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4/17 10:47 有一笔充值没有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十六手 在天上
作者:形草      更新:2021-02-22 12:30      字数:3943
  辭別金子阿姨後,亮光兩人漫步在雨後空氣清新的校園中,直到看見香檳綠的車殼上閃耀著水珠,光對著裡面那張明顯相當不滿的貓臉笑了一下……

  「……呵。」明顯很開心。
  「當心虎次郎發脾氣。」那麼附近這一帶將會被破壞殆盡。
  光笑笑,隨意撥了撥金髮:「他看到亮只會很開心而已,況且……我剛剛不是在笑那個……」虎次郎大概會直接撲到亮身上……以各種好笑的姿態。
  無奈地蹙了蹙眉:「光……你讓我想到那段我在日本,帶著他四處盲目搜尋你下落的日子,說起虎次郎……」下意識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領、頭髮:「每當離開一個定點若忘記帶上他,他就會跳到我肩膀以上的部位,特別喜歡用力抱著我的頭用肚皮蹭……」再度下意識整理頭髮……
  「喔?」微微有些詫異:「我當時的心態是這樣的嗎……嗯…其實那時候我的心情很混亂,我還以為自己去意已決的說……」


  打開車門的瞬間,虎次郎雖然沒有拿自己的肚皮對車主猛蹭,但是很明顯,見到亮是真的非常快樂……琥珀色的眼珠轉啊轉的,隨後安心地瞇了起來……

  「看到他這樣……亮放心了嗎?」有些戲謔的笑容,一邊拉上安全帶。
  「……光?」翠眸閃過一絲驚奇……這傢伙:「原來你剛剛是在笑我?」有些責備又夾雜著些疼愛的語氣。
  「……呵呵,因為落差太大了。」

  轎車靜止在停車格中,光的聲音突然縹緲了起來……

  「……剛剛在辦公室,其實我已經做好亮可能會因為失落,而對我大發脾氣的心理準備了,」悵然若失的笑容:「雖然知道可樂的事情後,亮的確是失落了……卻沒生氣呢……」
  「你怎麼知道我沒生氣?」犀利的眼神,看向副駕駛座上的某人時,瞬間透出怒氣。
  「但至少……」彷彿沒感應到任何氣勢般,側過頭迎上視線:「至少亮不會再失去理性了。」

  聞言,亮怔了一下,隨即牽過光的左手……
  片刻的寧靜中,後座的虎次郎安心窩在逐漸平息下來的怒火中……

  「……傻瓜,」心疼地撫摸光的無名指,怒意完全消散:「我說過我會成長的,當然……內心不是滋味,但畢竟『可樂』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現在的光有拉麵就夠了。」依然有些孩子氣,說著佔有的宣言。
  「呵呵……」彎起眉毛,瞬間開心了起來:「沒想到我們的塔矢名人居然為了一罐可樂露出這麼委屈的表情,其實啊……每次看到亮吃醋我都滿開心的。」
  無奈而溫暖的笑容:「…………拜託,光,別鬧了。」
  「嗯……可是有一點,亮說錯了喔……」
  「嗯?」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亮覺得光此刻的笑容有點……賊賊的……

  「不是過去喔。」彷彿刻意在亮剛平息的怒火上澆油般:「曾經我也以為是過去了,因此以可樂做為對對方的追憶……但……在我們十九歲那一年,一個契機下,我在一瞬間發現對方並非只是個追憶罷了。」

  「………」翠玉的雙眼沒有閃現怒氣,而是一種嚴肅評估的神情:「光,你該不會想告訴我,你跟對方依然保持『非單純友誼的連繫』?」
  不可能!我幾乎全天候守在光身邊,而光的朋友就這麼幾位,會是誰!?

  波瀾不興的眷戀凝視,將亮的手放回方向盤上,微笑:「……小心開車。」
  「……光、虎次郎,坐穩了,」引擎發動的聲音昭告著待會兒將要飛速前進的預言:「回到家馬上給我交代清楚。」




  塔矢行洋坐了很久,很久…………
  很久。

  星光與晚風相互追逐的深夜,世間所有的聲音彷彿突然被開啟。
  行洋聽見身邊多了悵然若失的聲音……

  「……其實教我下棋的不是什麼隱居賢士,」有些口音的日語猶若低歎:「或許你們平時聽我稱呼他『老頭』,覺得不敬,但是他在我心中真的就是個老頭……」
  「還是個瘋老頭。」自言自語。
  「的確是瘋子,發作起來六親不認,」雙手撐在長廊地板上,與不倒翁比肩而坐:「只有下棋的時候是鎮定的,現在想來『棋癡』說的大概就是這種人吧。」
  「現在說的話或許你聽得見……也或許聽不見,但是啊……行洋,」很輕很輕的聲音:「或許茂男有些難以理解,但你現在的心情我多少能體會。」

  聲音加入了星光與晚風追逐的行列,很多事情,一開口,越說越停不下來……

  「瘋老頭從未跟我說過半句話,我想……他可能是啞巴,我被大人抓去坐在他的棋盤對面……那時候……」陷入回憶的神情:「那時是他唯一正眼看我的一瞬,遞過了棋子給我……我的圍棋生涯就這麼莫名其妙地開始了。」
  「其實我根本不知道規則,連怎麼提吃都不知道……只是後來嘗試了好幾回就慢慢知道了個大概……呵,說起來很可笑,或許這就是所謂的『實戰中成長』。」
  「……瘋老頭在我們全家搬到漢城前就不知去向了,」和著風聲,宛若嘆息:「有人說他死了,不過我沒這樣想過……雖然我知道村人說的可能性是最高的,因為我們那村中的河水很湍急。」
  「但是啊……我還是寧可相信他還好好的活著,」彰元突然起身,立到身邊入定多日的人身前,隨後手指天上的半圓……

  「或許他正在那邊下棋呢……」

  月光皎潔了庭院地面的積雪,銀白色柔光看起來很憂傷……

  「行洋,你的父母沒有死喔,」手依舊直直地指著月亮:「……沒有死喔,你看到了嗎?你父親在那邊寫著字,伯母也在一起,他正在幫你父親磨墨。」

  清風中,看著毫無反應的行洋,彰元覺得自己的喉嚨也些刺痛,淚意湧上了眼角,只是在夜色中不怕被人發覺…………
  良久之後,放下直指月亮的右手……


  「我明天就要走了,」很低很低的聲音:「不管你有沒有聽見……我只想告訴你,假如你不想承認家人已經逝世的現實……其實也沒什麼關係。」
  「瘋老頭沒跟我說過半句話,我都很不捨了……不難想像你的心情。」
  「所以就當做他們沒死,只是在天上生活罷了,」視線收回,望向這幾日與茂男合力整理過的庭院:「這兩者……是不一樣的,希望你能明白。」
  「今天……我們一起看月亮,懷念天上的人,或許十年、二十年後……我們看的月亮還是一樣,」彷彿是自己說給自己聽一般,低喃:「但是……天上的月亮看我們……如果還跟今天一樣的話,就太不長進了。」
  「千萬要向前進,不進則退……你父母在天之靈會為你惋惜,還有身邊的朋友會擔心……所以,請你千萬別忘記這一點。」

  緩步坐回原位,雙手環抱膝蓋,彰元苦笑了一下,再度看向身側:「當然我也一樣。」



  塔矢行洋坐了很久,很久…………
  很久。

  聽得見除夕夜時,附近神社的悠揚鐘聲,迎新送舊,歲末歲初。
  以及,鹿威再度開始正常運作的低頻。
  有時能聽見茂男在身邊自言自語,不時也靜坐一旁打譜。
  深夜時,偶爾還能感覺到,彰元替自己披件外衣才回房就寢;新年過完的同時,聽見遠道而來的朋友用力揮手向自己道別。


  塔矢行洋坐了很久,很久…………
  很久。

  聽見土壤底下已是春天,草木在為抽芽而蠢蠢欲動。
  隨後是東風颯爽,諦聽花開與生命。
  聽見雲朵旅行、聽見林蔭枝葉竊竊私語、聽見嘆息……


  「……唉……」拍落手中一子,茂男自言語:「這傢伙要是就這麼下去,我該怎麼向棋院解釋啊……不能再請假了。」
  「芹澤這傢伙也不簡單啊,這一手將右下角給併吞了。」
  「我說我是不是該幫行洋換身舒爽的衣服啊……這傢伙都臭掉了。」

  抬眼看向一動也不動的石頭人,茂男有些急躁,要不是身為職業棋士,真有種想要翻掉棋盤的衝動。

  「啊……該餵魚了。」彰元你是存心給我找事情做,沒有魚我就不用來餵了,你還多事湊錢買這些鯉魚幹嘛!?
  是說雖然就算不餵魚,我也會來這邊看看啦……

  懷著五味雜陳的心思,茂男抓了一把飼料,撒入池中,魚群爭先恐後地湧上的模樣不管看幾次都很滑稽。

  「或許我等會兒擺完與芹澤的那一局,可以嘗試著幫這傢伙剪個髮……就算之後要把他送去醫院,也得把他弄體面些……」嘟囔著內心的憂慮,雖然常常說賭氣的話,說到底心中還是有千萬般難受滋味。


  塔矢行洋坐了很久,很久…………
  很久。
  久到再次站起身時,長髮在背後沙沙作響,黑色的鬍鬚雜亂無章。

  「……………謝謝,」瘖啞的嗓音,說出喪母以來的第一句話……是道謝。
  惹得池塘邊回首的少年驚訝之餘,幾乎將手中大量的飼料全給賞進池塘裡。

  鹿威持續敲出時間流逝的音節,白雲緩緩飄過。
  行洋撐起雙腿,來到守護自己的朋友身邊……腳步因為長久沒有活動,有些蹣跚。
  可不知怎麼的,身為棋士的直覺讓茂男敏銳地察覺到,塔矢行洋變得不一樣了……

  「咳……咳……謝謝。」嘴唇因為乾裂,滲出血珠,眼神卻前所未有的明朗。
  「…………」雙眼審視著前不久還像尊地藏王菩薩般的人,那雙翡翠般的眼睛如今已清澈明淨。

  就是身上臭了點。


  回過神,打破沉默:「……哼,你最好快點先去把自己打理一下,」收起手中飼料罐時,指尖有些顫抖,卻是極力隱藏內心的歡喜:「然後聯絡一下彰元,我去弄些喝的給你。」
  「嗯,」微笑的時候扯痛了唇,但是笑意反而增加了幾分:「謝謝。」想來想去不知道該說什麼,卻是滿臉赤誠。
  不知怎麼的……茂男突然有些不自在了起來:「行了,謝一次就夠了,你還有棋院的一堆事情要處理,加油吧。」
  「謝謝。」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茂男覺得行洋的眼角有些濕潤,卻不是真的悲傷,那好像是一種釋然……
  東風清澈了兩人的雙眼,相互凝視之中,千言萬語掠過池塘表面……

  「嗯……看樣子,一段混亂期真的平安度過了,」爽朗地微笑……沒事就好:「我是很高興你沒事啦,嗯……好啦!快去好好整理一下自己啦!」

  行洋的笑容在臉上畫出清晰的紋路,翠玉般的雙眼與春天的新綠相互輝映。

  「謝謝。」還在重複著同樣的話語……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時候就道謝吧。
  「……嘖,」塔矢行洋到底有沒有把我森下茂男說的話放在眼裡啊……吼:「行了行了,『謝謝』這句話說一次就夠了!我有聽見啦!」



  朦朧的回憶裡,似乎響起小女孩的聲音,當年的神社檜木地板依然熾熱。

「……嗚,對不起……」
「唉……別哭了,哭不能解決問題,你的父母呢?」
「在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