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4/17 10:47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十八手 對生命的熱情
作者:形草      更新:2021-02-24 12:30      字数:3879
  「原來你母親到最後都力爭上游,努力學習。」八字鬍揚起敬佩的弧度。
  「是的,」玻璃杯在手中透著堅定的觸感:「過去我從不認為一個人的行為能帶給他人多大的影響,卻受到媽媽在最後關頭的鼓舞,那種鼓舞初時感受不明顯,但總讓我難以忘懷。」

  糖果的甜味還殘留在口中,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突然覺得這樣的味道帶給自己前所未有的安定感……或許甜食真的能安定人心,也或許是因為這段日子以來自己真的想了許多。
  人們沒辦法選擇時代,總是時代在選擇人;但是活著的人,心會隨著時間的洪流越變越頑固、也可能越來越圓滑……每個選擇都必須用『心』決定。媽媽在最後選擇讀書,為我做了最後一件身教,用以勉勵¬¬––在人生尚未到達最後一刻前,都應努力不懈。
  爸爸早已明白,媽媽最後所需要的不是藥物治療,而是圓一個夢,不是讀書的夢,而是想讓自己的孩子從自己身上得到更多更多的夢……


  「喔?難以忘懷?」好奇的眼神:「怎麼說呢?」以前在學校的時候沒特別留意,但是這孩子真不錯……
  「回到棋院開始正常對局後,當然也跟過去一樣……其實職業棋士有時候面臨的一些挫折,很難跟競爭對手相互勉勵,」很淡的笑容,眼神清澈明淨:「從前我總是憑著一股氣勢突破,但最近總會想起媽媽的做法……『不要怕進步緩慢,該害怕的應該是裹足不前』。」

  嘉許的眼神,拇指與食指捏起鬍子順了順:「的確,自己悶著鑽牛角尖,收穫終究有限,你在處處都是競爭對手的職業棋壇,如果因此侷限了,忘了藏在心中對生命的熱情……那就太可惜了。」
  「……對生命的熱情?」

  舒心地再扔了顆糖入嘴:「曾經,在我還是年輕老師的時候,對教育懷抱著熱情,而當我做到了如今校長這個職位……坦白說我很慶幸自己能發現,只對教育懷抱熱情是不夠的。」八字鬍朝對面的少年笑了笑:「你以為你母親只是想鼓勵你而已嗎?依我看啊,我看不只是這樣喔……」
  幾乎不需要思索,似乎瞬間明白過來:「您的意思是媽媽不只是愛護自己的孩子,而是這種情感帶動了對於生命的熱情。」

  「沒錯,」糖果一顆接一顆:「母親對於孩子的愛護帶動了強烈執念,進行原本不熟悉的學習;類似的情形之於我,不只是熱愛教書,而是熱愛教書的這個出發點,讓我熱愛整個生命……」
  有些發懵……隨即會意接口:「……之於我,身為職業棋士,將熱愛圍棋的這種感情蔓延到其他領域……再回頭用我全部的生命去追逐自己的理想,形成一種執著的信念……這樣的過程,就是對生命的熱情。」


  午後的校園中,建築工人們依舊汗流浹背,戶外不時傳來機械動力的巨大運作聲響;行洋向校長告辭後,帶著莫名雀躍鼓動的心情,少有的奔跑,出了校園……內心不斷迴盪著今日校長最後對自己說的話……

  「塔矢隆是成功的書畫大師,塔矢夫人身體力行努力學習到生命終結的一刻……身為他們的兒子,我想你確實繼承了乃父的高貴心性與母親的認真誠懇。」




  春雨過後的夜晚,微涼的空氣讓榻榻米的香味清晰了起來,覆在身上的暖意持續釋放,深情款款……

  「……亮,真是……哎,」親吻過後是眷戀的笑容:「不是想聽我解讀密碼嗎?怎麼不讓我好好說話?」
  「因為光看起來有口難言,如果很難啟齒的話其實不說也沒關係。」親吻額髮後,捏捏鼻子:「我雖然好奇,但也不想看我的光這麼煩惱。」
  凝視的眼神微微透著點溫暖的色調:「我只是在想要怎麼說亮才不會難過。」這傢伙就是太在乎我了……
  「難過??」有些驚訝的視線,眼神犀利了起來:「難道那組號碼跟那個給你可樂的傢伙有關!?」什麼人居然重要到讓光為他設定相關的數字密碼!!?

  頗有些孩子氣地抱緊屬於自己的光,不知道是難過多些還是生氣多些……或許在面對愛戀的對象時,儘管知道對方愛著自己的心意堅定不移,也不禁有些吃味……

  「四冠王塔矢老師這副孩子氣的表情被外界知道可有得瞧了。」察覺抱著自己身體的力道又宣示般的加重了幾分……微微一笑:「亮每次吃醋的時候我都很開心呢。」呵呵……因為亮平常太正經了。
  「光,又沒回答我問題。」蹭了蹭相擁的體溫……雖然明知光深情依舊,卻老是不受控制的想著可樂的事情……

  畢竟這是長久以來,光深深埋藏在內心角落的秘密,而且秘密還沒結束……


  「喔,那個啊……」輕擁覆在身上的溫度:「那倒是沒有,密碼跟可樂是完全兩碼子事。」至少在我的認知上是兩回事。

  患得患失地鬆了口氣:「太好了……」因為人往往會把金錢放在自己重視的地方,如果這樣的假設成立的話……至少給光可樂的人不是光認為重要到足以拿來當成密碼設定的對象……應該是這樣。

  「呵呵,亮……今天這是怎麼了?是不是我再不說清楚亮就不打算恢復正常了?」我也鬧夠了,明明知道亮對我的事情招架不住的……還戲弄他……

  聽出光有意回歸『正常談話』,隨即牽起伴侶的手,比肩而臥:「之前看過一篇心理學的報導……據統計,絕大多數的人會把金錢下意識地放在自己覺得重要的地方。」
  聞言,瞬間領會枕邊人為何今日如此失常……馬上接話:「所以……亮延續推測,認為密碼這種守護財產的數字對於持有者應該相當重要。」
  「沒錯,」牽著的手緊了緊:「光……如果不想提真的沒」話未說完便被愛人接了過去……

  「如果針對亮所顧慮的重點……我可能要回答得明確些了,而不只是解讀那串數字。」嗯……畢竟核心不一樣。
  「光……」真的願意告訴我……雖然直覺上好像光也不會不願意,但聽他這麼說突然安心了下來。
  「亮看的報導我不知道真實性,不過聽起來真的很有道理,於我的情況也完全吻合,」側過頭的時候見到枕邊翠玉般的雙眼正凝視著,隨即回以認真而溫情的視線:「亮,聽清楚喔……從我恢復琥珀這個名字後,把名下的動產資金分成兩部分,一份密碼是9722597225,就是我日常使用的那個帳戶。」知道亮還聽著,繼續:「但是雷歐力幫我在瑞士另外開了個戶頭,存放的資金就是過去那些天文數字。」現在說出來也好,人生難免有不時之需。

  「光……我只是好奇97225而已,不需要連」再度被打斷。
  「吼,我要說亮就給我認真聽啦,真是的…………」搞啥……
  「……光,」側過身,輕撫戀人金髮:「謝謝。」因為對我的信任超過百分之百,所以才會對我說這些……想想剛剛的亂吃醋真的很無厘頭。
  裝模作樣地清清嗓子:「咳,沒有異議的話就繼續給我洗耳恭聽……」

  「瑞士的帳戶有三重密碼,都不是數字,」非常仔細地解說:「第一是我的聲紋。」
  明顯有些驚訝……隨即理解:「原來如此,的確,光好像只在我面前會用真實的聲音說話。」以前聽過有這種高防範性質的帳戶,現在想來也很符合光的舊皇族身分。
  持續凝視著亮,眼神突然深情了起來,柔聲而認真:「但是我的設定比較特別,不需要解開第一也能解第二,也就是說……第一跟第二任選一種過關後就能解第三道密碼。」
  愛憐一笑,不是很在意的語氣:「行了……我知道我的光很聰明,不過我真的比較想知道97225的涵義。」
  對亮的言詞只是微笑回應……其後投下一顆炸彈:「第二道密碼是亮的指紋。」


  窗外再度聽見些微的雨聲,溫柔親吻土壤的雨滴帶動靜默的氛圍,真摯情誼溢滿不大的室內,亮只是驚訝地看著光……隨之如潮水般襲來的是感動萬千。
  ……緊接著是無限愛憐疼惜的神情,深深擁抱。

  不需要解開第一也能直接解第二,一二其實任選一題即可。
  我願與所愛之人分享喜樂,我願與所愛之人分擔悲傷。


  「傻瓜……是利用改裝大門的時候拿了我的指紋?」這傻瓜……
  「嗯,我特別選了小指,別忘記了。」依戀溫暖的體溫,耳鬢廝磨:「第三是我們第一次在棋院正式對局的棋譜,只要打掛後的後半局行了,」柔順地低喃:「我想這個亮一定記得,所以就不多解釋了。」
  「…………嗯。」傻瓜……

  從擁抱自己的力道能明確感受到亮的感動,光只是輕輕依偎……享受這份愛人對自己疼惜到無以復加地步的感情……
  真愛能相互成長,並且彼此回饋,我們真的很幸福。


  「對了……亮,我還沒說完呢,」沒有退開距離,而是在耳邊低聲呢喃:「97225是我人生的一個轉捩點,是個日期。」
  「嗯。」靜靜聽著枕邊細語,輕輕順著背脊撫摸……似乎這串數字、甚至可樂,如今想來真的都不重要了。

  「記得是『轉捩點』喔,不是什麼亡國之日,或許一開始是,但是經歷這些年,想法也有所轉變了……對如今的我來說,那真的只是個人生轉捩點。」
  「亡國……」不是五月嗎?跟97225似乎沒關係。
  「一九九八年五月五日,我離開了草原,」在伴侶耳邊細訴自己的邏輯:「但是這個日期全世界都知道,防範性太低,於是我稍加了些變化。」
  「變化……」

  原來如此,是這個日期變化而來的……會是什麼樣的變化呢……
  不過光能認為那是人生轉捩點,我真的很高興,不再只是亡國、滅親之日……


  知道亮正轉著腦筋思考著,光只是繼續享受被安撫著背脊的舒適感……
  窗外細雨似乎稍止,春季裡,氣候容易變化……有些撒嬌意味地又往身邊的暖源窩了窩,儘管兩人已經靠得很近了……
  清風掠過庭院的時候,月光將樹葉飛翔的身姿映入室內……


  愛憐輕撫的頻率能感受到肌膚傳來的脈動……察覺光已經舒服得瞇上了眼,呼吸均勻……眼看就要睡著了,亮只得無奈投降,笑意幸福地親吻愛人眉眼……

  「光,我想不出來,改天再幫我解答吧。」
  讓光休息吧,看起來好像很舒服的樣子……知道自己能給光這樣安定舒適的感覺……真好,我好想給光更多更多更好的感覺。

  「……嗯,我不睏,只是這樣窩著很舒服……」依戀的嗓音,下意識地蹭了蹭……模糊中明顯透著疲憊與眷戀。
  再次親吻額髮,疼惜的璧玉雙眸泛著溫柔光彩……輕哄:「舒服就睡吧。」


  聞言,幸福的笑意漫上了雙眼……亮注意到此時光微闔的眼睛有美麗的橙黃色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