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支付宝充值认领:1/29 05:47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十七手 多重解讀方式
作者:形草      更新:2021-02-23 12:30      字数:3849
  「不氣啦?」嘻皮笑臉。

  月影乘著晚風在天空旅行時,亮終於投降了……
  事實上還沒回到家,自己已經沒在生氣了,有的只是無限的困惑……
  光愛著自己的心意在過往歲月中表露無遺,自己因為嵌合蟻慌張失措的時候、父母雙亡的時候……一直到後來自己結了婚,光一直都沒有背棄過自己,就連出走的時候……透過虎次郎的舉動,依然能明顯感受到光的愛意;無論十九歲之前或者之後。

  更別說那雙從回家途中開始便凝望著自己側影的眼睛,有多少深刻的眷戀在裡面。


  被窩裡,亮的指尖深情描繪過光的眉眼:「傻瓜……你這樣,讓我怎麼氣得起來?」不會再傷害光了,絕對不會……根本捨不得。
  其實只要仔細留心,就知道光是故意的………大概是有什麼事情想說吧。

  展顏笑開:「喔!不氣了……那睡覺吧。」拉過棉被調整姿勢……
  「光,」亮覺得自己越來越無奈:「你到底還要折騰我多久?快說吧……」
  蒙起棉被蓋住頭:「我睡著啦我睡著啦……沒聽見!」說著還往墊被外的榻榻米滾了滾……刻意遠離……

  眼明手快一把抓回來……隨即輕嘆:「光,我知道你又要惡整人了,但是別拿我們的感情開刀,這樣很不好。」鄭重的語氣。
  蒙起的棉被撤下,同樣認真的眼神:「如果我們的感情連實話都禁不起,不管你我為彼此成長再多都是枉然。」口氣緩了緩:「不過……今天亮從頭到尾都沒真的大發脾氣……其實……知道嗎……」
  「嗯?」

  看著光有些憂傷的藍色眼睛,亮憐惜地輕撫金髮……

  「其實我常常以為現在的生活是夢……或許夢醒了,我人還在枯枯戮山的樹海中。」因為一切都太幸福了。
  「光……」略微思索了一陣……接口:「這樣很好,這代表我的光很滿意現在的生活,才會覺得幸福得像作夢,接下來只要用心體會,慢慢接受『這就是現實』就好了。」

  沒錯……慢慢來,不用急,畢竟光也才回來一年而已,雖說這一陣子安定的環境讓我對光的『治療』成效顯著,但相較於過去內心千瘡百孔的傷痕,這些遠遠還不夠……我明白。
  我要有信心,繼續呵護我的光……用一切來灌溉這份感情。


  「呵……好不要臉,」戲謔一笑:「亮又怎麼知道我說像在作夢是因為幸福?」明顯是死鴨子嘴硬的眼神。
  像是哄個孩子般的寵愛語氣:「傻瓜,你這張臉就寫著『幸福』……笨蛋才看不出來。」這傢伙……越來越會耍嘴皮……這代表他在恢復本性,我要小心。


  月光將窗櫺投射出優雅的交錯,榻榻米帶著春天的香味,夜色正好。


  「光,」愛憐地輕喚:「如果可樂的事情不想提,至少告訴我密碼吧。」
  「嗯?」原本已經闔上的雙眼睜了睜……驚訝:「我以為亮已經聽到了……」
  「所以……」瞬間來了精神:「97225重複兩次,同時也是光的銀行密碼?」

  光只是閉上了眼,往亮頸邊蹭了蹭,點了點頭當作回答……似乎是找到了好位置準備窩著睡了……神情安定。

  「可是光……我想知道的是這串數字代表的涵義。」光很累嗎?應該不至於吧……
  「啊?」再度睜開雙眼:「……我還以為意義很明顯。」驚奇的視線……
  亮汗了一下:「原來是我領悟力差,呵呵……」隨即輕輕擁抱:「我的光腦子又在想些什麼呢?乖……解釋一下……」
  「喔……那個啊……」




  「之前聽說你消極了好一段日子,也不是沒想過要去看看你,但我想你若挺不過來就代表『塔矢行洋頂多如此了』……當然我自己這邊也忙啦,你也看到現在校園的情況了……」
  匆忙的腳步引領來者進入辦公室,隨即開了電扇:「來吧,自己找位置坐。」

  「謝謝校長先生。」

  夏季裡蟬鳴不止,彷彿連校園一角的二宮金次郎像都開始揮汗如雨。
  趁著暑假,海王中學的校舍正在翻新,舊有的木製建築即將全數拆除,換成嶄新的鋼筋水泥;由校長辦公室向窗外望去可以見到一片狼藉的校園,工人們正加緊趕工,準備在開學前將一切就緒。


  「哎啊……難得有學生回來看我,但辦公室幾乎成了雜物間。」順順灰色的八字鬍,臉上的皺紋帶著笑意,圓形鏡片後是開朗愉快的眼神。
  行洋有禮地笑笑:「校長先生別介意,施工期間在所難免。」仔細想想,校長與爸爸的性格的確有幾分相似。
  「瞧你這表情是不是在想著我跟你爸爸的關係?」言詞親切:「其實要說是舊識應該也不算,君子之交淡如水……但他既然有託於我,我自是要盡力辦妥。」

  行洋微微欠身,表達謝意,神情澹定溫和。
  見到友人之子如今眼神清澈,神情穩重……舉手投足間都成熟了幾分,欣慰……

  「看來我當初的決定沒有錯。」明顯放心下來的欣慰神色。
  「?」有些疑惑……靜待下文。


  儘管空間堆滿雜物,辦公桌上卻是一塵不染,光潔的三角立牌上印著燙金的字體--校長:金子譽介。
  隔著玻璃窗依稀聽得見工人們相互吆喝傳達工作內容的聲音,施工的巨響讓夏天沸騰起來,而室內一長一少,兩人的心卻是靜如止水。

  「你應該已經想通了密碼吧,所以才來到這兒。」有些遺憾的眼神:「但是身為長輩,當時卻沒給你任何幫助。」
  行洋怔了一下,隨即只是輕輕搖頭:「我已經明白了,密碼雖是19540729沒錯,但校長先生為了我的前途著想,否定了我的想法。」神色平靜:「畢竟……即使是同樣的一組號碼,有時候卻有好幾種不同的意義。」

  嘉許的眼神已經從長者的眼中流露出來:「繼續說下去。」

  「直接說重點的話……密碼是『爸爸得到重要的孩子的日子』或者也可以解釋為『開始一家三口生活的日子』,而不是『我的生日』。」

  看著眼前少年神色清明,翠綠的雙眼神采奕奕,不失莊重,校長舒心一笑……

  「果然獅子會把自己的孩子推到懸崖下,塔矢先生泉下有知,聽到你剛才的領悟一定感到相當欣慰。」
  行洋當真笑了出來:「拿獅子比方,太誇張了。」
  「是嗎……」伸手推推眼鏡:「但當時你經濟能力不是很好,我還幾度猶豫是否直接將遺產全數歸還給你,好讓你無後顧之憂地照料塔矢夫人……」
  少年無奈一笑:「但我想……家父應該事前對校長先生有所請託--『不要心軟』,總覺得爸爸就是會這樣決定,不然將財產託付給您便失去意義。」
  「你能理解就好,」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彎腰翻了翻抽屜……聲音從辦公桌後方傳來:「事實上你母親過世後,我真的很惋惜,儘管世人都明白癌症無法治癒。」有些悵然的音色。
  「……校長先生……」思索一陣後:「但我想媽媽最後很幸福。」


  似乎找到了什麼,中年人直起身的時候手中多了兩罐水果糖,八字鬍明顯向上翹了翹……頗為得意。

  「這……」行洋汗了一下……正在思考的事情完全中斷。
  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中學畢業典禮會發罐裝水果糖了,原來純屬校長個人嗜好……一意孤行的決定在我們這種私立學校很常見。

  「來……邊吃邊說吧,」左右張望了一下,弄了兩杯開水,並將色彩絢麗的糖果倒在瓷盤上:「我很愛這個,自己喜歡的東西就要跟大家分享,所以每一屆畢業典禮上都會發。」嘿嘿……
  「當年我也有收到。」果然是個人喜好……所以禮貌上我還是得吃。


  不過……多嘗試日常少接觸的事物是好事。現在想來爸爸也沒有一天到晚都在研究碑帖字畫,反而時常與朋友談天說地、閱讀書報、也喜歡園藝。
  這就是『工夫在詩外』的道理,我現在才明白。
  很多事情,包括回憶,被時間沉澱過後看起來格外清晰明朗。


  「那我就不客氣了,」伸手捻起一顆糖……認真地放入口中品嘗:「不管吃幾次都是甜的。」末了給出認真的評價。
  「哈哈哈!等你覺得不甜就糟糕啦!」半開玩笑的語氣,眼神卻很認真:「不是舌頭病了,就是這裡病了。」指指心臟……
  「……嗯,的確,就是所謂的食不知味。」就像我前一陣子的低潮期一樣。

  「說到食不知味,直到你剛剛告訴我領悟到密碼的真意前,我都寢食難安呢。」拍拍自己灰灰的髮,笑容爽朗:「答應了別人事情,無關情節輕重都必須辦妥,這就是我的壓力啊。」
  含著糖果,行洋禮貌性地回應:「校長先生也常常感到壓力嗎?」這是必然的吧,畢竟是一校之長……


  不過……我好像比以前稍微會說話了些。


  「經營學校就像答應別人的事情一樣,」拿著溫開水,轉動旋轉椅,望向身後的窗外:「你看……現在還是一片狼藉的慘況,但我可以預想到……開學後,學生一如既往的從那邊進校門、制服整齊的學生、有些還是私家轎車接送的子弟……但無論如何,每個孩子都是父母心中的寶,學校教職員就像答應了這些家長,會拿出自己所學,傾囊相授、會負擔起他們的孩子的學習一樣……塔矢同學,」
  「是?」校長好像想說什麼……

  「對我或者學校的教職員而言,或許我們每下錯一個決定、說錯一句話,甚至只是演算錯一題算數,都不過是這輩子千百個選擇中的一個微不足道的小錯。」
  「…………嗯。」
  中年人圓形鏡片後方的眼神和藹卻嚴肅:「但是對於這些學生而言,我們下錯的決定可能會影響他們中學三年,甚至往後的學習成效,我們說錯的一句話往往是他們信任的老師所說的話,」知道對面的少年已經明白了過來……繼續:「因為立場不同,導致受到事情影響的差異顯著,老師在有生之年千百題算數中偶然算錯的一題習題,很可能被某個學生拿來當成典範繼續運算類似的題目,導致一錯再錯。」


  堆滿雜物的空間裡,甜甜的糖果還在口腔中釋放熱情,行洋只感覺到自己的心頭沉甸甸地……似乎校長先生那充滿喜感的八字鬍也嚴肅了幾分。

  「壓力很大。」握緊自己的玻璃杯。
  「沒錯,你我都一樣,從你踏出校園進入職場後,你我都一樣。」隨即……神情瞬間輕鬆了起來,丟了一顆糖進口中:「哈哈,別說那些了,你剛剛提到你母親過世前的事情吧……」
  「是,」思索一陣後……繼續:「我想爸爸其實並不是很在意我能否在第一時間拿到遺產,因為父母當初早已做好一起離開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