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0月23日4:59 6:51支付宝用户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15
作者:公子好坏      更新:2020-09-20 17:50      字数:4174
  十五、

  一大早被游思瑶推掉了约会的周磬,心情不错地在新闻里看到自己的女朋友正在为抢新闻奔波,结果还没到中午,艾曦乳业官方郑重地发表了一篇新闻稿,里面甚至连提供给私立中学的牛奶批次质检报告都公布出来了,周磬心下了然,知道艾曦乳业的老总若不是有十足的把握,绝对不会这么迅速有效地回击,周磬想了想还是给游思瑶打去了电话,游思瑶那边很吵闹,她走了好一会儿,才停下脚步找了个没什么人的地方回话:“你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

  周磬没直说,反问:“你现在在哪儿呢?”

  游思瑶轻轻擦了擦额头的汗,喘口了气说:“还在医院等检查结果,刚采访过几个学生家长。”

  周磬笑着问:“那你有看到艾曦乳业的声明吗?”

  游思瑶似乎在边看边说:“正在看。”快速浏览完内容,游思瑶自问,“难道不是牛奶的问题?”

  周磬提醒她:“就算是牛奶的问题,也未必就是商家的问题。”

  游思瑶瞬间明白周磬所说的,也许问题是出在运输途径或者是学校仓储,沉思片刻后,下定决心:“那我让人跑一趟运输公司。”

  周磬发现游思瑶一门心思都在这个新闻事件里,完全没考虑自己的问题,不得不委婉地问:“你们头儿没跟你说说艾曦乳业什么态度吗?”

  游思瑶这才想起刚才忙乱中接到自己上司的电话,好像是说艾曦乳业投诉她来着,没太放在心上:“等事情查清楚,如果是我报道有误,我会澄清的。”

  周磬发现游思瑶对待工作的认真劲儿有时候也挺让人哭笑不得的,只好直言:“据我所知,艾曦乳业今年又一个与海外合作的项目,你的报道会影响它家的声誉,它为了澄清此事一定会起诉你的,这不是你发个声明能解决的。”

  这时,游思瑶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但也想不出更好的对策而发愁,周磬笑着哄她:“别太担心,艾曦乳业这次合作项目的投资人是我。”游思瑶听到这话心里很矛盾,工作上的事她从来没想过要依靠周磬,不然何必跑一线这么辛苦,可眼下这件事,自己又确实没有解决方案。周磬从游思瑶的犹豫中听出她的矛盾,贴心地给她找台阶:“这件事我不亲自出面,我表姐跟艾曦乳业的宁总有点私交,通过她显得不那么生硬。”

  游思瑶喃喃:“需要我做什么呢?”

  周磬宽慰她:“听我表姐的安排就行,她不会让你难做的。”安抚好游思瑶,周磬主动联系了沈秋语,沈秋语一听说周磬找她帮忙联系艾曦乳业的宁总,立马就答应下来了,自然也就知道了周磬原来在新城早有一位女朋友,调侃了两句之后,挂了电话直接约宁总吃完饭。

  宁总和沈秋语是在为女性公益事业的活动上认识的,两个人也算一见如故,深知女性如她们能做到今天这个位置不易,都很乐意在女性公益事业上出份力,一来二去,两人建立了私交。

  宁总一听沈秋语是为了游思瑶的事找自己,先以为游思瑶是她的什么亲戚朋友,后来一听说是她表弟周磬的女友,宁总毫不意外地想到了自家企业海外项目,提议要周磬一起过来坐坐,沈秋语推说周磬今晚没有时间,她们两个前辈好好指点一下后辈,以后少在工作上出差错。宁总转念一想,给沈秋语一个面子,周磬应该也会承情。

  虞枭刚回到DX,江路童眼尖就看到他了,跑过来跟他汇报工作:“大哥,我马上要去取牛奶样品的检测报告,给你留了点心在办公室。”

  虞枭拍着她说:“办完事,去我车后备箱里拿礼物,还有一些你替我送去杜叔叔那里。”说完,就把从亚港带回来的小礼物分发给其他同事,然后敲响了沈秋语办公室的门,提着礼物进来,沈秋语一看进来的是虞枭,站起来:“回来了?”

  虞枭把礼物放下后说:“嗯,今天路况还不错。”

  沈秋语忽然故作神秘的笑:“刚在电话里还跟你说艾曦乳业的产品经理要起诉那个记者,结果,你这刚到,这案子可能要私了了。”

  虞枭也挺吃惊的,毕竟早上新闻刚播没多久,艾曦乳业就硬邦邦地发了公告声明,一副要据理力争的样子,怎么自己前脚刚回律所,风向就变了:“艾曦乳业这么好说话?”

  沈秋语也没想到游思瑶居然跟周磬能扯上关系,不由感叹周磬这小子口风太紧了,要不是出了这件事,他还不知道要隐瞒到什么时候呢,忍笑:“艾曦最近接洽的项目跟游思瑶的男友有关系,只要跟利益有关,就一切都可以谈。”

  虞枭明白私了的必然性,了然:“原来如此。”

  沈秋语谈完自己这边的消息,立马又问起亚港SCO的情况:“SCO那边什么情况?”

  虞枭捋清楚思路之后讲:“SCO的规模越来越大,已经不满足于只在亚港发展了,新城的分公司只是第一步,加市近期也要开分公司。”沈秋语听完虞枭所说的情况,忍不住揣度:“野心不小,就是不知道是冲着封家还是周家来的。”

  虞枭也说不好,毕竟罗翊商再对他有好感,也不可能把SCO公司的发展规划全部透露,虞枭想到亚港的赌船说:“现在封家把部分赌场的生意搬到亚港,对他们的产业确实有刺激。”

  沈秋语若有所思地点头说:“你先去忙吧,SCO公司那边的情况,你多上点心,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不能错过。”

  虞枭点头离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内,果然桌面上摆着江路童买给他的点心,看了一眼手表,已经错过了午餐时间,干脆边吃边打开邮箱查收工作邮件。

  不知工作了多久,手机的提示音响起,虞枭随手拿起一看,发现居然是IF的信息提醒——好友添加请求超额了,他无奈地打开平台,一下子几十个申请的号,虞枭也懒得花时间辨别是谁,直接全部通过了,然后找信息提示音关闭,重新把手机放回到一旁继续工作。

  刚在大会议室开完会的周磬,正打算让秘书给自己冲杯咖啡,结果瞄到自己IF的好友邀请居然通过了,周磬难以置信地打开IF再次确认,前两天就发出了邀请但也没抱什么希望,毕竟虞枭的账号一看就是不怎么使用的,峰回路转的变故,隐隐让周磬动了心思。

  赵秘书莫名其妙地看着记事薄,认真汇报:“今晚您有个酒会……”

  周磬没等赵秘书说完直接说:“帮我推掉吧。下班前送来的项目我明天再签。”说着,自行拿起外套和车钥匙离开了公司。

  周磬开车到了DX律所,主动打了个电话给沈秋语,声称自己顺路过来看看,问问宁总那边的意思。走进DX,周磬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虞枭的办公室,亮着灯,看来人从亚港回来了,迎面就撞见江路童 ,她略带着惊讶的表情盯着自己,周磬对女人从来没打怵过,微笑着点头,算是友好地打过招呼了,江路童也一脸蒙圈地看着周磬敲开了沈秋语的门。

  正看合同看得头晕脑胀的虞枭,坐在座位上忍不住伸了伸胳膊,这时,江路童也忙完沈秋语安排好的工作,直接推门进来,神秘兮兮地对虞枭说:“大哥,你朋友来了。”

  虞枭放下手中的案卷,奇怪地问:“朋友?谁啊?”

  江路童看了一眼沈秋语办公室的方向,转头对虞枭说:“呃,他好像去沈律师的办公室了。”

  虞枭一时没反应过来,好奇站起来走到门口顺着江路童示意的方向看过去,虽然只看到周磬的一个背影,但虞枭还是认出来了,不由心虚,他怎么会来这里?但面对江路童一脸好奇,虞枭只能故作镇定:“哦,他是沈师姐的表弟,会来DX不奇怪。”像是为了说服自己一般,又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

  江路童记得上次虞枭明明和周磬很熟悉的样子,怎么这会儿又装作生疏的态度,忍不住奇怪地问:“大哥,你不去打个招呼嘛?”

  虞枭头也不抬地回:“不必了。已经下班了,你要是没事就先走吧。”周磬打着感谢沈秋语出面替游思瑶解围的事造访,沈秋语虽然略感吃惊,毕竟不是什么大事,周磬还亲自跑一趟,但很快又释然了,游思瑶可能是周磬很在意的女朋友。

  沈秋语从酒柜里取出最好的红酒,倒了一杯递给周磬:“比不上你的私藏,味道勉强可以入口。”

  周磬接过红酒抿了一口:“表姐,你拿’玛歌’招待我,我都不好意思开口求你了。”

  沈秋语也摆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的的姿态,很自然地拉拢和周磬的关系,希望能缓解上次TIMO的隔阂:“一家人谈什么求不求的,艾曦的宁总答应赴约了,我已经让助理订了位子。”

  周磬也是知情识趣的人,夸赞:“还是表姐想得周到。”

  沈秋语拿出质检报告,递给周磬看:“你都亲自出马了,我怎么也要尽点心啊。这是学校牛奶的样品报告,只有它们有问题。”

  周磬接过报告随意翻:“思瑶这次确实莽撞了,不过做新闻嘛,她总不能料事如神。”

  沈秋语把宁总提出的条件,简而言之地说出来:“晚上让游小姐主动道个歉,约个访谈,这事就算过去了。”

  周磬听出宁总这是拿捏此事开价码,笑着暗讽:“宁总还说什么了?”

  沈秋语也听出周磬的不满,劝服:“你也别不高兴,你主动求和,又有错在先,这点要求不算过分吧?”

  周磬自知此事不占理,笑着点头:“不过分。”

  沈秋语理解周磬的不满,提议:“饭局你就不要出面了,省得宁总得寸进尺。”

  这话正随了周磬的心意,直接顺着说:“也好,我就把思瑶交给表姐了。”

  沈秋语打趣道:“你跟这位游小姐交往多久了?保密工作做得不错嘛。”

  周磬知道沈秋语无非是闲聊,不会四处散播,坦言:“还不到一年呢,所以还要请表姐保密。”虞枭觉得腹中饥饿,有些后悔把江路童打发走了,看了看手中的合同已经发送出去了,便收拾东西打算离开,推门出去,发现周磬居然还在深秋与的办公室内,虞枭忙不迭关灯走人,打算暂时避开周磬。

  结果,人算不如天算,周磬和沈秋语也寒暄地差不多,出了办公室,发现虞枭办公室居然关了灯,本还想装作若无其事地去打个招呼,结果虞枭这么早就下班了。

  周磬心有不甘,也有些无奈地想,刚才明明还在呢。周磬漫不经心地走向电梯口,忽然发现虞枭停在那里等电梯,“叮”一声电梯到了,门开了,眼见着虞枭进了电梯,周磬快追几步,开口喊住:“虞律师,等一下。”虞枭的手在关门键那儿犹豫了片刻,周磬已经在电梯门关闭前赶上了,两人一起进了空荡荡的电梯,一左一右保持距离,一个盯着电梯的按键,一个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对方。

  周磬没话找话,虚伪的假客气:“多谢虞律师。”

  虞枭与周磬没有任何眼神交流,生硬地回:“不客气。”

  虞枭越无视周磬,就越让周磬不爽:“虞律师,许久没见了。”

  虞枭的话能省则省:“嗯。” 

  周磬装作好意关心地问:“虞律师,你嗓子不舒服吗? ”

  虞枭一面心烦意乱,一面还要装作若无其事:“没有。” 

  周磬似乎玩上瘾了,故意往虞枭那边靠了靠,玩味:“看来虞律师是不想跟我说话? ”

  虞枭深吸了一口气,保持自己职业涵养不崩坏:“周先生,你是有案子要咨询我吗?我的咨询费可不便宜。 ”

  周磬没料到虞枭根本不按照他的思路走,直接被鲠住,但周磬是谁啊,反应也是一等一的快,挑衅回击:“原来虞律师是怕我付不起咨询费啊。 ”

  虞枭煞有介事地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周磬,面带微笑诚恳地说:“要咨询,先跟我的助理预约,这是电话。周先生,你拿好。”说完,电梯门到了第一层,虞枭没有再多看周磬一眼,直接走人了,留下周磬握着名牌,努力深呼气,免得让虞枭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