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8月26日00:48有一笔充值未备注,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五章 三豪战西宾无力,云锡观上树较劲
作者:闪现放大招      更新:2020-08-04 20:00      字数:8378
一班在慕容清带领下,来到委托部领取新的委托。

  委托部副部长上官月儿看着C级和D级的委托,说着:“寻找丢失的哈士奇、帮助引导五岁孩子练气训练,或者帮助南部沿海区渔民捕鱼……”

  “不行!”南宫銘直接不容置疑地否决掉,“为什么二班就能够特殊训练,我们一班却不行?我们一班还要为了这些家常琐事而耽误训练!”

  “这些不是家常琐事,”上官月儿纠正道:“这些是我们接到的委托,完成这些委托后,我们会得到应该有的酬劳,你们昨天农作的酬劳按比例已经存入你们的账户,不过,我们作为平台,自然也需要些抽成。”

  “我们重点不是抽不抽成,我们不在乎钱,”南宫銘更正,“我们在乎的是修行、修炼!昨天我们在农作,二班在做什么,二班在特训!今天二班还要灵力训练,而我们还在接这样没有意思的委托。”

  “南宫銘!”慕容清带有喝制南宫銘的意味。

  “不要给我来官宦那套,我们家就是官宦世家,”南宫銘不把自己的老师放在眼里,“部长,我们也要特训,不需要这样的委托,如果我们的条件不能够满足,那么我就退学,我在家中自行学习也会比在这学到的多。”南宫銘直接和部长百里清宵说,完全不搭理副部长上官月儿。

  “南宫銘的想法我也同意,”黄铺云锡也提了出来,“如果学校这边区别对待一班和二班,那我们考进一班的意义何在?”黄铺云锡觉得,真的没有必要再浪费时间,他必须尽快破境。

  言逸如不说话,只是默默看着眼前发生的,对他而言,做委托还是特训,都没有差别。

  一边是南宫大家族,一边是黄铺部长的小儿子,副部长不知所措地看向部长。

  百里部长笑笑,说道:“这样吧,慕容清,你写一封请示给城主和院长,只要城主和院长那通过,我们委托部就不会再委托你们C级别和D级别的委托。”

  慕容清:“好的。”

  “最近B级别的委托少得可怜,有一份委托现在暗部在调查背后的真伪,”百里部长继续说道:“如果确定下来没有问题,就让你们一班接手这次任务。”

  南宫銘兴奋地跳了起来,“欧耶!太棒了!”

  “南宫家的小鬼,你别太高兴,”百里部长调侃着,“这首先要城主和院长能够签的了字。”

  “这绝对没有问题!我爸可是外交部部长,”南宫銘拉着黄铺云锡,“他爸爸可是暗部部长,言逸如的爸爸还是军师、兼任谋部部长,怎么可能申请不下来。我们现在就打电话。”说着,南宫銘就推着黄铺云锡和言逸如出了委托部办公室。

  一班出去后,百里部长摇摇头,叹气道:“又是官宦子女,又是修行强者,苦了慕容清咯。”
  ——————————————————————————————

  暗夜苑内,苏星拿着B级任务卷轴和贺兰轩、司徒风两个人的资料。

  “贺兰轩?贺兰昀的哥哥?”苏星思考着,这项任务交给他是否妥当,但想着昨天贺兰昀把自己当猴子耍,就心生一计,“培养敌人的哥哥当成自己人,也不是不可以。”或许是黄铺昊月过度关注照顾贺兰昀,又或者是自己身为灵虚境巅峰竟然被学生耍的耻辱,都让苏星感觉自己未来的地位会受到威胁。
  ——————————————————————————————

  走出聚灵阁,南宫銘迅速给父亲打电话,而在一边的黄铺云锡和言逸如都有点尴尬,他们都在犹豫,是否要打电话。

  黄铺云锡顾虑的是,父亲到底会不会同意,他很担心父亲拒绝,觉得他不服从上头安排。而言逸如在意的,是因为贺兰昀的事情,他打算和爸比妈咪都不说话,今天这事发生,就等于他有求于他们。

  最后,黄铺云锡和言逸如都放弃打电话,都默默编写了短信给他们的父亲发了过去。

  南宫銘打完电话后,询问两人,“你们都和你们父亲说了没?”

  “嗯。”两个人都是极其简短,认为发个短信就等于说明这件事情。

  慕容清看着三人,想着等一会儿给他们特训的事情。昨天二班的特训不能直接套用在一班,毕竟黄铺云锡已经是筑基境的巅峰,而南宫銘和言逸如的基础都不差。
  ——————————————————————————————

  二班全体成员已经到达纪念广场,黄铺昊月领着他们到广场旁边的树林之中。

  “从今天开始,你们就进行正式的灵气训练。”黄铺昊月立刻指着贺兰昀,“作为处罚,你继续打坐。”

  “好。”贺兰昀心想,我也不想参加什么灵气训练,坐着多舒服。于是贺兰昀直接原地打坐起来。

  “在此之前,你们谁能够和我说说,到底什么是灵力?”黄铺昊月提问。

  季婉清看向云落安,云落安完全不懂这些基础知识,又看向贺兰昀,贺兰昀闭着眼睛,装出一脸认真打坐的样子,于是季婉清弱弱地举起手。

  “说。”

  “灵力,就是修行者使用灵术的时候所要花费的能量,它是从人体的各个细胞中,所汲取的能量中和,也可以通过无数的修行或者经验所累积而成的精神能量。”

  “当下你们可以这么理解。”黄铺昊月似乎也不愿意过多地再说明什么。

  贺兰昀心里想,说的对,但不完全对。灵力无非两种,一种是自身产生,一种是训练产生,但训练不会必然产生,最大的产生源还是自身,所以也是为什么,同样的训练对于不同的人,产生的效益不一样,但这也不是绝对,还有的人,能够通过训练而“悟”,激发自身产生,这叫做通过训练产生自身产生灵力的能力,两种产生灵力的方法不是相互对立,而像是质变和量变的关系。其次,灵力也不一定都是由细胞产生,像魔域,他们就是通过体内的病毒而产生灵力,所以他们的灵力有很强的破坏性。

  “灵力的产生来源于身体和训练,但二者是相辅相成,”黄铺昊月觉得不解释下好像也不太妥当,“你们现在还没有办法高效地使用灵力,甚至像云落安,根本无法使用灵力,所以就目前而言,你们需要通过训练自身,从而使得强化自身细胞产生灵力的能力。”

  “老师,那我们应该怎么做?”

  “爬树。”

  “爬树?”云落安和季婉清都疑惑着。

  “对,但不是简单的用手爬树,而是只用脚,垂直地爬上去。”

  “怎么可能?”季婉清不相信还有这种爬树的方法。

  黄铺昊月不多说,直接凝结灵气于脚面,垂直地走在了树干上。

  “骗人的吧?真的还能够这么爬。”云落安无比惊讶。

  在云落安惊讶之时,黄铺昊月已经在特别细的枝干上倒立着,“用身体去记住这种控制灵力的平衡感,倒挂着也不容易,需要你们通过灵力减少自身的重力,这样的运用,又可以叫做轻功。这样的训练,是很辛苦的。”

  黄铺昊月投掷两把匕首下来,分别插在云落安和季婉清面前,唯独没有给贺兰昀,“无论我口头和你们说再多,也是没有用,你们直接用你们的身体记住,用自己的能力爬到最高的地方,然后用匕首记录下来,下一次务必比上一次有所突破。”

  “小意思的啦。”云落安这个憨憨,直接走到树干旁边,想走着上去,结果摔了个大马趴。

  “一开始你们肯定不可能走着上去的,所以先用助跑的方式,慢慢让自己习惯。”

  “好的。”

  “我先回暗部,你们好好训练,等等我中午回来检查。”

  黄铺昊月走后,贺兰昀直接坐到了树荫底下,看着云落安和季婉清爬树。

  “你怎么休息了?不是让你打坐的么?”云落安看到贺兰昀跑到树荫下乘凉,很是不悦。

  “要你管啊,你训练你自己的。”

  “你不听话,老师都不想教你!”云落安冲着贺兰昀做了个鬼脸。

  “贺兰昀,”季婉清问道:“你要不要也来练练?反正老师也不在。”

  “不用。”

  “婉清,你别管他。”
  ——————————————————————————————

  黄铺昊月看到云锡给他的发的短信,于是给院长打了个电话,“是,我也希望一班能够和二班尽可能一致,毕竟一班他们的基础不差。啊?让我也教一班?那您帮我分担下暗部的工作?”

  言修寒看到儿子发来的短信,很是欣喜,想着儿子终于开始争取了,估计慢慢从贺兰昀的情绪里走出来,就立刻打电话给城主。

  黄铺云锡和言逸如纷纷都收到各自父亲的回复——“和院长和城主都说了。”他两都诧异,父亲真的出面解决了。

  南宫銘哈哈大笑,“我就说绝对没有问题。”

  “那么今天,我们也进行特训。”慕容清说道:“刚刚和黄铺部长通过电话,纪念广场那现在他们班没有在用,我们去那边特训。”

  “二班呢?”言逸如想知道,贺兰昀现在在哪训练。

  “在旁边的树林里。”

  言逸如心中激动着,终于能够见到贺兰昀了。
  ——————————————————————————————

  云落安好不容易以助跑的方式,爬到两米的位置,但还没有用匕首标记,就已经狠狠地摔了下来。他这十五分钟的世界,估计已经摔了15到20次。季婉清由于原来就会灵力,只是不善于控制,她在原本四米的位置上不断一点一点地突破,但十五分钟下来,就已经精疲力竭。

  季婉清看着摔了跟头还要继续的云落安,想着,落安这家伙体力怎么会这么好,不过他基本原封不动。季婉清又看看一直在休息的贺兰昀,好羡慕啊,我也好想休息。

  这时候,慕容清带着一班的三名学生经过,前往纪念广场。贺兰昀立刻用手臂挡住眼睛,装作一副睡着了的样子。

  “你们在干嘛?”一如既往是南宫銘最先提问。

  “没看到啊,爬树!”云落安摸着新出现的擦伤,又纠正道:“不对,应该说得高大上一点,是灵力训练。”

  “灵力还要训练?”南宫銘一脸不屑,“是没有办法凝结灵力才需要训练吧?”

  “你说什么!”云落安又想和南宫銘吵起架来。

  “快点了,你们还想不想特训!”慕容清制止住了南宫銘。

  言逸如和黄铺云锡都一下子发现躲在树荫下休息的贺兰昀。言逸如疑惑,为什么贺兰昀不训练呢,是他已经都会了么?

  “今天我们特训是,你们三人要限制住我的行动。”慕容清出了今天特训的内容。

  “限制住?”南宫銘疑惑,“昨日二班的内容是以基础课程逼迫部长动用灵力,为何我们却是要困住你?”

  “二班,是因为基础不够,所以黄铺部长才会出那样的命题,你们是觉得自己的基础也很差么?”

  被这么一问,南宫銘算是能够接受。但在黄铺云锡心里,看得比较明白,觉得根本就是慕容清老师不敢不动用灵气和他们三人交战,毕竟慕容清只不过是灵虚境初境。

  随着慕容清一声令下,一班的特训拉开帷幕,瞬间也吸引贺兰昀偷偷关注。

  南宫銘率先顺闪至慕容清身边,散灵布阵,聚灵于掌,这正是南宫家族代代相传的八卦掌法。南宫銘弓步迈出,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慕容清击去。慕容清凝结灵气于掌心,和南宫銘掌对掌,硬碰硬,直接把南宫銘打退十米外,脱离出灵阵的范围,终结南宫銘后续的掌法。

  南宫銘想,看来老师对南宫家族的灵术很是了解。

  黄铺云锡通过南宫銘刚刚和慕容清的对掌,估计出慕容清灵力的深浅和用量,凝结浑厚的灵气,汇成火焰掌法,双掌齐出,全力一击。

  “你以为我会挡下来你这一掌么?”慕容清感慨黄铺云锡想法简单,在云锡旋转而至的时候,启动刚刚布置好的灵阵“斗转星移”,顺势一带,将黄铺云锡的掌力借为己用,自己也凝结灵力于掌心,三掌齐下攻向南宫銘。黄铺云锡惊愕之余,却摆脱不了灵阵的控制。南宫銘迅速灵与意合、三空三合之势,想要刚柔相推而生变化,但这三掌来势汹汹,加上是黄铺云锡特意凝结出的厚实之劲,南宫銘掌力急速回转,却无法牵制,被打至百米外,口吐鲜血。黄铺云锡也被牵引惯性,甩了出去,但相对稳定落地,踉跄几步。

  “黄铺云锡,你做啥呢!”南宫銘很愤怒地擦了擦嘴边的血迹。

  黄铺云锡没有理会,“瞳术·二偏!”一双稚嫩的紫色二偏,宛如刚刚出生的婴孩,炯炯有神地看着慕容清周边的灵场反应。在二偏的观察下,慕容清的斗转星移暴露无遗,是一个北斗七星样式的灵阵,包裹着他。

  所有人都很惊讶,这是黄铺云锡第一次动用家族瞳术。慕容清心想,云锡,你要怎么办呢?没有破境的你,灵力是不够使用远程攻击的。

  言逸如完全打酱油了,因为他在第一次实战中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什么时候使用影子才算得上妥当,而且注意力完全在贺兰昀那,时不时看看还在装睡的贺兰昀,想着,他这是要睡到什么时候。贺兰昀心里想,这小子不会是真喜欢上我了吧,这么频繁看我。

  对于斗转星移毫不知情的南宫銘,纵身杀入,走转拧翻,身随步走,掌随身变。黄铺云锡在二偏的观察下发现,北斗七星阵的勺口就像困住南宫銘一般,即便南宫銘步伐奇特,但依旧深陷其中,慕容清只需微侧身躯,就避开了南宫銘的掌力,原来这阵法,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自认为在二偏的帮助下,看破斗转星移的黄铺云锡,再次凝掌而入,却没料到七星阵转动,南宫銘被迫发生移动,勺尾想触碰黄铺云锡,云锡迅速后退,生怕阵法有异,深陷其中。

  被迫旋转的南宫銘更是心惊,他没想到会被牵制至此,为什么老师的能力和南宫家的这么像,都是拧旋走转,难道老师也会南宫家的灵术?不可能啊。

  言逸如这时候动用影子灵术,想要悄悄延伸过去,捉拿住老师。没想到慕容清又是移动南宫銘,使得南宫銘触碰到言逸如的影子灵术,动弹不得。

  怎么动弹不了了?南宫銘还在想着。

  糟糕,言逸如赶紧解开影子束缚。却没想慕容清对着南宫銘又是一掌,又使得南宫銘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南宫銘立刻起身,明白怎么回事后,就指着言逸如,“你小子使用能力的时候能不能看准点!”

  “对……对不起。”言逸如慌张道歉,然后看向贺兰昀,看见贺兰昀还在睡觉,算是松了一口气。

  贺兰昀心里想着,小逸如啊小逸如,进场的时机不对。

  “你们还要继续么?”慕容清轻蔑一笑。

  “继续,当然要继续!”南宫銘是越挫越勇。

  黄铺云锡也开始佩服这位初入灵虚境的老师,原本因为父亲处在辟谷境,所以觉得灵虚境不必放在心上,但没想到,慕容清连开光境的全力都没有拿出来,更别说灵虚境的实力。

  “言逸如、南宫銘,你们过来下。”黄铺云锡招呼伙伴集合。

  “干嘛?”南宫銘嘴上有疑问和不满,但身体却走向黄铺云锡。

  “我们协商下策略。”

  “我们为什么要听你的?”南宫銘不服黄铺云锡。

  “你想我们都被二班嘲笑么?”

  南宫銘看向还在爬树的两个身影,“当然不想,你赶紧说。”

  慕容清很欣慰,终于三个人都懂得交流协商了。
  ——————————————————————————————

  贺兰轩和司徒风拿着B级任务卷轴,翻阅着暗夜苑内的资料。

  “水余湾虽属于黑海国,但水余湾距离黑海国核心岛屿还有八十千米,按道理不会和黑海国的灵修者起冲突吧。我们护送水余湾的建筑师,就等于护送黑海国的建筑师,不至于受到干扰。”司徒风认真分析,“我觉得任务定为B级,没有错,不可能一个没有灵力的建筑师会招到灵修者的追杀。”

  “关键问题是,黑海国是否受到了魔域的影响。”贺兰昀比较谨慎,“我们峰栏山拦住魔军至今三十年,但同样,使得南边黑海国也受到了庇佑,但问题是,黑海国的东侧海域的对岸就是我们首都日丽城,三十年前已经沦陷,我们需要解开下,为何这三十年,魔军并没有通过黑海国绕到我们南边进行进攻。”

  “烦死了,昨天还是无所事事,今天竟然要对着这些密密麻麻的书。”司徒风抱怨到。

  “可不是,”贺兰轩也无奈,“本来想陪着如烟到处逛逛,不得不取消。”

  “你们交往了?”

  “嗯。”

  “暗部不是不让发生男女情谊么?”

  “嘘,”贺兰轩笑笑,“又没事,反正平时事情又不多。”
  ——————————————————————————————

  南宫銘看着地上画的七星勺子,指着勺子头,“也就是说,刚刚老师是通过这个勺子头限制我的行动?然后你之前避开的是这个勺子尾部。”

  “是。”

  “那不是就不能采用近距离的攻击了?”南宫銘很是郁闷,“我们三个人可是都没有破境,不可能会远程灵力。”

  “我在想,”黄铺云锡边画边解释,“我们两个分别制约住阵法的头和尾,然后给言逸如争取控制的时机。”

  “可刚刚不是已经试过,”南宫銘看着不太靠谱的言逸如,“还不是把我给困住了。”

  言逸如在一边有点尴尬。

  “之前是因为只控制你,并没有控制我,”黄铺云锡指着七星阵中间两端没有任何星点的位置,“控制住首位两端,然后言逸如,你的术法从两侧进攻。我刚刚看到,整个阵法都是顺时针移动,所以我们逆时针进攻,能够削弱整个阵法转动的速度。”

  “好,那就这样定下来了,”南宫銘指着言逸如,“你小子不敢再出错。”然后瞬闪至慕容清的另一边,和黄铺云锡形成两两夹击之势。

  “你们要开始了么?”慕容清很期待,一班的学生到底能给他带来怎样的惊喜。

  两人纷纷冲入阵法之中。南宫銘头正身直,虚灵顶劲,以腰为轴,跨为先锋,逆时针施展八卦六十四掌,掌掌刚劲有力。黄铺云锡也使用最强劲力,逆时针施展火焰掌法,掌掌瞬息万变。慕容清叹服他两逆向进攻,但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游刃有余得调整着双方的节奏,配合自己的斗星掌,一一化解,或者以掌化掌。

  就在这时,言逸如影子想要趁虚而入。慕容清心想,原来你们是这般计划。

  只见慕容清快速凝结灵气,“星斗漫天!”一掌,排山倒海般袭向言逸如,言逸如不及躲闪,被狠狠扣在了树干之上,吐出鲜血,影子术法也荡然无存。

  “言逸如!”黄铺云锡通过二偏,看到一个北斗七星阵扣锁住言逸如,使得言逸如动弹不得。

  贺兰昀心想,这三人败局已定。

  “星移斗转。”斗转星移阵法,瞬间首尾互换,形成星移斗转阵法,变成和云锡、南宫銘一致的逆时针,使得移动速度骤然变快,两人无从出掌。紧接着两掌斗星掌,一人一掌,击飞二人,纷纷吐血、败下阵来。

  “有点让我失望哦。”慕容清知道是自己期望太高,收势。

  言逸如不应该远程偷袭,贺兰昀心想,对于影子术法来说,能够远距离束缚住对手是优势,但远程的施法时间长,不如近距离瞬发更为迅速有效。三人联手的布局,应该是一人牵制,而另一个人协助言逸如靠近慕容清。

  “今天就先到这吧,你们先吃午饭吧,休息下。”

  贺兰昀察觉到黄铺部长回来了,迅速起身,装作一副认真打坐的样子。

  言逸如本来想着带着午饭去找贺兰昀一起吃,却看到贺兰昀已经醒来,非常认真闭目打坐休息,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准备过去的时候,黄铺部长出现,他不得不放弃和贺兰昀一起吃饭的念头。

  “怎么样了?”黄铺昊月看看云落安这半天的成果,是两米半的位置,而季婉清不错,已经到了接近五米的高度。

  “老师,贺兰昀今天一早上都在睡觉。”云落安直接当面告状,然后转身看看贺兰昀,才发现贺兰昀现在很认真在打坐着。

  “贺兰昀,是云落安说的那样么?”黄铺昊月心里虽然清楚,但还是问贺兰昀一遍。

  “没有,老师,我一直都打坐着。”

  “不对,他就是偷懒了,季婉清也可以作证。”

  季婉清吓了一跳,心想,你别连带着我啊。季婉清一句话也不说,因为她清楚要不是贺兰昀的帮忙,她绝对成不了黄铺部长的学生,她更清楚贺兰昀的实力有点强。

  “贺兰昀,带着午饭上来!”黄铺部长一声令下。而云落安嘚瑟着,觉得老师肯定要处罚贺兰昀。

  让他们所有学生都震惊的是,贺兰昀带着午餐饭盒,稳稳当当地垂直走在树干上,但为了防止餐盒中的饭洒落,放在了胸前。

  云落安诧异贺兰昀一上午没有练习,竟然走了五米、六米、七米、八米,最后和黄铺老师站在一样八米的高度。

  “倒着走,停在上面。”黄铺昊月指着其中一个树枝。

  臭大叔,你到底想整什么?虽然心里骂着,但是身体还是按照黄铺部长的要求,180度倒立吸附在树枝上。

  季婉清也惊讶到,没想到贺兰昀这么厉害。

  “今天中午吃饭,你就以这样的姿势吃,而且必须全部吃完!”黄铺昊月惩罚贺兰昀倒立于八米高的树枝上吃午饭。

  贺兰昀叹了口气,为了能够吃饭,腰带动上身往上提,整个过程提着腰吃饭。

  言逸如惊叹:“贺兰昀的腰也太好了吧,这么有劲,好厉害。”

  言逸如能够注意到二班的情况,那么其他两个人肯定也注意到了。南宫銘和黄铺云锡两个人都有样学样,开始走树练习,不过对于他们两来说,也是比较轻松,可到了倒挂,南宫銘却摔了下去,好在自身灵力控制得不错,借助掌力在下落过程中调整方向,最后还是稳稳立在树干上。黄铺云锡却是和贺兰昀一样,稳稳地倒挂着吃饭。

  贺兰昀心想,你小子何必没事找罪受?

  黄铺云锡心想,我要让父亲看到,他能够做到的,我也能做到!

  “为什么我会摔下来?”南宫銘疑惑着,“我不是也牢牢吸附着?”

  “倒挂可不仅仅考验吸附力。”慕容清解释道:“倒挂还要考验灵力减轻自身重量的能力,如果自身重量超过了树枝的极限承载力,那么肯定会摔下来。”

  言逸如自然也要试一下,可当他走到五米多的时候,被反弹了出去。没想到控制灵力平衡的能力这么难,因为害怕丢下去,加重了灵力的释放,就被反弹出去,贺兰昀真的好强。
  ——————————————————————————————

  暗夜苑内,苏星询问任务背后的安全性。

  “我们在《黑海历史概述》里查到,黑海国三百年前也遭遇魔域袭击,但通过一种深海里的一种干热岩击败了魔域,所以想来,黑海国应该没有受到魔域的侵蚀;其次,我们在《黑海海域图鉴》中发现,水余湾虽属于黑海国的国土,但水余湾和黑海领土之间,有漩涡阻隔着,所以黑海想要前往水余湾,需要一些精力和时间,综上所述,我们判定,这项护送任务,定为B级别任务不会有错。”贺兰轩说着自己的想法。

  “干热岩?”苏星很快捕捉到最感兴趣的消息,如果真能够得到干热岩,说不定就能够战胜魔域。

  “是,听说是一种温度在200度左右的热源石。”

  “黑海国最新的讯息应该就是16年前的记录吧?”苏星问道。

  “对,那些讯息我们都整理了一份。”司徒风把整理好的文件交于苏星。

  “当年南宫淼和黄铺云恒前往黑海国,黑海国对我们峰栏城的态度是很不错的,所以想来这次护送任务,他们也不会为难。”

  苏星看着十六年前海国灵修者名单,其中有大皇子陌吟貌,也是太子,二皇子陌吟合,三皇子陌吟神,四皇子最小,当时只有八岁,名叫陌吟离。

  “好的,这件事情我会如实和部长汇报,你们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