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4/17 10:47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九十三手 不老實
作者:形草      更新:2021-04-17 12:30      字数:3470
  「你看起來恢復得還好嘛!」久美子用力拍拍明子,惹得明子一陣嗆咳。

  風是停了,但風中夾帶的水氣形成暴雨……時間已經過了整整一天,東京許多地區由於河川水量暴漲,政府已經下達命令請各公司行號自行斟酌是否上班上課。久美子不負早苗與塔矢行洋所託,帶了自己熬的粥、大家幫明子抄的筆記,還有不少食材冒雨前來探望好友。


  「咳……久美子別這麼大力,我還正喝著呢……」病人微弱的抗議:「真是……早苗姐可是拜託你來照顧我耶。」
  「哈哈哈!我只是來看看我們的『英勇市民』啦!」盤膝坐在明子身旁,笑容爽朗:「事情傳遍學校了呢,這回你可是校園之光!」
  明子汗了一下,繼續吃:「……哪這麼誇張。」

  大雨不斷墜落在屋頂的音色,壟斷了兩人的聽覺,明子注意到久美子濕透的褲角,突然有些感動……

  「……真是謝謝大家了,還讓正子跑去買菜。」他的體型……撐傘應該一樣會淋濕吧。
  「哎呦!說什麼傻話嘛……」一貫不拘小節的態度:「大家都是自己人,不過這回可苦了美津子,一個人在風雨天留守宿舍,應該滿嚇人的……不是有很多鬼故事嗎?」
  明子笑笑,繼續喝粥:「他才不是會怕這點小事的人呢,再說我過兩天就回去了。」
  「噢,大家說你不用急著搬回去。」機會難得啊!!跟傳說中的彰子小姐同住一個屋簷下呢!!
  「嗯?」看了身旁已經自在地躺到榻榻米上的久美子一眼:「但這樣美津子會有麻煩吧,每晚宿舍點名還得替我告假。」

  久美子內心計較了一番,坐起身,裝做毫不在意地開口……

  「因為你跟美津子在這個社區有共同的工作吧,老師把那個當你們的期末成績重要參考指標,所以美津子覺得你暫時多住一陣子……呃……多瞭解這個社區的人情世故也不錯……」怎麼我覺得自己說的好像很牽強……
  明子終於吃完自己的『補品』,有些疑惑:「……你們是不是在計劃什麼啊?感覺有事情瞞著我耶……」好奇怪的理由。
  「喔……也沒什麼啦,就是覺得直接說希望你多在這靜養幾天的話,你一定會怕給屋主添麻煩什麼的不接受……所以正子就讓我這麼說……」我還真是撒謊高手……

  不管怎樣啦!明子你就住下來跟你的彰子小姐培養感情啦!!吼!!

  「……是這樣啊……」收拾了自己的碗筷:「原來我讓大家這麼擔心……嗯……塔矢先生畢竟是我家的世交,他不會小氣到不讓我多住幾天啦。」
  「喔?我怎麼覺得下圍棋的人都很嚴謹拘束,塔矢先生不會嗎?」套問一下他們的進展好了……
  依然跪坐著,稍稍思考:「……不會啊,他只是追求的理想跟一般人比較不一樣,而且又是個比較寡言、認真的人,就這樣而已……要說嚴肅……」明子雙眼往天花板轉了一圈,復又對身旁的久美子笑笑:「偷偷跟你說,我覺得早苗姐比較嚴肅耶,只不過早苗姐比較擅於溝通……」

  久美子想了想,似乎正在嘗試理解什麼……隨手拿過病號用過的餐具,自動入了廚房……
  知道久美子細心照顧自己,倒也沒跟從小到大的朋友客氣,直接蹲在廚房門邊,輕聲地說著……

  「久美子,」明子的聲音很細:「你還記得葉子哥哥嗎?」
  「啊??」水龍頭不斷流出嘩嘩作響的水,久美子當真在腦中搜尋了好一陣子這個名詞:「喔喔……有印象,上高中前在月臺上早苗姐提了糖果給你……怎麼突然問起這個?」繼續洗碗…………
  明子蹲坐著,抱著膝蓋,聲音很輕:「塔矢先生就是葉子哥哥。」
  「啊!!?」
  「嗯…………」
  久美子三兩下洗好碗,蹲到明子身前:「這樣很好啊,感覺挺親切的,不過年代這麼久遠的事情,你們是怎麼發現的啊?」
  明子想了想:「……大概是因為我的慣用語一直沒變,然後塔矢先生一直沒忘記有個小女孩小時候迷路的事情吧,就昨天中午………………」



  手指不自覺地摩娑起那淺淺的疤痕,行洋看著那被歲月淡化的痕跡,一股難以抑制的感動似乎由指尖溫暖了心房……
  戶外風雨依然,明子對突然靠得這麼近的距離有些怔愣……寧靜得好像風雨的節奏都畫上休止,還有行洋指尖傳來的粗糙觸感,對著那雙凝視著自己的璧玉雙眼,好像……明白了過來……

  「……原來……那個粗粗的東西……就是棋繭……」明子將眼球轉動轉動,努力往上方看看那正在自己疤痕上輕撫的手指……
  「?」
  「所以……所以那天哥哥果然是來塔矢先生家做生意……」
  行洋愣了一會兒……隨即有些激動:「你居然還記得?」
  明子笑開了:「我還答應過要買水果糖還你的,『葉子哥哥』。」
  對這聲稱呼頓時感到新奇,卻也有些無奈:「我身邊的人就屬你最會亂給我起名。」
  「呵呵,好高興……」不知為何,感受到滿滿的幸福:「我總是在夢裡猜想著……葉子哥哥當年是中學生,現在在做什麼呢?他到底住在哪兒?是長這個樣子呢……」說著雙手把臉頰擠扁了些:「還是長這個樣子呢……」還用手指把眼角往上抬……

  放下手指,將瀏海輕輕撥回原處。
  風聲雨聲,草木享受大自然的旋律……四目交望……

  直到行洋輕聲笑了出來……

  「你這孩子真是,居然會想這麼多奇怪的事情。」
  明子馬上不滿了,噘嘴:「我已經不是五歲了,我都快廿一歲了,不是小孩了。」說著還鼓起腮幫子……佯裝惱怒。
  「對了,我都忘了你是英勇市民。」難得的調侃……
  「誒?那個跟這個沒什麼關係吧……」幹嘛提起這個呢……

  看著眼前明明很虛弱卻活蹦亂跳的明子,行洋突然覺得這空蕩多年的屋子熱鬧了起來……

  「……也對,當年被人欺負、找不到哥哥的迷路孩子,已經是閉月羞花的淑女。」
  熟知行洋不會巧言令色,聽了這句發自肺腑的讚美,明子瞬間臉紅了起來:「……這、沒有淑女會那樣瘋狂地騎腳踏車啦……」
  「但是淑女熱心助人、心地善良,難道你以為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就是好女孩該有的行為?我想以前你念的女校不是這麼教導的。」對了……女校……
  「……嗯……是這麼說沒錯啦。」被喜歡的人誇獎,好開心!

  行洋似乎回憶起了什麼,看著眼前的明子……不解……

  「我曾經去過你就讀的文化女子學園,當時秋人讓我關照你……但……」
  「嗯?」
  將眼前的明子與記憶中的高一女生比對:「你長得跟當時我見到的明子一點都不像,為什麼?」
  撫著臉回憶了一陣……似乎想起了什麼:「……我想塔矢先生見到的應該是久美子。」歉意地陪笑臉:「因為我當時站在久美子身後,是後來美津子……就是那位學生代表告訴我有人找過我,我才想通……」
  似乎察覺有哪兒不對勁:「……但是我剛剛才提起,你便馬上連想到是高一的那一天?」
  「嗯?」明顯邏輯轉不太過來……

  近距離,行洋凝視著依舊不明所以的明子……心中似乎又觸動了什麼。

  ……依照明子的說法,他應該有見到我,但這樣不太合理,他應該知道秋人委託我照顧他這件事,如果他知道我的長相,當時即使站在後方,見到我也應該會出面應對;如果他不知道我的長像……連我也是剛剛才想起明子跟六年前見過的明子是兩個人,他又怎麼可能會對當時一位『陌生人』有印象?剛才我一提起他便連想起那位陌生人?即使那位學生代表當時有轉達,也不可能喚醒遠距離下,對本來無視的人的記憶……

  但剛剛的對話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這麼自然的語氣,似乎……況且這種事情根本沒有說謊的必要。
  所以明子可能只說了一部份,沒有說出全部……



  「……這樣啊,那氣氛感覺不錯,靠得這麼近。」幹得好!明子加油!

  久美子跪坐在明子床邊,一邊給好友量體溫,一邊聽著與葉子哥哥相認的一切:「那你在悶悶不樂個什麼勁兒?人海茫茫能彼此相認,挺好的,不是嗎?」
  「是沒錯……只是……」輕輕翻了個身,將腋下的溫度計交給久美子:「後來我不知道說錯了什麼,讓塔矢先生突然沉默了起來……」
  「這樣啊……」看看溫度計……嗯:「是有點低燒,好好休息吧,我把晚餐做好再回去,放心。」
  「嗯……」

  見好友悶悶不樂,久美子收拾了溫度計,替明子重掩了被褥……

  「年紀大的男人果然比較麻煩呢……都不知道在想啥!哼!」似乎想起某人,一臉不高興……
  見這等神情,明子笑了笑:「筒井教授又說了什麼讓你為難的要求嗎?」
  「沒什麼,只是裝可憐罷了……說什麼自己兒子的家長會沒人參與,很丟臉……如何如何……」
  驚訝:「他要你替他參加孩子的家長會?是這個意思嗎?」這進展會不會太快了些……
  「哼……誰理他啊……小兒子挺可愛的也就罷了,那個長子頑皮散漫,成天就當孩子王……我看他肯定是那種初中就開始抽菸的壞小孩啦!」總是要找機會抱怨抱怨……

  看著眼前正埋怨的久美子,和著戶外的風雨聲,明子突然開懷一笑……

  「噗……久美子真不老實!」抱怨的時候明顯很開心嘛……
  「啊!?我句句屬實啊!」
  「是、是……句句屬實,我不跟你爭。」
  「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