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四章 天赋异禀屡回顾,坐筹帷幄最少年
作者:闪现放大招      更新:2020-08-01 20:00      字数:9306
言逸如吃完早餐,依旧是一声不吭地出门。苏清和他说:“第一天上课,一定要加油。”言逸如一点回应也没有。他还在赌气,他认为,妈咪没有剥夺他选择什么样的人为朋友的权利。

  在路过贺兰昀家时,言逸如放慢了脚步,想着,要是能够碰面下,那该多好啊,可是,要是碰上了,第一句话又要说什么呢?

  言逸如此时不知道,贺兰昀早就出发集合了。

  每个班级训练授课的地点都不相同,二班被分配在了昊海、浩概以及上官峪石像前的广场上,这种广场是位于峰栏山内侧中段,三十年前,就是在这里剿灭入侵的魔军,因此后来修建广场以作纪念。

  贺兰昀、云落安、季婉清都已经抵达纪念广场,等待着黄铺部长的到来。由于二班选择的位置比较偏远,一大早就要起来,季婉清困得不行,基本张不开眼。

  贺兰昀看着石像,抚摸着石像上遗留下的文字。

  “我们还是挺幸运的,”云落安打破安静的局面,“没想到我们二班竟然成了黄铺部长的学生。”

  “我们家知道这件事,都高兴了好几天。”季婉清揉了揉迷糊的双眼,“而且一班现在肯定可眼红了。”

  云落安看着贺兰昀没反应,依旧抚摸着石头,就问道:“贺兰昀,你不高兴么?”

  “还好吧。”

  云落安言语中透漏出一丝不服,“第一次看到这么镇定的。”

  贺兰昀想着,现在还要糊弄这些人,就说道:“你们想下,既然是部长,他肯定会非常严苛,说不定还有很残酷的处罚,毕竟是暗部,负责刺杀,与其说高兴,我不如说是担心,担心以后特别辛苦。”

  “好像也挺有道理的。”季婉清开始有点忧虑。

  “辛苦怕什么,我们修行者怎么会怕苦。”云落安振振有词,“我一定会加倍努力,不辜负黄铺部长的学生这称号。”

  黄铺部长和苏星一起到了纪念广场。

  “老师好。”“部长好。”云落安以及季婉清两个不知道称呼黄铺昊月为部长,还是老师,所以一个喊了老师,一个喊了部长,然后两个人面面相觑。就贺兰昀一句话不说。

  “先别急着喊我老师,有没有资格成为我的学生还不一定。”黄铺部长说话,那就有点目中无人的感觉,“你们虽说名义上是我的学生,但现在还没有资格,你们的基础都太差了。今天有苏星老师带你们进行特训,过了苏星特训这关后,才有资格成为我的学生。”

  “是什么样的特训?”云落安立刻提问道。

  “基础能力特训。”苏星接话了,不让部长继续说话,“你们毕业考试考了什么,现在就用什么,通过飞镖投掷、被攻击替身、极限瞬身术、幻术判定以及瞬身百米进行和我体术较量,我在期间也不会使用任何灵力,就是纯体术的较量。”

  “这个叫苏星的老师,他是什么境界的修行者啊?”季婉清小声问着云落安和贺兰昀,云落安摇摇头,他自然不知道暗部里的人员情况。

  “苏星老师,”贺兰昀直接举手提问,“你是什么境界的修行者啊?”这果断地提问,吓到旁边在小声议论的云落安和季婉清。

  “灵虚境,怎么了?”苏星摆出一脸不想被冒犯的样子。

  “没有,就是大家比较好奇。”贺兰昀心里想的是,这气场应该算得上灵虚境的巅峰,但他的强项似乎不是体术,而是灵术。

  “好了,其他人有没有疑问的?”

  “对了老师,”贺兰昀指着黄铺昊月,“黄铺部长不会加入这场特训吧?”

  “不会。”苏星直接否定掉。

  “那就是说,黄铺部长也不会动用灵术吧?”

  “放心吧,不会!”苏星不明白为什么贺兰昀在这个问题上一直纠结,他觉得,对付三个小屁孩,他绰绰有余。

  “好,那就是,要是部长动用了灵术,就算输了。”

  “自然,你们是不能主动攻击部长的。”苏星认为,贺兰昀又想什么鬼点子,然后钻空子,等等攻击部长,迫使部长使用灵力,不过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部长对付几个小屁孩更死绰绰有余。

  可没想到,贺兰昀露出自信满满的微信,并说道:“那当然。”
  ——————————————————————————————

  苏清在整理儿子的房间的时候,发现儿子的枕头是湿的,一大片眼泪流淌过的痕迹。苏清无奈, 帮儿子又重新换了个枕套。

  而一班这边,已经开始第一份的任务,就是帮农户干农活。言逸如使用影子控制一个锄头,手上再拿根锄头,两根锄头一起锄地,而南宫銘使用八卦气场进行施肥,黄铺云锡开始种农作物。

  “我们做这些事情的意义在哪?”南宫銘抱怨着,“现在不应该加紧训练破筑基晋开光么?”

  黄铺云锡没有回话,他也很是郁闷,言逸如也没有回话,因为他没心情回话,没有贺兰昀在身边,他感觉自己就像丢了魂一样,从进练气级班开始,他就一直和贺兰昀呆在一起。

  “你们两个都不说话的哦?”南宫銘无语地看着两个只干活不说话的同学,“你们难道不好奇,现在二班进行怎样的特殊训练?话说,明明黄铺部长是你父亲,还不教一班跑去教二班?你父亲平时教了你些什么?和我们分享分享。”

  “你话很多,”黄铺云锡当然想知道,他现在也特别烦躁,父亲到底会教给二班什么?“我父亲从我晋筑基后,就再也没有教我了。”

  言逸如听到二班,也在琢磨着,现在贺兰昀到底在做些什么呢?
  ——————————————————————————————

  特训开始,苏星站在广场正中央,等待着学生们的进攻。黄铺昊月依靠着一颗树坐下乘凉,但没想到贺兰昀也有样学样,找了广场周边的一棵树,坐下来,依靠乘凉。

  “贺兰昀!特训过不了,可是不能成为部长的学生!”苏星警告贺兰昀,作为暗部的人,实在看不惯贺兰昀那散漫的态度。

  贺兰昀没有理会,继续乘凉,心里想着,我巴不得换个老师,最好把我送回练气班去。

  云落安很看重这次成为黄铺部长学生的机会,所以第一个冲了上去,一拳挥了上去,直接被苏星不费吹灰之力,一手掌抵御住。云落安落地后,立刻采取回旋踢,苏星蹲下躲避之时,握住踢过来的脚腕,直接把云落安丢了出去。

  贺兰昀和黄铺昊月坐在树荫下面摇摇头,动作迟缓、判断力差、策略低、基础能力差。

  季婉清瞬闪至苏星的身后,铁质象牙扇横扫而过,苏星依旧握住季婉清的手臂,借力使力,用她的象牙扇抵制云落安快攻而来的星辰之刃,打得季婉清和云落安措手不及。季婉清不甘如此,动用灵力使扇子四分五裂,形成飞刃,并驱使灵力引导飞刃,向身后的苏星袭去。苏星直接用瞬闪交换,把自己的位置和云落安的位置互换,导致云落安被飞刃攻击得哇哇大叫,而自己瞬闪至季婉清的面前,把季婉清一拳打趴在云落安身上。

  “咳,真是惨不能睹。”贺兰昀优哉地坐着看戏。

  “贺兰轩!现在就差你了!”苏星冷眼看着树下乘凉的贺兰昀。

  贺兰昀依旧不以为然,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气,这下有点激怒苏星,觉得这个混小子完全不把自己当回事,也不把部长当回事。

  苏星瞬闪而至,贺兰轩见他一掌袭来,斜身略避,灵力入脚尖、轻点树干,蹬腿侧身拉开距离。苏星身形流转,再次提掌而上,瞬间被贺兰昀换了身位,原本贺兰在前、苏在后,现在是苏在前、贺兰在后,苏星惊讶之余转身一掌,正好和一掌而来的贺兰昀掌掌相碰,苏星稳稳当当,而贺兰昀踉踉跄跄往后倒退了好几步。

  黄铺昊月不禁感叹,这一换位,换的妙,整套动作下来,环环相扣,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苏星还想上前较量一番,被贺兰昀叫住,“别打了、别打了,我打不过你。”

  “你的意思是,不成为黄铺部长的学生了?”

  “不成了、不成了,让部长大人教一班吧。”此时贺兰昀的内心是一阵狂笑,“我们能力差,不值得部长费时费力。”

  苏星其实就是想让部长放弃培养贺兰昀,但贺兰昀此话一出,又觉得哪里不对,气不打一处来。

  贺兰昀撒泼似得躺回树荫底下,“不打了,不打了,太难了,我太难了,我要回练气班。”

  黄铺昊月想,苏星中了这混小子的计。

  苏星看向黄铺部长,但部长似乎并没有中止特训的意思,但现在两个被打趴下了,一个又没有战意,第一次教学生的苏星不知所措。
  ——————————————————————————————

  农活忙到一半,又是南宫銘先说:“黄铺云锡,贺兰昀不会真是你爸的私生子吧?”

  “什么私生子?”黄铺云锡明显生气起来,“你再乱说,小心我揍你!”

  而在一边的言逸如听到“贺兰昀”这三个字,瞬间被吸引了过去。

  “乱说?我怎么可能乱说,”南宫銘一点都没有害怕黄铺云锡的意思,“我们父母都是有头有脸的,都很清楚贺兰昀根本不是贺兰家的,他就是领养来的孩子,而你爸却放着你不培养,培养一个外城小孩,这怎么说得过去?”

  黄铺云锡直接灵气入掌幻化出烈焰,一掌烈焰掌直接逼向南宫銘。南宫銘毫不畏惧,八卦灵气启,侧身躲过掌法,按住黄铺云锡的手,“怎么,没有能反驳我的话,就动手了?”

  “你们在干什么,破坏农地的话,直接记大过。”慕容清感应到灵气,过来查看,“你们要是想打,等等和我打。”

  黄铺云锡只好作罢,“你小子等着。”

  “随时奉陪。”

  而在一边毫无状态的言逸如在想,我多希望贺兰昀真的是黄铺部长的私生子啊,这样妈咪也不用提防着他。
  ——————————————————————————————

  刚刚和苏星的较量,贺兰昀行云流水的动作,云落安和季婉清都看在眼里,于是午饭后,跑到贺兰昀身边,协商怎么合作。

  “我说贺兰昀,咋们要不一起合作吧。”云落安说道。

  “是啊是啊,”季婉清应和着,“你考试的时候,前三项都是冠军,我们三个人合作,肯定能够逼得苏星老师使用灵力。”

  “不不不,”贺兰昀直接拒绝,“打不过打不过,你们去,我不去。”

  “你怎么可以这样,好不容易黄铺部长作为我们的老师,我们怎么能功亏一篑!”云落安有点责怪贺兰昀,“要是最后部长不教我们了,我跟你急!”

  “你跟我急干嘛?”贺兰昀开始辨是非,“部长要是不收徒,那是我们基础能力差,人家看不上,这岂是我能够左右的?”

  “你这人……”云落安也不知道哪什么去说贺兰昀。

  “拜托了嘛……”季婉清开始撒娇。

  苏星看着三人密谋着什么,一脸不屑。贺兰昀想着,他虽然不想成为黄铺昊月的学生,但毕竟他们想,何不成全他们,给黄铺昊月添个堵。

  “行吧,”贺兰昀装作是受到季婉清撒娇成功的样子,“但你们要听我的安排,你们先上,然后我暗中帮助你们。”

  “好啊好啊。”季婉清高兴起来。

  “你干嘛不上?”云落安却有点不放心。

  “你要是不上,那我只帮助婉清了,那到时候她一个人成了黄铺部长的徒弟,你可别怪我?”

  “好好好,听你的安排还不行么?”云落安因为自己的利益,不得不同意。

  贺兰昀内心窃喜,等等有好戏看了,然后一板一眼继续说道:“和我配合有个秘诀,那就是看到飞镖飞过就替换。”

  “看见飞镖飞过就替换?”季婉清还不是特别理解。

  “就是在你们视野中,一旦发现有飞镖划过,就和飞镖替换位置,这里的飞镖也可以是飞刀,更可以是你的象牙扇。”

  “好的。”

  “谨记于心!看见飞镖就替换!”贺兰昀再强调了一遍,“你们去吧。”

  不知道是真相信了贺兰昀,还是本来就是个憨憨,云落安直接冲向苏星。

  “无谋!”苏星不屑。

  苏星还是一掌拦下了云落安的一拳,但诧异的是,云落安借助惯性直接提腿侧踢,苏星快速向下躲闪,抓住拳头的手不得不松放掉。云落安俯身落地,但直接两腿绷直,脚尖内扣,来一个俯地后扫。

  “这是我们云家的云扫腿?”云落安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打出了一套自己家族的腿法,而这一套腿法的秘诀在于,脚尖要凝聚灵力,而现在以云落安的能力,还不能很好地控制灵力。

  贺兰昀邪魅一笑,略加操控,使得云落安连环扫腿,逼得苏星是一步退、步步退。

  季婉清见状,提扇加入战局,扇刃直指苏星。苏星交手扣腕瞬间,季婉清被扣住的右手提扇甩之,左手稳稳接住扇子,划向苏星,苏星猛然拉开距离。

  季婉清内心懊恼,刚刚应该在扇子上凝结灵力。

  苏星诧异,云落安和季婉清两人都和之前判若两人,动作虽然还说不上毫无破绽,但至少做到了行云流水,贺兰昀到底教了他们什么,变得这么生猛,而反观贺兰昀,还是坐在树荫下乘凉。

  “不太对劲。”黄铺昊月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觉得云落安和季婉清有点进步地过快了。

  云落安特别激动,又是毫无顾虑地一拳冲了上去。

  贺兰昀内心崩溃,小家伙,你真是个铁憨憨,能不能换个招数冲过去,你这一拳头破绽实在太大。

  但这次苏星并没有用掌心回击,而是轻松侧避。可云落安好像知道苏星闪避的位置似得,瞬间收拳、弓步顶肘出击,正中苏星腹部,好在力道挺小,但随即连环侧踢,逼得苏星出掌挡下。季婉清凝结灵气于象牙扇上,加强扇子的威力和覆盖面积,在云落安收势之隙纵身抚扇,攻向苏星,顿时形成二对一联合攻击之势。苏星一时间手忙脚乱,无从招架,而云落安和季婉清默契异常,攻守切换得游刃有余。苏星为避开季婉清那招“绚华之舞”,被云落安连踢六下,这正是云家的“云中六连腿”,要不是云落安没有办法凝结灵气于腿脚之上,恐怕苏星要受到轻伤。

  一边的贺兰昀操控着云落安和季婉清越来越兴奋,觉得好玩。而另一边的黄铺昊月越看越觉得不对劲,这两个小孩怎么突然从筑基初境步入开光境的既视感。

  “瞳术·二偏!”黄铺昊月使用瞳术看清事实的真相,那是一双紫色的二偏瞳色,还相对稚嫩,并没有夺舍过的反应,但用来洞察对方的行踪,还是绰绰有余。而在一边操控着的贺兰昀,轻蔑一笑。

  在二偏的视觉中,能够完全看清,是贺兰昀凝结出灵力幻化成灵力线,辅助云落安和季婉清调整进攻的姿势,这正是傀儡之术。

  难怪那两个小家伙瞬间突飞猛进,贺兰昀这混小子,直接把苏星当猴子耍。黄铺昊月气愤之余,也在想着,到底是什么原因,明明已经具备开光境实力的贺兰昀,却不肯破境,而且还在筑基初境,再怎么说也应该是筑基巅峰才对,难道也和自己对黄铺云锡的要求一样,要更好地打基础?

  苏星决定一一化解,先从具备灵力的季婉清下手。在季婉清象牙扇斜扫而下之时,轻微注入灵力于脚底,突然身体冲上前,瞬间想擒拿住季婉清。贺兰昀察觉不对劲,迅速让季婉清灵化象牙扇,使得扇刃飞致苏星后方,苏星诧异之余,身体已然快到季婉清脖子位置,便没有多想,谁知季婉清和扇刃瞬换,害的苏星握住飞刃,全掌流血。季婉清可是一直记着“看见飞镖就替换”的七字核心技巧。

  正当贺兰昀想要让季婉清转身一掌的时候,黄铺昊月跃入战场,瞬闪至贺兰昀上方,一拳灵气凝集,爆发出雷鸣在拳头上,不留余地地俯冲向贺兰昀,“臭小子!”

  贺兰昀当机立断,不使用灵力怕是躲不过这致命一拳,于是迅速聚灵于掌心,攻击身边的树干,撤退十几米保平安。贺兰昀逃过一劫,但他之前坐的位置,已经被雷鸣拳打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树木也倒塌了。

  云落安和季婉清像两个断了线的木偶,瞬间被气炸了的苏星制服。

  苏星有点尴尬地看着现在的情况,没想到黄铺部长竟然冲了进来,也没想到这个贺兰昀,竟然能够躲过部长这一快攻,更没有想明白,制服的两名学生实力怎么又下降了。

  “你这臭小子,玩得很开心嘛?”黄铺昊月低沉的声音,装出特别严肃和震慑的感觉。

  贺兰昀知道自己的傀儡之术逃不过二偏瞳术的眼睛,就不说话。

  “你留下,”黄铺昊月指着贺兰昀,“其他两个学生,淘汰!”

  云落安和季婉清一脸震惊,但不敢说话,有种被贺兰昀卖了的感觉,而此时的苏星,也没有弄明白是什么情况。

  “凭什么?”贺兰昀一点都没有被震慑到,直接怼了回去。

  “凭什么?凭着你使用傀儡之术,刚刚那场考核,也只有你,达到我的要求。”

  在一旁的苏星瞬间万分尴尬,原来刚刚那小子竟然动用傀儡之术!他瞬间对贺兰昀恨到骨子里了,原来刚刚是拿他来当猴子耍。

  贺兰昀很气愤,“这不符合规则。”

  “不符合规则?你好意思说不符合规则?”

  贺兰昀振振有词道:“第一,考核前已经强调了,您不能加入考场、您不能使用灵气,而您先是使用了瞳术,而后又干预考核,我想问,聚灵于瞳而产生的瞳术,怎么不能算是使用灵力?第二,刚刚苏星老师也使用了灵力于脚掌,虽做了掩饰,但不能否定他使用了灵力。”

  苏星瞬间很尴尬,没有想到自己做了掩饰,还是被发觉,“那你动用了傀儡之术,也是破坏规则!”苏星已然忘记自己是老师的身份,面红耳赤地和贺兰昀辨是非。

  “对,我是动用了傀儡之术,”贺兰昀一笑,苏星又说到最关键的地方,“所以这场考核,应该是我淘汰,云落安和季婉清合格,因为他们并没有违规。第三,三人组队的形式,讲究合作,他们两个无条件的信任我,也象征着团队凝聚力。所以综上所述,他两人没过错,错在我,我愿意放弃成为部长学生的荣誉,希望部长原谅我的无心之失。”

  贺兰昀在内心嘚瑟,黄铺昊月,看你怎么办?

  黄铺昊月心想,这个混小子,最大的目的就是不愿意成为我的学生,苏星又一次被他套进去了。

  而一边的云落安和季婉清很感动,没想到贺兰昀一直为他们两个说话。

  “你说的也不无道理,”黄铺昊月念头一转,“这样吧,既然你说团队凝聚力,那就,要么你们三个人全淘汰,要么你们三都成功,但是,你必须受到处罚,你们自己选。”

  贺兰昀心里想着,这大叔坏的很啊,如果我选择全淘汰,云落安、季婉清两个人会对我恨之入骨,估计他们的家人也会到我家找母亲理论,让我不得不选择成为他的学生,他这是要吃定我了。

  “好吧,”贺兰昀不得不低头,“怎么处罚我?”

  黄铺昊月嘚瑟一笑,心想,混小子,你和我斗,难道不知道姜的还是老的辣。“从现在开始,就这么打坐到晚上十一点。”

  贺兰昀心里乐开了花,打坐一直是他的强项,不过还是要装一装。贺兰昀直接原地打坐起来。

  “你们两个先回去吧。”黄铺昊月和云落安以及季婉清讲,“明天开始,我训练你们灵气凝结,二班暂时不会有任务,我看了下,目前任务都是B级以下的,没有任何意义。都回去吧。”

  “好的,部长。”两人小心翼翼回应着。

  “从今天开始,叫老师,或者师傅!”

  “好的!老师!”云落安和季婉清两个人格外开心。贺兰昀打坐着,也是会心一笑。
  ——————————————————————————————

  傍晚,所有班级都陆陆续续放学,一班也放学了,三人从田间回家,今天的任务也算是圆满地完成了。

  “那不是二班的么?”南宫銘指着从峰栏山回来的云落安和季婉清,“问问他们今天都学了什么?”

  虽说黄铺云锡和言逸如都不说话,但也都停了下来,对二班今天的情况也都很好奇。

  “你们今天都学了什么?”

  “没学,特训。”云落安因为被傀儡术控制后,很多动作都是自己没办法做到的,弄得全身腰膝酸软,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

  “特训?什么特训?”虽是南宫銘问的,但黄铺云锡也格外认真听着。

  “别说了,快累死我们了,今天差点就成不了黄铺部长的学生了。”

  “成不了黄铺部长的学生?”南宫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你们仔细说,你们不已经是部长的学生了么?”

  云落安就把部长出的考题以及最后结果说了下,但就是不提过程,不提他们是如何完成的。

  “你们逼的部长动手了?”南宫銘不敢置信。

  “是啊,所以我们现在都可以叫部长为老师。”

  “不可能。”黄铺云锡插话进来,他清楚父亲是怎样的实力,怎么可能对付筑基境的学生,父亲会动用灵力。

  “怎么不可能,你父亲凝结灵气产生雷电,向贺兰昀打了过去……”云落安这个憨憨要和黄铺云锡较真起来,被季婉清制止住。季婉清说道:“我们赶紧回去休息,明天还要灵力特训。”

  黄铺云锡这下重视起来了,父亲雷属性的灵力,除了老师们,剩下人都不知道的,更别说学生了,云落安竟然能够这样说出父亲灵气的元素属性,也就证明,父亲真的出手了。在云落安说出来的话中,黄铺云锡最在意的还是“贺兰昀”这三个字,父亲是因为贺兰昀才出手的,这两个人修为太差,必然不会让父亲出手,但贺兰昀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贺兰昀呢?”言逸如从一开始就注意到贺兰昀不在,看到二班两人要开离开,就赶紧问出来。

  “他在纪念广场上被罚打坐了。”云落安说完,和季婉清一起离开。

  “被罚?我看分明是部长开小灶。”南宫銘喃喃自语。

  纪念广场啊……言逸如思索着,现在去纪念广场还要半个小时,来回至少要一小时多一些,那么妈咪肯定会问他去哪里,算了,先回去吧。言逸如特别想见见贺兰昀,看看贺兰昀到底是什么态度,真的同意妈咪的说法,再也不理他了么?
  ——————————————————————————————

  汐云在家中准备晚饭,苏星打电话通知她,告知贺兰昀被留下来打坐。

  贺兰轩兴高采烈地回到家中,贺兰轩洗完手后,汐云疑惑地问道:“什么情况,这两天你都特别高兴。”

  “没什么。”贺兰轩似乎不愿意把谈恋爱的事情告诉母亲,“弟呢?”然后赶紧转移话题。

  “刚刚部长下属打电话来,说是被罚了,要打坐到晚上。”

  “噢?他不会还是没大没小惹了部长不高兴吧?”贺兰轩想起昨天贺兰昀评价黄铺部长的态度。

  “还真有可能,”汐云也有些担心,“听说三个人中,就只把他留下来。”

  “妈,你要好好管管他,我一说他,他就要和我吵。”贺兰轩又说道:“能够成为部长的学生,是多么幸运的事情,我怎么就没那运气呢?妈,你知道么,今天我去暗部,真的是闲的要命,我今天连那个叫苏星的A组队长都没有看见。”
  ——————————————————————————————

  另一边,言逸如回到家中,依旧是沉默寡言,苏清问话,他都不会回答超过两个字。

  “今天会不会很累。”

  “不会。”

  “今天训练了什么?”

  “种地。”

  言逸如吃完饭后,直接回到房间,又是把自己关了起来。

  “你还是让他和贺兰昀见面吧,”言修寒边吃饭边说:“你看看他现在的状态。”

  “我就不信了,他一辈子这样。”苏清也和儿子杠上了,“他现在青春期,等情绪过去了,也就好了。你说我们是不是把他保护的太好了?我总觉得他现在越来越像个女孩。”

  “你这是什么话?”

  “别人家的男孩子青春期叛逆,摔碗筷、大发脾气、离家出走,我们家孩子就是冷战赌气,完全女孩子的做法。”

  “啥男孩女孩的做法,那你过去发脾气摔碗筷,就是男孩子做法,我娶了个男的?”

  苏清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担心我把孩子惯得娇弱了。”

  “别乱贴标签,什么男孩应该怎么样,女孩应该怎么样。我觉得逸如是不想和我们争吵,只好这么赌气憋着自己。”
  ——————————————————————————————

  黄铺昊月和苏星躲在暗处,只要黄铺昊月一盯着贺兰昀,贺兰昀就认真打坐,可视线一离开,贺兰昀就侧卧着休息。黄铺昊月想一探贺兰昀的底子,用灵虚境的超强感知,感知贺兰昀的情况,贺兰昀故意让黄铺昊月以后他并没有关注到他,依旧卧着休息。

  “部长,你何必在这小子身上费心呢?”苏星真的不明白,部长到底欣赏贺兰昀什么,难道真的就是像黄铺云恒么?可黄铺云恒也没有贺兰昀这么无赖。

  “你今天和他对上,感受如何?”

  苏星被提及今天之事,显然有点尴尬,但不得不实话实说,“贺兰昀自身动作连贯,行云流水,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而他操控的两个人,也是如此。”

  “非但如此,而且他的察觉力和判断力也是十足的。”黄铺昊月回想今日特训的一幕幕画面,“我们先不说,他在那样的情况下还能够感知到我们二人动用灵力的时间,就单单我那一拳,多少开光境的修行者都不会那么快速做出判断,他以最快的速度躲开我的攻击范围,而且拉开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

  “可现在想来,那家伙分明是给我们下了个套,而且巧舌如簧。”

  “苏星,你不要忘记,我们现在处于乱世,即便我们城内还算的上安逸。在乱世中,有一张巧嘴,是多么重要。”

  “可是部长,”苏星提出自己的疑虑,“那小子的实力明明已经到了开光境,为何迟迟不肯破境?”

  “那我为何迟迟不肯云锡破境呢?”

  “他怎么可能和您的想法一致?”苏星看向贺兰昀,贺兰昀已经恢复打坐的姿势,“他就像个小无赖。”

  “苏星,既然都成定局了,就要往前看。这边教学生的事情,你就不用负责了。”

  “是。”

  “对了,今天新来的那两个,不要让他们闲着,以为我们暗部真的就是无所事事。”黄铺昊月冷眼看着端正打坐着的贺兰昀,“让他们查查南部海盗的事情,今天委托部收到一封B级任务,是南下护送建筑师至水余湾的,我们许久没有和黑海国联络过,我总觉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