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0月23日4:59 6:51支付宝用户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13
作者:公子好坏      更新:2020-09-15 09:09      字数:3208
  十三、

  今天是封家的大日子,分布在各国各地的封家子孙,跟封家同气连枝的亲朋故友,还有就是曾经被封家资助过的人,都纷纷赶回了新城,参加封家老爷子的寿辰。而作为封家长房独孙的封民期自然更不能怠慢,几个月前定制的礼服就是为了今天派上用场 ,服装设计师正和自己的助理忙着为封民期搭配,这时,左兴胜敲门进来,一看到还有外人,便开口说:“刚才虞獍打来电话。”封民期听到,挥了挥手让其他人先出去,只留下左兴胜问:“怎么了?”

  左兴胜恭敬地说:“他说安保工作安排妥当了,但今天他不方便出现。”

  封民期也猜到原因,反问:“因为陌上轩的事?”

  左兴胜点头回话:“是。昨天我和他碰面也告诉他,这件事暂时告一段落,封少不打算深究了,可他……”

  封民期皱眉:“他说什么吗?”

  左兴胜观颤了一下封民期的表情,才斟酌着开口:“他觉得维拉背后还有人藏在陌上轩,而且维拉死后,监狱里判了死刑的那人立马也吐口称是维拉指使的,之前无论咱们这么拷问,他都不肯说……”

  封民期有些不耐烦抻了抻脖领:“那又怎么样?现在他们都已经死了。”

  左兴胜不敢答,即便他知道虞獍会这么在意维拉背后的人,只不过是因为这事儿牵扯到他哥哥虞枭身上,只要涉及到虞枭,虞獍就要斩草除根。

  封民期想了想说:“你马上去通知虞獍,今天他必须陪我出席,”嘴角弯处一个捉摸不透的笑容,“我祖父可是把他当作我的救命恩人一样重视,这种日子,他怎么可以不出现呢。”

  亚港的傍晚特别适合边欣赏美景边用晚餐,罗翊商在自家的酒店选了最佳的位置招待虞枭,虞枭看着桌上精美的食材都有些忍不住食指大动,罗翊商看着在那个更尴尬的小插曲之后,虞枭还能毫无芥蒂地与自己共进晚餐,也放下心来。两人边吃边聊起来,这时已经能看到海滩边上有人在放烟火了,虞枭有些奇怪:“这么早吗?”

  罗翊商也觉得有些奇怪,便叫来酒店的经理询问,酒店经理告诉他们,今天是封家的大日子,所以这些活动只是封家赌船在为自己的大老板祝寿,晚会还要晚一些才会开始。

  虞枭看着铺天盖地的烟火,心情复杂的感慨:“原来如此。”

  罗翊商也很会做人,立马让经理送一个香槟塔过去,表达一下祝贺,虽然猜到自己的舅舅肯定早就安排过祝寿的礼物了,自己也不过凑个趣。看着罗翊商熟练地笼络人心,不知怎么地想到周磬,他仿佛天生就是个商人,罗翊商反倒因为性格太直率显得有几分义气所在。

  罗翊商发现虞枭不怎么说话了,主动找话题问:“说到封家,我忽然想起前不久新城是不是出了件大事?”虞枭不明所以地看着他,罗翊商继续说:“好像是有个K国人被枪杀了。”

  虞枭点了点头说:“对,叫邓肯。”

  罗翊商本来是随便找话说,没想到虞枭知道这么清楚,不免有些诧异:“你连名字都知道?”

  虞枭耐心的解释:“嗯,那个案子是我负责的,枪击犯被判了死刑,前几天刚执行。”

  罗翊商忍不住八卦:“我道听途说了一些事,”刻意压低了声音问,“是封家内斗吗?”

  虞枭看他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强忍住笑,摇头说:“不是。”

  罗翊商感慨道:“我就说嘛,封家怎么可能这么傻,不仅让枪手实名制购枪,还让警察查到了其他藏匿的枪支。”

  虞枭从来没听说过还有其他枪支,脸上浮现了惊讶:“其他藏匿的枪支?证据链没有啊。”

  罗翊商忙解释:“听说是一个意外,警方在周家的工地里发现了几把枪支,结果一查,居然也是那个枪手实名买的。”

  虞枭思绪万千,很快他就明白了,有人刻意隐瞒,不让他知道,想来想去只有江路童,能让江路童这么干的人也只有虞獍。

  虞枭暂且按下了去找虞獍的想法,自然地转换了话题,和罗翊商聊起SCO怎么开始经营起酒店和旅游。罗翊商倒也坦诚,解释SCO最早发家是做港口运输和船舶制造的,是有一次他无意间去餐馆吃饭,听到停港在这里的船员抱怨亚港的饭店太糟糕了,那时亚港还没有大规模地酒店,他立马动了心思,一开始倒也没有想搞旅游开发,只是酒店做起来总要创收。

  听完罗翊商的“发家史”,虞枭笑得直竖大拇指:“时势造英雄。”

  罗翊商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自谦:“我这纯粹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虞枭自然不会把这种话当真。这时,远处已经传来乐队热场的音乐了,罗翊商探出身子往远处张望:“快开场了。”

  虞枭也来了兴趣:“好,一起过去吧。”

  两人来到搭好的舞台边上,已经陆陆续续来了不少年轻人,他们似乎是冲着今天这个乐队来的,手里举着牌子和荧光棒,围着舞台和声,罗翊商跑到人群外的酒吧台买了两大杯啤酒回来找虞枭:“来,这样比较有气氛。”

  虞枭接过啤酒杯,轻轻和罗翊商碰了一下,喝了一口略带兴奋:“味道不错。这感觉好像回到了二十出头的年纪。”

  罗翊商拍了拍虞枭的肩:“你知道吗?在亚港有一句话,亚港是属于年轻人的时代。”乐队也适时地进入了第一首歌的高潮,下面的男男女女,不管跑不跑调也跟着一起唱出来,虞枭虽然不认识这个乐队,但也挡不住音乐的感染力,和着节奏摇晃起身体,罗翊商还从旁边的一对拉拉手里接过两根荧光棒,举着双手挥舞。

  海滩party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台上也越来越放得开,几个只穿着紧身短裤的肌肉男跳着各种性暗示的舞姿,彻底让台下的人疯狂,前排的人几乎要爬上台子去摸两把,虞枭也喝了不少酒,但看着台上释放的表演,他忍不住用手指扣住嘴唇打了个响哨,然后放声大笑,忽然意识到罗翊商似乎在拍自己,转头带着醉意笑着问:“你在干什么?”但因为周围声音太吵了,他不得不又放大声喊了一遍,罗翊商在镜头后面大声回答:“拍你!”

  虞枭笑得更控制不住了:“拍我干什么?”

  罗翊商也笑着回应他:“因为你比他们帅啊!”

  虞枭觉得酒劲儿渐渐来袭,他慢慢的退出去人群,走到一处人比较少的地方,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看着不远处依然热情高涨的男女们,罗翊商也跟着他过来了,关切地问:“还好吗?”

  虞枭笑着摆摆手:“我有点醉了。”

  罗翊商并排和虞枭站在一起,这时,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拿着剩下不多的玫瑰走过来对罗翊商说:“送一支给你男朋友吧。”

  罗翊商尴尬地不知该怎么说,虞枭替他解围:“你这些花多少钱,我都要了。”女孩给了个打包价,临走还对罗翊商挤眉弄眼说:“你男朋友很帅的~!”搞得罗翊商哭笑不得,虞枭还真把花全部塞给了罗翊商:“这个呢,当作谢礼。”

  罗翊商无奈的接下了花说:“那你也不用全买下啊。”

  虞枭坦然地说:“大晚上的,让女孩子早点收工吧。”搞得罗翊商连一点非分之想都没有了,喃喃地说:“还好你不喜欢女孩子……”

  虞枭显然没听清他说什么,就问了一句,罗翊商下意识地回:“哦,我是问你有没有交友平台IF,我可以分享照片给你。”

  因为酒精的缘故,虞枭变得有些迟钝,想了片刻才说:“几年前我妹好像帮我申请过,但我一直没怎么用过。”说着,拿出手机试了几次,才终于登陆上IF的平台,刚想开口告诉罗翊商自己的id,结果那个id他实在说不出口,罗翊商在一旁等着,他只好递给罗翊商看——枭OWL,罗翊商也被这“特别”的id震撼了,默默添加好友。

  回到酒店后就把之前的照片和视频分享上去了,并且圈了虞枭。虞枭出于礼貌,在罗翊商的账号下面回复了一句——感谢罗兄舍命陪君子,玩得很开心。然后就放下手机去泡澡了。

  W国酒店的1025室内,地上随意散落着衣物,浴室里传出男女兴奋的喘息声,听动静明显已经快到极限了,果然,很快伴随着女声的咏叹调完美结束了,周磬摘掉安全套,走到外间打开淋浴,任热水冲刷着他的身体,蜜色的肌肤在水泽和灯光地照射,让他看起来像极了精雕细琢的艺术品。抬手关掉淋浴,草草裹着浴巾走到了卧室,随手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躺在松软的床上,看了几眼新闻就切入到IF平台里,周磬IF的好友基本都是那些胡作非为的同道中人,按理说,这么大的平台,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发现虞枭的。可是又不能否认,人和人的交集总会有重合……

  所以周磬居然在蓝承安的IF里看到了虞枭的视频,第一眼,他以为自己看错了,不由得坐了起来,点一看,真的是虞枭,他甚至能清晰地听到虞枭带着醉意轻松地笑问——你在干什么?拍我干什么?

  而镜头后面明显是一个男声再说——因为你比他们帅啊!

  这句话之后,虞枭笑得更加肆无忌惮了,也彻底把周磬的心笑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