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8月26日00:48有一笔充值未备注,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14
作者:公子好坏      更新:2020-09-15 19:12      字数:2913
  十四、

  周磬鬼使神差地点开了视频发布人的IF页面,发布人的头像显示得并不是虞枭,看着蓝承安熟络地称呼对方翊商,看来也是他交际圈内认识的gay。周磬心下了然,继续翻看对方的内容,视频的前一条居然是他和虞枭在海滩依着摩托拍的照片,虞枭很自然地搭在他肩上,拉近了两人的距离,身后的蓝天海滩把两人的笑容映衬着阳光灿烂。

  周磬忽然发现罗翊商圈了另一个IF号,他点进去一看,只有五六条内容,基本都是照片配着一句话很敷衍的样子,翻到最底下的照片——似乎是几年前的虞枭,他正抱着一个五六岁的女孩,用手指把她擦掉脸上的面粉,背景似乎是一所福利院。再一看日期果然是很久之前了,周磬明知在这个几乎没什么内容的社交账号里看不到真实的虞枭,但他却和着了魔一样,盯着其中一张照片,拍摄的是干净的桌面上摆放着一枚徽章,那是每个法学院学生入学时都会获得的徽章,可虞枭留下的文字却是——再见了……短短三个字,周磬看了一眼日期,这时间距离虞枭毕业已经有些年头了。

  周磬正在认真地瞎琢磨,洗完澡的尹曼灵从浴室里裹着浴巾出来,看见周磬盯着手机思索,不以为意地问:“这么晚还有事要处理?”

  周磬抬头扫了一眼尹曼灵,忽然发出灵魂的拷问:“曼灵,你知道我有女朋友吗?”

  尹曼灵略感惊讶地看着周磬,一时摸不透他这话是有所指吗?尹曼灵扯掉身上唯一的浴巾,风情万种地走过来趴在周磬身侧,坏笑地反问:“怎么,你女朋友查岗啊?”周磬瞬间明白眼前这个女人不会这么快说实话了,左手托起她的下巴,端详着她并不算特别漂亮但却颇有风情的脸,一般男人很难抗拒这种活色生香的风情,诱惑地问:“你有想过做我女朋友吗?”

  尹曼灵看似怨恨却极轻得拍掉周磬的手,娇嗔:“你应该问,跟你上过床的人,谁没想过呢。”这番恭维的话倒让周磬的虚荣心极大地满足了,反问:“可你似乎并不介意我有女朋友啊?”

  尹曼灵拉起周磬的手,放在嘴边作势要咬,发现周磬并不躲,便用舌尖轻轻地划过,然后含住,故意借着含糊的口齿:“跟你第一次之后,我就知道我没戏了。”

  周磬不为所动,反而将另一根手指也伸进去了,迫使尹曼灵不得不张开嘴,轻压着她的舌根:“可你还是会来见我。”

  尹曼灵先受不住,眼泪快涌出来,忙把周磬的手指拽出来,轻咳了一下:“你今天怎么了?突然对你女友产生愧疚了?”

  周磬抽出纸巾擦拭了手指,站起来,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物,边穿边对躺在床上的尹曼灵说:“房费记我账上,我先走了,好梦。”扔下目瞪口呆的尹曼灵,周磬轻松地走出了酒店,被他叫醒的郎叔一脸诧异:“二少,要去哪儿啊?”

  周磬舒活了一下肩膀:“回庄园吧,顺便帮我订明天的机票飞新城。”

  封家的寿宴因为来的人太多了,封三姐直接把地方安排在了一艘赌船上,这个时间,该寒暄的都寒暄完了,该离席的也差不多都走了,剩下的人要么平日里就喜欢声色犬马的消遣,要么就是封家自己人。封三姐封玉槭打发了自己的老公柳子瑜去接待宾客,她亲自找到了一晚上都站在角落事不关己的虞獍。

  虞獍看到封玉槭径直过来,自然知道这是来找他秋后算账了,果然,封玉槭刚站稳,就笑着问:“虞獍?”

  虞獍点头回:“是。”

  封玉槭也没客气,上来就讽刺:“是不是我陌上轩的生意挡了你的财路啊?”

  虞獍虽然不喜欢纠缠撕扯,但也不代表他嘴笨:“三姐,你就不怕有人在陌上轩’藏雷’,还是说,这’雷’本来就是你的?”

  封玉槭一听这话,精修的细眉瞬间挑得老高,气势汹汹:“你什么意思?!”

  虞獍看到封玉槭身后出现的封民期,知道自己也要适可而止:“多谢封三姐帮忙善后了维拉的事。”

  封民期也顺势上前安慰封玉槭:“三姐,死了个人而已,多大的事啊,我亲自倒酒给你赔不是。”端着酒杯递到封玉槭面前,封玉槭就算再不待见封民期,面子工程还是要做的,毕竟封民期只要好好地活着,他就是未来封家的掌权人。

  封玉槭接过酒杯,抿了一口,表情也缓和下来:“民期,这酒三姐喝了,这事情我也就不再提了,但以后我陌上轩不欢迎虞獍来玩。”说完,就放下酒杯转身走了。

  封民期完全不在乎封玉槭的话,笑嘻嘻地看着虞獍:“看,为了你,我把我三姐都得罪了。”

  “你今晚叫我来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让我亲耳听到这番话吗?”虞獍扔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因为周磬临时起意,远在W国的他反而先一步回到了新城,郎叔发现回来之后周磬似乎也没什么异常,快速地投入到新城的各种工作里,而且增加了与游思瑶的约会次数,郎叔甚至觉得可能再过不久,两人就要开始同居生活,心里也替周磬开心。

  周磬自己却不这么觉得,相比于尹曼灵,他确实觉得游思瑶更适合做女朋友,人漂亮有事业心性格又好,更重要的是人际关系不复杂,但不知为什么,周磬却总觉得不太对劲,他对游思瑶没有男女之间的冲动和激情,他们可以约会,可以上床,甚至可以结婚,水到渠成,但这一切反而有一种失真感,他甚至有向游思瑶坦白自己出轨的想法,也许说出来就能打破这种失真感,当然两人也可能就此分道扬镳了,难道这才是他隐隐期望的结果吗?

  然后,周磬想起了虞枭,他已经把虞枭IF的页面看了不知多少遍,盼着他能突然对某件事或某个人写点什么,想到这里,周磬也觉得自己好笑,莫非自己还期待着虞枭会重新对自己产生好感吗?在情感上从来没有失利过的周磬,头一次尝到了自己种下的恶果,这滋味可真让人难忘……

  虞枭结束了亚港的案子和休假,也驱车返回新城,路上打开新闻播报,听到直击现场的新闻,关于上城区一所私立学校发生了食物中毒的事件,不少学生因为呕吐腹痛,不得不就近送往医院。本来也没太当回事的虞枭,当听到这次学校提供的奶制品的名字的时候,他忽然想到这家艾曦公司不是DX律所的客户吗?当虞枭的车刚开入新城的高速,艾曦公司就及时发布了公关文案,虞枭也算松了口气,这才打电话给沈秋语。

  沈秋语一看到是虞枭,立马扔下艾曦公司的产品经理出来接电话,沈秋语已经被这个情绪狂躁的产品经理搞烦了,但碍于艾曦公司的boss是自己的朋友,一忍再忍,终于找了个机会躲出来了。

  沈秋语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接通电话,开口关心地问:“亚港的案子顺利吗?”

  虞枭开车跑高速,信号不太好:“还不错。我再有一个多小时就到律所了。”

  沈秋语听到虞枭马上就要回来了,直接开启谈公务的模式:“上城区私立中学食物中毒的新闻看了吗?”

  虞枭职业分析:“嗯,刚听了新闻,艾曦公关得很及时,公布了产品的质检报告,”忽然意识到沈秋语肯定不会问这些她也明白的道理,应该是有其他的事,反问,“怎么?有其他问题?”

  沈秋语耸耸肩坦言:“是啊,艾曦乳业的产品经理现在正在会谈室坐着呢,他打算找我们起诉直击现场的那个记者。”

  虞枭听新闻只听了重点,没留意记者的是谁,随口问:“需要我出马吗?”

  沈秋语看着自己电脑上重播的新闻,里面的游思瑶专业又敬业,嘴角不由得露出了赞许地笑:“杀鸡焉用牛刀,我交给其他人吧。”

  虞枭得知沈秋语并不是让他接下这个案子,就推测如果艾曦乳业的质量没问题,那食物中毒被追究责任的一方就会是校方:“师姐,你是想拓展业务?”

  沈秋语毫不掩饰自己嗅到了利益的气息,直截了当地夸赞虞枭:“还是你懂我。这帮上城区学生的父母怎么舍得自己的孩子遭受这么大的罪,不知道倒霉的会是谁。”

  虞枭顺着沈秋语的话:“师姐,我记得那个私立中学是菲曳律所的客户?”

  沈秋语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微微一笑:“之后也许就是我们的客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