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8月26日00:48有一笔充值未备注,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二章 初见
作者:白夜如昨      更新:2020-09-21 00:59      字数:3113
  白玓瓅待到人群陆续前往潺流水榭之后,才从幽咽轩出来,他将头发束起来绾了个发髻,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更加平凡他找了一身淡青色的衣服,穿了一双素色绣鞋,外裙素到不细看其中暗藏的绣染就与侍女穿着的无异。他出门之后尽量选择不引人瞩目的小径走,一路沿着映莲池的边缘,他记得那个珖国男子离开的方向,他有很多话想问对方,但是毕竟关乎珖国与琳琅之间的一些过往秘辛,就愈发不能让冷冰泉知晓其中关节,若是原本的身份前去必然会引起对方的疑窦,因此白玓瓅选择乔装打扮只身前往直接问询。

  心里盘算着要如何应对,白玓瓅已经走到了映莲池尽头的一间小筑,小筑近旁莲花开得正盛,在小筑旁的回廊边那个男子整坐在池边的廊座处往水中投喂池中的锦鲤,白玓瓅放缓脚步慢慢走到对方近前施了一礼,他记得自己的爹亲白云逸曾经说过这次珖国派遣的使者本就是珖国王姓,他回忆一下平日里叮咚向国主问询的语气,说道:“韩公子,公主派我前来询问一些事情。”

  韩濯瀹转过头望着白玓瓅,他的皮肤极白,透出一种近乎玉雕冰琢的质感,他眉眼清淡,让人觉得如同将上升起的水雾一般,他整个人的轮廓都浸没在水汽中,显得模糊不清。

  他抬了抬眼反问:“她想知道什么?”

  白玓瓅微微窃喜,却未敢表露,男子似乎并未怀疑自身的身份,对方出身珖国,既然清泉舅母也是珖国王族分支,那么他可能会对清泉舅母的去向也会略知一二,白玓瓅悄悄松了一口气回答:“公主想知道……”白玓瓅还是微微一顿,接着问:“清泉夫人,是否回过珖国?”白玓瓅保持谦卑而谨慎的语气发问,关于清泉夫人的过往无论是对珖国还是对琅琊都算不上是光彩的官网,只能回避当初种种问题直接问询最终结果。

  韩濯瀹望着面前的侍女,对方还是个身量未足的孩子,一直小心翼翼地半低着头,明显是以为已经将之前与他远远相遇过的事情掩饰过去了,到琳琅之前他就做过调查,现今琳琅国主冷霜华除了与清泉夫人育有一女之外,在清泉夫人又与他人私奔后,冷霜华又娶了当下的涟漪夫人又生下一个男孩,面前这位的年纪并不像冷霜华的小儿子,虽然他极力表让自己的言谈举止看上去像个侍女,但是他举手投足之间依旧带着隐隐的贵气,韩濯瀹心里有了定见,他并不打算对清泉夫人的事刻意隐瞒,其实对她的事……也不需要多做隐瞒。

  “清泉夫人并未回过珖国。”他淡淡回答,望着对面的孩子略带不信地一皱眉,韩濯瀹拍了拍手上喂鱼饵料的残渣,终于转过身保持两人面对面的姿态,他们一个坐着一个站着,坐着的人静默淡然,但是那威压却压得白玓瓅几乎喘不过气,几乎下一秒就想转身奔逃。

  白玓瓅将大拇指按在食指上,指甲几乎扣破了自己的皮肤,对方内息带动出的炁就如同雪崩时的冰雪压在白玓瓅身上,白玓瓅退后半步提醒自己不能转身逃离,但是他的脚钉在原地,他想起每每有人或是直白或是隐晦地提及冷冰泉的母亲清泉夫人,他们总会语带诋毁,说那个女人不懂礼数,说那个女人不守妇道,说那个女人人尽可夫,这本该与冷冰泉无关的评价却往往让她活得战战兢兢、无地自容。他不想再看到冷冰泉因此郁郁寡欢,因此哪怕有一丝机会也好,也该让那个本该肩负一切的人回来,承担自己种下的苦果。

  白玓瓅深吸一口气,运起自己的炁,即便那点功力在对方眼中近乎无用,但是也能给自己增加一丝似有若无的底气,白玓瓅有了继续追问的底气:“你……在她离开珖国之后还见过她吗?”问完这句话白玓瓅就想扇自己一巴掌,现今自己的语气和称呼已经完全不像个侍女,但是话已出口也就只能硬着头皮等待对方的回答。

  韩濯瀹轻哼一声,似乎对言谈中的韩清泉百般不屑,回答道:“她自十多年前判离珖国私奔到此,皇兄就颁下禁令,令其终生不得返回珖国,直到三年前韩清泉母亲思她成疾,在缠绵病榻之际心心念念想见她最后一面,皇兄差人千里传书,才得知她又与他人私奔,早已不在琳琅。”韩濯瀹语气轻描淡写,但是言谈之间还是能感受到对韩清泉深深的厌弃,回答完后他有挑眉望着白玓瓅反问:“你又为何要代替冷冰泉来问这些问题?”

  他的炁中都带着深沉的排斥,白玓瓅被威压压到几乎想立刻逃跑,但是他不能……他还记得自己五岁那年,随着母亲第一次来到青莲台,中途他就受不了大人们那些听不懂的无聊对话偷溜出来。他在映莲池周边玩了一圈,由于坐船从云来过来有些累了,他就在假山旁的草地上睡着了。再次醒来是因为天空下起了小雨,他醒来后就听见幽幽的哭声,那声音如同水中散开的层层波光,即便是呜咽声也让人心神迷醉,白玓瓅站起身进入假山,假山内里如同木工,只能听见哭声却找不到声源,他一气之下爬上假山最高处,冒着跌落高处的风险向着声源的方向向的假山顶跳过去,完全没想过如果掉下去会身受重伤,他听到哭泣声,即使那哭声如同仙乐,他也不能对其中蕴藏的悲伤置若罔闻,他最终跳到了声源顶上的那块假山顶,手上的皮磨破了好几块,脚和肩膀都在跳跃中磕伤,他趴在假山围成的一小方天地上,探头望着下面那个哭泣的小女孩,出声说道:“你不要哭啊,我陪你玩吧。”下面的小女孩仰起头,脸庞静美如美玉雕琢而成,她嘴唇的颜色很淡,宛若初绽的荷花花瓣,柳叶眉下是一双莹莹带泪的杏眼,白玓瓅望着她,瞪大眼睛眼带诧异。

  “你为何要代她前来?”对面韩濯瀹的话打断了白玓瓅的思绪,他深吸一口气回答:“我这一生一世,不愿再见她垂泪。”韩濯瀹微微挑眉审视着白玓瓅,他似乎回忆起了什么,但是又似乎什么也没有回忆起来,他的眼瞳空空如野,仿佛空明如洗却又容纳一切的天宇。

  过了片刻韩濯瀹才回过神娓娓道来:“我可以带她离开,无论韩清泉背弃了多少人,那些错也不该由她女儿来承担。”白玓瓅听到这句话眼中闪过点点微光,又向前踏进半步,仰头笑着回答:“我会转告她的!”说罢草草地行了个礼,就转身离开,韩濯瀹转过身,望着眼前逐渐阴云满布的天际,忽而笑起来:“但是她会不会随我回珖国,就不是我该思量的了。”

  白玓瓅出了小筑没走多远就开始下雨,他已只身外出太久,再久就会被查觉,他必须马上回到幽咽轩换衣服,他想了想脱下鞋袜,走到映莲池边缘将脚伸进水里,运起自己的炁,从口中吐出一口气,眼见空气中凝出了水雾,脚下的水面也结出了薄冰。他站在湖面上开始在莲叶间奔跑,跑到接近幽咽轩时突然不远处传来呼救声,那声音隐藏在重重莲叶之间,周围的雨声越来越大,几乎压过了微弱的溺水声与求救声,他停在原处确定岸上的人必然听不见呼救声,他闭上眼去寻找那求救声的源头,而后运炁向着声音传出的那片水域飞奔过去,莲叶太大,加上雨水的击打着湖面、莲叶和莲花,更是阻挡着来往的视线,好在白玓瓅才十岁,还未发育完全的身形穿梭在莲叶之间,直到发现那一抹赤金色已经被水浸没的人形,对方似乎是个少年,白玓瓅解除了脚上的冻炁,之后落入水底。白玓瓅水性极佳,但是对方已经失去了意识,他只能下潜到更深处,将少年推出水面之后再出水,一手抱着他一手划开水面挣扎着游到岸边,把对方推上岸之后白玓瓅也跟着爬上去,喘着粗气抹了一把脸上的湖水以及雨水,就手脚并用地爬过去。

  躺在地上的是一个一头赤金色头发的少年,白玓瓅来不及多想赶紧坐在他的腹部,一边狠狠坐下去压迫吸进去的水,一边口对口地为少年渡气,不一会儿对方就歪过头吐出一口吸入的池水,之后似乎要悠悠转醒,白玓瓅赶忙站起身,光着脚向着幽咽轩跑去。

  他跑出好远之后少年才悠悠转醒,他有一双一蓝一金的眼睛,刚刚苏醒还不知所措,他站起身茫然四顾,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他记得那片莲花,也记得自己想要过去赏花,记得自己与仆从泛舟湖上,当时他站在船头想要采一朵莲花,却被身后的人一把推入湖中……他想起来,仆从似乎在自己洛水之后就划着小船快速离开,他记得自己在快醒来时似乎看到一个人影,他站在雨中,望见莲池边缘有一只绣鞋漂浮在水面,他俯下身拾起那只绣鞋,那只淡青色的绣鞋上,绣着一朵半开的莲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