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0月23日4:59 6:51支付宝用户充值未备注ID,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六章 昀锡对弈丛林舞,黑海风云序幕开
作者:闪现放大招      更新:2020-08-06 20:00      字数:9038
峰栏山中的树林里,苏星向黄铺部长汇报情况,“……所以,我也认为,这项任务定性为B级任务,是合理的。”

  “那名建筑师呢?”黄铺部长看着所有的资料,一下子看到被忽视的细节,“他的背景查过了没?”

  苏星先是一愣,立刻回答道:“只是水余湾普通建筑师,来到峰栏城订购所需材料,护送需要有人保证材料的安全。”苏星心里慌了下,贺兰轩和司徒风都是只考虑地理、外交等因素,并没有详细调查此建筑师的背景,但一个连练气反应都没有的普通人,不至于会有什么负面情况发生。

  “干热岩?”黄铺部长也对干热岩产生了兴趣,“如果有这件宝贝,或许是驱逐魔域的契机。”

  “定为B级任务,委托部估计会派一班前往。”

  “二班不申请么?”苏星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一则部长您可以协商干热岩事务,二则可以查探黑海国的虚实,三则对于他们三人来说,也是锻炼。”

  “如果派二班去,我必定陪同,必定是a级别以上的任务。”黄铺部长思索着,“这样吧,你直接把结果转交委托部,我注意事项会和慕容清以及云锡说明。”

  “是。”苏星离开。

  黄铺昊月看着也倒立于树上吃饭的儿子,想着,这次任务到底需不需要解除黄铺云锡身上的限制,如果是B级任务,完全没有必要,可要是有风险的话,那就不一定了,毕竟黑海国已经有十六年没有正面交涉。

  黄铺昊月瞬闪至慕容清的身边,说了些话后,慕容清集合一班学生,“都过来下。”

  学生们都知道,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因为黄铺部长就在慕容老师身边。

  “今天我们的课程先到这里,”慕容清说道:“委托部给我们一班一项B级任务,是护送建筑师和建材至水余湾,这是一项出国任务,所以大家请务必今晚收拾好行李、调整好状态,明天一早出发。”

  “欧耶!”南宫銘兴奋地跳了起来,“出国!出国!”

  黄铺云锡也挺高兴,至少这是一项有意义的任务,而言逸如不太开心,因为想着估计有好几天都见不到贺兰昀。

  解散后,言逸如不忘记和贺兰昀告别,“贺兰昀,我回去了。”

  “嗯。”贺兰昀没有多说什么。

  嗯,怎么就一个嗯字?言逸如看着依旧倒立在树上的贺兰昀,难道你真不打算像过去那样凑近和我说话了么?难道你真的不再摸我的头、捏着我的脸么?言逸如很失落地离开。对啊,一直是我喜欢他,他从来没有喜欢过我。

  贺兰昀心想,言逸如啊,你还是应该和我保持距离,我怕我控制不住,我怕我把你当作猎物,但如果你一而再再而三地这样,我可真的要下手了。
  ——————————————————————————————

  一班散去后,黄铺昊月开始继续训练,但训练目标转向贺兰昀,“你们两个继续爬树,贺兰昀,你过来。”

  “老师。”贺兰昀装出一脸乖巧的样子,其实内心在想,又打算怎么折磨我?

  “你已经会凝结灵力,并且控制不错,现在就是需要继续提升控制力,并且做到随时随地运用自如。”

  “老师,需要怎么提升?”

  “学会瞬步。”

  “瞬步?”贺兰昀装出一副不了解的样子。

  “就是把控制灵力的能力运用到步伐之上,昨日你和苏星的那场较量中,你灵力入脚,轻点树干,蹬腿避开苏星的攻击,就是瞬步最基础的方法。昨日我见你差不多瞬步能到十米,我希望,你能把瞬步的用法运用熟练,做到瞬步五十米,甚至瞬步百米。”

  “明明就会顺闪,何必再学习瞬步?”

  “因为同样的距离,瞬步所消耗的灵力要比顺闪所消耗的灵力低得多。”黄铺昊月感叹贺兰昀一问就是重点。“俗话说‘寂灭瞬至无穷路,不及空冥千里行’,说的就是别看寂灭境的修行者哪里都可以去,哪里都可以瞬闪而到,却不如空冥境的修行者数十次的瞬步。这里的不如,指的是灵力消耗,数十次瞬步的灵力消耗,还比一次万里瞬闪所消耗的灵力少很多。”

  “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在这一片密林中,快速穿行游走。”

  “那简单。”贺兰昀准备起跑,但被黄铺昊月拦下。

  “不是让你在地上跑。”黄铺昊月往树上指,“让你在树上跑。”

  “树上?”贺兰昀带着疑惑小跑上树。

  “下来下来,着急什么?我是让你跳上去,而不是走上去。”

  “跳上去?”贺兰昀凝结灵力于脚掌,一蹬腿,才到三米的高度。“老师,为什么不用掌力,用手掌好像能跳的更高。”

  “因为腿脚上的灵力是最难控制的。好好练习吧。”

  贺兰昀凝结灵力于腿脚之上,从这棵树向那棵树飞跃,但第一次用大了力度,直接越过第二棵树,跳至第二棵树和第三棵树之间,不得不落地,重新起跳。就这么磨合着灵力用量,慢慢就开始顺畅,在半空中宛如御风飞行。
  ——————————————————————————————

  苏清帮着儿子整理行李。

  “我自己可以,您出去吧。”言逸如把苏清推出自己的房间,然后关上门,自己整理明天出行的物品,一边整理,一边想着贺兰昀那句轻描淡写的“嗯”。

  “你不是说孩子可能想开了嘛?怎么还是这样。”苏清质问言修寒。

  “我咋知道,”言修寒很无辜,“他是搭理我了,还给我发短信,我估摸着,是还不想搭理你。”

  “这臭儿子,真是没良心,为了一个外人和亲妈发脾气。”

  “他心里可不认为贺兰昀是外人,我说孩子他妈,要不真的算了,就让他们朋友之间互相说话,又不会怎么样,你看看现在过去两天了,贺兰昀那不依旧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么?黄铺兄不依旧好好教着他。”

  “什么朋友之间说说话,我不管着,他们早就不仅仅是朋友这么简单了!你是不知道,我今天早上又帮他换了一次枕头套,他昨晚又哭了,如果不是特别的情感,怎会如此?所以贺兰昀这件事情没得协商。”苏清说道:“去水余湾也挺好的,就当让他散心,说不定见到一位心仪的姑娘,就不再想贺兰昀的事情。”
  ——————————————————————————————

  黄铺云锡收拾完行李后,又一次来到纪念广场旁边的密林,看见贺兰昀在训练下突飞猛进。贺兰昀步伐稳固而灵活,转似轮旋,站如钉立,跳似轻飞。

  黄铺昊月惊叹:“始坎、次坤、次震、次巽,复息子中宫,自中宫至乾、次兑、次艮、次离,一周毕矣,这不正是东方家族的飞九宫。”飞九宫可以针对九个对手,通过快速穿饶换势而产生闪避敌人、进退自如的灵活效果。

  “你怎么过来了?”黄铺昊月发现在一边观看的黄铺云锡,“行李都收拾好了?”

  “是的,父亲,已经收拾好了。”黄铺云锡迟疑了一会儿,但是还是说了出来:“父亲,我想和贺兰昀较量一番。”

  “哦?”黄铺昊月心想,儿子马上就要出行,确实要确保他万无一失,而贺兰昀的确是一个比较机灵难缠的对手,这一较量,说不定对于他们双方都很有利。“行吧。”

  黄铺云锡瞬间眼神锐利了起来,太好了,我一定可以证明我的实力在他之上!

  “贺兰昀,回来!”黄铺昊月又看向还在爬树的另外两人,“云落安,季婉清,都过来!”

  云落安和季婉清两个人基本是拖着快要残废了的身躯过来的,而且一到就趴下了。

  “你们好好休息下吧,看看贺兰昀和黄铺云锡的较量,或许对你们也有帮助。”

  “较量?我?黄铺云锡?”贺兰昀无力吐槽,这死大叔真的是坏的很,训练完又被这么安排了?贺兰昀看着黄铺云锡锐利的双眼,估摸着黄铺云锡会拼尽全力。

  “对,我儿子看上你了,说要和你较量,我觉得就当锻炼,于是就同意了。”

  “看上我了?这词用的不对吧……还有,我真的不想再动,今天真的很累了。”贺兰昀又想着用无理取闹的办法。

  “废话少说!”还不等贺兰昀开始撒泼,黄铺云锡双掌熊熊烈火,已向贺兰昀击了过去。

  贺兰昀逆穿施展飞九宫,轻松拉开距离,“你怎么说来就来。”飞九宫步伐轻巧飘逸,落地一沾即走,像是林中悠然自乐的小童仙,轻松躲避黄铺云锡的烈焰掌法。黄铺云锡和贺兰昀这一较量,一边摧枯拉朽,另一边花舞蝶飞,像极了一阳一阴、一刚一柔。季婉清甚是感慨,黄铺云锡掌掌凶悍直接,不留余力,而贺兰昀却能够转危为安,还能做到姿态优雅美观。

  黄铺云锡见贺兰昀甚是狡猾,像是脚底抹油一般,而且还嬉皮笑脸,想着难不成自己并不是筑基境的巅峰,贺兰昀才是?于是怒气攻心,开启瞳术二偏,灵力凝结于掌心越来越浑厚,一招未完,第二招又至,步线行针、绵绵不绝、招招无穷、式式逼命。贺兰昀见状,心想,你给我适可而止。只见贺兰昀不再躲避,聚凝一掌,和黄铺云锡双掌相碰,把他击飞至十米开外,但又觉得不对,赶紧改口,“烫死我了。”贺兰昀装作一副烫伤的样子,其实手掌只是感觉有一丝温度而已。

  黄铺昊月突然一闪念想,察觉不对劲,刚刚那一掌有点太强了吧,这贺兰昀只是仅仅到开光境的实力?

  黄铺云锡被击懵了,曾经是那么高高在上,4岁进练气境,6岁进筑基境,自认为是比哥哥还要强的奇才,可如今壮怀伤悲,连曾经第四名的同学也打不过,又怎么对得起曾经夸下要超越哥哥的海口。

  “啊——”一声狂吼,灵能沸腾,冲破一直以来的禁锢,黄铺云锡瞬间作作生芒,破境了!破筑基,晋开光。

  “破境了?”黄铺昊月又惊又喜。

  “破境了!”在一边的云落安和季婉清都惊讶万分,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筑基境以上的破境发出的光芒。

  贺兰昀心想,糟了。

  黄铺云锡由于冲破禁锢,经验值直接拉满,直接站上了开光境的巅峰,但整个人似乎有点不对劲,“烈火燎原!”一道烈火远程急速射向贺兰昀,重创贺兰昀,黄铺云锡紧接着又打出第二掌。

  “不好,不该犹豫。”黄铺昊月一道雷鸣挡下了云锡的继续进攻,“住手!”锐利的二偏看着黄铺云锡他的二偏。

  父亲的阻止,让似乎疯魔了的黄铺云锡恢复了原状。

  黄铺昊月急忙跑去查看贺兰昀的伤势,贺兰昀的左肩和左胸口都有着大面积烧伤。黄铺昊月心想,刚刚不该迟疑,还想着借此试试贺兰昀的水平、看看黄铺云锡的状态,才出现现在这样的局面。

  “比试结束了,你先回家去!”黄铺昊月又向二班的另外两名学生说:“你们也先回去,我送贺兰昀去医院。”接着,黄铺昊月背着贺兰昀赶往医院。

  贺兰昀在黄铺昊月的背上轻微一笑,心想,算是糊弄过去了。

  留在林中的黄铺云锡似乎不太清楚刚刚发生了什么,更是不能理解,自己都已经破境了,为什么父亲没有任何的表扬,似乎还是很关心贺兰昀。
  ——————————————————————————————

  晚饭期间,言逸如依旧不声不响吃着晚饭,言修寒回家直接说道:“黄铺云锡今天下午破境了。”

  “破境了?什么情况,不是黄铺兄一直压抑着他破境么?”苏清对破境的事情也有些兴趣。

  “黄铺云锡今天下午和贺兰昀较量了一番,在较量过程中破境了,具体情况也不了解,”苏清听到贺兰昀这三个字,瞬间脸拉了下来,言修寒没有察觉,继续说道:“只知道现在贺兰昀被打伤,在医院休养。”

  “贺兰昀他受伤了?”言逸如一下子精神起来,转身要走。

  “你去哪!”苏清叫住言逸如,“你不许去找他!”

  “为什么不可以?我一直以来,就他一个最好的朋友!”

  “你们只是朋友么?你确定自己是只把他当朋友么?”苏清毫不掩饰,赤裸裸地问言逸如。

  言逸如面红耳赤,“我不管!我今天必须见到他,你要是拦我,我明天就不去水余湾,我从明天开始,也不去上课!”

  “你敢!”

  “孩子他妈,让他去吧。”

  “你说什么呢?”

  言逸如听见爸比松口,完全不顾虑妈咪,直接跑了出去。

  “你难道不知道儿子最在意贺兰昀么,这个时候还提贺兰昀干什么?”

  “你至于这样么?我不过说一件事情罢了。”言修寒觉得妻子怎么有点不可理喻,“而且还是你问我具体的情况。再说,孩子的事情孩子自己会处理。”

  “孩子自己会处理?他现在把贺兰昀当做比自己还要重要的存在,你让我怎么不担心,像你这样放任下去,他一辈子找不到老婆!我们估计都要给他准备嫁妆!”
  ——————————————————————————————

  医院内,贺兰昀左肩和左胸口烧伤已经上了厚厚的一层药,黄铺部长和汐云道歉后,便离开了。

  “部长说了,这几天你就好好休息。”汐云摸着儿子的头,“比试的时候也不注意些,很疼吧?”

  “妈,没事,小伤。”贺兰昀发现贺兰轩没有来医院,就顺便转移话题,“妈,哥呢?”

  “也不知道他跑去哪了,最近都很迟回来。”

  “暗部也没有那么忙吧?我怎么觉得他比黄铺部长都忙。”

  “或许是新人,很多老人都把工作交给他处理。”

  就在贺兰昀和汐云聊着的时候,言逸如泪眼汪汪地跑进病房。

  贺兰昀心想,小逸如啊,你怎么又来了,我没事,不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会控制不了我自己啊。

  言逸如完全不顾及汐云在旁边,直接奔到床头,盯着贺兰昀的伤势,掉着眼泪,“你是不是很疼,怎么弄成这样?”

  贺兰昀心想,我是谁,这点小伤怎么可能疼,你怎么哭的好像自己才是受伤的人似得,但贺兰昀只简洁回复:“不疼。”

  言逸如想要抚摸贺兰昀的胸口,但胸口上着药,于是双手就悬在空中,紧张兮兮地看着贺兰昀。

  “我没事,你快回去吧,你父母会担心的。”贺兰昀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如此言简意赅,明明自己内心是很感动的。

  言逸如听到贺兰昀这么说,边哭边大声说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漠?为什么不像从前那样的摸着我的头了?是因为我妈咪告诉你我喜欢你,让你觉得恶心么,所以你才会拒我于千里之外?今晚是我大吵一架才跑出来见你的,我没想到我竟然和妈咪吵架,我原来什么都不想多说的,而我跑了出来,你还要我回去!回去就回去……”言逸如说完掉头就走了,贺兰昀刚想举起的手又放了下去。

  在一旁的汐云看出蹊跷,“儿子,你和逸如怎么了?”

  “没事,妈。”贺兰昀心里也不是滋味,他并没有嫌弃,更没有觉得恶心,他一直觉得言逸如很可爱。

  “儿子,虽然我知道你不能接受一个和你一样性别的人喜欢你,但喜欢上一个人是很莫名其妙的,逸如他没有错,所以我希望你和逸如还能够成为朋友。”

  贺兰昀很高兴母亲竟然能这么说,笑了笑。

  “你竟然还笑?”

  “妈,你会觉得我比一般孩子成熟点么?”

  “嗯。”

  “所以啊,我在和逸如相处的时候,自然也像照顾弟弟一样,其实我完全没有觉得恶心,反而觉得他很可爱,但毕竟我比他成熟,我很怕我的行为影响着他,就好似套路他情感一样。”贺兰昀不知道怎么,会和母亲说这样的话。

  “要不,我帮你和逸如说说?虽然我觉得还是你亲自说合适,但毕竟你现在是病人。”

  “妈,不用了,让逸如他先静静吧。”
  ——————————————————————————————

  言逸如一路哭着回去,虽说贺兰昀冷冰冰的态度让他很难过,是悲伤情绪最主要的来源,但他现在想着是怎么针对黄铺云锡,为什么黄铺云锡要把贺兰昀打伤成这样,满脑子装着都是对黄铺云锡的恨意。

  回到家中,言逸如又是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家里父母亲也吵过架,氛围凝重。
  ——————————————————————————————

  黄铺昊月让黄铺云锡来到家中的祠堂,“跪下!”

  黄铺云锡二话不说,跪在黄铺家族的牌位面前。

  “今日为何贺兰昀受伤后,还想着继续攻击?你有想过,你第二掌过去,他可能就生命垂危了。”黄铺昊月明知原因,还要再次确定一番。

  黄铺云锡没有说话,他当时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像是杀红了眼的修罗,没有想到后果,只有恨和耻辱。

  黄铺昊月看到儿子不说话,知道以儿子的性格,是已经知道自己错了。“云锡,你知道你哥和你的叔叔是为何去世的么?”

  黄铺云锡很惊讶,这是这么多年,父亲第一次在他面前提及云恒以及昊海。“不是被人所害么?”

  “被人所害只是最后的结果,而导火线并不是这表层的原因。”

  “那是什么原因?”

  “你知道为何,我们庞大的家族,现如今只剩下你我二人?你是否会疑惑,为何南宫家族越来越庞大,人数越来越多,而我们家族只剩下这些密密麻麻的牌位,摆在这无人问津的祠堂里。”

  这一直以来也都是黄铺云锡心中的一个心病,南宫銘一直以来都以自己家族是官宦家族、大家族自傲,让黄铺云锡非常羡慕。“父亲,难道哥哥、叔叔的去世,以及家族人数越来越少,都是一个原因?”

  “我想问问你,灵力是怎么产生的?”

  “灵力自然是从自身细胞产生,或者通过训练获得。”黄铺云锡不理解为何父亲问及他这么简单的理论。

  “那魔域的修行者呢?他们的灵力也来源自细胞?”

  “魔域修行者的灵力,来源自病毒。”黄铺云锡很早就从《魔域传说》一书中,看过对魔域的记载。

  “是,而我们黄铺家,灵力既可以来源于细胞,也可以来源于病毒。”

  “什么!”黄铺云锡不敢置信。

  “我们的瞳术二偏,就是自身病毒而产生灵力所导致的。我们家族享受着病毒带给我们瞳术的好处,却也诅咒着我们家族每一个人,那病毒整合到我们体内的基因组中,让我们世世代代通过缔结情丝、遗传等传播。”

  黄铺云锡瞬间脸红了起来。

  “我们体内的病毒,会在我们每次破境的时候爆发出来,”黄铺昊月继续讲解着,“这也是为何你破境后失控的原因,更是你哥哥和你叔叔被害的导火线。”

  “没有什么办法么?”

  “我压制你破境的原因,一则是让你巩固基础,二则是让你能够学会克制自己的情绪,抵御住破境之时病毒的蔓延,但没想到,或许压抑你破境这件事,反而成了你的心魔,父亲也必须和你道个歉。这也是我三十年来,迟迟没有破境的原因,我也担心自己是否会误入心魔。”

  原来父亲一直以来压抑我破境,真的是为了我好,黄铺云锡心里想。

  “但我们家族的诅咒远远不止这样,”黄铺昊月觉得是时候和儿子说清楚这一切,“我们家族的瞳术,想要更进一步,就必需通过同族人的鲜血才能够实现。”

  “同族人的鲜血?”黄铺云锡更是惊讶。

  “是,与其说鲜血,不如说是性命,因为必需一方死于另一个方之手,才能开启二偏的全新境界。与其说是破境后疯魔,不如说是破境疯魔后,需要杀死同个病毒的病原体来缓解冷静,当达到夺舍后,破境就不再会入魔。不过,空冥境破境不一定,因为你叔叔就是在空冥境快要破境的时候,入魔的。”

  “夺舍?”

  “夺舍是的意思就是,赶在病毒蔓延全身前夺取和舍弃。我们二偏瞳术是能够看穿灵力产生的灵术、体术、幻术,但想要在某个领域中变强,就必需夺舍,在灵体幻中三选二,这也是我们瞳术名叫二偏的原因,选中两门进行偏科。夺舍后的二偏,就有幻体、灵体以及幻灵三种类型。”黄铺昊月叹了口气,“原谅父亲没有办法让你看到夺舍后的二偏,因为父亲也是没有夺舍过,只是普通的二偏瞳术。”

  黄铺云锡百感交集,现在终于明白为何家族人员越来越少,不仅仅要对付外人,自己人还要互相裁员。可他似乎有见过夺舍后的二偏,那是一双温柔而又动人的眼睛,然后对他喊着:“弟弟。”

  “哥当年是不是夺舍过?”黄铺云锡想确定他模模糊糊的记忆,是否正确。

  “是,你哥和你叔叔都曾经夺舍过。”

  “哥他杀了谁?”

  黄铺昊月迟迟没有回答儿子这问题,深邃地眼神看着这个懵懂无知的孩子,叹了口气,说道:“等你未来破境疯魔之时,父亲这条命,你就拿去,但你务必超过我,成为和你叔叔一样至高的修行者!”说完便离开,留下黄铺云锡一人跪在祠堂。

  黄铺云锡很懵地看着离开的父亲。但他一个人细细想来,从小时候开始,家族就没有什么表兄弟姐妹,就父亲母亲哥哥以及他,而母亲去世后,哥哥就变得有点冷冰冰,不似从前那么亲近,但似乎也是那时候开始哥哥的眼睛就异常温柔,像极了母亲……等等,难道……

  这一念之间、后知后觉的想法,让黄铺云锡迷离了双眼,竟然有一瞬间的空白,没有愤怒,也没有悲伤,只有一股必须全力压制住的酸涩和无助,瞬间冲上鼻头。哥哥曾经究竟都经历了什么?也明白父亲丢给他最后的话语,是抱着怎样的无奈和觉悟,而父亲迟迟不肯破境的原因,是担心会伤害到他,如果父亲一旦疯魔,城主必然会选择牺牲他而保住目前唯一一位的辟谷境的大修行。
  ——————————————————————————————
  夜里十点多,贺兰轩才从家中匆匆赶到医院。

  “你每天忙什么,天天这么迟回家,”贺兰昀质问贺兰轩,“黄铺部长都没有你那么忙。”

  贺兰轩肯定不会和弟弟以及母亲说,自己忙于谈恋爱,所以才迟回来,毕竟暗部是不允许出现男女关系,“你小子懂什么,黄铺部长下达的任务肯定是交给苏队长处理,苏队长再安排让我们负责,肯定最忙的是我们,怎么会是他。你不知道我们查一份任务就要翻阅许多资料。”但贺兰轩心里想,其实中午就查完了。

  “我信了你的鬼话!”贺兰昀心里清楚,暗部再忙,也不可能忙过天天巡逻的兵部,如果是兵部早出晚归还情有可原。

  “你怎么受伤成这样?”贺兰轩赶紧转移话题,“我估计是黄铺部长教你们二班,导致黄铺云锡看红了眼,就找机会欺负你。”

  “老大,你可不敢乱说。”汐云连忙制止,怕医院隔墙有耳,引来没有必要的麻烦。

  “弟,你好好休息吧,哥经常过来看你。”

  “嗯,妈,你和哥一起回去吧,我没啥事,估计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贺兰昀让贺兰轩带着母亲回家去。
  ——————————————————————————————

  黄铺云锡从祠堂回房间时,又被黄铺昊月叫住,“云锡,你过来下。”

  黄铺昊月拿着黑海国的资料坐在沙发上,黄铺云锡乖乖坐下,也没有过问自己的猜测。

  “你既然破境,出行回来后就要选择部门,你打算去哪个部门?”

  “侠部。”黄铺云锡毫不犹豫。

  “果然,”黄铺昊月感叹,哥哥的梦想,也变成弟弟的梦想,“既然选择侠部,这次也有单独的任务交代给你。”

  “单独的任务?”

  “是,也是判断你是否能够加入侠部的依据。”

  “是什么样的任务?”

  “这次去水余湾,打听这十几年黑海国的情况,如果有机会,可以见到陌吟貌的话,和他协商,问问是否可以借用干热岩。”黄铺昊月拿出陌吟貌的照片,“自然,这照片已然是16年前的照片,想来他现在已经36岁了。”

  “干热岩?”

  “和你讲解干热岩前,还要先让你了解黑海国之前的情况。十六年前,黑海国内乱,二皇子陌吟合率领着老臣反抗大皇子陌吟貌推行的新政,”黄铺昊月边说,又边拿出陌吟合的照片,“致使黑海国内动荡不安,你哥哥和南宫淼二人一同前往黑海国,协助平乱。所以,此次前往黑海国,通过你哥哥曾经的交情,应该不难取得干热岩。”黄铺昊月又拿出一张一群人合影的照片,里面有哥哥黄铺云恒以及南宫淼,还有那个陌吟貌,大家都笑得很欢乐。

  “那这位是谁?”云锡指着照片角落一个很冷静高傲的人。

  “是三皇子陌吟神。”

  “那这一位呢?”云锡又指着照片最前面,笑着最开心的小孩。

  “是四皇子陌吟离,算来他应该比你大四岁。”

  “我不能找陌吟神或者陌吟离么?”

  “按照你哥之前的说法,陌吟神和他们关系不是很近,而陌吟离当时年纪太小,只有五岁,怕是现在什么都不记得。”

  “那干热岩呢?”

  黄铺昊月拿出苏星整理的资料,交给黄铺云锡,“《黑海历史概述》中有提到,黑海国三百年前遭遇魔域袭击,就是通过热干岩打败魔域,得到它,或许能够成为我们制服魔军的一大利器。”

  黄铺云锡又看了看四位皇子的资料,大惊,“陌吟貌、陌吟神16年前竟然以及到达辟谷境,而陌吟合竟然已经心动境?”

  “是,虽然陌吟合已死,但我估计其他皇子,他们目前肯定在辟谷境之上。所以这项任务不是必然完成的,水余湾至黑海国还有一段距离,所以只要你多听、多看、多了解,然后见机行事,有机会见陌吟貌就见,没机会就不要引起事端。”

  “他们怎么会实力这么强?”黄铺云锡看到,当时年仅五岁的陌吟离,都已经到达灵虚境,而自己五岁的时候,才在练气境,真的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毕竟他们是经历过黑海国最黑暗的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