害吧,」又滿足又得意:「因為亮總說把我放第一位嘛!那當然是有關我的囉……八月一日不太可能,因為相遇是兩個人的事情……所以僅僅只屬於我的就是0920了。」
  亮淡淡一笑:「因為那是上天賦予我愛人生命的日子,對我而言實在太重要了…………先辦正事吧……」伸手開始按數字鍵:「要把這個月預定要給市河小姐的薪水領出來,加上要出門旅遊的費用……」

  提款機前,光突然有些感嘆:「時光飛逝……市河小姐現在是領你發的薪水,你們剛見面的時候……亮應該還是個小孩子吧。」
  「是啊……當時我還沒上小學呢。」清點著手中的鈔票:「的確是時光飛逝……走吧,進去兌換外幣。」
  「嗯,反正感不感嘆日子都得過……」
  「就怕光回到草原後會更加感嘆……」
  「那就有勞亮多多照顧了……啊,我能不能再繞道到其他地方啊?」
  「想去哪呢?」
  「就是…………………………」




《局中局》全文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