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0月23日4:59 6:51支付宝用户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一章 藏珠
作者:白夜如昨      更新:2020-09-12 16:04      字数:2735
  陈婆弓着身子小心翼翼的走在云来岛岛主的宅邸中,作为整个云来岛唯一的稳婆,比起山羊胡子又说话尖酸刻薄的老刘大夫她的脾气也是一等一的好,云来虽然只是个一个小岛,但是却是整个琳琅最富庶的地方,云来岛主也是难得的慷慨之士,陈婆隐隐记得自家儿子曾说过岛主白云逸还是江湖上的响当当的人物,陈婆不关心对方是多么响当当的人物,只是进家门之前管家就给自己塞了一袋子银斛吩咐自己:如果主母是女儿,就在抱孩子时闷死。

  一路穿过雅致交错的回廊陈婆都没敢吱声,只是迈着小步子跟着前面的管家,大气都不敢出,想着年前刚帮自己的儿媳妇催产剩下一个白白嫩嫩的小丫头,这管家怎么这么狠心竟然想谋害主人家的囡囡?这么想着已经走到了主卧门前,陈婆眼神不好,但也借着微弱的月光看了个大概,对方穿着一身白底云纹的宽袍,手敛在宽大的袖口里,望了一眼带着自己前来的管家,问道:“都嘱咐好了吗?”声音清冽好听,带着一点空灵的回响。

  只见管家微微颔首表示已经吩咐好了,男主人点点头,望着陈婆,陈婆心理忐忑不安,只能低着头不面对面前的男人,好在男人也没多说什么,就让管家送陈婆进屋了。

  一进屋陈婆才想起刚才的古怪,一个产妇在里面生产,竟然没有分毫的痛呼之声,管家送稳婆进来之后就退出门外,整个主卧竟然如同一个巨大的墓室一般安静,只有重重的呼吸声才能察觉竟然有个产妇。

  产妇躺在床上,双手抠着身下的床榻,疼得抽气却不哭不喊,陈婆揉揉眼睛,总觉得床上的那个少女有点眼熟,仔细回忆一下方才想起这就是琳琅国的公主,自己曾在熙攘的流照节上远远地望见过这位少女,没想到竟然下嫁给了云来岛主白云逸,还一个人可怜的在生孩子。

  陈婆望了一眼桌上,白色的锦缎上整齐的码放着干净的剪刀、针线、白棉布和水。看着熟悉的工具,陈婆却只觉得不寒而栗,虽然准备的如此妥当却将一个女子的生产掩饰的这样悄无声息。

  陈婆不禁想起了之前儿媳和自己说过云来岛的流言:这座岛上的岛主一直由白家主管,并且这么多代的岛主,都是男孩。

  现在看来并不是没有女孩出生,只不过是这个家族出生的女孩,都被杀了……

  陈婆打了个冷颤,颤颤巍巍的走到床边查看产妇的情况,胎位很正,阵痛应该开始没多久,陈婆悬着心安慰产妇,产妇只是闭着眼不看她专心用力。陈婆突然有些心疼,明明是和自己儿媳妇一样的年纪却要这样的丈夫,甚至于生下的孩子都不能保全。

  看阵痛的时间差不多了,陈婆准备开始助产,眼看还没碰到产妇,刚才一直没有睁过眼的女人突然睁开眼,死死地拽住陈婆的手腕。

  “如果生下来的是女孩,那她就是男孩。”产妇紧盯着陈婆,陈婆看着那双如同附着着白翳的眼睛惊恐的就要叫出来,声音却卡在喉咙里发不出来,直到那双眼睛的白翳褪去产妇重重的倒回床上,陈婆才听到自己回答:“是。”

  陈婆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接生的孩子,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把婴儿抱给岛主和管家看,也忘了自己怎么回的家,只是在家帮媳妇小孙女的时候才惊诧的回忆,竟然全然忘却了自己亲手接生的孩子是男是女。

  十年后年后 琳琅国 青莲台

  “你们听没听说?今年的春茗请了好几个国家的世子来熙攘赏花呢!”

  “听说了听说了!除了咱们琳琅,几个世子还未加冠的国家也都来参加了,有璟国、珖国、琰国三个国家。”

  “没有玥国和玖国吗?我还很期待玥国妖娆的美人呢,上次玥国来的那位使者大人,虽然是个男子简直就是天人了~。”

  几个小丫鬟叽叽喳喳的讨论着熙攘近来的大事,比她们还低半头的叮咚提着沉甸甸的水桶经过,几个女孩本想拉着叮咚一起讨论,其中一个小丫鬟却远远地看到站在石桥上向这边看着的涟漪夫人,叮咚也注意到了桥上的情况,笑着冲大家挥挥手,继续一步一晃的提着水桶离开了。

  “娘?”涟漪夫人身边的少年回身,疑惑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涟漪夫人收回自己冷若冰霜的目光转向这边冲儿子笑笑继续带着儿子游园。

  叮咚就这样一路提着水出了映莲池,夏日清晨的朝露湿了石板路,叮咚脚下一滑,一个踉跄木桶脱手而出。

  “啊!”惊呼刚刚出口,一个白色的身影突然闪到自己面前,将水桶捞起来,一滴水都没有漏出,而差点摔倒的叮咚也被一只手臂托起来。

  “怎么一个人提水,荷嬷嬷呢?”提着木桶的是个俊朗的少年,目光温润如明珠,一撮带卷的刘海垂下来,一双似笑非笑的笑眼凝望着叮咚,翩翩浊世贵公子,含情脉脉见之忘俗。

  “公子白……”叮咚认清来人,赶紧想要去接白玓瓅手中的水桶,却被对方一个巧妙地闪身躲过,只好先回答问题:“荷嬷嬷今天身体不大爽利,公主遣她回家休息,我就自己过来了,王上吩咐公主今晚参加宴会,公主在幽咽轩梳头。”叮咚嘴上回答,心里想的却是:公子今天来的话,公主今天就可以笑笑了吧?

  “我和我爹也是来参加宴会的,他们大人去谈事,我就过来了。走,我和你一起去幽咽轩。”白玓瓅说完,就提着水桶迈开步子向幽咽轩走去,叮咚眨眨眼也跟了上去。

  两个人快到幽咽轩,却看见门口站了一个人,那是一个刚刚及冠的青年男子,白玓瓅远远地望着那个人总觉得有点眼熟,男子发现他们靠近,转过头看了白玓瓅一眼,眼神动了动,似乎想起什么又什么也没问,之后继续走远了。

  “这是……”叮咚望着走远的男子,也觉得有点眼熟。

  “长得和表妹有点像,这次珖国有人来吧……”

  “是公主的母家吗?那是不是就可以……”叮咚急切的问,却只见白玓瓅摇摇头,于是只能失落的低下头。

  “我娘说过,清泉舅母……就像湖上的浮萍一样,已经没有根了……”

  叮咚不太明了原曲只是跟着白玓瓅走进了幽咽轩。

  幽咽轩的位置幽静,离映莲湖远但有一汪活泉,处于在青莲台的一角,这里曾经繁华一时,但终究如同的名字一般,之后成了只有泉水幽咽的旧屋,就像它曾经的主人一般,艳冠群芳,却终究零落成尘。

  冷冰泉坐在铜镜前,镜中的少女虽然只有八岁,眉眼还未完全长开,轮廓却已依稀有了佳人之态,朱唇贝齿,浑然天成的美人胚,眼神却怯生生的,带着一点流光点影的委屈。

  “表妹!”冷冰泉从略带愁苦的面容转瞬即逝,变成带着惊喜的笑容,就如一夜春风过后新开的桃花一般艳丽。

  “表哥,你也来了?”为了掩饰紧张,冷冰泉自己都没发觉的理了理垂下来的发丝,白玓瓅笑笑,戏法一般从宽大的袖口拿出一枚簪花,轻柔的插在冷冰泉的发髻里。

  “爹说最近生意好,给我了几颗鲛珠,我又问娘讨了点材料做了个簪花。”白玓瓅一边说一边审视着面前的冷冰泉,直到冷冰泉本来玉色温润的脸都开始发烧。

  之后两个人就开始叙说近况,叮咚发现白玓瓅只字未提之前遇到的那个男人,也就心照不宣的不再多提。

  两个孩子并没有多聊多久,不一会就有仆役来传话国主召冰泉公主过去见客,冷冰泉只好带着叮咚先离开,临走还叮嘱白玓瓅有书和点心,一定要等自己回来。

  白玓瓅摆摆手表示知道了,眼睛已经瞄到书架上的几册新书,冷冰泉无奈的轻嗔,跟着仆役离开了幽咽轩。

  白玓瓅啃着点心正要翻书,抬眼看到梳妆奁边上还没收拾的胭脂水粉石黛花钿,眨眨眼,狡黠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