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0月23日4:59 6:51支付宝用户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十二章 非主流
作者:许多金      更新:2020-08-30 17:09      字数:2422
  “公交车?嚇,说的还怪形象的,”张道之吐了口泡沫,一边刷牙一边对赵见空说,“确实是公交车,骚的很。”

  “怎么说?”赵见空拧干了毛巾,又去给张祈接了一盆水。

  张道之排在他后头,漱了口继续说:“她追过好多人,送吃的送喝的去倒贴,嚇,我告诉你你可别告诉杨柳啊,她还给我k过呢。”

  赵见空惊讶地回过头看了一眼张道之,难以置信地问道:“真的假的?什么时候的事儿?”

  “当然是真的,就上个学期嘛。”

  “上个学期……你不是在追杨柳吗?”

  “诶,是周澈她倒贴我,我说,白要谁不要啊,诶,都是男人,你可别给我装蒜啊。”

  赵见空微微摇了摇头,对此不予评价,可心上还是觉得不妙,又去问张道之:“那你还喜欢杨柳吗?我看她挺在意你的。”

  张道之闻言勾了勾嘴角,他往窗外看了一眼,见到那月明星稀的黑夜幕布,心也跟着柔软了下来,褪去方才那混账模样,转而对赵见空说:“当然喜欢了,但是我已经放弃追她了,我追不上她,我是说,我觉得我配不上她。”

  “为什么会有配不上配得上之说?我觉得人都是平等的啊。”赵见空接了水,拎着放在了阳台上。

  里边水声复又响起,张道之的探出头来与他说:“你太天真了兄弟,当然有配得上配不上的说法了,有人生下来就是月亮,有人却只是凡间遥遥仰望着他们的尘埃。”

  “或许吧,可这也是可以改变的吧,”赵见空也抬头去看那月亮,“月亮虽然遥远,但人类在漫长的抬头仰望之后,开始了一系列载人登月计划的尝试,最终通过阿波罗计划在1972年成功登上了月球表面。尘埃的力量有时也很伟大,起码我们能够摆脱顽固的地心引力,一直奔向月亮。”

  张道之笑了起来,一边将水龙头拧紧一边感叹道:“看来你是个乐观派。”

  可关于配得上与配不上的问题却困扰了赵见空很久。他在心里想道,若真的人人平等,那么他在当时,为什么会单单考虑张道之与杨柳之间的平等追求,而在潜意识里排除掉那位“公交车”的选择权呢。

  而撇开这些不谈,那么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是该像人类追逐月亮一样去排除万难,还是该知难而退呢?

  他感到沮丧起来,便去问张祈:“你有喜欢的人吗”

  “没有,讨厌的人倒是不少。”张祈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赵见空耸了耸肩,对自己的omega不喜欢自己的事情感到很心塞,接着趴在课桌上继续问道:“那如果,我是说假如你喜欢上一个人,可你们中间有很大的阻碍导致你们不能在一起,那你会怎么办?”

  “可我就不会喜欢他了啊。”张祈笃定地说。

  “可,可喜欢一个人是很冲动,也无法控制的啊。”

  张祈闻言转过头来,盯着赵见空看了一小会儿,点点头答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既然喜欢是一种冲动,那随着时间流逝,冲动也会渐渐平息的吧。”

  赵见空变得哑口无言,左思右想也无法反驳张祈的话,忽而又听他补充着说:“要么就不要喜欢,如果喜欢就排除一切困难去和他在一起,这样不就好了。”

  “你说得太简单了。”赵见空嘟囔道。

  “可是喜欢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所以大多数人比起努力去追赶对方,和拼尽全力去突破困难,更倾向于选择放弃,毕竟喜欢很简单,能够转换喜欢的目标,那么一切麻烦都没有了。只要能给自己寻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就可以心安理得地等待苯基乙胺效用的结束,大家都是如此。我问你,如果是你,你会放弃喜欢吗?”

  “我……我觉得我应该不会放弃。”赵见空沉默下来,闷闷地说,“那如果放在你面前的是巨大的阻碍,你会放弃吗?”

  “老实说,”张祈盯着自己的手指头,“我不确定,我不懂,但我想如果是爱的话,多大的困难也不算困难吧。”

  可是什么是喜欢,什么又是爱呢?

  在这段对话结束后的三天,他们终于迎来了第一个周末。

  每当周末的放学铃声一响,校门口就挤满了学生与家长,大敞着的门外是一片平地,此时已是人挤人黑压压的一片,张祈挂掉许三更的电话,一路左拐右拐地跟在路汛身后,像条灵活的尾巴。

  在学校附近凭借着人群的遮掩,他还能够应付自如,可越是往外圈走,张祈就越是没有把握不会被发现,只能将阵线拉长,离路汛越来越远。

  有时从一个建筑遮掩面出来,就会找不着路汛的身影,但张祈料定他会去职校找那位刺头,便总能追上那个瘦削的背影。

  此时已是傍晚,浓烈的霞光铺盖了一整个江河水面,有大半的天空已经从湛蓝变得暗沉下去,带上了灰扑扑的色调。

  路汛在职校门口停留了一阵,在接了一个电话后,接着便掉头往另一边去了。

  张祈紧随其后,看见他穿过半条小吃街,在一个烧烤铺子门口停了下来,尔后直直走向一坐了四五个人的桌子边坐了下来,张祈认出来坐在路汛身边的正是那个职校的刺头,而坐在刺头另一边的是那小太妹王晓婷。

  他没有冒然前去打探,因为饿的有些胃疼,先去边上的摊子买了块手抓饼,狼吞虎咽地咬了下去。

  小吃街的灯光一盏接着一盏亮了起来,煎饼与烧烤的滋滋声冒着腾腾热气,张祈揪了揪校服的领口,想要往路汛看过去,却在中途与王晓婷猝不及防地对视了一眼。

  王晓婷立刻变得眼冒精光,笑咧咧地对他挥着手,远远就喊了一句:“张祈~你一个人吗?和我们一起吃吧,我请你吃呀。”

  张祈感到自己出师不利,见王晓婷已经站起来往他这边走来,便扭头就走,谁知他走得飞快,还有人比他更快。

  那位职中刺头也不知吃错了什么药,不等张祈反应,快步跑上来,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要把他往地上拖去。

  张祈也不是吃素的,反手就往他胸口捶了一拳,扭着他的手要挣脱开来。

  刺头却是一点也不怕痛,吃了一记拳头连哼也不哼一声,凭借着身高与体型的优势压制了张祈的双手,接着又掐着他的喉咙就将他抵在电线杆上,他对张祈说:“嚯,你就是张祈啊,真他妈的不知好歹的狗东西,我妹妹喜欢你是你的荣幸,你他娘还敢,还敢伤她的心?我弄死你我。”

  张祈感到喉咙里有些发涩,却在短暂的慌张之后重新冷静了下来,他冷笑了一声,尖牙利齿地讥讽对方说:“都多大的人了,还认哥哥妹妹,真幼稚,非主流。”

  那刺头果然有被激怒到,不顾王晓婷哭天抢地的阻拦,眼睛一瞪就要捏着拳头朝张祈捶过来。

  张祈暗暗用力,要将他推开,见这迎面一拳就要砸到他脸上,认命地闭了闭眼睛,接着便听到远处传来声熟悉的嗓音:

  “吴彦,你他妈给我把手松开!连我的人你都敢动,今天想横着出去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