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8月26日00:48有一笔充值未备注,请用户发站内信进行认领。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第三章 枫不敌刃自有意,昀不应情虽无心
作者:闪现放大招      更新:2020-07-30 20:00      字数:9259
言逸如一早以愉悦的心情起来,想着一会儿就能够去找贺兰昀,就特别的激动。父亲言修寒一早就去武斗场参加筑基境毕业考试,毕竟他作为峰栏城的军师,需要陪同在城主身边。

  吃着早餐的言逸如,却被母亲拉来谈话。

  “逸如,你昨天晚上是去哪了?”苏清试探性地问儿子,看看儿子是否会对她隐瞒。

  言逸如已经知道母亲昨晚跟在他身后,也只好如实汇报,“去找贺兰昀。”

  苏清算是松了一口气,觉得应该没有她昨晚想得那么严重,如果儿子故意隐瞒,那么贺兰昀在他心中的分量就有点过大了。

  “妈咪呢,今天想和你说些事情,”苏清看着正在吃饭的儿子,“这也是昨晚和爸比两个人一起协商出来的。”

  “妈咪你说。”言逸如觉得有点不太对劲,母亲有点过于严肃些。

  “爸比和妈咪都不喜欢你和贺兰昀有过多的相处。”

  “为什么!”言逸如虽然身体没动,但从语气而言,感觉就要跳了起来。

  “这件事情要从十二年前说起,那时候侠部在南宫淼的带领下溃败,南宫淼、黄铺云恒以及贺兰昀的父亲贺兰孖等诸多优秀的侠部修行者都相继去世,城主派兵部前往支援,我以及贺兰昀的妈咪——汐云阿姨赶往峰栏山北山脚下,前往接应侠部成员,却在东方村落里捡到一婴孩。让我们所有人惊讶的是,全村落的人员全被屠杀干净,却只有那个婴孩活着,孩子也没有哭。汐云阿姨抱着他的时候,他主动去摸汐云阿姨的脸颊,或许因为得知丈夫去世的消息后,汐云阿姨觉得这个孩子和她有缘。我们多次劝说不要领养,却毫无作用,于是这个孩子就被抚养长大,也就是现在的贺兰昀。”

  “那只能说明贺兰昀很可怜呀,自己的亲生父母全部被害。”

  “宝贝儿子啊,妈咪和你说的重点不是这个,”苏清立刻更正要说的重点,“妈咪要说的是,贺兰昀很危险,他毕竟是外城的人,他本不属于峰栏城,他们村子在地狱一般的环境中,难免可能有什么邪神秘法附着在他的身上。”

  “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言逸如较真起来,“第一,那孩子接回来,暗部的人是不是要好好探查孩子身上的法术灵力,既然能够让汐云阿姨抚养,就说明没有问题;第二,我知道,即便没有问题后,1-4岁期间,暗部也会进行例行检查,过去都没有问题,现在怎么就不妥了呢?”

  “那为什么全村被杀,他活了下来,为什么你昊月叔要在这个时候担任他的老师,不就是因为发现他的异常?”

  “昊月叔是看到他的潜力!”言逸如越说越急,“如果真有异常,为什么不直接押送暗部审讯?”

  “潜力?论潜力谁没有?昊月叔他儿子、你同班同学黄铺昊海他难道没有潜力么?人家四岁晋练气,六岁晋筑基,昊月叔放着他亲生儿子不训练,而培养一个外城之子?”

  言逸如不想说话,自己也没想到自己的眼泪会直接掉了下来,看来妈咪是怎么也不会同意他去找贺兰昀了。虽说不同意母亲对贺兰昀的看法,但他也知道,贺兰昀从来没有否认过他有特别的目的和想法,也从没没有确切否定自己实力,只是一直和他打马虎眼。

  苏清见儿子不说话,继续说道:“宝贝,听话,妈妈过去都没有说你必须要怎么样,但妈妈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所以必须避开所有有可能的风险。”

  言逸如叛逆的情绪起来了,直接掉头离开,回到房间,把门关上,自己把头埋在枕头底下。从小到大他一直是父母眼中的乖孩子,这是第一次在一件事情上和父母有了不同的看法,言逸如不知道要怎么反驳,甚至反抗,所以只能以沉默不语来捍卫自己的态度立场。

  ——————————————————————————————

  武斗场第三场的对决,是贺兰轩对战二班第一名的司徒风。

  峰栏城城主百里缪功看着即将上场人员的名字,有些期待地说道:“这将是一场精彩的对决。”

  “司徒风和贺兰轩都是争夺第一名的实力选手。”言修寒边翻阅起两个人的过往数据边说道。

  “没想到二班和三班都出了实力不错的修行者。”城主感慨,“不是还有一个昨天破境了么?”

  “是一班的萧瑟。”

  “那第一不一定产生在司徒风和贺兰轩之间,这个萧瑟也很值得期待。”

  “这一届的数据都不怎么样。”黄铺昊月也看着手中的数据,“都三年了,才两个人步入开光境,城主,这一届我们暗部就不收人了,我们不需要那么多人。”

  “黄铺部长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兵部部长秦宇萧吐槽,“你们暗部哪一次不包揽了前三名,剩下的都往我们兵部填。”

  黄铺昊月没有理会秦宇萧,直接和城主说道:“我觉得,暗部也要和谋部一样,十次考试选一轮就可以了。”

  言修寒听到黄铺兄开始说他的谋部了,就咳嗽了几声,缓解下尴尬。

  “你们都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城主笑着说道:“看看人家侠部,是一句话都没有提及。”

  侠部部长邱小小什么话都不说,已经许多年侠部没有新人了,她只希望能够有新的成员、新的灵修者,扛起侠部的大旗。上一次出征获得外界消息,都已经是十三年前了。

  “只要峰栏城有新灵修者晋升辟谷境,我就加入侠部,担任出游使者!”黄铺昊月态度严肃认真。

  “真的假的?”秦宇萧半信半疑。而在一旁的邱小小投来敬重的目光。

  比赛开始了,贺兰轩和司徒风根本不留余地。

  贺兰轩灵力注入拳刃,健步如飞化出锐利锋芒,司徒风气化羽翼,如蜻蜓点水,巧妙避开贺兰轩的攻击。

  “风羽雨箭!”司徒风凝结灵力,成风雷之势,蜻蜓点水之际俯冲而下,而后伴随着灵气凝结而成的风刃,像雨一样向贺兰轩袭来。

  “他已经是筑基境最高实力了,能够灵化利刃,距离破境只差悟了。”秦宇萧感慨道。而黄铺昊月表情严肃,没有说任何话。

  贺兰轩再次引动全身灵力,旋转全身,化身爽利的陀螺,一一把风刃弹开,重伤司徒风。

  “比赛结束,贺兰轩获胜!”裁判直接判定贺兰轩的胜利。

  “贺兰轩!你太棒啦!”如烟因为一早贺兰轩的回应,直接高兴地在场下为贺兰轩喝彩,贺兰轩整个人都不好意思。

  “黄铺部长,贺兰轩如何?”城主试探性地问黄铺昊月。

  黄铺昊月严肃地说道:“基础太不扎实。”

  “黄铺部长还是一如既往的严格啊,”城主已经猜出黄铺昊月的答案,“可他也是你关注的那位贺兰昀的哥哥,就是昨天你执意要教二班的其中一名学生的哥哥、汐云的大儿子,如果他报名暗部,我还是建议你把他收进去吧。”

  黄铺昊月没有回应,只是心里在想,刚刚司徒风的攻击,根本不需要动用开关境的能力,如果换成黄铺云锡,轻轻松松就化解了。就好比拿着大炮轰一只苍蝇,只能说,是对苍蝇拍不熟练,就开始用大炮。

  城主见黄铺昊月没有回应,就继续试探性的说道:“今年暗部还是按照以往的情况招收吧,明年开始减少暗部的招收次数,你看可行么?”

  黄铺昊月依旧沉默不语。

  “那就这么办了。”城主的缓兵之计达成,就赶紧拍定此事。

  ——————————————————————————————

  躺在床上的言逸如翻来覆去纠结着,明明已经答应贺兰昀今天去找他,可是现在母亲根本不让他出去,而到明天就各自上课了,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碰到。言逸如此时很想偷摸着跑出去,但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让言逸如不知所措。

  而此时此刻,贺兰昀才被母亲叫醒,“都已经九点半了,赶紧起床,吃完早饭还要去武斗场接你哥呢!”

  “妈,你去就行,我不去。”贺兰昀睡眼惺忪地坐了起来。

  “你不是说你们和好了么?”汐云很诧异,“怎么不去接你哥。”

  “不就是筑基境毕业么,至于这么隆重么?而且等等言逸如要过来,我们都出去了,让他吃闭门羹啊?”

  “逸如等等过来?要不等等妈去多买些水果?”

  “不用不用,我们等等还不定去哪玩。”

  ——————————————————————————————

  武斗场第五场对决,是一班的如烟,对战四班的楚雪荨。如烟使用烟气隐藏自己,却因为自己的移动暴露了行踪,被楚雪荨的“冰寒禁锢”困住,输掉了比赛。

  “这是一班的实力?”邱小小有点不敢置信自己的眼睛,“这只是筑基初境的实力吧?”

  “如烟之前晋筑基是以第二名的身份考进来的,”言修寒翻阅着如烟的资料,“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就一直没有成长。”

  黄铺昊月看如烟的比试都差点心肌梗塞过去,心想着,这样的学生去兵部都是给兵部添堵,应该继续在筑基班留级训练才是。

  武斗场第六场对决,是萧瑟对战二班云轻鸿。云轻鸿虽手持长枪,看似笨重,但身轻如燕,以千钧之势向萧瑟冲锋而去,萧瑟枫叶刀迅速摆转,灵巧地应变过去。云轻鸿见状,使用幻术之枪突刺,瞬间幻化出虚虚实实四重身影,刺向萧瑟。萧瑟冷静迎战,辨别虚实,区分出实体和幻术,只躲避实体的进攻,轻松应对,一冷眼,一转身,刀光枪影之中,尽显稳定的实力,在刀枪交错的光影中,找到缝隙,一刀稳稳架在云轻鸿的脖子上。

  “第六场,萧瑟获胜!”裁判迅速判定比赛的结束。

  “这也太没劲了吧?他没拿出实力。”一边秦宇萧叽叽喳喳地议论着。

  黄铺昊月内心却赞赏着,这才是晋开光境应该具备的水准,这个萧瑟基础打的还可以,难得这一届还有能看的。

  ——————————————————————————————

  时间已经十一点多,苏清叫言逸如吃午饭,言逸如没有回复,默默出来吃了午饭,一句话也不多说,吃完又回到房间。言逸如想,要是自己一直不来,那贺兰昀应该会来他家找他吧。

  ——————————————————————————————

  汐云买完水果回来,看见小儿子还没出门。

  “逸如他还没有来么?”

  贺兰昀也纳闷,“还没,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要不我打个电话问问?”

  “没事,或许是下午过来。”

  “他没和你说时间。”

  “没有。”贺兰昀笑笑,昨天晚上一心想着让他先回去,没有细问准确的时间,以为是一早上,“忘记定时间了。”

  “你们也是挺厉害啊,约好却没定时间。”汐云思考了下,“要不我先也把你午饭下了?然后我去接你哥哥,等等要是逸如来了,留在家里一起吃饭。”

  “好。”

  ——————————————————————————————

  不知不觉到了最后一场考试,是冠军之争,比试双方分别是一班的贺兰轩,以及一班的萧瑟。

  “等这一刻等的太久了。”萧瑟铆足了劲。

  “希望这一场对战是值得看的。”城主期待着。

  萧瑟已改之前被动之态,主动拂刀尽攻不守,再不繁琐的招式,再无丝毫的技巧,不留一丝让贺兰轩喘气的空间,用灵力凝结于枫叶刀上,在刀剑交错的光影中,划破出一道道意念锐光刀痕。

  贺兰轩惊愕之余,力求对抗,灵力注入拳刃,硬生生接下萧瑟一道道刀气,却无法旋转起来,被严密紧凑的刀气逼得只有抵抗没有攻击的余地。

  “萧瑟什么时候这么强了?”如烟不敢置信,萧瑟竟然有如此实力。

  “你还不知道吧?”二班的海夏解释着,“昨天萧瑟在你昏迷过去后,成功破境了。”

  “破境?开光境?”如烟开始紧张,那不是贺兰轩和萧瑟都处于开光境,那就是说,有一半的概率,贺兰轩会输?“贺兰轩!加油啊!”如烟开始大声为贺兰轩打气。

  如烟的喊话,让萧瑟内心滴血,稍微分了神,给贺兰轩一个喘气的机会。贺兰轩瞬闪至萧瑟面前近战,拳刃起落之间,逆转局势,让萧瑟陷入被动。

  “你今天是怎么了,这么拼命?”贺兰轩很在意萧瑟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要证明,我比你强!”萧瑟快刀对应,“此战后,你我不再是兄弟。”萧瑟找准时机,把枫叶刀丢了出去,双手握住贺兰轩攻击过来的手臂,控制住贺兰轩的位置,被丢出去的枫叶刀瞬间回来,如迅雷一般袭向贺兰轩。

  贺兰轩在紧要关头,也握住萧瑟的手臂,利用萧瑟的身体进行翻转,避开枫叶刀的攻击。萧瑟一手接刀之时,被贺兰轩抛了出去,等萧瑟站稳的时候,拳刃已经架在萧瑟的脖子上。

  “比赛结束,贺兰轩获胜!”

  “太棒了!”如烟高兴地跳了起来。

  萧瑟轻轻一笑,“恭喜你了,你赢了。”笑容之中,更多的是无奈。

  “你进步很大,吓到我了。”贺兰轩伸出手,想要和萧瑟握手。

  萧瑟把贺兰轩的手打掉,“好好照顾好如烟。”然后转身离开。

  最后选择部门的时候,不出所料,贺兰轩选择暗部,司徒风也选择进了暗部,但让人不敢相信的是,萧瑟选择了大部分人都会进入的兵部。

  所有考生离场的时候,贺兰轩让如烟先回去,他自己想要单独找黄铺昊月,表明下进入暗部会努力的决心,但被苏星拦了下来。苏星很轻描淡写一句话,“部长不是相见就能见的。”怼的贺兰轩说不出话来,只好撤离,毕竟苏星也是他未来的上司。

  ——————————————————————————————

  出了考场的时候,贺兰轩听到有人议论。

  “你听说了么?黄铺部长要当新一届筑基班的老师!”

  贺兰轩一听“黄铺部长”这四个字,耳朵直接竖了起来。

  “我当然听说了,而且他竟然教二班!二班啊,他竟然不教自己儿子呆的一班,申请了教二班。”

  “有人说,二班里面的学生中,有一个是他的私生子。”

  “真的假的?”

  贺兰轩越听越离奇,那些人脑袋里装了什么,这都能想出来?不过黄铺部长当教师是真的假的?

  汐云在外面一直等到贺兰轩出来。

  汐云很关切地问道:“怎么这么久才出来?”

  “临时有些事情。”贺兰轩看看周围,没有看到贺兰昀的身影,“弟呢?他没来?”

  “说是言逸如找他。”

  贺兰轩显然有些不满,“我这么重大的事情他不来?真的是。”

  “毕竟答应别人的事情。”汐云立刻帮小儿子解围,“儿子,你真的很棒,又是第一名。”

  贺兰轩只关心刚刚听到的事情,就问道:“黄铺部长真的担任筑基班的老师。”

  “是啊,”汐云特别高兴,“而且还是教你弟哟。”

  “2班?”

  “是。”

  “不是吧,他什么狗屎运啊,”贺兰轩无奈,“他不会又是第四名吧?”

  “对啊,还是第四名。”

  贺兰轩一脸羡慕,“这第四名,真值得!”

  ——————————————————————————————

  言修寒回到家中吃午饭,看到儿子房门紧闭,有点困惑地问苏清,“逸如他怎么了?”

  “从早上就开始了,”苏清无奈,“我让他别去找贺兰昀,他就现在这幅德行。”

  “他吃过饭了么?”言修寒担心青春期的孩子,等等因为心事绝食。

  “吃饭还是挺听话的,就是一句话不说。不过这件事你也不要管了,过几天就没事了,等新的班级上课,时间会慢慢淡化。今天你那边怎么样,谁第一了?”

  “贺兰轩。”言修寒语气很轻,带有不看好的意味,只顾着吃饭。

  “可以啊,贺兰轩也算是为贺兰家争气了。”

  听到妻子对贺兰轩的称赞,言修寒才说出自己真实的态度,“原本以为他会选择侠部,结果他却选择了暗部,这一代代的新人,都成了吃软饭的了。而且他根基根本不稳,未来很有可能停滞不前。”

  “你这话就不对了,什么吃软饭,”苏清不乐意丈夫这么说,“那我们家的孩子要去侠部你愿意么?侠部哪是人人想去就去,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实力的?那不就等于羊入虎口么,我觉得贺兰轩这么选,是明智之选。”

  “我们家的儿子要是有那种实力,我也让他去!”

  “我怕你是疯了吧?”

  “我们已经闭关三十年了,断了外界讯息十二年,外面变成啥样我们都不清楚。”

  “知道外界情况做什么,”苏清很不所谓的样子,“我们在昊海的庇佑下,不一样过的好好的,还免受魔物侵扰。”

  “你啊你,眼界太小。”言修寒放下筷子,“如果外界变化太快呢,如果外界的修行者人人都达到了空冥境,解决一个屏障就像解决一只蚂蚁一样简单,那我们只有被灭国的可能。”

  “怎么会,空冥境哪是那么好修行的,这么多年,步入空冥境的屈指可数。”

  “我们现在的环境和外面的环境不一样,外面是优胜劣汰、适者生存,而这里是安安逸逸,你看看把那些孩子养育得,各个都忘乎所以了。好了好了,不想和你继续聊这些问题。”

  苏清嘟嘟嘴巴,“你要是敢让儿子报名侠部,我跟你急!”

  言逸如虽然一直躲在被窝里,但是却一直在留意外面的动静,想着贺兰轩会不会来找自己,可是一直等,外头却没有任何动静。他在抱怨贺兰昀不主动来找他,却又因为自己没能够赴约而自责。

  言逸如想着,既然父亲回来了,要是有什么事情,父亲肯定会帮自己说话,于是鼓起勇气,透过窗户,瞬闪至窗外,想着偷偷去找贺兰昀,没想到刚刚落地,母亲直接顺闪至他的面前。

  苏清严肃地审问道:“怎么,这是要去哪?”

  言逸如不回答,直接闪回屋内。

  ——————————————————————————————

  贺兰轩和汐云回到家中,看见贺兰昀已经盛好饭,等着他们。

  “你小子可以啊,”贺兰轩一回来,就兴师问罪,“哥这么大的事情不来?”

  “有什么好去的,你不基本都是第一么?”

  贺兰轩心里被认可一番,觉得挺舒服,就不再讨论这个话题,又奔着另一个话题,“你小子运气很好啊,黄铺部长当你的老师。”

  汐云一瞬间佩服起小儿子,这个小儿子真的是人小鬼大,把控他哥真的是一把好手。“赶紧先吃饭吧。”

  贺兰昀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要不,你重新复读下,调来二班。”

  “你小子别生在福中不知福,峰栏城最高修行者作为老师,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贺兰轩边说边坐在餐桌旁,动起碗筷,“你知道么,我今天要去见他,都被人拦着不让见,而你能够天天见,重点是最高修行者啊!”

  “最高修行者怎么了,还不是困在辟谷境三十多年。”贺兰昀的直言不讳直接吓到了贺兰轩和汐云。

  “这么说,你好像比他还要牛逼哦。”贺兰轩开始阴阳怪气,“一个万年老四,还这么嘚瑟。”

  “你一直第一名未必是好事,太快破境也未必是好事。”

  “你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好了,你们都别吵了,之前和好了,现在怎么又要吵,”汐云制止住两儿子之间的拌嘴,“还有你,昀昀,黄铺部长至少也是大修行者,你那话真的也太没大没小了,以后不许这样。”

  “好好好,知道了。”贺兰昀嘴上答应好,内心里想着,哥哥太在意破境和名次了,看来需要找个合适的时间好好给他上一课,估计只能用黄铺昊月这个跳板了,可要在黄铺昊月眼皮底下装乖,太费劲。

  汐云突然想起言逸如的事情,便问道:“对了,言逸如还没有来么?”

  贺兰昀很淡定地吃着饭,“没有。”

  “那我给他们家打个电话问问,你也别干等着。”汐云说完,给言家挂了电话。

  贺兰昀本觉得母亲有点小题大做了,很有可能言逸如是下午过来,但想着打个电话就打吧,这样一直等着也不是办法,谁知道打完电话后,汐云和贺兰昀说:“苏清阿姨说,让你不要等他了,说是言逸如生病了。”

  “生病了,严重么?”

  “说是不严重,只是让他休息了。”

  贺兰昀想着,等等还是要抽空过去探望探望,估计是昨晚出来着凉了。

  ——————————————————————————————

  贺兰昀特意去了一趟言逸如家,苏清开的门,“逸如他生病了,我已经让他休息了,你的心意我会向他转达。”

  可在房间里的言逸如听到贺兰昀来了,但想着父母不让他见,就开始赌气,在房间里开始非常大声地唱起了伤情的词曲:“冷落千秋,秋寂无边,遍地嗅满愁情。清清楚楚眉愁,泪往心滴。昨夜亦梦君嘻,梧桐树下心已定。乍醒涕,正伤心,怎样徘徊孤寂。凄凄梅雨时季,同天泪,谁能知晓我心?风景后遗,时光怎抓得紧!柳岸一别终离,通晓夜,脉脉含情。心微冷,只落个独自叹息!”

  贺兰昀听到这首词曲,心中先是一颤动,然后看到苏清一脸尴尬的表情,就大概猜到怎么回事。苏清有意地让贺兰昀往后退,然后关上大门,让言逸如的声音小一点。

  “苏清阿姨,在当下这个时期,对于很多孩子而言,你们都可以把他当做成年人,”贺兰昀重新纠正了下,“或者说,你可以把我完全当作一个成年人。你可以很坦诚地告诉我,是出于怎样的考虑,这样限制着逸如?”

  苏清还没有从儿子给她的惊喜中缓过来,想不到贺兰昀这么直言不讳、步步紧逼,“没有啊,只是觉得既然分班都出来了,为了适应筑基境新的节奏,必须对逸如严格起来,还希望你能谅解。”

  贺兰昀诧异一笑,苏清的态度他完全看懂了,“苏清阿姨,你知道刚刚言逸如说唱的词曲是什么吗?”

  苏清心里也明白,但嘴上却说道:“不知道……”

  “好,我知道了。”贺兰昀转身离去,留下一旁尴尬的苏清,完全没有看懂贺兰昀最后的笑容是什么意思。

  苏清回到家中,言逸如还在大声唱着词曲,想着唱的大声点,贺兰昀就能够知晓他被困,说不定能够救他出来。苏清听着儿子的词曲,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敲门,言逸如就不再唱了。

  “我已经和贺兰昀说了,让他不要再来找你了,你再怎么闹情绪也没有用!”

  这话一出,把言逸如整蒙了,什么叫不要再来找,现在是真的按照父母的意愿,彼此都不要再接触了么?贺兰昀答应了?贺兰昀这么轻松地同意再也不相见了么?

  “你这么做就有点过分了,”言修寒劝说苏清,“你这样弄得他们连基本的朋友都做不了,我们是希望他们少接触,而不是一棒子打死,不接触。”

  “我必需一棒子打死,我现在很明确,那小子喜欢的根本不是什么女生,喜欢上的就是贺兰昀。”

  “不可能,怎么会喜欢贺兰昀,我儿子喜欢男生?”

  “你那天没有跟出去,你没看到他见到贺兰昀那反应,那兴奋的不得了,你再听听他今天唱的曲,什么凄凄惨惨啊,什么梦君心定,不就是当年上官峪写给黄铺昊海的词曲么?喜欢男生多的去了,当年南宫浩概和黄铺昊海不就是一对。”

  “喂喂喂,你可千万打住,”言修寒立刻打住苏清,“我们现在可是在昊海的庇佑下,能不能不要去说人家的八卦。”

  “还有,你不知道刚刚贺兰昀那家伙的笑容,把我瘆得慌,”苏清回忆着,一脸纠结,“一个十二岁的少年怎么好像什么都懂,我觉得我已经说得挺隐晦的,他竟然明白了,而且那笑容像是说,等着吧……”

  “不至于那么夸张呐,你是不是因为黄铺昊月担任老师这件事情过度紧张了。”言修寒让自己的妻子放宽心,“如果他真有什么问题,黄铺兄早就把他移交暗部了。我倒是听说,贺兰昀是黄铺兄的私生子。”

  “呃……”苏清一脸嫌弃地看着言修寒,“你怎么会相信这种最不着边界的说法?”

  “我起初是不相信,但我今天上午偷偷翻阅那年暗部的记录,那年侠部要出征前两个月,暗部其实就已经在挪动侠部所需要的物资和阵法提前抵达东方部落,而当时就是黄铺兄他负责的。”

  “这么说来,时间算下来怀胎十月,时间是够的!”苏清竟然也开始慢慢接受了这个想法,“你这家伙可以啊,利用自己军师的身份,偷偷翻阅暗部记录。”

  “这不是你昨天在我耳边妖魔化贺兰昀,我就不得不查查暗部、侠部里有关他的记录。”

  “那这么说,这种情况下,他就是东方家族的血统,加上黄铺家的血统,那实力肯定很强啊。”

  “这也是为什么黄铺兄要培养他的原因,”言修寒解释道:“这也可以解释了,为什么全场被杀,而这个孩子保了下来,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这些年黄铺兄都无动于衷,是因为要避人耳目。”

  “可为什么贺兰昀并没有瞳术?黄铺家独有的瞳术‘二偏’应该是在十岁之前就会显现出来吧?贺兰昀都十二岁了,并未出现瞳术啊?”

  “或许黄铺家的瞳术属于阴性基因呢?”言修寒话锋一转,“如果是这样,你还要拦着宝贝儿子和他相处么?”

  “这件事情都还只是我们的猜错,没有确定的证据前,我都不允许他们两个碰面,我还想着抱孙子呢,他喜欢男生的想法,就应该掐死在胚胎中。”

  ——————————————————————————————

  晚饭期间,贺兰家是只有贺兰昀和汐云,贺兰轩出去和如烟谈恋爱去了,但家人都一致以为,他又是去训练。

  另一边的言家,言逸如红肿着眼睛,依旧是一句话不说地吃完饭,回到了房间,弄得苏清有点心疼。

  现在言逸如的脑袋,乱成了一锅粥,又是想着,为什么贺兰昀不带着他离开,又是否定之前的想法,离开又能去哪,接着想着贺兰昀有自己的计划,强行带他离开不成问题,又一次否定,毕竟爸比妈咪都是灵虚境的修行者,贺兰昀再强,能强的过灵虚境?但言逸如心里翻来覆去的想法,最本质的就是明确贺兰昀好像并没有喜欢他,只是他的一厢情愿,让言逸如很是伤感。

  ——————————————————————————————

  在一个神秘空间里,有着平缓而宁谧的气流。空间的中央显出一局棋盘,贺兰昀走上前,看着一棋盘,手持白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贺兰昀落子,“打二还一。”