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0月23日4:59 6:51支付宝用户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四十七章 赵见空是我男朋友
作者:许多金      更新:2020-11-15 13:22      字数:2116
  “张祈!”

  赵见空远远走过来,一边怒瞪着吴彦。

  吴彦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凑近了在张祈的耳边说:“有多少次,我到你家里,蹲在你的床头,看你睡得那么舒坦,真想一刀把你给杀了。”

  “是你?!”张祈的瞳孔紧缩一下,惊诧地看向吴彦。

  “但是多少次我都告诉我自己,作恶的是我,该死的也是我,”吴彦的泪水又蓄积起来,储存在眼眶里来回流转,“就这样吧,我们不要再见了。”

  他话音刚落,就被赵见空狠推了一把,后者不知他们之间说了什么,只觉得吴彦是来找茬的,正要再做些警告,就见对方沉默不语地走开了。

  “他和你说了什么?没碰你吧?”赵见空问道。

  张祈闻言抬眼去看他,目光有些涣散,过了好几秒才让魂魄归了位:“没,他没说什么,就和以前一样,不用放在心上。”

  赵见空将他的脸捧在手掌间,仔仔细细地去看了他的眼睛,然后点点头说:“没事就好,下次再碰见他,你直接叫我。”

  回到家已经是六点多了,路途中下了一场大雨,三人不可避免地淋湿了衣服。韩佳怡回房间换衣服,张祈便拉着赵见空去洗了个澡。

  擦头发的时候,赵见空对张祈说:“刚刚在超市,韩佳怡问了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呀?”张祈的头发湿漉漉的,有几根垂在额头上,还在滴水。

  “她问我是不是你男朋友。”

  “啊……这,”张祈接过毛巾,龇了龇牙,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是真的吗?她怎么会这样问?”

  “不知道,我说,可是我和你哥哥都是男孩子呀,”赵见空笑了一下,“没想到她和我说,前两天上课的时候,她的老师告诉她,爱情与性别没有关系,人们相爱,是因为灵魂,而灵魂没有性别,没有年纪,也没有颜色。”

  这场雨持续的时间很长,到了天完全变黑的时候,外头还是淅淅沥沥地下着。火锅的香味溢出窗子,翻腾的水汽形成大股的白雾,蒙住了三双眼睛。

  张祈从冰箱里拿了几罐啤酒,和赵见空小酌了几杯,很快就打起了嗝来。

  他酒量太差,这会儿就开始发晕了,脚步也摇摇晃晃的,才走几步就软到了赵见空身上,还对着韩佳怡说:“这个赵见空哥哥,他就是我的男朋友,他对我可好了,好得不行了。”

  赵见空拍着他的背,对着韩佳怡使了一个眼色,见后者回到房间了,才把张祈揪过来亲了两口。

  “要睡觉了吗?困不困呀?”赵见空的语气不自觉的柔软起来。

  张祈闻言晃了晃脑袋,从他身上挣扎着爬了起来:“不困呀,我们去洗碗吧。”

  洗碗布只有一块,赵见空拿在自己手上,让张祈给他挤了一坨洗洁精,接着开始清洗那些味道浓重的锅碗瓢盆。

  “视频是王晓婷传出去的。”张祈冷不丁说道。

  “嗯?什么?”

  “那个视频,路汛的视频,不是吴彦发的,是王晓婷发的。”

  “吴彦今天和你说的?”

  “嗯嗯。”

  “他也许在骗你。”

  “我不觉得他在骗我。”

  张祈的语气有些强硬,让赵见空顿时感到哑口无言,后者看了对方两眼,略略点了点头不再反驳。

  厨房的小窗口吹进来一点风,微微冲散了剩菜混入洗洁精的味道,张祈昏头昏脑的,半晌才想起来自己还有话没有说完:“她要付出代价的,不能这么算了,王晓婷她一定要付出代价。”

  “张祈,你喝醉了,别想这么多了。”赵见空将洗碗布拧干,又将手放在水龙头下冲了一会儿,低着头对张祈说。

  而张祈却听不得他的阻拦,眼冒精光地怒道:“你就偏要和我对着干!行,我就自己去对付她,还有吴彦,他们两个都坏的很,一个都逃不了。”

  “张祈,”赵见空擦干了手,便将张祈的肩膀拉扯过来,他的双手陷进张祈柔软的毛衣里,摸到了他清晰的骨骼结构,“这样不好,别这样做,别去报复,行吗?”

  张祈推不动他,便松了力道将整个身体往对方身上倾,企图将赵见空压死:“你怎么回事?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替我报复路汛的不是你吗?你怎么能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是我,正是因为我这样做了,我才知道我错了,”赵见空拖着他从厨房走到客厅,“我做的噩梦一点也不比你少,张祈,宝贝,不要这样做,不要和我一样。”

  两人一齐倒在沙发上,火锅的气味还未散尽,这时候闻起来反而令人倒胃,张祈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故意背着赵见空躺下。

  他确实有些醉意,耳尖都变得绯红一片,赵见空用手去捏一捏,会被他蹬上一脚。

  “他们本来就是烂在水沟里的人,不需要你报复,他们的人生就已经是悲剧了。”赵见空轻声说。

  这时候张祈转过身来,看见赵见空盯着他的耳尖,便闷头闷脑地将自己的耳朵捂在了帽子里:“在古希腊的时候,亚里士多德认为悲剧,tragedy一词,是用来指代国王,英雄等名人遭遇的不幸,而普通人的不幸只能说是pathetic,可怜的。他们的人生是可怜,却根本算不上悲剧。”

  赵见空闻言低低地笑起来,他把张祈从帽子里剥出来,使劲亲了两下:“可是这个定义已经在十八世纪得到修改了,现在悲剧一词指代的范围变得很广。”

  “你又和我对着干,住嘴!”张祈捂住赵见空的嘴巴,“不准你说话。”

  赵见空反而笑得更加开心了,他往张祈的手心里也亲了一口,咬着对方的耳朵说:“重要的是,我们和他们不一样,我们有未来,有光明的未来。”

  “未来……”张祈的眼前蒙上了一层水雾,“我还没有想过未来的问题,赵见空,你未来要考什么大学?你想要做什么工作?”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去远一些的地方,”赵见空剥开他眼前的氤氲,说,“但我更想和你在一起,在有你的地方生活。”

  “考到一个城市吧,上一个学校。”张祈趴在赵见空耳朵边说了一个学校的名字,然后亮着眼睛看他。

  后者也在眼里点起星光,笑着回答说:“我们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